098不能怪宋男神/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站在楼梯间,在看到短信的时候,不禁咬了咬唇,想了想便觉得应该要膈应一下宋老板,便回:不知道是谁在我父母面前也还尊称叔叔阿姨的。

宋老板不慌不忙的回:是我疏忽了,等下上门拜访一定好好改口。

其实…。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温桐这是挖了个坑又让自己跳进去了。

在和宋老板一阵顽强的对峙之后,温桐知道了未来婆婆的喜欢吃的菜名后才把手机放进钱包里装好,接着便和母亲一起去了镇上的菜市场买菜。

宋梓辄报了菜名之后发现对方已经不见踪影,笑了笑,才开车出去富豪酒店。

温桐和宋老板两人的事,也是一波三折。

但最后,温妈妈和温爸爸还是妥协了,昨天温妈妈回来,也没有什么的隐瞒的把事情都跟温爸爸说了。

“女儿和阿辄的事,我已经决定不反对了。”

温爸爸不太明白温妈妈的心思,“你先前不是很执着的吗?”

最初,温爸爸考虑一阵后,是觉得温桐已经是成年人,加上本来也不是那种会为爱情冲昏脑袋的年轻人,便想由他们去。

不过那会温妈妈考虑的各方面因素比较多而已。

温妈妈见温爸爸这么问,心里别扭又不想说出原因,“我说不反对就不反对了,你问那么多干嘛。”

感觉很委屈的温爸爸,“…。”

女人心海底针。

·

至于宋老板那边,在去了富豪酒店接了母亲何见晚后,随后转而往河安出发。

回河安的路,两边是海,早上的太阳照耀着海边,海面波光粼粼,形成了金色。不过马路上车辆稀少,偶尔才会见到一两辆送货的车经过。

等何见晚看到那海边小镇的势头之后,目光看了一眼正专注开车的宋梓辄一眼。

没多久,银色宾利停在了温桐的家门口前。

随后,宋老板从后备箱拎了不少的东西出来。

何见晚观察着眼前这栋三层半高的房子,院子门前种了花花草草,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人家。

不过宋老板和何见晚下车之后,住在温家家附近的邻居纷纷看了过去,看着这派头,怎么感觉像上门提亲的啊?

宋老板有来过河安镇,加上面貌出众,过了一段时间,也是让人记忆犹新。

这时,温桐家隔壁住户的那位姨在门口晾衣服,看见后喉咙一扯开,便是道,“智南,阿素,你们家来客人了。”

在屋里的温爸爸和温妈妈闻见,便放下手头的事情,转而整理了一下仪容,才走了出去。

才出到院子口,就看到了拎着东西的宋梓辄,在他旁边,是个浑身上下充满了干爽稳练的女人,不过何见晚的个头比较小,五官也比较柔,加上今天穿着长裙,所以一股贵气也浑然而生。

温爸爸和温妈妈看了都直了眼,这个人就是阿辄的母亲?看起来很年轻,不过身上那种气质优雅的沉淀,那种精明能干,没有岁月里磨炼过是成不了形的。

何见晚的母亲也落在了迎上来的两人,虽然是普通小镇的人,但是从两人的衣着和气质看起来倒是比较像隐居在小镇里淡泊名利的书香世家。

“叔叔,阿姨,打搅了,这位是我的母亲。”宋梓辄先是道。

何见晚,“你们好,我是阿辄的母亲,称呼我阿晚就好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也热情的回了笑容,寒暄客套了几句,最后温爸爸感觉到周围传来的视线后,道,“都别站着,我们进去说话吧。”

一行人进去之后。

温桐正好端着一盘炒的香喷喷的辣子鸡出来。

不过温桐显然对辣椒的刺激不是很适应,只见她眼眶有些发红,又微微润湿的,看起来惹人怜爱。

宋老板的母亲和宋老板的口味相反,在宋老板报了一串菜名出来后,温桐发现全都是辣的菜式。

何见晚进来后目光一直,就看到了对面穿着维尼小熊的围裙,头顶带着纸帽遮挡油烟的温婉秀气的姑娘,只见她微微仰着头,最后看到她手里端着的那盘辣子鸡。

温桐显然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

等她看到客厅那站着除了自己父母外,还有宋老板和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贵妇后,她神情囧了一下。

有些飘飘然的站了一会后,她一脸淡定的把辣子鸡放在了餐桌上,随后把身上的围裙和帽子摘了下来后,才往客厅走去。

“伯母你好,初次见面,我是温桐。”温桐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声音干净清灵。

何见晚看着温桐谦卑有礼的态度,不自觉间嘴角的笑意有些放柔了不少,“你好,温桐。”

眼前年轻的姑娘肌肤如玉,黑色秀发高高扎起,鬓角两边的发丝有几缕俏皮的落下,眼眸如湖水般清澈,风姿卓约,天生的丽质,很难想象,这是小户人家出来的。

这般女子,也难怪她向来薄情寡淡的儿子会钟情于她。

打了招呼,随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坐在沙发上,温爸爸在泡茶,温妈妈和何见晚聊着。

温桐和宋梓辄是插不上父母之间的话题的,等双方问到要回答的问题的时候才会回答。

此刻,宋老板却突然从另一边沙发去到了温桐的旁边。

温桐看着坐过来的宋老板,疑惑的看了过去。

宋梓辄低头在她耳边问了句,“家里有没有医用的酒精?”

温桐点头,“楼上有,你要?”

宋梓辄点了点头。

然后,温桐示意了一下之后,便跑上二楼开始寻找酒精和棉签。

气氛还是融洽的,何见晚对温桐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满,或者问一些很刁钻奇怪的问题,她对于自己儿子挑选的媳妇,是接纳的。

聊着聊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很快把人招呼到餐桌上,“阿辄妈,我们先过去吃饭吧。”

何见晚点点头,站起来与温爸爸温妈妈一起移驾餐桌那边去。

宋梓辄则是说等温桐拿东西下来后再和温桐过去吃饭。

这一楼的设计也是很新颖的,客厅过去后是古风的一道门,是推到一边开的那种门,她一进去,里面也很宽敞明亮,采光很好,里面还砌了一堵墙,墙的后面就是厨房了。

她便看到桌上摆了十多道菜,相当的丰盛,一边清淡,一边劲辣。

“这都是温桐做的吗?”何见晚想起温桐刚才端菜出来的样子。

“是小桐做的。”温妈妈语气带着骄傲,她跟小桐的爸今天就只是打打下手而已。

温桐很少做菜,在家里的时候,温爸爸不想让难得回来休息的女儿动手做菜,所以都是自己做的,虽然自己女儿做的菜比他好吃太多。

这会,温桐已经拿了酒精和棉签下来了,她爸妈已经招呼宋老板的母亲进去餐桌那坐着了,而宋老板还在沙发上坐着等她,她拿着酒精就过去了。

“你哪里受伤了吗?”温桐坐下来,把酒精递给了宋老板。

宋老板接过酒精,随后拿起棉签对准口,将酒精倒出来润在棉签上,他看向温桐回道,“不是。”

恩?

温桐还想说什么,却感觉宋老板已经抬起她的一手,接着手背上传来凉凉又有点辣辣感觉。

只见,淡然如水的人儿眉头皱了起来。

酒精的凉意,和她切辣椒不小心辣到手的辣意像是在打架般,手背的肉感觉要被撕裂般。

原来,这酒精是给她用的啊。

她还以为自己掩藏的够好了,对于男人的心细,温桐的耳根微微发热,心里不由得重重的颤了一下。

只见那白皙的手背上像是被烫到了那般,有了发红的现象,宋梓辄将酒精涂在温桐的手背上,“切辣椒怎么不带好手套?”

温桐听着,便回,“那样切不好,切不好会影响口感。”

不过这软软甜甜的声音貌似带有种撒娇的味道在里面,直撞了宋老板的内心。

宋梓辄认认真真的将温桐的手都涂上了酒精,又问,“还有哪里会辣?”

两个手都被酒精擦拭了一遍,这酒精会稀释辣椒残留下来的辣意,温桐感觉没有先前那么不舒服了,便摇了摇头,“没有了,我们去吃饭吧。”

只是,刚站起来的温桐,却突然又被神色淡淡的宋老板一手拉住,微微一用力,温桐她整个人便跌了回去,最后侧坐在了男人的腿上,一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男人手臂。

空气中混合了酒精的味道,还有宋老板身上那清冽熟悉的味道,两人的姿势是亲密无间的。

温桐脸一热,心跳忍不住加速,她爸妈还有宋老板的母亲就在里面吃饭,她便想要要从男人的身上离开,之后却发现,宋老板一手扣住她的腰,根本挣脱不开。

“你。放开我。”刻意压低了声音的温桐。

两人的位置,在餐桌那边的的三位家长大人是看不到外面的状况的。

只是迎面而来的是那柔情的要将她溺毙的亲吻,那微凉的唇便压了过去后,温桐的牙关毫无防备的被撬开,炙热的唇舌毫无节制的来回扫荡,唇舌也越发的深入。

那浓密长翘的睫毛微微颤抖,温桐被吻的身子发软,脸上逐渐浮现了淡淡的粉色,整个人看起来千娇百媚。

不过宋老板还是存在着理智的,深深的吻了一阵后便将人放开,最后蕴满波光的黑眸看着对他来说是极其诱人的人儿。

但是,一吻岂能解相思啊。

感觉没有了束缚的温桐,在思绪飞回来之后便从男人的身上起来,她整顿了一下呼吸,害羞的转身就往餐桌那边去了。

这不能怪宋老板禽兽,都是某个小女人不经意间诱惑的。

宋梓辄眉目都笑开了,将酒精瓶子放好后,也起身跟了过去。

餐桌前,三位家长还没有动筷子,不过已经乘好了汤放着了,明显是在等宋梓辄和温桐进来。

温桐进来后显然没什么异色,接着在温妈妈旁坐下了。

随后宋梓辄进来后去厨房洗了手,也坐了下来。

人都齐了,温妈妈才道,“都动筷吧。”

何见晚打量了一下自己儿子,不过宋梓辄向来不喜欢将情绪表露出来,但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自己儿子现在的神色是非常愉悦的。不想在探究下去,她转而拿起了筷子。

国外虽然也有很多中国人开的餐厅,她时而也会去吃中国菜,但是这么正宗的川菜她很久没吃过了,所以在吃着温桐做的菜的时候,温桐是连连受到何见晚的称赞。

霎时间屋内欢声笑语,外面也如同炸开了锅的蚂蚁,这下镇里的人都知道了,温桐有男朋友了,她的男朋友还带着母亲上门拜访的事情了。

·

下午两点,温家的大宅,只见停了两辆黑色的轿车,穿着西装的高状的男人四五个的站在门口。

温老太本来在二楼的房间里睡着午觉,听到楼下隐约传来闹人的拍门声,不禁眉头都皱了起来。

温老太本来脾气就不好,冷着脸就下了楼。

一开门,发现是几个牛高马大的青年后,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温老太脸都吓白了。

虎哥嘴里叼着一个大麻,吐出圈雾之后便问,“老太太,你儿子温岳林呢?把他叫出来。”

不用等虎哥发话,站在他后面的青年便径直走了进去搜寻了一番,楼上楼下。

“你们是谁?找我儿子岳林干什么?”温老太目光警惕的盯着虎哥。

虎哥,“你儿子的债主,他借了两百万一直没有还,加上利息,四百多万了。”接着,虎哥便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温老太。

温老太一听傻愣了,随后拿过那张名片一看,整个人都晕眩了,拄着拐杖差点都站不稳,她再不喑世事也知道,这几个高壮的男人是放高利贷的,而他儿子居然欠了四百多万?

“不可能,岳林的公司只是出了点资金问题。”她显然接受不了这个噩耗。

虎哥又深深的吸了口烟,“你儿子的公司早几天前就关门大吉了,他不仅是欠我们的钱,还欠了自己公司员工的工资没发,加起也有二三十万了,老太太,你要是知道你儿子在哪,就赶紧让他出来,否则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温老太已经好几天没见过温岳林了,是不可能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可就算知道了,以她偏袒护犊子的性子,也不会告诉虎哥自己儿子在哪,“我不知道。”

她一向引以为傲的儿子居然在外面负债累累,这个打击对她来说巨大无比。

不过放高利贷的也不是吃素的,要找到温岳林其实也是迟早的事,但他们知道就算找到钱可能一时半会也拿不回来,所以他的目的也并不是来找温岳林那么简单,“哦?你儿子不在啊,那也没关系,你是他母亲,找你跟找他也是一样的。”

“你,你们要做什么?”

虎哥的表情凶巴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太太,我就给你两天时间,你凑够四百五十万还给咱们,要不然,你这房子也甭想再住下去。”

房子,房子?

温老太听到,整个人险些有些崩溃,但还死死的支撑着,她歇斯底里的,“这房子是我的,你们没权利动我的房子。”

动不动得了,也根本不是温老太可以左右的,放高利贷的,不在B市有点什么背景哪还敢这么横行霸道。

“不想房子没了就好好想怎么还钱。”

这些放高利贷的,也不会说见老人老了就尊尊敬敬的,在他们眼里,就只有钱。放了狠话之后,他们才驱车离开了温家的大宅。

他们走了之后,温老太还觉得像做梦那般,只是她手里的那张名片,证明了她并不是在做梦。

如果两天内筹不到钱,她的房子肯定会被这凶神恶煞的热抢走。

温老太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有些低沉,这房子就相当于她的命根,她根本没有钱,想要两天内筹到四百五十万根本异想天开,但又是一眨眼的,她的眸色又亮了起来,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