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扯证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妈,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黄兰芳提了一袋提子进来之后,就问了坐在沙发上的温老太了,脸上明显有探究的意思。

她刚才经过的时候发现有两辆黑色轿车开过,那个方向明显是温家老宅开出来了,不过她也不敢确定,毕竟不是亲眼看到。

温老太惊了惊,看到是黄兰芳后便收敛了一下,“没,没事。”

温老太也不敢跟自己大儿子一家说温岳林欠了高利贷四百五十万的事,上次温月欣借出来的两百万,也是她再三保证能还,温海坤和黄兰芳才厚着脸皮去跟温月欣借了两百万过来,那时温月欣手头就只有一百万,剩下的一百万还是问家公卓飞借的。

这下要是告诉他们不能还,不说温海坤闹不闹,黄兰芳肯定也会闹,闹着要是传出去了,对小儿子的影响也大。

黄兰芳进来后发现地上有残留的烟灰渣,瞥了几眼后,脸上的狐疑也越来越重,她感觉就不是什么好事。

温老太问,“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黄兰芳把提子放在了桌上后坐下来,“这提子是月欣让人拿过来的,听说是国外进口的,我拿点过来给您尝尝,可甜了。”

“你有心了。”要是平时,温老太肯定很欢喜,但是现在她连吃的心思都没有。

黄兰芳又跑去洗了提子,又酸溜溜的道了,“妈,你还记得上次小叔说过那辆宾利车的事嘛,我听说人家今天带着母亲到温桐家了。”一辆宾利五百多万,温桐谈的那个男朋友得多有钱,而且人家长的还清俊神美。

她没见过,但是见过的人都说长的特别帅气。

现在人家带着母亲上门,那不就意味着好事将近?温老太面色变了变,心思也更沉了几分,她没说什么。

黄兰芳也没有呆上很久,见温老太听到温桐的时候,脸色更差了,嘴里又说了温桐几句后,也就回去了。

时间过得的也是快,一天很快就过了将近一半了,吃完饭后又闲情逸致的聊了一会,接而又带着人出去海边转了转,十月的天气已转凉,所以就算有太阳,随着咸淡的海风,也不会觉得热或者晒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宋梓辄便带着何见晚回B市了。

温桐在河安又呆了一天,主要原因是陪温爸爸练车,所以带着温爸爸去了镇上一块空地练车了。

温爸爸以前也学过车,有拿过驾照的,以前为了养家糊口他便开那种小货车给人送货,不过这又辛苦开的又久,又离家时间太常,便不干了,接着在家就弄了果园和温妈妈一起打理,现在条件好了,两人又经常在家不出去,两人又想去外面瞧瞧,又不能麻烦温桐,所以便想着练练开车的手感,之后去买辆车开,以后好带温妈妈自驾游。

温桐怕温爸爸那么久不开车,怕出事,所以便专程在家呆了一天陪练。

温爸爸开过车,一练很快又掌握了。

到了晚上。

温桐打电话给宋老板,让他明天过来接她回B市,因为她要把保时捷留在家里给温爸爸在练练。

宋老板自然是没有任何异议,“恩,我明天过去接你。”

聊到最后,宋老板才缓缓道,“温桐,明天带上户口本,我们去登记。”

温桐嘴角弯弯,恩了一声。

·

温桐的户口也是独立一本的,当时温桐去帝都读大学,温爸爸和温妈妈那时候也需要用上户口,但温桐有时候又要用,所以便专门给温桐分了户。

第二天,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当第一缕阳光射过薄雾,街上便迎来了一阵秋风凉凉的晨。

宋梓辄来的早,温爸爸和温妈妈招呼吃了一顿早餐后,温爸爸还不肯放人,硬是拉到二楼书房又下了几局围棋。

温桐吃完早餐后坐了一会后才上楼换衣服。

套了一件白色长款衬衫,刚好到大腿的部位,接着是一件亚麻色的背心,青春又显得淡然婉秀。不施任何胭脂粉黛,看起来也是美丽动人,

将近十一点,两人才道别了温爸爸和温妈妈回去市里。

温桐暂时还没有跟父母说要跟宋老板扯证的事,给温爸爸和温妈妈一个时间缓冲期。

民政局门口。

只见一辆银色宾利找好停车位停好车后,下来一男一女,男人身穿简洁的白色衬衫黑裤,身形清隽颀长,远远望去,宛如画中出来的人,气质清贵谪仙,他牵起一同下车的女孩往民政局入口去,两人无名指带着的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璀璨的颜色。

那女孩的身材也是高挑曼妙,明眸皓齿,淡若如水,清秀娴静,两人站在一起,天生绝配。

大概是假期刚过,来登记结婚的人有点多,来排队登记的队伍有些过长。

宋梓辄和温桐来之前以前去照相馆拍好了照片的,所以少了这流程,显然比别人快上许多。

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已经忙得天昏地暗了,但是看着来登记的宋老板和温桐,显然不禁多看了好几眼。

两人登记完后回到车里,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宋老板显然看到了温桐拿着手里的红本本,看的有些入迷。

“温桐,怎么了?”宋梓辄嘴角似笑非笑的,目光柔沉的看向温桐。

温桐回过神来,见男人打量的神色落在自己身上,她有点发窘,把红本本塞回了包里,才抬头看男人的脸道,“就是感觉有点不太真实。”

她显然还觉得有些虚幻,她跟宋老板,就这么扯证结婚了?结婚啊…想着与她结婚的男人是宋老板,温桐的心脏不禁又跳动快了好几分。

宋老板不说话,不真实吗?

没有等宋老板说什么,红灯亮了,后面的车响起一阵喇叭,话题也没有再继续下去。

现在白天还有时间,温桐很久没回店里了,所以打算回去看看,微购的十周年庆也还有两天就到了。



在华南街的马路边靠着停下,温桐和宋老板分手后便往店里去了。

然而她刚要踏进店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两个进去想看衣服的年轻女孩面色恐慌的小跑着出来了。

温桐瞥了一眼,之后目光往前一看,就见到了几个高壮的男人站在了收银台那里,其中一个看起来很拽手上都刻了纹身的男人坐在收银台边。

店员都是一副比较畏惧的样子,琳姐蹙着眉头,在与他交谈着。

“先生,麻烦带着你的人离开我们店。”琳姐看着这些人并不好惹,不过他们身上没有带利器,这又是人来人往的,应该不会干什么。

虎哥烟瘾大,所以去到哪里都看到他抽烟,他看了琪利亚店内几眼,才问了句,“你们的老板是不是叫温桐?”

这店是两层的,而且装修的又有风格,二楼还有几十人的员工在上班,那么大的店铺,租金也不便宜,今天是他给温老太两天的时限,就在今早,那温老太打电话过来,说她孙女能还钱给他们,本来不信,但是温老太后面报了地址,还说了她孙女的名字,接着他们就过来了。

这些人来找温桐的?琳姐的目光带着审视,“你们要做什么?”

“就问你是不是,你回答我就够了,别啰哩巴嗦的问东问西。”虎哥显然脾气不好。

琳姐却也不吃硬,“你们在不走,我要报警了。”

虎哥这些人干了这行这么多年,像报警这种话听的也是最多的,所以根本不会有什么,而且负责这边区域的警察还和他们有些关系。

虎哥吸了口烟,眼神示意了自己带来的人,随后他的兄弟一把把店里一处架子上的衣服给一脚踢倒了。

伴随着一声尖叫,那架子倒下去后,旁边站着的员工也受到了牵连,被重力砸在了衣服堆里,她一动,手臂被一根衣架钩子由上而下的划开了一道很深很长的口,霎时间鲜血淋漓。

“小如。”

店里的员工看着脸都惨白了,随后几个员工把架子弄开,把叫小如的店员在扶了起来。

小如都疼哭了起来,手臂血涓涓细流,滴在那些衣服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那几个高壮的男的,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琳姐,“你们送小如去医院。”

店员扶着人正要出去,但是被两个男人挡住了去路,她们往左移,他们逗弄玩味似的也往左边移去,显然是不让琪利亚的店员把人送医院。

这些发生的都太突然,门口进来的温桐里看到了这一幕,眼神变得有些冷酷。

“再问你一边,这里的老板是不是叫温桐?她现在在哪里?”

琳姐心里担心着店员的伤势,但这些人冲着温桐来的,显然来者不善。

就在她想着要怎么办的时候,温桐从门口走了进来,目光冷酷的看着虎哥,“你们找我有事?”

店员看到温桐进来露出喜色,对于她们年轻的老板,她们总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虎哥看过去,是个温婉秀约的姑娘,“你就是温桐?”

温桐看着手受了伤的店员,眼里一股戾气繁衍,声音冰冷却又极淡的,“叫你的人让开。”

没有任何惧色,不卑不亢,还有种盛人的气势。

虎哥微微眯上眼睛,显然有些不愉快了,可也证明了,眼前的年轻女人就是温桐了。

虎哥看着被琪琪色店员扶着的女人手里的血流的很欢快,最后又使了眼色让他们站一边去。

那女人看起来很虚弱,如果把事情闹大了也不好。

那两个男人让开之后,店员立马把人扶送去附近的医院。

温桐看着虎哥他们问,“你们是谁?”

虎哥,“温岳林是不是你叔叔?”

温岳林是她叔叔没错,不过…

温桐眉目轻皱了一下,淡淡的嗯了一声。

虎哥接着从裤带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那就对了,你叔叔欠了我们四百五十万,我们是来要债的。”

“哦?”温桐眸色一变,小叔之前问她借钱不成,这些放高利贷的追上了门后所以就把她给贡献出来了是吗?

虎哥,“你奶奶倒没说谎,孙女开一家这么大的服装店,四百五十万对你而言确实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原来是她的奶奶啊。

温老太的伎俩确实用的不错,知道这些放高利贷的不好惹,若是常人可能会想着不能得罪他们,钱就算不甘愿,也会给他们了。

只是温桐胆识过人,这法子是用错了人了。

温桐笑了笑,“四百五十万对我来说确实不困难,不过你大概不清楚,我跟我奶奶叔叔他们关系不太好。”

言下之意,我凭什么要给他们还钱?

虎哥生性多疑,目光继而打量在温桐身上,是想探知这话里的真实性。

接着,温桐又暗示了虎哥他要是不信可以问问镇上的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虎哥看着温桐,也算是清楚打感情牌对温桐没多大用处,但他们是亲人的关系也是事实,抓住这点,他也不管关系到底好不好。

哪知。

温桐又风轻云淡的道了一句,“我是不会帮他们还钱的,你若是想跟我闹,我也不介意奉陪到底。”



------题外话------

呃…来月票砸屎我把,今天出去逛了一下,吃了个饭,先更这么多,明显我补回来,六千?七千?八千?你们说个数^0^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