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真实了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奉陪到底这样的胆魄也是让虎哥对温桐另眼相看的,但是,这话不得不让虎哥又深思了一下,毕竟,温桐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那是不是说明她背后有什么后台?

秉着这个想法,虎哥沉了沉脸色,最终带着自己的一班人马离开了琪利亚。

他们走了之后,温桐的唇依然紧紧的抿着。

员工看见他们走了之后才松下一口气。

“你们收拾整理一下继续工作,以后他们还来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我。”

“是,老板。”

接着,一楼的导购员便开始收拾那倒下来的衣服,其中沾有血迹的已经卖不出去了,只能拿去扔了。

至于二楼的员工是不知情的,琳姐下来处理事是没有惊动到他们。

温桐看着她们在整理,和琳姐交代了一些事情后,随后她也打了两的士去了医院。

小如划的那道伤口不深不浅,但是很长,若是处理不好,以后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所以温桐赶到医院的时候,让他们安排外伤最好的医生给小如医治,随后让员工们先回店里了。

等医生给小如处理好了伤口,小如因为打了麻醉的缘故,所以在医院睡了好一会,醒来看到坐在病床旁边的温桐,显然有些讶异。

温桐见她醒来,“感觉还好吗?”

小如摇了摇头,“有点疼而已,谢谢老板。”应该也没有哪家店的老板会这么照顾员工得了吧?她想。

小如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心里清楚那些人是来找温桐麻烦的,但是她也并没有因为自己受伤怪在温桐的身上,手受伤一半是因为那几个人,一半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慌张导致的。

温桐笑了笑,跟她讲了一些平时要注意得事项,并让她带薪休假,等手伤好了在回店里上班,导致温桐后面说送她回去的时候,她受惊若宠的拒绝了。

“老板不用了,现在也快到下班点了,我打电话让我老公来接我就可以了。”小如说的很坚决,因为包包还留在店里,所以就问温桐借手机打电话给了自己老公。

温桐看着她坚持,便递了手机过去给她。

但最后她也等小如的老公过来把她接走之后,她回了一趟店里的时候,店里面一楼的导购员在招呼着进来的客人,她上去二楼,二楼的员工已经下班了,不过琳姐露茜还在。

“温桐,你回来了,小如她的伤没事吧?”琳姐见到温桐便问了句。

“不用担心,没事了。”温桐回,随后又说,“琳姐,帮我准备两张十号早上飞往帝都的机票。”

琳姐听到温桐要去参加微购的十周年庆的晚宴,心里也有些小激动,“好,我马上去订。”

这时,耳朵上插了一根铅笔的露茜神游太空的从设计师办公室走出来,“两张?”

温桐看着她的样子,挑挑眉,“恩,你跟我一起去。”

被杀的措手不及的露茜,“…。”

温桐和她们聊了一会后就回了自己办公室进入了工作状态模式,晚上七点多,她才与琳姐,露茜一并收拾回去。

出了华南街,她与琳姐,露茜道了再见后,在马路边以前的老位置,温桐一眼看到了那熟悉的车牌号,尽管天色并不明亮。

宋老板接了人,但是车头一掉,并不是回湘雅公寓的路。

“去哪?”

宋老板言简意赅,“送妈去机场,她九点的飞机回美国。”

温桐似乎一下子代入不了自己已成为何见晚媳妇的角色当中,好半响才回了一个恩字。

去到富豪酒店接了何见晚,再把何见晚送上飞机,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四十几分了。

回到湘雅公寓,静谧的夜晚,两人独处,孤男寡女,加上身份已经起了变化,两人从男女朋友成了名正言顺的夫妻,不知为何在这种安静又带着暧昧的夜晚,温桐的心跳隐隐加剧了几分,还…莫名的有些紧张。

电梯直上了十二楼,在公寓门口,温桐抓着包包的手微微的用力,手心也带了一丝的薄汗。

“我进去了。”

显然温桐要进的公寓并不是宋老板那间。

只是,手里的钥匙都没有拿出来,就被宋老板扣住腰直接长腿屈驱入,困在了墙边,像是察觉了某人的怯意,那温热的气息落在她颈项的肌肤,声音压得有些低,却更显的蛊惑磁性,“夫人,今晚你还想分房睡?”

两人交往,温桐也就只有两三次是在宋老板家过夜的,平时都是回自己公寓睡得。

那一声夫人给温桐的冲击力不小,像是带着一股酥麻的电流般,让温桐整个身子有些软了起来,她两手慌张无措的揉着衣角一处,白皙的脸染上了绯意。

两人既然结婚了,那夫妻住一起是理所当然的,温桐困窘的找了个理由,“不,不是,我要洗澡。”

只是,宋老板又怎么会因为这个冠名堂皇的理由放过怀里的女人,他咬了咬那小巧的耳垂,用着诱惑的口吻,“过来这边洗。”

找不到借口想跑的温桐只能羊入虎口,红着脸淡淡的恩了一声。

“还有…温桐你的东西也该搬过来了。”宋老板嘴角勾起优美的弧度,说的话继而又重重的击在温桐的心脏。

无处可逃,也只能从表哥高若白的公寓搬离,转而只能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打包拿过了宋老板的公寓,东西不多,加上有宋老板亲力亲为,十几分钟的事情,温桐的东西就已经全部打包好拿过了宋老板的公寓。

宋老板的公寓的门关上。

温桐在玄关开了灯,便走到鞋柜旁边将一双女士拖鞋拿了出来,随后微微弯腰脱鞋。

从宋老板那个视觉,只见那优美的锁骨若隐若现,长腿修长笔直。

温桐穿好鞋子后,才发现宋老板看着她目光,是幽深而危险的。

彼时,周围的空气和身体似乎都开始热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

不过,一道响起的铃声拯救了温桐。

是宋老板的电话。

宋老板拿起手机看,是美国碧昂斯金发来的信息,内容上面显示是有一份文件需要宋老板过目一下。

男人拿出手机看了之后又揣回兜里,亲了亲温桐光滑的额头,才道,“去洗澡吧。”

“恩。”

温桐从宋老板的手里把自己的衣服什么的拯救过来,“你去忙,我自己收拾就好了。”拿着东西就往卧室那边去了。

宋老板看着温桐走的有点急的步伐,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深,等那身影完全进入卧室之后,才换鞋去了书房。

在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温桐又怎么做得到镇定自诺,更何况今天也是存在特殊意义的日子不是吗?

回到卧室,温桐把门关上,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后才回神,把自己的衣物放进了宋老板的衣柜里,把牙刷毛巾,一些护肤品放进了卧室里的浴室里面。

宋老板的卧室,正被她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填充着。

兴许有些累了,温桐拿过换洗的衣服便进了浴室洗澡,在浴室了乌龟了半个多小时,她才要擦干身子穿衣服出去。

才出来,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温桐看着进来的宋老板,一时怔住在原地。

宋梓辄看着温桐湿漉着头发出来,进来后便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风筒,然后插上电源。

温桐过去从男人的手里抢过吹风筒,“忙完了?”

宋老板淡淡的恩了一声。

温桐开始赶人了,“那你去洗澡吧。”

宋老板笑了笑,也应了一声好,走过去衣柜打开拿出衣服,不过看着除了他衣服的衣柜里多出了温桐的衣物,神色明显是十分愉悦的。

温桐看着男人进了浴室后才开了风筒吹头发,她的头发柔顺,不过很长,及腰了,所以吹干要花点时间。

她吹完头发,宋梓辄刚洗好了澡从浴室里出来了。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宋老板吹头发,温桐已经刷好了牙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了。

只不过闭上眼睛的人儿意识却是庆幸的,她可以感知到宋老板的走动,一会后,卧室里的灯也关上了,只有床头柜两边的灯还开着,床的另一边,男人也躺下了。

宋梓辄躺下后,赫然一手便把睡得很外面的温桐搂进了怀里,温桐在床上翻了一圈,直接就是面对着宋老板了。

温桐只听到那低低的笑声从头顶上传来,顿时又恼又羞,她今天的拘谨,估计宋老板都看在眼里了。

温桐觉得,她的一世英名毁了,于是开始耍横,“不准笑。”

宋老板收敛笑意,双眼漆黑如墨,“恩,不笑。”

大概是宋老板太宠溺的语气的缘故,温桐安静了,乖巧的躺在了男人的怀里。

然而,过了一会后,温桐的身子突然僵硬了起来,面色也逐渐红透了般,只觉得屋子里的每一缕空气都变得燥热起来。

入了狼室,想逃也逃不掉。

该来的还是会来。

在初尝**的滋味后一次后又禁欲了差不多快两个星期,宋老板又怎么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下一秒,那吻来势汹汹,却又带着缠绵刻骨味道,她的呼吸里全都是男人清冽的味道,挑逗,缠绕,**,不给一点喘息的空间。

温桐双手搂过男人的脖子,像是放开了所有的矜持回应男人对她缠绵悱恻的情意。

**,想不烧起来都难。

直至最后,云里梦里的温桐,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和男人攀爬巅峰之际,她似乎朦胧中听到了一句,“宝贝,真实了吗?”

···

离开琪利亚的虎哥等人,第二天便又带着兄弟去了河安,最后真的问了河安里的镇民,得知温桐并没有说谎,他们一家子确实跟温老太那边关系不好。

此刻温家老宅,一天一夜都睡不好的温老太拿着手机靠近耳边,温岳林的声音赫然从电话对面传了进来。

温老太听着电话对面,小儿子温岳林得哭诉,原来,温岳林投资进去的钱之所以一直没有回利,是被合作的那家公司被全部圈走了。

那家公司所做出来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合同和公司资料都制作的很完美,温岳林根本看不出任何疑点,再加上,与他谈合作的是大学时候的一位同学,那位同学大学的时候家里就很有钱,后来毕业后一家人都移民去了加拿大,也是在半个月前,那位有钱的同学回来举办了一场同学聚会,温岳林受了邀请也去了。

别墅,美酒,豪车,PARTY,这同学聚会一开始就是一个坑,温岳林却没有一点防备的跳了进去,等资产都被骗光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些都是租来的,根本花不了多少钱。

这个项目,温岳林不仅把家底都赔了进去,连累的周玲的美容院也经营不进去了,周玲气晕进了医院后直接收拾行李回了娘家。

温老太本来还有些恼火的,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心疼儿子不舍得骂他,“你现在外面避避风头,钱的事妈帮你解决啊。”

昨天风情浪静,温老太也不清楚那放高利贷的在温桐那里有没有拿到钱,她也不相信,温桐真的那么无情,不顾她跟温岳林的死活。

有些人,就是太高估自己存在的价值。

就在温老太安抚自己儿子的时候,门外何时来了人都不知道,虎哥远远的就听到了温老太讲话的声音,他嘴角一个冷笑,进去一把将温老太的手机抢了过来。

温老太年纪大了,耳朵当然没有年轻的时候的灵敏,她在一楼也没有紧闭着门的习惯,看到虎哥她们进来,温老太也吓破了胆。

“温岳林,你倒是有出息,还敢躲?现在立马滚回来,要不然等我找到你,有你罪受。”虎哥也是恼了,他脾气本来就不好,这跑了好几趟也收不到钱,心情差极。

电话对面的温岳林脸色惨白,这群人又找上来了?

虎哥讲完那句,就把手机扔回给了温老太。

温老太面目都有些狰狞了,“你别找我儿子,我孙女有钱,她有的是钱。”

“还想找你孙女唬弄我,你孙女说了不会帮你们还,再说,你孙女的男朋友有钱有势,我可不敢得罪。”虎哥回去后专门调查了温桐,知道了她的男人是智腾的宋梓辄后,后继还想上门找麻烦的心思一下子就覆灭了。

宋梓辄可是连盛大的周航天也给搞垮了,他一个小小放高利贷的,自然不敢招惹。

温老太心里已经是恨死温桐了,双眼发红,嘴里嘀嘀咕咕的全是骂温桐一些难听的话。

才过了二十分钟,温岳林一身狼狈拉邋遢的回到了温家老宅,门口的男人见到他出现后立马摁了他进去。

虎哥见到人,直接上前,两手抓住温岳林的肩膀,曲起腿,用力一顶。

温岳林就痛得哇哇叫,整个人瘫软的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温老太看着心肝都疼,随后用自己年迈的身躯直接抱住温岳林,深怕这些人一个不解气,又拳脚相加。

这些勇敢,都是源于母亲对儿子的宠爱,只是这些从来没有在温爸爸身上有过的。

“你们别打我儿子,我去给你们拿钱。”温老太说完,就颤颤巍巍的上二楼拿了一本存折,随后又打电话给了温智南。

温智南在书房里,看到是温老太打来的电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喂。”

温老太本来还有些犹犹豫豫的,但想起以前的一些陈年旧事,她对温爸爸又露出了几分无情,“智南,你当真不肯借钱给你弟弟岳林?”

温爸爸听到又是借钱的事,蹙了蹙眉,一口回绝,“妈,这钱又不是我的,我借不了。”

“你是温桐的爸,这钱还分你我吗,妈都求你到这份上了。”温老太心里很气,但是硬是把语气给放低了不少。

但是这次不管温老太说的口干舌燥,温爸爸也是没有丝毫动摇的,不借就是不借。

加上下面放高利贷的又在催促,气的温老太一把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在电话挂断之前,温爸爸显然听到了电话那边隐约传来几声凶神恶煞的声音,坐在书房一会,想来想去不放心,决定还是过去温家老宅一趟。

“十万你就想打发我?”虎哥在接过温老太拿下来的存折,冷笑,“地契呢?拿出来。”

温老太死活不愿把地契拿出来,“剩下的又不是说不还,你在给我宽限几日,我一定凑出钱来。”这次她说的很信誓旦旦。

温老太信口雌黄了一次,信用度又不高,本来想把这老宅的地契先要到手再走,但是放风的兄弟说这镇里的警察过来了。

虎哥黑着脸,“就在宽限你三天时间。”随后带着他兄弟离开。

这警察,是经过温家老宅的人去公安局报的警。

虎哥她们走了之后,警察也就来了,看着地上满是烟头就知道是有人来过,但是问温老太和温岳林的时候,两人什么都不肯说。

警察来温家老宅的事,也惊动了温大伯一家,温海坤和黄兰芳也赶了过来,他们在看到温岳林满是胡渣,一脸狼狈的样子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

警察在见到温海坤来了之后,他们什么都不肯说,然后就走了。

温海坤也是精明的人。

温老太想隐瞒,也隐瞒不了自己的大儿子,所以干脆将温岳林的事都跟温海坤说了,包括刚才那些人是放高利贷上门追债的。

一听到女儿借出去的两百万打水漂,黄兰芳整个人就不好了,加上她又是斤斤计较的那种人,“我不管,我们家月欣借给小叔的那笔钱,小叔不管如何也要还回来。”

两百万啊,说没就没,怎么会不肉痛。

温老太眨眼脸色就变了,黄兰芳不仅不是先体谅他们,反而在跟她闹,顿时火又从心起,“够了,是想气死我这个老太婆是不是。”

黄兰芳憋着一张脸没再说话。

这时,温爸爸正好从门口进来,脸色有些古怪,“妈,你没事吧?”

温老太见到温爸爸,情绪似乎更加激动了,睚眦欲裂的,“滚出去,别叫我妈,我才不是你妈。”

“妈,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温智南觉得有些受伤,站在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我说怎么了?你根本就不是我儿子,我没有你这种儿子。”

从温老太的言行举止,温爸爸几乎要相信这句话了,同时也心灰意冷,不管温老太是不是气话,都伤害到温爸爸了。

温爸爸不禁揉了揉太阳穴,“妈,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出口。”

“哼,你就是你爸跟外面的野女人生的种,我白养了你这么多年,早知道当初你爸抱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该掐死你。”温老太说的越发的狠。

温老太这么一说,霎时间也把温海坤一家和温岳林惊到了,一脸错愕。

怪不得同样是儿子,温爸爸在温老太那里得到永远是嫌弃和冷漠。

温爸爸脸色都惨白了,他不是温老太的儿子?看着温老太好几眼后,他才默默的转身离开了温家老宅。

温爸爸走了之后,温岳林问温老太了,“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温老太说完后显然有些后悔了,但既然说出了口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还有假不成。”

当天晚上,向来不喝酒的温爸爸突然喝的酩酊大醉,温妈妈觉得奇怪才问了,喝醉酒的人也是藏不住话,于是把温老太今天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跟温妈妈说了。

温妈妈劝道,“你伤心什么啊,你这些年对她怎么样,大家都看在心里,即使不是亲生的,就是石头也该捂热了,她不当你儿子,你又何必用你的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

温爸爸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心里有些难受。

温妈妈等温爸爸睡过去后,转而打电话跟温桐说了。

“妈,这几天你多陪着爸,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就回去。”远在B市的温桐说了,目光也逐渐冷了下来,如果不是明天早上要飞往帝都,她明天一早肯定也会先回去一趟的。

“行,知道了,你先忙,家这边有妈呢。”

温桐和母亲聊完了之后挂了电话,温桐便一副沉思的姿态在书房的椅子上坐着。

宋梓辄冲了一杯热牛奶进来放在桌边,伸手将她皱起的淡眉顺开,“怎么了?”

温桐就把母亲说的话跟宋梓辄说了一遍,之后道,“我在想,我爸既然是被我爷爷从外面抱回来的,那也很有可能不是我爷爷的儿子。”所以,温爸爸,也有可能并不姓温。

“想证实,验验DNA就行了。”宋老板指点迷津。

“唔,等我回来再弄。”

“回来?”

温桐想起自己还没有跟宋老板要去帝都的事,又补了一句,“我明天九点的飞机,要去帝都一趟。”

“去几天?”

温桐有些口渴,拿过桌上的热牛奶喝完了后,想了想行程,“三天左右。”

宋老板没说什么,等温桐把牛奶喝完之后,把又想埋头修稿的温桐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准备开启流氓模式了。

突然凌空,温桐惊的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难道,难道?

然后接下来确实是温桐想的那样。

恩,所以…

第二天,某人差点错过了飞机。

帝都。

经过四小时的飞机,两人抵达了帝都。

露茜没有坐过飞机,但是由于兴奋,所以晕机的症状在飞机上没有体现,但是,下了飞机之后整个人都晕眩了。

在机场的门口,温桐拿着水,露茜还蹲在路边干呕,脸色也惨白的可以。

来参加微购的周年庆,微购那边服务也是周到,安排了专门的人接送,还有休息的酒店也安排好了,只见微购的员工还贴心的把纸巾递给了露茜。

“确认了她们的身份了吗?”这时,在另外一辆车,下来一个很精英的女人,在看到穿着平凡的温桐和露茜之后,便问了接机的微购员工了。

------题外话------

明天再上传福利吧,同样的,要看福利加群452170450之后提交全文订阅的截图给管理员要密码就可以看了。呃…。速度有限,只能写这么多了,毕竟等下还要写福利,╮(╯▽╰)╭不知道几点可以睡了。

喜欢宋少这本文的,希望亲爱的有评价票投给宋少,五分哦,别投三分,我承受不住打击,你们的鼓励是对卷卷的肯定,哎,从此以后,我要走上话唠的路。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