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我结婚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餐厅传来的大动静,很快将餐厅这一块的负责人给吸引了过来,上前要将两人拉开,但是一上去只有被捶打的份。

这场打斗是严楚涯先挑起的,那这位炎宇集团的总裁大人为何事这么恼火要出手揍陆二少?再说,两人向来没什么交集。

不过陆二少显然居了下风。

只看见,陆二少被一拳勾在了肚子里,疼的他闷哼了一声,倒退了几步。

温桐嘴巴抿了抿,看着在自己不远的陆二少,又想握紧拳头打回去的陆二少,叫了陆成远一声。

陆成远回过头,眼里的阴戾未散,不过他很关心的说了句,“温桐,你走远点,要是伤到你就不好了。”

继而撸起袖口又想上前。

温桐及时拉住他,并道,“严楚涯大学的时候是全国散打冠军,你确定还要去?”

陆成远一脸惊悚,他怎么觉得自己莫名的被那闷骚的严总裁揍,找到了原因。

两人凑近的说话,在别人眼里却成了秀恩爱的一幕了。

餐厅一处门口,安右琪和龙夫人也走了进来,在她看见了温桐与陆成远两人说悄悄话的样子后,胸腔的嫉妒已经沸腾了起来,“妈,我讨厌那个女人。”

安右琪自是察觉到陆成远对待温桐是有些特别的,那女人又不是陆成远的亲人,所以她心里立马就有了危机感。

龙夫人顺着安右琪的目光看过去,只见穿着碎花旗袍的温桐,眉眼秀气,淡然清若。

眨眼的,在看到她的面部之后,双眼的瞳孔瞬间收缩放大,像见了鬼似的,脸也特别的白。

“妈?”安右琪见目前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便询问了一句。

龙夫人用笑容敷衍过去,“没事,妈可能有些晕船。”

安右琪脸上还是狐疑的很,但是她妈妈的心思,她一向猜不透,也不敢猜。

严楚涯撇见这一幕,神色更加的冷峻,他上前一把握住了温桐的手腕,将人带离开现场。

严楚涯带着温桐走了另外一扇门离开,餐厅怔愣的人回神后,对看到的这一幕又是一阵热议。

安右琪看到炎宇的严楚涯将温桐强行带走后,目光闪烁了几下,突然又很开心的道了,“妈,刚才那些阿姨说的果然是对的,这温桐肯定不是什么清白姑娘。”

龙夫人显然在看到温桐之后,整个人都有些魂不知去向,安又琪说什么,她都没心思听了。

“和陆二少有牵扯就算了,还和炎宇集团的严总裁有不明的关系,她到底是谁?你们谁知道吗?”

“就一个很普通的女人而已,B市的来的,微购那边邀请过来的琪利亚品牌的创始人。”

就算她们很想知道温桐什么来头,但是也不会说疯到去详细调查温桐的身份,不过有心人肯定会查。

不过能受到微购的邀请,还是十人的名额的,那证明她在微购的平台上是做出了不错的成绩,虽不是出生名门世家,可也很优秀了。

“不过,若小姐就可怜了。”

“严总裁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和若小姐结婚了吗?看样子有点悬。”

话题一下子落在了若怜的身上,同情的目光纷纷过去。

若家和严家是联姻,众所周知,联姻是联姻,感情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若怜站在原地,看着严楚涯离去的背影,眼睛又有些酸涩了,能让严楚涯在意的女人,应该只有她了吧。

再加上周围的议论声,她心含不甘,却只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离场。

陆成远眼睛瞪了瞪,空降宋大少的情敌?炎宇集团的严楚涯?

露茜自然是认得严楚涯的,他上次来店里,她下来一楼倒垃圾的时候,当时坐在休息室里的严楚涯冷峻又过于帅气,所以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陆成远急了,在他眼皮底下,宋大少的媳妇被情敌带跑了,要是知道了,他那腹黑的兄弟岂不是要拔了他的皮,谁让他信誓旦旦的说能顾好温桐的。

“露茜,我们跟过去。”陆成远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牵过露茜的手,就要追上去。

“去哪?”突然,带着一声蕴怒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陆成远听到这声音头皮都有些发麻了,他乖乖的回头看过去,“妈。”

陆妈妈身上有股雷厉风行的气息,站姿也和别的女人有所不同,有些霸气,她目光瞥见陆成远脸上青紫不少,但没说什么。

陆妈妈会过来,无非也是听到有人说她儿子和严氏的严楚涯打起来了猜赶了过来的。

继而在看陆成远拉着露茜的手显然误会了,后目光落在了露茜的身上,是个短发却又显得娇小清爽的女人,“儿子,你换口味了?”

露茜一听,整个人的脸色都红了,有些尴尬。

她立马将自己的手从陆成远那抽了出来,急忙解释,“阿姨,你误会了,我不是你儿子的情人。”

露茜语气很嫌弃。

陆二少嘴扁了扁,想他堂堂帝都英明神武的陆二少居然被女人嫌弃的这么要紧,随后视线也落在了露茜的身上,委屈的。

陆妈妈噢了一声,又问,“不是琪利亚的温桐?”

但是八卦如同瘟疫,传播的速度自然是光影般的,陆妈妈想不知道也难。

“不是的阿姨,温桐是我老板。”

陆妈妈又看向露茜了几眼,有礼貌也不像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倒是个不错的孩子,那那个温桐,应该也不是这些人说的那种女孩吧?

陆二少听母亲那么一问,就知道是母亲是被别人妖言惑众想歪了,连忙说,“妈你别乱想。”

“你又不是你妈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又知道我想什么?”陆妈妈气势很足,半分面子都不给陆成远。

陆成远,“…”

露茜看陆成远的小样,想着说帮忙解释一下,不过还没机会开口,陆妈妈见这里人多嘈杂,也不是说事的地方,就把陆成远叫走了。

陆成远只好遵从母令,先让露茜去找温桐了。

严楚涯一直抿着唇,他拉着温桐的手腕,在人群里穿梭了后,在外围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停下,微冷的海风拂过,吹过站在甲板处的两人。

刚才走的很快,严楚涯又不声不响的把她拉走,温桐淡眉蹙起,用力,想要脱离那抓着自己手腕的大手。

她用力一分,严楚涯的力道也加重一分,直至,严楚涯看到那手腕边缘已经勒出一道红色才恍然放松了力道,温桐顺势把手抽走收了回来。

“抱歉。”严楚涯看着那手腕的红痕,胸口也是微微一紧,继而跟温桐道歉。

“严楚涯,你这么冒然,想过后果吗?”温桐神色冷然,抬起眸便问。

因为陆成远,已经有不少人关注到温桐并误会了两人的关系,再而因为严楚涯突然出手打了陆成远,难免那些人不会脑洞大开,误会三人之间的关系。

误会她跟陆成远是小事,温桐不会在意别人怎么想,只是,误会她跟严楚涯有什么关系,那是最糟糕的,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加上,温桐也并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牵扯。

但对严楚涯而言,一年前,就被所谓的后果和责任一直束缚折磨。

“温桐,我不想在后悔了。”话语轻轻的,却又带着慎重,决然,“现在的我,已经有足够的实力保护你不再受到伤害。”

严楚涯想重新追求温桐的想法表达的很明显,他也希望温桐能给他这个机会。

如果追溯起两人关系的话,一开始是校友。

温桐大二的时候,在学校成绩一直很优秀,后有机会争取了外交生在英国留学一年的机会,正好,她与严楚涯,都在这五人名额里,后来慢慢认识接触,在国外的时候,有名交换生时常会提议出去游玩,吃饭,一回生两回熟,两人就这么认识了。

直至回国后,严楚涯跟温桐告白,并一直展开追求。

当时的温桐,还没有交男朋友的念头,也只把严楚涯当成朋友对待,在他表白的时候说过自己对他并没有那个意思。

严楚涯却很固执,就这么追着,从大学到工作,两年多的时间。

恰恰的,温桐之所以从一个被众人称为天才设计师落得个背负着窃取他人作品的罪名臭名昭著,也是和严家有关系,严楚涯的母亲古女士容不下去她。

古女士为了断严楚涯的念想,她是千方百计的想让温桐离开帝都,明的,暗的,一并用上,最卑鄙的,无非就是这一招。

一个财阀世家,想要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折翼,轻而易举。

古女士这么做,温桐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然而,在整晚的失眠后,她却释然了,名利这种东西,始终对她有些影响,太过于在乎,反而会成为创作灵泉的阻碍。

在遍地的辱骂声中,温桐赫然两袖清风的离开了帝都这是非之地。

“严楚涯,就算一年前你母亲没有那么做,我和你也不可能,还有我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温桐道,在谈及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她低头看了看右手无名指的那颗钻戒,眸底也染上了一丝柔意。

在面对喜欢的人面前,最绝望的事,莫过于她亲口跟你她喜欢别人。

严楚涯眼里闪过痛苦失意,没了在他人面前的意气风发,与他冷峻严酷的样子大有出入。

他似乎接受不了温桐这么说,张嘴还想说什么,却顺着温桐的目光看下,也注意到了温桐无名指上的那颗钻戒,目光突然就冷了下来,想起那些人议论的话题,便脱口而出了。

“是陆成远送的?你喜欢他?”

在严楚涯来到这里的时候,赫然听到最多的是关于温桐和陆成远的事,他会误会,也难免。

陆成远滥情花心,在帝都众多周知的事,陆二少在对待交往的对象,他很大方,珠宝限量包包香水,凡是名贵的东西,对云舟集团的二少爷的他来说,小意思而已。

“我觉得你需要冷静一下。”温桐看着他道。

听着那有些漠然的声音,严楚涯怔了一下,冷冷的海风又呼啸而过,他的手逐而搭在栏杆上,看着远方的黑暗,和不断被海风垂起伏的波浪,一脸失魂落魄的。

戒指戴在无名指,那意味着什么?一是两人决定情定终生了,二是结婚的证明。

“我结婚了。”应征了他的想法似的,温桐说道。

结婚的事,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此刻,严楚涯如败家犬般,从西装裤口袋里拿出了烟盒并拿出一根烟,后又拿出打火机点燃,他没在说话,一脸颓然。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已经确定,温桐结婚的人,不是陆成远,陆成远也并没有带戒指。

再说陆家二少要是结婚,怕会是全城皆知。

这一下子,严楚涯所有的奢念都支离破碎了。

其实早在一年前,严楚涯就明白他与温桐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从头到尾,放不下的人只有他。

太过于喜欢,所以就算明白也还不想放弃。

温桐把话说完,便往里面回去了,途中便看到先前站在严楚涯旁边的女人。

若怜见到温桐,步伐明显一怔,她定定的看着温桐。

温桐嘴角勾勾,从她旁边经过。

晚宴似乎也要开始了。

这时,一辆小型的直升飞机也落在了豪华的游轮的停机场上。

····

------题外话------

唔,卡文,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

/(ㄒoㄒ)/~

等我缓顺剧情再爆发吧==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