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给个说法/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豪华游轮的一处休息室。

身为微购重点邀请的嘉宾是有自己独立的休息室的。

陆妈妈看着陆成远便问,“你跟那温桐是怎么回事?”

“妈,难道我就不能有正常的女性朋友吗?”陆成远说完后便抬头望天。

陆妈妈嘴角挂起和善的微笑,“儿子,以前你跟我说你和雪莉也是正常朋友关系,但后来呢?”

其实这不能怪陆妈妈紧张,陆成远交往的对象换的太快,再这样下去,三十好几都没能成家。

“她是阿辄的女朋友,我能不护着点吗?”陆二少说的很潇洒。

“什么?”听到后,陆妈妈的表情很震惊。

陆二少看到自己母亲的表情感觉非常满意,“妈我跟你说,这还是阿辄死皮赖脸追人家的。”

陆妈妈努努嘴,她还真的想象不到宋梓辄死皮赖脸追求女孩子的场面。

“可是宋家…”

“妈,阿辄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宋家那套,对他没用。”陆二少剖析的很透彻。

陆妈妈也是出生于军人家庭,和宋君庭两人从小认识,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家的关系也很好。也算是看着宋梓辄长大的,自然了解宋梓辄的行事风格,也不知道宋梓辄怎么养着养着,就成了暗黑系来的了。

如今和陆二少聊着,对温桐这姑娘,她倒是很想认识认识了。

·

豪华游轮的宴会,已经彰显了微购雄厚的财力。

要说微购几年前,在帝都也只是默默无名的一家互联网公司,等它已经打响名声的时候,微购的购物平台已经是驻入了很多渠道流量,成为了全国知名的网购平台。

豪华游轮的第三层,是宴会开始的地点。

温桐一进去,里面聚集的名媛贵妇,还有西装革履的成功商人,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外国人,大家都忙着交际,其中还搭了一个T型的舞台,舞台上正有一个著名的乐团在上面弹唱,再下来便是一个圆形的舞池。

本来这种宴会穿着旗袍来的女人就不多,就算是有,也穿不出那种特古典温婉的书香气息。

她一进去,便是有不少男女性的目光落在温桐的身上。

温桐选择了无视,随后寻找了露茜的身影。

刚才回来的时候,露茜打电话给她,说过会在门口不远处等她,等进来也都没发现,温桐目光流转了一圈后,在人群里赫然发现了短发的露茜,露茜面对的,是几个穿着晚礼服的打扮的很漂亮的女人。

正要走过去。

一个高大俊朗,五官深邃的外国男人挡住了温桐的去路,他用着蹩脚的中文,“你好,美丽的小姐,我想邀请你跳一支舞,不知可否赏脸?”

这外国男人向温桐邀舞,让周围更多女人的目光对温桐露出了一种怨念,和嫉妒之色。

有些富家小姐喜欢和国外的男人交往,一是他们很浪漫,二是五官身材都很棒,这威廉斯·瑟夫显然是外国人中很出色的那种。

高大帅气的男人叫威廉斯·瑟夫,是国外一家著名的摄影师公司的老板,本身也是一名非常著名的摄影师,他拍摄出来的作品在国际上一直很受欢迎,同时想要预约他拍照片,却也很难,加上他绅士又很温柔,那双蓝灰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就像充满了引力那般,十分诱人心弦。

但是威廉斯·瑟夫,作为摄影师,是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美女,这里的女人普遍的瓜子脸小嘴巴大眼睛,仿佛吸引不了他,所以就算有女人主动的勾引他,也是无动于衷。

不过,温桐这样的让威廉斯·瑟夫很心动。

所以在看到温桐后,便立马上前邀请了。

温桐听到这蹩脚却充满诚意的邀请,淡淡的回拒了,“谢谢你的邀请,但是我不跳舞。”

威廉斯·瑟夫常来中国,温桐说什么他很快也听懂了,帅气的脸上表现的很遗憾,不过他却并不想放弃的样子,一直寻话题跟温桐聊。

在偌大的宴会的某处。

一个穿着高贵浅灰的女人同样很受男人的欢迎,肤色很白,五官很精致漂亮,她嘴角也挂着很淡的笑容,像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子,超凡脱俗,少散发的朱华令人沉醉于此。她跟在自己母亲裴女士身边。

“裴小姐真的好漂亮。”

“不愧是大家心目中的国民女神。”

“可惜阿,她以后会是宋家的人。”

周边一直传来大家的赞美,裴素清听着,不浮不躁,本来这些话,她从小就听着长大。她似乎站累了,又或者是因为对那些络绎不绝上来交谈的人觉得烦了,手里晃着一杯红酒往外面甲板去了。

裴女士看着自己女儿离场往外面走去,自己继续和那些富贾大亨相谈甚欢。

甲板外面,一个身穿军服的男人修长的指夹着香烟,五官深刻,在不是很亮的灯火里,他嘴里吐出烟雾,有些颓废的美感。

豪华的游轮要开出境外,自然也是有几分危险的,加上里面的人很多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出了事自然不好办。

宋礼贤,军队里最年轻的少校,这里的安全是在他负责。所以这艘船上也还有军队的人在。

他见到裴素清出来站在了自己的旁边,将手里的香烟拧息扔进海里,他脱下军服披在她的身上,“外面冷。”

军服外套上弥漫着淡淡的香烟味却不刺鼻,裴素清眸色暗沉了一下后,说了声谢谢。

沉默了一会,裴素清问,“在军队辛苦吗?”

“不辛苦。”宋礼贤声音低沉的回答。

裴素清其实还想问,宋礼贤为什么要去军校,为什么要当军人,其实,以他的聪明才智,在政途上会更加的出色优秀的,只不过她问不过出口。

两人就这么吹着海风。

“过了十二点就是你的生日,我说过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裴素清本以为宋礼贤只是开玩笑,顿时有些无奈的道,“那只是新历的。”

宋礼贤没说什么,他当然知道只是新历生日,等裴素清真正过生日,他没办法参加,也没办法准备生日礼物,何不如趁现在。

“礼贤,你没必要对我这么好。”裴素清深呼吸了一口气才道。

宋礼贤喜欢她,人尽皆知,但是裴素清喜欢宋梓辄,所以两年前,宋家提出婚约的时候,才亲口答应的。

不过可笑的是,宋梓辄对这门婚约,就不曾在乎,不曾认同。

宋礼贤也是因为两年前裴素清答应婚事,才将喜欢裴素清的疯狂隐埋在了内心。

“我心甘情愿。”

气氛一下子有些变了味道。

裴素清不知道如何面对宋礼贤,闷了一会后,“我进去了。”

“恩。”

裴素清把衣服还给了宋礼贤,进去后,宋礼贤又从衣服兜里拿出一盒香烟拿出一根点燃,一手拎过衣服搭在肩膀上往一个方向走去,霎时间,一股军人般的痞气便流淌而出了。

等宋礼贤了游轮小型飞机停机场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手下被那清俊冷冽的男人一脚踩在了脚底下,将烟叼在嘴里又深深的吸了一口。

宋梓辄胸前的领口未开,深邃的眸微眯,那种危险又黑暗的气息从眼底弥漫而出,在瞥见走过来的人后才慢条斯理的将长腿收回,西装外套从地上捡起来拍了拍灰尘。

“哥,好久不见。”

宋梓辄神色淡淡,瞥了一眼过去后,“私用军队飞机?”

“我想父亲应该也不会怪罪我。”宋礼贤有恃无恐。

·

威廉斯·瑟夫一直想和温桐打交道,不过在谈了好一会后也没有什么进展,眼底的失望很浓烈,最后被人叫走后,温桐才得以解放。不过,这外国男人走之前,还不忘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温桐。

温桐松了口气,突然有些厌倦这里面的豪华盛世,继而往露茜的那个方向走过去。

露茜的脸臭臭的,向来直爽的性子一旦隐忍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她就会爆发。

只见,一个侍者端着饮料从她旁边经过,她把人叫住之后,两手拿过饮料杯子就往那嘴里还叽叽喳喳说着什么话的女人身上泼了过去,把杯子里的饮料泼完了之后,又扔回侍者的茶托上。

这一幕发生的很意外。

那名穿的很光鲜亮丽的女人怔了一会之后才反应回来,并且尖叫了起来。

露茜讥讽,“思想品德不合格吧?你家人是怎么教育你的?”

此刻,露茜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什么千金小姐,名媛淑女,压根就是放屁,说话污秽又难听,还骂她老板温桐?找死(╰_╯)。

发生这样的事,周围的目光都笼聚了过来。

这时,很快一个贵妇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她看着自己女儿一声的狼狈样,脸色马上一横,“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女儿,还用饮料泼我女儿。”

罗夫人一脸心疼,“依依,没事吧?”

这依依,也就是被露茜泼饮料的女人,只见她咬着唇,一脸就要哭的样子。

罗家是做红酒的,生意近年来做的也越发的好,加上罗夫人和龙夫人又比较要好,这其中有些人认出来,所以出声帮忙讲话了。

这些人擅长交际,所以在说话这方面也是有技巧的。

露茜默默无名,又没人帮忙,霎时间这里的人都在说露茜的不是。

露茜气的要死。

什么名流社会,也没见的这些人高贵到哪里去了。

罗夫人见这些人都是在帮她们说话的,嘴角勾了勾,见露茜也不像是帝都哪些名门贵小姐,又想替女儿出气,便道,“这位小姐,今晚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温桐过去的时候,事态发展貌似演变的越剧烈的地步,她叫了一声,“露茜。”

露茜听到声音看过去,脸色缓了一下,“温桐。”

大家一看温桐,居然是陆二少带来的那个姑娘,后,严总裁打了陆二少后将她带走了。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让人很想探知。

罗夫人见是温桐,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虽是背景普通,但是能凭着实力参加这个宴会,又认识陆二少和炎宇的总裁,也不能轻看。

温桐看了一眼那年轻貌美的女人浑身狼狈,“怎么回事?”

“那女的知道我和你是一起来的,突然跑过来我面前骂你,我气不过,就泼她了。”

虽然是冲动,但露茜却也不后悔。

罗依依,“你别血口喷人,我根本没骂过这位温小姐,你说我骂了这位温小姐,你倒是给证据啊。”

一副就算我说了什么,没人听见也不能把她怎么样的样子,但露茜泼她浑身饮料,很多人都看见了。

露茜,“…。”

这算不算是长见识的一种。

罗夫人听自己女儿这么说,立马乘胜追击,也并没有显得很得理不饶人,很婉转的便道了,“温小姐你也听到了,这件事你是不是要给我个说法。”

~

------题外话------

w(?Д?)w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