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他来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入为主,很容易便让人骑虎难下。

以罗夫人了解女儿的性子,是知道这件事是自己女儿不对,但却选择了包庇的行为,这种宠溺儿女的方式也难怪罗依依会嚣张跋扈。

其次来参与这次宴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罗依依更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失了水准,让人认为她的女儿没有教养素质。

温桐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从容不迫的回答,半分都不退让,“这位夫人,我也相信我朋友的人品。”

这温婉娴静的女子的模样,就好似你护犊子一分,我便十分。

以温桐的聪慧不会猜不到这贵妇的心思,只是让露茜先低头?没理由。

谁错在先,就应该谁先低头。

罗夫人脸色又拉了下来,她刚才并没有显得语气很强势,若是对方有心的都知道,她不想引起争执,只要先开口道个歉,她也顺着让女儿也道个歉,这件事不就完了吗?

想的倒是挺美。

这会跟依依一起的那几个女孩就说了。

“我们可以证明依依真的没说什么,问了那位小姐几个问题她没回答,依依就说了她一句没礼貌,然后那位小姐就用饮料泼依依了。”

“恩,我们都可以帮依依证明的。”

跟着依依一起来的几位名媛小姐就道了。

露茜听到那几个富家女这么说,脸都气青了,想要辩解,但又怕自己给温桐添乱。

周围的议论声都大了起来。

“温小姐,你这么包庇你的朋友可不行。”

“她们也不会无缘无故栽赃陷害你的朋友的。”

“……”

她们都是富家的千金小姐,说出口的话自然可信度也高出了很多。

“温小姐支持自己的朋友我能理解,但也不能太盲目是不是?”刚才温桐那么不给面子,罗夫人又见到大势都是落在自己女儿身上,语气转而变得咄咄逼人了。

温桐继而又回了一个淡笑,周遭的人说的话也并没有影响到她,反而问了一旁的服务员几句话,那服务员听了后便拿出了对讲机问了什么,然后才回答道,“小姐,头顶上的监控用的是最先进的仪器设备,是有录音功能的。”

录音功能?

听到服务员说这句话的时候,罗依依等女都抬头看了看上方的是有一个微型摄像头,脸色都变了。

要是这段录音被放出来,那她们的脸面算是丢尽了。

“好,谢谢。”

这豪华游轮上用的一些东西全都是很先进的,温桐过来的时候又看到上面的监控,按道理来说,豪华游轮在保全系统方面应该是做的最好的,秉着这一点,温桐只是随口问问的而已,不过却省了很多麻烦。

露茜张了张嘴巴,真是机智如温桐啊。

温桐,“既然有录音,几位挪步保全室一趟如何?”

不去的话那不就是在众目睽睽下表明了是做贼心虚的吗,也就间接的承认了。

罗依依还想说什么,却被罗夫人拉住,她对着温桐扯开一个笑容,“温小姐,我们随你一块去。”

罗依依满脸的幽怨,目光恨恨的看着温桐。

温桐面色淡淡,只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然而这一幕让人看在眼里,不禁也是让有些人欣赏这番大将之风。

等罗依依去更换室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之后,就随着罗夫人一起去到保全室了。

门口时有两个军人在守着的,在听到了带领的服务员解释了之后,那两名军人让开了道,进去后里面有几名负责监控保全的负责人。

温桐说了区域后调出那一个摄像头的记录,在保全人员噼里啪啦的敲了一下键盘后按下一个红色按钮。

紧接着,罗依依说的话很清晰的播放了出来。

罗夫人听着,脸色越发的铁青,她似乎也没想到自己女儿依依居然会讲出那么难听的言语。

罗依依看着母亲生气,低低的垂下了头。

保全室里的工作人员听到这段话后,眼神一斜,看向旁边的罗依依,一副很意外的样子,看起来乖巧又漂亮的女人,嘴巴居然会这么恶毒。

露茜又重复听了一遍,心里还是很窝火的很,就算再来一次,她也会选择毫不犹豫的把饮料泼上前的。

没有听完,罗夫人自己上前便按了暂停。

好一会,罗夫人才道,“温小姐,我们谈谈如何?”

“恩。”温桐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为女儿挑事而卖账,罗夫人别无他法。

罗夫人先行道歉,温桐也没有再追究什么,继而让露茜也道了歉,至于罗依依说的那些话,听听就好,也无须放在心上。

解决了事,温桐和露茜也就先离开了。

罗夫人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心松了一口气,这温桐,气度涵养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罗夫人让罗依依道歉,她大概是不忿或者是过不了自己自尊心的那一关,“妈,她就是那种女人,我又没说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说话直接的。”

罗夫人听罗依依这么说,更气了,这人比人,这差距就出来了。

“够了,妈说过多少次,这种高级场合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你倒好,听到哪里去了?”

罗依依被训,也不敢再顶撞母亲,扁着一张嘴踱步愤愤离开。

双方都回到了宴会场内的时候,罗夫人面无异色的,只不过罗依依似乎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那一副气呼呼,见谁都不爽的样子,暴露了某些信息了。

周围的人也心照不宣了。

等温桐她们回来的时候,宴会的台上,微购的总裁伍总在台上致辞了。

伍总三十岁上下,整个致辞也显得幽默暗藏了深理,乍看之下,有点老谋深算。

等致辞完毕之后,在台上超清的大屏幕,却是在展示微购邀请的十个名额的品牌介绍,还展示个各个品牌的作品。

能受到邀请的十名名额,有的是已经在实体店有了超高的人气的品牌,有的是店主自身创作的,但无一例外,都是奢侈系列的,包包香水鞋子衣服珠宝等等。

今晚受到邀请的除了国内知名时尚周刊,同时也邀请了了好几家国外拥有相对知名度的周刊,同时也有国外知名的外企老总在内。

微购的目的很明显,应该是想打入国际市场。

“温小姐。”

温桐回来后和露茜在甜点区找东西填饱肚子,一个脖子出挂着微购工作人员的牌子的男人上前了。

“你是?”温桐回过头看向他。

“是这样的,待会可能要接受几位知名媒体人的采访,现在您可能要跟我过去一趟。”微购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

露茜听到,眼睛都放亮了

微购邀请他们来怕也是存在目的的,温桐放下手里的甜点,随着微购工作人员过去。

露茜过去也是在那等着,倒不如在这里坐下来这边好好休息一下。

十名品牌创始人聚在了一起,伍总在其内,为了能争取到更好地机会,一个劲的说好话,温桐站在其中,眉目低垂,看着地上的红毯出了神。

接着很快便有几位知名媒体人手里拿着记事本上前,倒不是那种很传统的采访,比较偏向于一种聊天的形式。

不过这几位知名媒体人和伍总寒暄了几句之后,开始问问题了。

“温小姐,您创下的琪利亚品牌是半年度里自然流量搜索第一名,不知您是有什么想法呢?”

突然被点名的温桐,慢慢的抬起了头,听到这个问题囧了一下,“没什么想法,我也是刚刚知道。”

问问题的知名媒体人,“…。”

“我们有看过琪利亚的几个衣服款式,设计的都很新颖具有特色,据微购透露,这服装款式的设计者是温小姐对吗?”

温桐点了点头。

接下来,又有一名媒体人抢着问了,“温小姐你这么有才华,不知你有没有想过要参加明年春季华美全国设计大赛呢?”

“我没有这个想法,不过琪利亚另外一名设计师我也许会让她去参加。”温桐淡淡的回。

露茜需要的是机会。

琪利亚另外的设计师?

这些知名媒体人顿了顿,又问了露茜的名字。

温桐也大方的告诉了他们。

他们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却没有一点资料,不过看温桐对这位露茜的设计师很自信的样子,想必实力应该不俗,到时候若是参加比赛,倒可以成为重点关注对象了。

温桐看着他们,会心一笑。

一来话题就是先围绕在温桐身上,站在旁边的那几个创始人心里难免不舒服,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僵裂。

伍总站在旁边笑笑,这琪利亚的服装款式新颖又非常具有潮流特色,加上温桐与帝都两大风云人物有牵扯,这些媒体人目光自然是先落在她的身上。

他们还问了一些隐晦的私人的问题,温桐很干脆的拒绝了回答,那些媒体人觉得遗憾才转移了目标,逐而采访别的品牌创始人。

在这盛宴里,她一点都不张扬,就像一颗沧海明珠,安静淡然的绽放着,夜越黑光芒就越亮。

不过,黑夜里的暗涌却也掀起了阵阵的波浪。

“她就是温桐?”人群里,陆妈妈有看到站在微购伍总旁边几人里的温桐,便问了旁边的陆成远,眼里的赞色难掩,年纪轻轻,就有这份淡然出尘的气质,实在可贵。

陆成远点了点头,“妈,这姑娘不错吧。”

陆妈妈翻了一个白眼,那也不是你的,你有啥好得意。

打量了好几下,她视线落在了温桐手腕上带着的手镯赫然是九转颤丝玲珑镯,心里又震惊了几下,这阿辄,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送给这姑娘了?

“闲姨,成远。”这时旁边传来一声如银铃般清脆又甜美的声音响起,拉回了陆妈妈的思绪。

陆成远也顺着声音看过去,挽着裴夫人来到的裴素清,完美高贵优雅,无可挑剔的女人,心里感叹几下,也打了招呼回去。

裴夫人很热情的跟陆妈妈在聊着。

陆妈妈心思很复杂的偷看了裴素清几眼,最后不得不收敛心思,与她们寒暄起来。

采访也没花多长时间,等结束了之后,得到解放的温桐回到了甜品区域。

露茜见温桐回来,便急冲冲的说了句,“卫生间在召唤着我。”

“一起去。”

两人咨询了服务员卫生间的大概位置之后,就从侧道出去了。

在两人离开后,一道身影赫然从宴会的入口走了进来。

不由得,因为那清隽颀长的身影,宴会内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他站立在那,深邃的目光在宴会场内大肆的扫荡了一圈,在这无比豪华的场地里,男人身上那与世隔绝的谪仙清贵,与此格格不入,那淡漠的气质却也愈发的浓烈。

但是气质使然,令人忽略不了他的存在。

“好俊的人。”

“都没有见过呐,好面生,你们知道他是谁吗?”

人群里,就有不少人问起了。

但他们也表示并不知道那男人是谁。

听着周围嘈杂的声音吵吵嚷嚷的,宋梓辄如墨的眉轻轻的皱起。

外头,宋礼贤倚靠着栏杆,手里还夹着香烟,烟雾缕缕,一直燃烧到了头,他还浑然不知,陷入了沉思,清清,我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陆成远目光一斜,看到了正门口处的那抹身影后,目光险些脱窗了。

宋大少居然来了?

不会是在B市按捺不住孤单寂寞来寻温桐的吧?

裴素清似乎比他更早发现站在门口处的宋梓辄,她愣住在了原地,那睫毛楚楚可怜般的轻颤了几下,仿佛是害怕,站在那的宋梓辄,只是个幻影。

心跳骤然加快了几分,她看着宋梓辄,目光也不移一下。

裴夫人看见自己女儿出神,也看了过去,目光含笑的,“陆夫人,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他是宋少将的儿子宋梓辄吧?”

陆夫人眼里也惊讶的很,回道,“是阿辄没错。”

“这么出色英俊的年轻人,也难怪清清会念念不忘。”裴夫人打趣了一下,显然对宋梓辄也很满意的样子。

裴素清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这国民女神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的羞涩之意。

陆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伍总是微购的总裁,这邀请来的嘉宾他应该都认识,继而在宋梓辄出现后,伍总被问的最多的便是,那人是谁了?

伍总显然也是知道那人的身份的,不过也难掩眼底的异色,心里纳闷了,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来了?

纸是包不住火的,宋梓辄的身份还是有人认出来了。

“是宋家的大少爷宋梓辄,我想起来了。”

人群里,有人思索了一阵之后,便惊着喊了出来了,要说他知道宋梓辄的身份,那也是巧合,是几年前过年的那段时间,他去打高尔夫球,就偶遇了宋家的人,其中那宋家几位年轻之辈可都是喊着男人叫大哥的。

这下,人群里更是人声鼎沸了。

宋梓辄,他们从未见过,所以很多人不认得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要说宋家的少爷就有六位,个个在军政方面出色的很,唯独,这大少爷身份沉迷,无人知晓行踪,要不是两年前传出宋家大少爷和帝都裴氏千金裴素清的婚约,他们还真不知道有这位爷的存在。

霎时间,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裴素清的身上了。

宋梓辄在偌大的宴会里找不到他要找的身影,在看到了陆成远和陆妈妈后,也走了过去。

向来遇事都不紧张的裴素清,看着宋梓辄走了过来,此刻手心居然冒出了微微的热汗,慌了几分。

此时,在洗手间里的温桐和露茜。

露茜大概是肠胃不太好,所以还在厕所里没有出来。

温桐用洗手液洗干净手后,突然,卫生间的门啪的一声被打开,门外站着几个来势汹汹的女人,也有几个富家子弟在,其中,两人是熟面孔,安右琪,罗依依。

------题外话------

(ˉ▽ ̄~)~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