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心疼/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们这副来者不善的样子想必也不是来上洗手间的,怕是见温桐和露茜从宴会里出来之后跟了过来的。

温桐看着她们,等着她们下一步动作。

富有家庭出生的难免有的会有两个极端的样子,一是乖巧知书达理,二是叛逆放荡不羁。

在圈子里或者家人面前伪装的好,但是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面前她们会是另外的样子。

酒吧,飙车这些地方会成为他们的娱乐场所。

物以类聚,眼前这些年轻的男男女女显然是一路人。

安右琪一脸愤愤,直呼其名,仿佛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般,“温桐。”

“恩,有什么事吗?”温桐语气淡漠,处事不惊的态度似乎更加刺激了她。

罗依依插了一句,“你真的很令人讨厌。”

明明家世普通,凭什么那淡然出尘的气质比她们更像是名门出来的大家千金。

温桐听到,回了一个很淡的微笑。

罪魁祸首,好像是陆成远?

露茜在厕所间里解放之后,听到声音,打开厕所门便出来了。

只是她出来后,突然被两个女人按住了肩膀抓住了手压在了洗手台,然后流水的空被塞堵住,水龙头一开,水哗啦啦的倾泻而下,水很快就满了起来。

动作熟练而快速,怕是平时没少这么做过。

露茜用力的挣扎了几下,但是按的太紧爷挣脱不开,还恶意的把她的头往水里按下去,害她呛了几口水。

“老实点。”

温桐目光渐冷,上前想要将露茜从她们手里解救,不过又有一名女孩挡住了她的路不给她过去,她秀眉蹙起,一股冷气从眼底升起,那名女孩瞧见,显然怔愣了一下。

“就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陆成远?”知晓她们这些人欺善怕恶的心理,温桐道。

陆成远这个二世祖对于她们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不说云舟集团,光是他母亲那边的势力已经令人很畏惧了,万一真的迁怒她们,后果可想而知。

除了安右琪,其他几人的神色微妙的变化了一下。

“你们怕什么,有什么事我担着。”安右琪睥见她们的脸色,便道了。

这妥妥自信的口吻,怕是有备而来。

有安右琪这么一说,她们也就放下心的样子,再怎么说,安右琪也是天宇集团安传瑞董事长最疼爱的侄孙女,有她做担保,也不怕出事。

“不想你朋友有事就跟我们来。”罗依依说了。

露茜一听心里急了,更担心温桐跟着她们一块去会出事,这豪华游轮那么大,如今的人流都聚集在了宴会场所,“温桐,别去。”

眼见她们又要将露茜往水里按,温桐应了下来,“我跟你们去。”

安右琪嘴角勾了勾,一副很满意的先从洗手间里出去了。

温桐继而跟着走了出去,看着她们毫不避讳的在有摄像头的通道下行走过,她瞥了一眼没说话。

同时心里有些无奈,没想到这些狗血又幼稚的报复,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还拖累了露茜。

在温桐跟着她们走了之后,被按在洗手台的露茜被她们用力的一拽弄回了一件厕所间里,继而关上门,把她锁在了里面,才走了出去。

走过这一条道,打开一扇玻璃窗的门,出去赫然就是露天的游泳池。

灯火落下,不是很明亮,泳池里的水被海风吹过,荡起一阵阵银色波纹,吹拂而过的海风,令人一阵哆嗦。

泳池的水并不深,大概也就一米四左右。

在这艘船上,她们也不敢真的对温桐怎么样,在帝都,安右琪可以无所顾忌,但是这里不是她的地盘,就是噎不下心里那口气堵着心里难受了,所以才会带着人在厕所里堵温桐,想要给恐吓教训而已。

就连罗依依去找茬,也是安右琪让去的。

安右琪态度理直气壮,“温桐,我不管你和成远哥哥什么关系,从今往后,不要让我看到你跟他有任何的来往,否则…”

“否则怎么样?”温桐抬起头平静的看着对她施放威胁的安右琪。

安右琪眉头一跳,脸色一僵,突然有种被对方的气势惊到的感觉,再看上温桐的脸,仿佛有种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那般,她很快的将心里头那荒谬的感觉甩开,“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安右琪是谁,想要搞垮你的事业轻而易举,所以,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做。”

温桐不假思索的回答,“好,就按你说的做。”

安右琪已经酝酿好了下一句了的了,但是温桐这么一回,整个人都呆愣住了。

感觉有点偏离剧本了。

要知道陆成远虽然花心,但是他的家世背景依然吸引很多女人想要坐上陆二少奶奶的位置,安右琪似乎没意料到温桐这么容易妥协。

又想起温桐在餐厅里与严总裁有牵扯,不禁脑洞一开,难道成远哥哥才是备胎的那个?

想到自己欢喜的男人被一个女人玩弄于手掌之间,她脸色又变了。

·

此刻。

宋梓辄已经去到了陆成远他们面前,他所到之处,气场都起了微妙的变化。

那些已经为人父母的长辈心里更是一叹,这宋家的大少爷,养的真是极好。

“闲姨。”

陆妈妈听闻,脸上笑靥如花,并唤了一声,“阿辄。”于是一阵嘘寒问暖。

一边的陆成远忍不住在心里哀嚎,到底谁才是亲生的,这差别待遇也太明显了。

就在陆成远心里腹诽之际,那声音清冽,淳淳流淌过人的心扉,会醉那般,“她人呢?”

大家心里一凛,不禁心里想了,这宋家的大少爷突然出现,是要找人的?看样子好像是非见不可,是很重要的人吧。

而且,裴素清就站在旁边,难道注意力不是应该先放在自己的未婚妻身上吗?

陆成远被这一问,目光快速的也扫荡了周围一圈,不禁背后大汗淋淋,这温桐刚才不是还在跟在伍总旁边接受采访的吗?怎么人一下子就不见了。

别看一脸温润淡淡,实则,那眼神让陆成远恨不得给自己披个麻袋在身上。

兀的,安右琪和罗依依的身影从露天的游泳池回来了宴会正厅了,两个人面不改色,毫无异常,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不过,认真一看的话,两人轻翘起的嘴角,似乎显露了什么。

“右琪,你这招真的大快人心了,她居然就这么奋不顾身的跳下去了,露天泳池的灯光又不亮,她一时半会肯定找不到。”罗依依的语气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她被罗夫人训斥,加上别人又用异色的眼光看她,自己不敢怪安右琪,所以把错全都推在了温桐的身上。

安右琪嘴角的笑容更甚,“她活该。”

陆成远是她心目中的男神,是她在乎的人,温桐那么轻易的答应她的要求根本就不把陆成远放在心里过,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就想给陆成远出气,所以将温桐的包包里面的东西恶劣的一件件全都扔进了泳池里面。

不过把温桐的包包扔进泳池里却一点也没把她激怒,仿佛泳池里的那个包手机不是她的那样。

这更让安右琪炸毛。

继而眼睛利索的又看到她手上的钻戒便也抢过来扔进了泳池里。

没想到的是,这次她真的跳下去寻了。

天气又凉,那泳池的水也冷,有她受的了。

陆成远那边,心中有愧,认命的说了句,“刚还在的,我去寻寻”。

宋梓辄瞥见陆成远走远的影子,就知道电话里信誓旦旦说会把他女人照顾好的陆二少爷显然是不称职。

这个账先记下了。

裴素清呼吸轻轻,因为宋梓辄的目光未曾落在自己的身上,不由得眼底黯然失色。

裴夫人曾经也就见过宋梓辄一两次,脑海里残留的也只是模糊的印象,这近看之下,心里更是欢喜,她忍不住便道了,“这阿辄是几时从美国回来的,怎都没有消息?”

这一声阿辄,叫的也是亲切。

但却让陆妈妈有些尴尬了。

别看宋梓辄温润有礼,很好相处,实则这副面貌下掩饰的是疏离,冷漠,伪的很。

宋梓辄眼底深深一沉,忽而一笑,“我回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裴夫人一听,不由怔住。

这话又是几个意思?

在宋梓辄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异色,裴夫人嘴角扯动了几下,“是,是吗?”

裴夫人眼底也是冷了几分,既然回来很久了,宋家那边为何没有告诉他们,为何不安排他和自己女儿见面?

陆妈妈目光一斜,感觉不妙了。

如果陆成远没有跟她说温桐是宋梓辄的女朋友的话,今晚她说不定也会努力的撮合两人,毕竟裴素清也是个好姑娘,最重要与宋梓辄八字相合。

她也是知道这婚事是宋家单方面定下的,当事人知道后都没当回事,至于裴氏那边是暂时被瞒住了,外人更不知晓情况。

深知宋梓辄的性子,陆妈妈断是不敢提两人有婚约的事情。

不过…

宋家却有意将两人的事散播出去,近些日子也传出了两人订婚的良辰吉日已经选出来了。

这如何是好?

难为了一阵后,陆妈妈便硬着头皮要介绍了,“阿辄,这是裴姨,她是…”

却不料,突然围过来了不少人,皆是过来与宋梓辄寒暄的。裴氏母女,也有被挤的越发远了。

陆夫人见状,也悄然退到一边去了。

宋家的人,难遇。

想要结交的富贾大亨自然很多。

伍总随后也从远处过来,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两边的保镖上前硬是挤开了一条道。

伍总轻易的就挤了进去,“宋大少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客气了伍总。”宋梓辄淡淡回之。

两边的富贾大亨苦不堪言,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插队是可耻的,但这一看,微购的伍总和宋家大少爷是旧识的样子。

一处,严楚涯喝的浑身酒气。

若怜跟在身边,“严大哥,你别喝那么多,你胃会受不了。”明明只是敬酒而已,偏偏严楚涯却是半杯半杯的下腹。

“够了,你不用管我。”严楚涯听着这关心的话,有些心烦。

若怜眼眶一红,忍住心里头那如刀割的感觉,“严楚涯,我是你未婚妻,你眼里就不能有有我吗?”乞求却又显得无力。

两人这一出,不禁也让人看了过去。

这严氏和若氏的婚约已经告白天下,下个月还要举行婚礼了,只是,妾有意,郎无情。

严楚涯看向那水雾般的双眼,让自己狠下心,留下冰冷的话语,“很快就不是了。”

若怜心头一震,脸色惨白不已。

这话却是周围的人为之一叹,这炎宇集团是要和若氏解除婚约?

被强行解除婚约的话,那这若氏的千金,怕是会成为整个帝都的笑料吧?

严楚涯丢下这句话后,手里举着酒杯,又继而和几个商人往宋梓辄那个方向去了。

伍总见到来人,便介绍道了,“宋少,这位是炎宇集团的总裁严楚涯。”

一个冷峻严酷,一个谪仙淡雅。

宋梓辄颔首,率先伸出那修长却又好看的右手,“你好,严总。”

严楚涯自然是不能失了风度,“久仰宋少。”

“伍总,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怎么不见您介绍介绍我给宋少认识啊。”

“是呀,严总一来就这么好待遇啊。”

其中便有人开口打趣了。

伍总不说话,生意上有力的劲敌自然是先介绍给宋少认识是不是,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他是微购股东这个身份。

严楚涯冷峻的神色没什么变化,目光打量了宋梓辄几下,又默了下去。

今晚的他,心思早已不在这里。

宋梓辄嘴角挂着淡笑,这帝都的生意人,他是半分要结识的念头都没有,心里头挂念的是他的老婆大人。

被挤在了外面的裴素清咬了咬唇,但半步不离,就站着不动。

这时,其中不知道是谁又戏谑了一句,“哎,你们可要让让位置了,裴姑娘都被挤在外面了。”

裴素清什么身份,顶着宋大少未婚妻的光环啊。

霎时,那些挤上前来的人都自觉性的又让了道。

裴素清只要走进来,就可以直接站在宋梓辄的身旁了。

这种殊荣,在场的女性看了也是艳羡得很。

裴素清站在原地,却动也不动。

旁边的裴夫人看着有些着急了,低声叫了自己的女儿,“清清,你倒是过去啊。”

她不敢。

裴素清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体会到退缩的滋味。

也许是因为宋梓辄身上散发的冷漠的味道太过于刺骨蜇人,让她失去了勇气。

“诗诗,你不是和你男朋友出去解解闷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别提了晦气,刚才去露天泳池那边,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突然从水里探出来个头来,可没把我吓坏,还以为有鬼呢。”

“是谁啊,那么变态?”

“那边比较暗,没看清。”

两人女人从旁边经过,一边走一边说。

说话的声音也是大,周围的人听的都很清楚,但是这种事情他们也不会多加关注。

可宋老板的眉头却轻轻的皱起,穿旗袍的女人,水里…

当下问了伍总,“露天游泳池在哪?”

伍总一愣,指了一个侧门,“这里出去,直走就是了。”

宋老板向他们示意离开后,面色有些冷的就往那边去了。

裴素清看着宋梓辄要离开,心一紧,便上前几步,是想要抓住宋梓辄的衣袖,然而,一晃,却是错过了。

但若是眼睛利索的人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分明是宋大少躲了过去。

去露天泳池?

众人看宋梓辄去了,不由得也跟着往那边去了。

要说宋老板为何对旗袍那么敏感,原因是在月黑风高的昨天晚上。

宋老板将人抱回房间里毛躁了一阵后,温桐便将男人推开了,面色染着羞涩之意,“我,我还没想好明天要穿的礼服,你先放开我。”

美色当前,宋老板岂有放手之理,继而将人压在身下后便道,“不用挑了,穿那件白色旗袍就很好看。”

温桐,“……”

第二天,为了让温桐多睡会,她的行李是宋老板亲自收拾的,等差不多时间了才把人叫醒起来吃早餐送去机场。

·

陆成远去找温桐,温桐没找到,却碰到了像无头苍蝇一样的露茜。

被困在厕所里的露茜,没多久有人来上洗手间,才得以解救,只是出来后这走道也是四通八达的,她根本不知道温桐被带去了哪个方向。

“露茜,温桐呢?”陆成远着急的便问了。

哪知,露茜见到陆成远,当下一拳打在了陆成远的俊脸上。

陆成远被打的一脸懵逼。

露茜很气,“都怪你,温桐被那个什么安小姐不知带去哪里了。”要不是这家伙硬是让那女的误解温桐和他有什么关系,才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听到这句话,顾不得脸上有多疼,陆二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他完了。

“赶紧找。”

露天泳池那边,不知为何已经聚集了了越来越多的人,皆是看着冰冷的泳池里一直在找某物的温桐。

带着凉意的风一阵阵的吹来,泳池里的温桐衣衫湿透,池水及在腰间,头发上也水珠滴滴答答的低落,脸色很白,唇色已经青紫,却也不影响那秀丽的面容。

她似乎找累了,一手搭在泳池的边缘休息片刻。

“小姐,你上来吧,等宴会结束了,我再安排工作人员给您找。”说这话的,是游轮上的一名工作人员,应该是负责这一片区域的主要负责人。

“现在不能吗?”

“游轮的工作人员不是很足,所以…”没办法安排。

温桐的手握着的有些紧,随之又松开,离开边缘又往里面游去,声音依旧淡淡没什么变化,“我再找找。”

什么东西那么重要非要找回来不可?

宋梓辄人还没从通道里出来,却是隔着那人群,看到了泳池里那抹身影,捏着鼻息,又潜入了水里面,好一会都没有起来。

霎时间,宋老板面色一凝。

跟在宋梓辄身后的人显然感觉到那散发的冷冽的气息。

只见宋梓辄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一把扔在了跟在旁边的伍总身上。

伍总手忙脚乱的接过,愣住。

他是看走眼了吗?这薄情寡淡的宋少,眼里的那抹浓郁的神色,是心疼吧。

没等他细看清楚,宋梓辄已经穿过人群,也就这么的跳了进去,潜入水里。

温桐眼睛一直酸涩的痛着,在水里面看的也模模糊糊了起来。忽而向她游来的身影,她怔了怔。

水底下不是很亮的光影。

男人的手在一把扣住了温桐盈盈一握的腰间,温桐自然而然的双手便搂过靠近的的男人的颈项。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浮出了水面。

------题外话------

(ˉ▽ ̄~)~码字废了的我时速蛋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