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求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冒出水面,海风一拂过,温桐凝雪脂白般的肌肤便冷起一阵阵疙瘩,身体发冷如冰,她眨了眨有些酸痛的眼睛,直至腰腹间的臂力把她更用力往怀里送,她才如梦初醒,原来男人是真实的。

她有些喘不过起来,才闷闷哼哼,“阿辄,我难受。”

后突然秀眉又微微蹙起,又轻轻的说了一句,“戒指还在水里。”

那般的语气,像是丢失了什么珍贵的宝贝。

宋梓辄手臂的力道松了松,随着温桐的话语,那心骤然一窒息,像是被某种灼热贯穿了那般,他搂紧温桐的腰间往岸边游去,“先上去。”

不过那双幽深的眸全是黑压压的乌云,让人没办法忽视。

谪仙淡雅的男人,竟也有这般情绪面目?太不可思议了。

伍总瞧见快上来的两人,看着愣在一边的服务员,便赶紧吩咐了,“你现在立刻给我拿两条干净的毛巾过来,还有热开水,对了,吩咐厨房那边熬一碗姜汤,房间也准备一间。”

服务员反应回来,“是,我马上拿过来。”

露天泳池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很多人都知道水中的那个女人是琪利亚的温桐。

不过这琪利亚的温桐到底是谁?真是普通的B市人那么简单吗?

到岸边的时候,宋梓辄便直接将人抱起从泳池的台阶上来,随之把人放在了一边的太阳椅上。

伍总立马走了过去。

凉风习习,温桐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衣服,给我。”

伍总毕恭毕敬的递了上去。

带着男人清冽的气息的外套披在了温桐的身上。

人群里,没有想到露天泳池居然会引起这么大阵仗的安右琪站在自己母亲旁边怔愣住了,一股不妙的感觉从心底而生。

龙夫人的目光也一直放在温桐的身上,探究的,又带着一丝阴郁复杂,只是掩埋的深,没人能察觉。

帮凶的那几人不用说,心底开始害怕起来。

温桐拉住男人的手,声音软软酥酥,颤颤的,“戒指。”

宋梓辄面色冷凝的很,一个眼神便落在了伍总身上。

伍总会意,便是吩咐了站在自己旁边的助理,“派几个水性好的人手下去找温小姐的东西。”心里头也冒出了个念头,这时候的宋少,惹不得。

助理收到指示,拿出对讲机便吩咐人过来了。

不是说宋少喜怒从不表现出来的吗,这他妈就是在放屁,哪个混蛋传出来的谣言。

伍总吩咐完后,对温桐道了,“等戒指找到了我吩咐人立马送还给温小姐。”

伍总是微购的总裁大人,对这位宋大少爷却是有求必应,更是服务周到,不禁有些人疑惑,难道这宋家的大少爷才是微购的正主?

至于宋少与温桐,两人摆明就认识,再看宋少紧张的态度,奸情满满。

那未婚妻裴素清又是乍回事?

裴素清也是站在了这人群里,看着这一幕,心隐隐有些不舒服,思绪完全混乱了起来。

心里更是想要知道宋梓辄和那温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可心底仿佛起了一个答案,破茧成蝶,冲破而出。

这时陆成远和露茜也急忙的赶了过来。

露茜上前看到温桐的病态,便关心的问道,“温桐你没事吧?”

温桐摇了摇头,“没事。”

露茜眼睛一晃,才发现宋老板也在,便也打了招呼。

陆成远就愧疚了,像可怜的小媳妇般站在旁边静默。

“那几个富家女太可恶了,一点教养都没有。”露茜气愤的骂道。

谈起这个,温桐的眸底逐渐也染上了一层薄冰。

伍总再看宋少的神色,心里咯噔的几下了。

宋梓辄问了,平淡的,却带着让人透彻心扉的凉意,“她们是谁?”

陆成远抢着回,“阿辄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他不是要邀功,源头因他而起,他不率先表态,岂不是罪过。陆成远的神色也一凛,没什么正经的二世祖发起狠来,也会让人后怕不已。

宋少睥了一眼。

周围的人并没有很靠近,所以根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

只能从举止里希望能看出一丝端倪。

很快的,那杯伍总勒令去拿毛巾的服务员很快就拿了东西过来了,手里拿着两条毛巾,还有一杯热开水,手里也拿着一间房间的钥匙。

宋梓辄接过毛巾钥匙,先是把毛巾盖在温桐的身上擦干她身上的一些水珠随后裹着她的身子,拿过女人在泳池边的高跟鞋,随后横抱着人起来。

众目睽睽下,温桐一手搭在男人的肩上,翘长的睫毛下轻轻一颤,似乎带着一点羞涩,“我自己可以走。”

只不过宋老板并没有将人放下。

温桐见宋梓辄这般模样,琉璃般的大眸闪过一丝疑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宋老板好像生气了。

于是,人安静了下来。

服务员见这情况,应该是要带着人去房间,于是在前面指路。

人群里,安右琪突然有些心虚起来。

但是心底里对温桐的厌恶却更加多了几分,心里嗤了一句,勾三搭四的女人,搭完一个又一个。

温桐余光一瞥,她一手扯了扯男人的衣领示意放她下来先,面目有些严肃。

宋梓辄将人放下。

温桐下来之后,尽管模样有些狼狈,但是身上那淡然端雅的气质丝毫不减,她往人群里走了过去。

直直被面对的安右琪,不知为何,看着那走近的人,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一步,一种压人的气势,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龙夫人蹙起眉,看着自己女儿的躲避,突然脸色也是一沉。

温桐站在了安右琪面前停下。

众人的视线也随之落下。

那纤细的手臂抬起,清脆的响声随之落下,振聋发聩的,令人心悸。

安右琪一手捂着脸,似乎没想到走过来的温桐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甩了她一巴掌。

似乎连宋老板的神色也怔了一下。

温桐的涵养淡定,认识的人都知晓,她不轻易发脾气,更不会到自己亲自动手打人。

如果赵佳在场,一定会惊的眼睛都脱窗。

龙夫人看着安右琪的脸上那鲜明的五个印子,身为母亲对女儿的护短,又或者因为温桐那过于令她忌讳的面容,她不由的质问了一句,“温小姐,你什么意思?”

安右琪一手捂着脸,直眉瞪眼,气得鼻子都歪的样子。

温桐打了人,手心麻麻辣辣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去了。

宋梓辄过去牵起温桐的那个手,墨眉又是一蹙,随后把人拉回自己身边,替温桐回了句,“何不问你女儿做了什么?”

不等龙夫人回话,继而,带着温桐扬长而去。

等两人走了之后,那边已经像炸开了锅的蚂蚁。

伍总也是八卦,见人走远了之后,逮住了陆成远就问,“陆二少,这宋少跟温小姐什么关系?”

陆成远还郁闷着。

但是也不忘回答,毕竟以前宋大少表态过,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和温桐的关系。

“你眼睛没病的吧?”

“没有。”

“这么明显你还看不出来吗?”

挨了骂的伍总,“…。”他看出来了还不行吗?

然而,已经上前准备找陆成远的裴素清听到陆成远那么一回,脚步已经顿住在了原地,表情僵硬。

陆成远看见无奈也往回走了。

在经过安右琪边的时候,又扔下一句,“安右琪,你有病就到医院治去,在这里害什么人,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安右琪被骂的脸一阵青紫。

龙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围堵的人看着主角已经离场,纷纷的回到了宴会场内,这一场宴会,倒是知道了不少的猛料。

至于裴素清和宋氏的所谓的婚约,都只是传开了而已,并没有得到两家的证实,所以他们也不敢断定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比起裴素清,更遭人同情的是若氏的若怜小姐吧,被未婚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话,严楚涯,也是个心狠的人。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宋梓辄和温桐去到了房间,房间很大,装修的风格也很有豪华充满了情调。

偌大的套房里只有浑身湿透的两人,宋老板语气不咸不淡,“先去冲个热水澡。”

温桐抬眸看向宋老板,专注而认真,在原地挣扎了一下后,耳根子越来越烫之际,看着宋梓辄转身要往浴室那边去,她双手搂过男人的腰,踮起脚凑近男人的脸,两人的气息交混在了一起,“阿辄,你在生气?”

宋梓辄怕人摔倒,一手便也把人搂住。

那柔软的身子隔着湿透的衣服紧贴过来,软香在怀,他眸色一变回,面不改色的回,“没有。”

温桐凑得更近了些,专注的看着那双深邃的眸子,双手抚上了男人的脸,“你有。”

宋梓辄性感的喉结一滑,握住那在自己脸上胡作非为的手,“去洗澡。”

温桐睫毛轻颤,赖在男人怀里不走,她蹭了蹭男人的颈项,软软的声音直接的冲击着男人的心,像是猫咪一般的呜咽,“疼。”

疼?

这下,什么生气都得见鬼去吧。

宋梓辄就算生气,也只是气温桐不爱惜自己,但却对她束手无策,现在根本没有气的念头了,他拿起温桐的手,只见右手那无名指赫然有一圈红色的痕迹,隐约有些被磨破了皮。

若说,温桐的戒指是被安若琪抢去扔进泳池里的,那她是挣扎的有多厉害才会弄伤自己的手指。

如果是一个人抢,也许抢不走她手里的戒指,但是安右琪见自己抢不过来,便让罗依依帮着一起上。

温桐一人,难免是争不过一起上的两人的。

加上温桐那一巴掌打下去,天知道她有多用力,如今手掌心余红还未去。

一下又一下的吻落在了温桐的手指上,缠绵悱恻的,不过,宋老板眼底的寒意却因为温桐发生的事一时半会拂不去的。

温桐病态白的脸上似乎染上了绯意,因为男人亲昵的动作。

更因为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跟宋老板撒娇求宠,如今心跳加速着仿佛要跳出来了那般。

亲着亲着,好像要着火了一样。

被宋老板吻过的手,正发烫的了厉害。

继而两人紧贴的身体,温桐感觉到男人似乎起了微妙的变化之后,她抽回手推开两人的距离,“我去洗澡。”

只不过为时已晚。

宋梓辄一手紧扣温桐的手,火热的吻落在了那两片温凉的唇上,与其戏耍缱绻了一会后,一手解开自己湿透的上衣的扣子,把人抱起往浴室的方向去,“一起洗。”

浴室里的雾气氤氲的飘散着,朦朦胧胧下,一片火热。

送姜汤的服务员站在门外,按了好几下门铃,毫无反应,于是风中凌乱了,过了一会,他想了想,我还是等会再来吧。

送戒指过来的服务员同样的,站门口一会后也决定待会再过来了。

一个小时过去后,温桐才穿着浴袍,头发湿漉的被宋老板抱了出来放在了床上。

温桐脸上娇媚不已。

宋老板拿过吹风机,坐在旁边,为其吹干洗过的发丝。等吹得快干的时候,将人抱进怀来,低声在温桐耳边说了句,一副食之不倦的样子,“夫人,我喜欢你撒娇的样子,以后多来几次。”

温桐羞愤欲死。

此刻也在一处客房,龙夫人在盘问了安右琪一番后,气的脸越发的阴郁了。

安右琪似乎很害怕龙夫人,坐在旁边也不敢吱一声。

一会后,龙夫人便道了,“现在去给人家道歉,承认错误。”

安右琪明显是抗拒的,弱弱又不服气的道,“妈,她都打了我一巴掌,我干嘛还要给她道歉?”

在外头这么嚣张又不怕事的安右琪,在母亲面前居然怂成这样子,倒是有些奇怪了。

龙夫人一记冷光过去。

安右琪扁扁嘴,接着就妥协了,“好啦,我去就是了嘛。”

在安右琪不情不愿的出了客房之后,龙夫人才怔怔的坐回了沙发上,嘴里呢喃了一句,“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人。”

她,像是是个隐藏了什么秘密的女人。

豪华游轮的一处。

裴素清目光藏着冷意,她看着身穿军服的宋礼贤,像是带了刺的刺猬,语气带着难以抑制的愤怒,“宋礼贤,你所谓的惊喜就是这个吗?”

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宋礼贤皱起眉,声音压低,似乎也带着一丝蕴怒,“裴素清…我把我哥带来见你,给你和他相处的机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裴素清愣了愣,忽而意识到自己的失控,她慌了下,没说什么便走了。

宋礼贤没有追上去,烦躁的厉害那般,对着一边的下属说了,“查查今晚发生了什么事。”

至于安右琪在不情不愿的去道歉后,看到是英俊如斯的宋老板开的门,不禁坠入了优质的男色之中久久不能回神,最后还是在宋老板冰冷刺骨的询问下,才说明自己的来意,那个随意的样子,看着也不像是真心想道歉的模样。

不过宋老板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墨眉轻挑,直接啪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都不稀罕的道歉,要来干嘛?

门外的安右琪脸色五颜六色的变化着。

屋内。

温桐正端着姜汤喝了几口就放下了,也没问来人是谁,不过听声音也猜到了,对宋老板这一言不合就关门的态度,她嘴角弯了起来。

宋梓辄回来看到温桐只喝了两口姜汤就不喝了,自个端起碗拿起汤匙把汤水喂到了温桐的嘴边,“再喝点。”

那架势,难道是要动手喂?

温桐脸皮薄,在男人喂了一口后她自己拿过喝了。

喝完了之后,整个身子都起了热意,温桐忍不住困意,回床一趟便昏昏的睡过去了。

豪华的游轮也不会说凌晨才返航的,只见璀璨的星空下,伴随着秋意的海风,宴会谢幕的烟花在广阔的海域上绽开了绚丽的花火。

在烟花持续放了整整半个小时之后,豪华的游轮已经返航了。

次日。

河安镇。

只见一大早的,温岳林一直在抽烟,只见烟灰缸上已经积攒了好多烟头,屋子里的烟味也难以散去。

温老太看着自家儿子这副模样,心里也不好受。

温岳林一见到温老太,“妈,过了今天就剩一天时间了,四百五十万我们去哪里筹啊?”

以往的风光早已一去不复返。

这时,温老太拿出一个很朴实的锦盒出来。

温岳林看见,有些眼熟,想起了那般,才道,“妈,这不是爸当年临死的时候说要一起带进棺材的东西吗,怎么…”

温老太眼神里分明有些闪躲,她沉了一会才道,“这么好的宝贝跟着你爸埋棺材那才是可惜,你把这拿起拍卖了,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温岳林一听,便拿过温老太递过来的锦盒,解开之后,里面躺着的赫然是一块深绿的精致玉佩,颜色特别的纯正,在日光下,有点湖绿色,但乍看之下却又似湖蓝色,色泽晶莹,就是门外汉也看的出来这块翡翠玉佩价值不菲。

“妈,这块玉佩我若是没看错的话,这可是翡翠玉里面的极品,这种高贵的美感一摸起来很有可能是帝王绿,这种玉现在已经很罕见了,爸怎么会有这么价值连城的玉佩在身上?”

这种玉佩要是拿出去拍卖,何止是几百万,要是那些惜玉之人看中,卖个几千万的价格都没问题。

温岳林想着,心里越发的激动,要是有这块玉,他想要重振旗鼓经营一家公司都没问题。

价值连城?

温老太听到也吓了一跳,她最多以为就能卖个两三百万。

“哎,我怎么知道你死去的爸身上有这么好的玉啊,不过你爸年轻的时候有出去闯荡过一番,说不动机缘巧合下得来的。”

温岳林其实心中还有疑惑,但是在金钱的利诱下,他根本不想探知这块玉是怎么来的。加上温老太这么一说,他更不想探究玉的来源了。

只是,温老爷死去都要带着陪葬的玉佩,到底是要遮掩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妈,有了这块玉,我们有救了。”温岳林没有了刚才的颓废之色,整个人的精神像回光返照了那般。

温老太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行,幸亏你妈聪明,没把这块玉给你爸一块埋土地去了。”

温岳林手握着锦盒,兴冲冲的便拿出手机,用最后仅剩的一点存款订了一张机票,“妈,我要去帝都一趟。这块玉,只有在帝都这种富豪聚集的地方才更能显出它的价值。”

帝都。

宋家大宅。

“混账,那个臭小子,气死老子了。”宋少将蕴怒的声音是如雷贯耳般的,之后又对几位军官下了命令,“把大少爷给我带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