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有人偷拍/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少将一动怒,宛如天崩地裂,令做下属的那几个军爷苦不堪言。

几位军爷脸色严肃,听到宋少将下了命令之后,立马齐声行了军礼应下,“是,长官。”然后又齐齐的退了出去。

能让宋少将发火,也就只有大少爷了,关键每次都是宋少将生气,大少爷满面清风,毫不在意。

要把大少爷带回来,对这几位军爷来说又是一大难题。

宋大少爷要是自愿回来那还好,要是不想回来,动起手来,他们也讨不了便宜。

仍记得两年前跟随宋少将去美国,带的人也不少了,结果宋大少爷身边的黑人保镖可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虽然体能格斗他们赢了,但有句话一直都是真理,人多力量大。

军爷们心里泪流成河又不能表现出来,出来后碰到门外的卫湄五,也行了行礼。

卫湄玉手里捧着热腾腾的清粥,在几位军官出来之后才敲了敲半开的门走进去,轻声细语,“怎么了?一大早发那么大火,连早餐也不下去吃。”

带着妻子对丈夫的问候,卫湄玉确实是一名好妻子,但若说到感情上,两人更像是恪守本分,不会逾越底线的夫妻。

宋君庭是背对着她的,看见她进来后,脸色是缓了不少,愁着的眉却没有顺开,也不作答。

卫湄玉见他不说,将清粥搁在了桌上,只见上面放的是今早的新闻报纸,醒目抢眼的标题引得她拿起来看了。

版面上一张灰黑的照片,青鸾谪雅的男人抱着一个温婉动人的姑娘,手里还拎着她的些,两人姿态亲密,乍看之下,很是相配。

在卫湄玉瞥见了纤莹的手腕上那九转缠丝玲珑镯的时候,目光隐晦的一暗,在认真观摩了一阵后,“这姑娘…”

宋君庭视线睥了过去,带着疑惑,“怎么?你认识?”

卫湄玉点点头,语气有些不可置信那般,“上回去了寒山寺结交了一位朋友,那朋友是B市人,这姑娘正是我那朋友的女儿。”

“你没看错?”

“没有,这姑娘虽然出生普通,不过气质面貌生的好,人也不错,上进又孝顺,不过那会倒没看到她带着宋家的祖传镯子。”卫湄玉笑了笑说。

自从宋老板送了镯子,温桐就一直带着镯子未曾摘下来过。

卫湄玉眼睛并不瞎,那么的镯子又怎么会看不到?温桐拥有大富大贵之相为什么又不说出来。

“这才交往多久,就把镯子送人家了。”宋君庭语气郁闷,又夹着一丝懊恼,那时候陆成远在阳台打电话就应该猜到有些端倪了,不过那会陆成远守口如瓶,他又有紧急任务要出。

早知当初就派人查一查,还能趁着事情没闹的满城为患,他就来一个棒打鸳鸯。

至于小儿子礼贤私用军用飞机去B市逮人到游轮上的事,他是知道的,在清楚小儿子的目的后,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借此让宋梓辄和裴家千金发展交流一下感情。

可惜阴差阳错,又或许是被宋大人反将了一计也说不准的。

加上游轮上本来就有记者在,两人的事会被登上报纸,宋家神秘的大少爷的绯闻,在帝都比什么都轰动。

最难办的还是裴氏那边了,裴氏名门望族,对于这种新闻,又怎么会坐的住。

如今还差有一年宋梓辄就二十八岁了,身为父亲的宋君庭自然也不希望儿子四十岁就一命呜呼了。

“阿辄回国也没多长时间,两人交往时间应该不久,若是好好谈谈,说不定还有回转的余地。”卫湄玉柔声的讲了。

宋君庭最多就当是安慰话,可不会真的就这么想了,大儿子什么性子,活的这几十年早就见识透彻了。

若是他这个恶人做的太过,说不定父子两的关系会更加的恶劣。

卫湄玉见宋君庭这般模样,脸色依然淡笑,没在说什么。

宋君庭思考衡量之间,仿佛做出了决定那般。他道,“你今天抽空去一趟裴家,好好解释这报纸的事。”

卫湄玉眸光流转,“好。”

“麻烦你了。”



君悦酒店。

温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原来的酒店房间,而是宋老板专门又开了一间房。

刷完牙后来到餐桌,就看到服务员在把早餐送过来后,也把报纸放在了桌上。

宋老板随意的拿起报纸一看,嘴角不明显的勾起一个弧度,瞥了几眼后又放下。

温桐拿起来看,一脸意外的样子,原来昨晚的游轮华宴,裴氏的千金也有参加了。

在两人的大图旁边也附加了裴氏千金的照片,早些年在帝都也曾听闻过裴氏千金的大名,美色惊人,才华横溢,还被外媒报道称赞,她才是真正称的上所谓的名媛贵女。

她看了标题后继而又看了内容,认真看内容的样子让一旁的宋老板为之一笑。

温桐察觉宋老板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面不改色的将报纸放下,然后接过宋老板递过来的三明治。

早些日子前吃过味的女人,如今看到这新闻报道也能坦然对之。

不管裴素清有多优秀出色,宋老板已经是她的了。

温桐不知道的是,报纸出来之后,微博论坛上也瞬间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裴素清被称之为国民女神,是有一批忠诚的粉丝后援团,为了这事,她的粉丝对她是打抱不平的,一些恶毒的语言攻击都落在了温桐的头上,什么心机歹毒抢了国民女神的未婚夫之类的等等。

两人吃早餐之际,露茜把温桐的行李拿了上来,里面是她换洗的干净衣服。

放在沙发上,露茜坐在旁边问了,“温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温桐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

露茜一边跟温桐聊天一边拿着手机玩,突然脸色一变骂了一句,“这些网友有病吧?”

温桐疑惑,探头过去就想看看。

露茜却一把把手机关了黑屏,明显不想让温桐看到,“没什么,你继续吃早餐吧,我下去补觉了。”

她看到的,自然是微博论坛上那些人说的一些很难听的话语,全都是针对温桐的。

温桐圆润的眸眨了两下,也没再问,就说了句好。

宋老板知道露茜看到的是什么,他虽不提,可对于网上这些恶毒的舆论,他并没那个的肚量就这么视而不见。

吃完早餐后,宋梓辄带着温桐就出了酒店,等了一会,一辆玛莎拉蒂的跑车停在两人面前。

温桐打开车门上去之后,透过车镜的反射,赫然看到一辆军车停在了酒店门口,随之下来的是几位威风凛凛的军爷,目光落在了他们这边后,抬步就要追上来了。

宋老板却是算准了他们追不急的样子,优雅从容得上车,系好安全带,发动油门,扬长而去。

正要他们停车的方向是宋老板开走的方向是相反的,又不能原地调头,等他们去到路口调头了,也找不到跑车的影子了。

温桐从宋老板这一系列流利的动作,分明看出了一种戏耍的态度。

“是你父亲的人吗?”

“嗯。”

“来抓你了。”温桐声音低低。

宋梓辄微微一笑,“嗯,所以夫人要保护好为夫。”

身负重任的温桐,“……”

跑车在繁华的街道飞奔而过,在某个停车场停了车后,两人跻身在香榭丽舍的街道上,即便不是周末,街上也并不冷清。

两人牵着手,与普通的情侣没有任何区别,只是男人的俊秀之色去到哪里都有些过于引人注目。

“我们去哪?”

“约会。”宋老板淡淡的回。

听到回答,温桐怔愣了原地几秒。

这时,前面迎来一个手里拿着玩具车的小孩,他笑的很开心,时而会回头看身后的母亲一眼,然后叫一声妈妈。

小孩的母亲突然脸色一变。

宋梓辄将怔住的女人往怀里一拉,正好与小孩一擦而过,要不然就会直接撞上温桐了。

孩子的母亲经过,略带歉意的笑了笑并追了上去。

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温桐突然笑开了,微微推开男人抬起头,眉目轻扬,“那走吧,我还没试过跟男朋友逛街是什么感觉。”

宋老板却不放人了,把人捆在了怀里不给走,“男朋友?”

“口误,是…”

“是什么?”

温桐面燥了起来,有些难以启齿那亲密的称呼。

宋老板眼里含笑,静静的等着。

眼见周围的异色越来越多,知道男人还在等她的回答。

温桐酝酿了一下,面色娇俏带着羞涩,她缓缓启齿,“老公。”

软软糯糯,像是山上留下的清泉,带着一股甘甜,听在耳里,悸在心里。

宋梓辄嘴边的笑容更甚,像是情动了那般,眸底的柔意更深,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更夺目。

宋梓辄低下头,淳淳的嗓音富有磁性的在温桐耳边循循善诱,“老婆,再叫一次。”

因为宋老板的称呼,温桐的脸色更是娇媚的盛开,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又酥酥麻麻的,她禁不住这样的攻势,又喊了一声。

于是。

温桐在喊了好几次之后,抿着唇询问,“好了没有?”

宋老板满意的将人放开,牵着人往一座大厦里面走去,里面显得有些寂寥,很多品牌都还没有开门,所以两人去了最顶楼看了一场电影。

看完电影后将近中午,在商场里面的餐厅吃了午餐又休息了会,温桐拉着宋老板准备开启购物模式了。

自己的买了两三套,大多都是为宋老板和父母选的,从衬衫外套裤子鞋子。

宋老板的最好选,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温桐买,宋老板负责刷卡拿东西,那签字行云流水。

其中一家负责接待的店员喜笑颜开,要知道这买下的衣服好多价格都不便宜,这一次性买下这么多,这个月的奖金提成不少了。

要说宋老板现在穿的衣服其实都是定制的,如今有温桐帮忙打点外在形象了,在路过几家男士内裤品牌店的时候,目光一瞥,随后低头,目光铮铮的看向温桐,“温桐,这个还没有买。”

温桐囧了一脸,但想起男人的衣柜里还放有新的,便回了,“你不是还有新的吗?”

宋老板义正言辞,“要买当然是买全套。”

好冠冕堂皇的理由。

加上两人离得店面比较接近,男士内裤的一名女导购员看见宋老板提了那么多东西,目光一亮,就迎了上去,“这位先生,您是要买男士短裤对吗?”

“嗯。”

“您可以进来挑一下款式尺码,要是不知道尺寸的话这边是有专业…”

“我老婆知道尺寸。”

被秀了一脸恩爱的导购员。

温桐红着脸,抿着唇,有些炸毛了,“你在这里等我。”

宋老板流氓行为真是无止境。

对于做服装设计的,又亲自体验过,尺寸什么的,当然是最了解的了。

但在温桐买了一堆的男士内裤出来后,宋老板眉目挑起,这么足的量,大概是明年也穿不完。

买完内裤,温桐顺便买了台新手机,她手机被扔进了泳池里拿上来已经没什么用了,幸好手机卡没有被泡坏,手机款式选了和宋老板一样的。

买完手机,两人拿了东西出了商场,走向了停车场,把买的衣服全放车里的后备箱。

大概是天气凉了,才五点这样,天边的太阳已经落了一半了,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温桐上了车,看着天色,嘴角翘起,心情不错的样子。

宋老板在把东西放好后夜上了车,进来便看到温桐笑开的容颜。

凑近给人系上了安全带,系好了之后,宋老板抬起头,两人双目对视。

车内,没有了外头的喧嚷吵闹,安静的,仿佛两人的心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其实,早在温桐那么亲密的称呼宋老板的时候,宋老板就想亲人了,不过考虑到周遭的因素才没有那么做。

如今,孤男寡女,亲和不亲,是不用在考虑了。

吻住眼前诱人柔软的唇,撬开不紧的牙关,扫荡吸吮着属于怀里女人的芳甜,激烈碰撞,追逐,最后不满足的,勾起那软甜的舌缠绵。

温桐似乎也情动了那般,呼吸交缠之间,双手勾住男人的颈项,微微仰起头,主动承受宋老板的侵略,带着点点羞涩,伸出粉嫩的舌,怯怯的闯进了男人的领地。继而在缠到了男人的气息后又想退回来,却被勾住吸吮了舔吻一番。

忽而,在感觉到暗处传来了一闪而过的闪光之后,温桐睁开有些湿漉的眼睛,呼吸有些喘,“有,有人偷拍…”

在今早的新闻一出,宋老板受到媒体的关注度自然是高,有狗仔跟踪也并不奇怪。

宋梓辄透过车窗,余光也瞥过那个方向,继而手臂一揽温桐的柳腰更靠近自己一些,“那就让他们拍。”

随后堵住了温桐的唇,断断续续的呓语吞进了腹中,逐渐的加深这个吻,让温桐没有心思再去关注什么记者偷拍。

宋老板放任的态度,目的也是显而易见。

仿佛是在说,宋家的宋梓辄,只属于温桐一人的,更不会被一纸婚约束缚。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那偷拍的狗仔已经拍好照片离开了。

彻彻底底的尝够了,宋老板轻啄红唇两下才停下来。

温桐的思绪还混混沌沌,等回过神的时候,车子已经在大道上飞驰。

见车子并不是往君悦酒店那边开回去的,便问了一句,“不回酒店?”

宋老板,“去宋家。”

温桐,“……”

这个时候还在君悦楼下守株待兔的那几位军爷要是知道了,这几位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不知道会不会哭。



夜晚的帝都,似乎才是它苏醒的时候。

温岳林带着那块玉佩,搭了计程车,到了一座华丽壮观的建筑物面前。

看着进进出出的豪车,他眼中除了艳羡还是艳羡。

在门口犹豫了一阵子后,带着玉佩便走了进去。

这壮观的建筑物,其实是一座拍卖场,今晚,在这里将会有一场拍卖会要举行。

温岳林站在门口,只见门口的侍者拦住他,“先生,请出示你的会员证明。”

今晚的拍卖会,是什锦拍卖行的会员才能进去。

温岳林自然是拿不出什么证明,在周遭目光投落下来后,他脸色不自然的说了句,“我是拿宝贝过来拍卖的。”

“是什么?”什锦的工作人员问。

温岳林拿出锦盒打开给什锦的工作人员看了一下。

什锦的工作人员看了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在看温岳林西装革履,不过脸上显示的却是落魄的生意人的模样,“先生,请跟我来。”

门口接待的侍者将他领了进去,在领到了一间接待室后,一个负责接待的女人走了进来,打过了招呼之后,递了一份协议书过去了,“温先生,这份合同你看一下,若是没问题的话就签字,还有您带来的玉佩需要经过鉴定师估量价值,确定起价。”

什锦是正规的拍卖会,温岳林也不怕玉会被骗走调换之类的,很放心的便将玉佩递了过去,“杨小姐,麻烦你了。”

杨小姐接过玉佩,笑了笑走了出去。

什锦拍卖的门口。

一辆价值几千万的林肯停在了门口,率先下来的是一名帅气逼人的男人,接着一名精神爽朗的老人也从车里下来了。

------题外话------

写着把我自己也给甜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