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回宋家/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穿着灰黑色的西装,双手交叠在背后,那双细长的双眼乍看之下是温和,却又带着几分精明和毒辣。

很快从里面出来一名四五十岁的男人,出到门口的时候,两边的侍者还恭敬的尊称了一声何先生。

何先生是什锦的资深鉴定师,在古董古玩这一方面,是有很大的声望,颇多有钱人要是手里头有什么宝贝都会预定这位沈先生做鉴定。

何先生站在了两人面前,笑呵呵的便邀着进去了。

那些前来拍卖的富豪几乎都知道沈先生这人,最主要的还是何先生的脾气古怪,同时也是极其孤傲的一个人。

其中,有些富豪是相约一起来了,看见这一个画面便疑惑了,“奇怪了,这两人什么身份?何先生都这般客客气气的。”

“那是樊城的易老,和他孙子易沉,樊城是Y省的首都,这易家可是掌控了Y省的经济命脉,在那边可是称霸的存在。”

不是市,而是整个省,可以想象这易家的底蕴是有多庞大了,虽然Y省的经济发展没有G省的好,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那可真是厉害了。”

“不过啊,这易家从不跟咱们G省的人做生意。”

“为什么?商人不都是利益为重。”

“谁知道呢。”

这么一说更是让人好奇了,这樊城的易家为什么不做G省的生意。

何先生把人招呼进了vip的拍卖包厢后,两名穿着旗袍的女人便端着一套瓷玉的茶具和一些削好的水果上来了。

茶具摆在了桌上之后,何先生便开始泡茶,那瓷玉的茶具在经过开水滋养的时候颜色会变得更加亮色光泽。

搞拍卖的,用的自然也是好东西。

过了会,何先生便道了,“易老,易侄儿,喝茶。”

易老笑着接过,“你这泡茶的瓷具怎么又换了?”

何先生脸带谦虚,“还是被易老发现了,哎,我这性子,手里有好宝贝,就是藏不住,易老您难得来一次,有好宝贝自然要和您分享。”

至于易沈,他拿起茶杯微微的抿了一口,“何叔这茶叶可是大红袍?”

大红袍,是南北地区,茶叶之中最稀有珍贵的茶叶,因为极其不容易养活,其茶的味道还要用最嫩的叶子,才能泡出一壶好茶来。

世间之物,以稀为贵。

何先生眼睛一亮,“沈侄儿果然是茶道高手,这才一喝就知道了。”

易沈笑了笑,他的五官看起来比较秀气精致,长眉若柳,深如玉树,却不显得女气,眼眸温润充满了平静,像是上品的西湖龙井,你只有浅尝了其中的味道,才知道其的内涵。

这一笑,便是有种一枝梨花压海棠的感觉了。

易老看着易沈笑起来,目光怔了几下,继而眼中又化为了深深的无奈和带着一抹思念。

易沈不说话,他知道爷爷看着自己肯定是又想起了姑奶奶了。

何先生也隐晦的发现什么,知道这是易老心里的结,实在也是没办法。

这时,包厢的门扣扣扣的敲响了,在何先生说了进来之后,门推开了,是杨小姐。

杨小姐微微弯了弯腰,向易老和易沈问了好,才道,“何先生,这边有块上好的玉佩需要您鉴定一下。”

“哦?有上好的玉佩?”何先生的语气有些意外。

上好的玉佩,也只有上了年份或者古时候的雕刻大师精心雕琢的可才称的上。

杨小姐在拍卖会做了这么久,通常有人要拿东西过来拍卖,都会先分个等级,比如下等,中等,上等,极品这样划分。之后才拿去给鉴定师鉴定其中价值。

“恩,加上您一直有吩咐若是有人拍卖玉佩统统都拿给您鉴定,这不今天有一块我便拿过来了。”

“好,给我看看。”

杨小姐便把朴素的锦盒递了过去。

锦盒很普通,何先生也避讳在场的易老和易沈,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玉不管是从雕刻还是色泽上看都是极品中极品。

不过瞬间的事,何先生的眸色眯了眯,喜色瞬间从脸上绽开了。

在听到玉佩的时候,易老的眼底的神色更是黯然了几分,所以也就没有注意那边去。

“易老,这,这是不是您要找的那块玉佩?”

易沈的目光先是看了过去,“爷爷,这块玉还真的像祖爷爷送给姑奶奶的那一块。”

易老这么一听,目光也看了过去了,在目光接触那块玉的时候,整个人就从凳子上惊了起来,他双手微颤,目光也逐渐湿润,伸手接过的时候看了好一会才道,“是,是这一块。”

何先生看着这商界传奇的易老激动的模样,也难怪,找这玉佩可找了四十几年了。

易沈显得比较冷静,“拍卖这块玉佩的是什么人?”

虽然什锦有规矩拍卖不能暴露了原主的信息,但是易家的身份特殊,所以便道了,“是一位四十岁姓温,名岳林的先生。”

在温岳林提交个人信息的时候有看到他的身份证,对数字敏感的她一下子便算出了岁数。

才四十岁?

“会不会是他…”

易沈立马打断了,“爷爷,你这样想就武断了。”

易老吹胡子瞪眼,“就不能给你爷爷有这个念想吗?”

易沈说的头头是道,“爷爷虽然你一直觉得当年舅舅出生的时候是被人捂死的,但那也只是猜测,而且诸多疑点,再说这玉佩被拿走,也不能说明什么,更没有证据。”

何先生年轻的时候是跟在易老身边学习的弟子,所以当年的事也是知一略二,便道了,“是啊,易老,先好好查查,说不定能查出什么。”

易老也是心切,“当年,你姑奶奶要是没有执意要嫁给安传瑞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易家几十年前在Y省已经是商业大户了,易秋盈是当然的易家二小姐,在洋国归来后去了帝都旅游,之后结识了年轻时的安传瑞,并与其相爱。

但两人的恋情一直遭到易家的反对,当年还和易家断绝了关系。

为了爱情,易秋盈是飞蛾扑火,安传瑞也真的是爱她,在结婚几年后,那时候安家的基业在有易秋盈的帮助下已经发展了起来,过了三年,易秋盈怀孕了,但却死于了产后大出血,刚出生的孩子也被医生诊断为夭折了。

易家知道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从Y省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两具冰冷的尸体。

易秋盈的死,易家是怪罪在了安传瑞的身上,明知道已经临近了产期,为了一桩生意还去了香港出差。

本就不赞成的婚事,自从这件事起两家彻底决裂。

加上当时问过一个帮忙接生的护士,孩子在出来的时候还哭的很响亮,易秋盈也没事,还把玉佩放在了孩子身上,但没想到过一会,易秋盈便突然出血,抢救无效死了。

而孩子没想到半夜就也没气了。

但是,当时有一个疑点,那就是易秋盈放婴儿裹里的玉佩不见了。

易家当时是一致认为婴儿的死很有可能是被人动了手脚,最大的可能便是被捂死了,然后玉佩被拿走了。

可当年却是被医生诊断是夭折的。

疑点重重。以当年的科技,却是根本查不出什么。

易沈,“爷爷,你也别想太多,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真相。”

“那这块玉佩?”何先生便问了。

易沈想了想道,“走正常拍卖程序,我们拍下来便可。”

大概是不想打草惊蛇。

“好。”杨先生把玉佩放回锦盒里面,递还给杨小姐,“玉佩的估算起价是六百万。”

杨小姐接过,出去了。

当晚玉佩拍卖的价格在五千万,因为易家叫价,当晚跟着叫价的人并不多,而且看其架势,是非拍下不可。

一块突然得来的玉佩拍了五千万的高价,温岳林更是笑开了脸,除去给什锦的费用,也有四千六百万了。

此刻,安家别墅,书房。

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安传瑞,他手里拿着一本书,笑也不笑的,身上沉淀的更多是岁月留下来的腥风血雨,微眯的眼角显得有些无情。

安右琪一家子在安传瑞未发话前都显得严谨有些忌惮。

好一会后,安传瑞把书放下。

“阿琴,我让你带琪琪参加微购的周年庆,不是让去闯祸的,你看看她可都做了些什么?跟一些不入流的人尽学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被指名点姓的安右琪缩了缩脖子,往自己父亲安盛乘身边靠了靠。

虽然在安家,大家都以为安右琪是安传瑞最疼爱的孙侄女,但她可是一点都察觉不出来。

安盛乘眼神安抚了一下安右琪,显得有些溺爱在里头。

被训斥的龙夫人嘴角抿了抿,“大伯,我会好好管教琪琪的。”

安传瑞眼底带着寒意,冷道,“若不是我交给琪琪管理的两处产业被人收购纳入了一名叫温桐女子的旗下,如果不是我有收到通知,然我现在还蒙在鼓里。”

这两处产业都是较为有价值,其中收购的酒楼那块地皮就价值千万了,只是安右琪管理的不好,收入一直普普通通。

安右琪听着,眼底藏着不甘,“大伯公,我真的知道错了,那天我有去跟她赔礼道歉了。”

这两处产业被收购走,安右琪也是心疼,平时她虽然都不管理,每个月还是有一两百万的利润进账。

“大伯,琪琪是真的知道错了,再说那姓温的女子在游轮上也打了琪琪一巴掌。”安盛乘说了。

龙夫人,“大伯,事后我还让琪琪去跟她道歉了。”

安传瑞听着只是蹙了蹙眉,见安右琪脸上确实还有浅浅的红印子,所说的话并不假,也并不想因为他们的事烦心的样子,“出去吧。”

“大伯那两块产业…”安盛乘还是希望能拿回那两处产业。

“被抢走的东西你们若是没实力抢回来,还惦记着做什么。”

安盛乘脸一红,“大伯教训的是。”继而有些灰头土脸的带着自己老婆女儿出去了。

出来后,龙夫人目光也沉甸甸的,看见安盛乘的软弱觉得有些厌烦,一言不语的便走了。

安盛乘瞥见,也不说话,“琪琪,走吧,我们回去了。”

安右琪这时更不敢和龙夫人说话,她从小害怕不苟言笑的龙夫人,如今安家在挑选继承人,她闹得这么一出,万一安传瑞把天宇集团交给了安典彦他们一家,那就得不偿失了。

安盛乘一家走了之后,管家杜贺进了书房,手里拿了一叠资料。

·

宋家大宅并不是坐落于市内,而是在市外的一座山。

那整座山都是宋家的。

森严戒备的门口,两边都有穿着军装的军人在站岗,玛莎拉蒂停在门口后,宋梓辄开了车窗,对其中一名军人道,“开门。”

两人怔愣了一下,才道,“是,大少爷。”

住宅里。

灯火明亮,吃饭的偏厅,宋家人已经齐聚一堂了。

宋君庭疑惑的看着那几个帅气的年轻男人,一脸意外,“你们今天怎么都回来吃晚饭了?”

座位上,除了他们,还有几位中年男女。

“大伯早就说了让你买手机,你不买,又怕不会用,所以消息才不灵通。”宋家最小的那位六少宋民航风姿潇洒的坐在了饭桌前。

宋君庭皱了皱眉,“别跟你大伯我打哑谜,心情不好着。”

从外头回来脱了军装的宋礼贤在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热毛巾擦手了之后也坐在了饭桌前,一言不语的,脸色有些阴郁的。

二少宋祁,“大哥说今晚带大嫂回来我们才百忙之中抽空回来的。”

宋少将,“…。”

------题外话------

胃痛,/(tot)/~哎,先更这么多。真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