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安家人的反应/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祁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就是单纯的想了解一下,大哥心甘情愿宠着的女人有什么地方不同。

听到温桐说不会,也没在说什么。

诚实直接也是个优点呢。

大抵是个不错的姑娘。

不过正常人都会生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她很懂钢琴或者热衷乐器才会如此了解,因为这架钢琴,世上根本没有多少人知道,网络上也搜索不出来的具有收藏价值的钢琴。

向茹茹听着,脸上大写的不爽,眼里对温桐是充满了敌意,语气阴阳怪气的,“温小姐何必这么谦虚,懂得这么多,又怎么可能是个外行人。”

其实她也是看宋梓辄不在,才敢光明正大的挑衅温桐的。

至于宋家人对她的想法如何,她也不在乎了。

要是能帮她表姐撑回点场子,怎么都行。

裴素清余光撇了一眼,本来想说点什么的,但是在她旁边坐下的宋礼贤偷偷的拉住了她,示意她不要管。

继而她也蹙了蹙柳眉,抿了抿唇,挣扎了一下,打算放任不管了的样子。

宋礼贤看着温桐淡淡的样子,不悦的眯了眯眸,“向小姐说的挺有道理的,有时候谦虚过头,就是虚伪了。”

当下卫湄玉皱起眉,声音似乎带了几分怒意,当众就说了,“礼贤,你怎么说话的…”

“妈,我实话实说而已。”宋礼贤驳了一句。

宋礼贤为了裴素清这么跟卫湄玉说话,也并不是第一次了,让母子两意见不合或者让他不听卫湄玉话的事情,都与裴素清有关。

宋家人不得不钦佩眼前这位温小姐了。

这种置身于外的淡然已经出神入化了。

温桐静静的又吃了块火龙果肉,慢条斯理的消化到肚子里的时候,她拿纸巾擦了擦嘴角,一脸遗憾的说了,“其实我对各个国家造出来的火箭也挺了解的,比如型号,花费的时间,金钱,材料…”

正常人,在听到这句话,短短时间内也许会听不懂意思,不过反应回来,脑子没坏掉,都能听明白。

逆向思维的问题。

我对火箭也很了解,但我能创造火箭吗?

言下之意,我对钢琴了解,为什么就一定会弹钢琴?

向茹茹虽然从小在国外长大,中文水平不高但也听懂了,无可厚非,却也显得她们小人心理。

气的脸色一白,又无话可说。

宋礼贤抿下了唇。

面对伶牙俐齿的温桐,他显然没有办法。

但却更激起了他一股好胜心,想要赢过她,让她再也没有办法人前得意。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不对盘。

没有特别的原因,就是互看不顺眼,不管是同学,同事,人与人之间相处,无法避免的。

宋川打破沉闷,“温小姐,你会不会走象棋,要不要下一盘?”

宋家的其他几位,“…。”

象棋,也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才喜欢,特别是老人家退休了没事,早上就约棋友在楼下的亭子里下棋打发时间。

现在的年轻人多数都心浮气躁,下棋对他们而言无稽之谈。

哪知。

温桐应了一声好。

要说温家里头,温爸爸喜欢围棋,温桐却比较钟爱象棋,她手里有个下棋的软件,那APP里面有很多下棋的高手,若是清闲,下棋解闷,不失好办法。

四叔宋川心里头松了口气。

裴叔下来后也一直待在客厅里,不用等吩咐,直接转身进了一个房间拿出棋盘棋子,棋盘做的很精致,一看也是价格不凡。

棋盘放在了桌上后,两人着手开始摆棋了。

宋家的老一辈,都挺喜欢下棋的。

季宁瞧见,笑着说了,“裴小姐第一次来,倒不如我们带你参观一下?”

宋家那么大,等参观完时间也走了一半了。

裴素清扬起笑容,“恩。”

继而,季宁,卫湄玉等人带着裴素清和向茹茹向外面去了。

至于宋傲几位年轻的少爷,则是架着宋礼贤去了一所房间,那房间里面有很多休闲娱乐的设施,显然是他们兄弟经常聚在家里一起玩的地方。

宋民航没去,而是坚持留在客厅,看温桐和四叔宋川下棋。

宋成周也在旁边。

书房里。

宋君庭手里正揣着毛笔,在纸上行云流水,挥洒下几个霸气刚正的打字,不过在提勾的时候,大概是被烦心事困扰,加上宋梓辄进来,他注意力放了过去,一歪,毁了,不得已收起毛笔,卷起那张纸,扔进垃圾桶。

宋老板去了旁边的书法坐下,背陷入柔软的沙发,慵懒中透着贵气。

宋君庭也移了身子,坐在了宋老板的对面。

两人这样面对面的谈话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不是宋君庭太忙,就是宋梓辄没空。

或者还因为生涩的亲情。

宋君庭难得心平静气,不管如何,他觉得还是要找宋梓辄聊聊,坐下后直接开门见山了,“你们不适合。”

宋梓辄也不感觉到震惊,不意外,“适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

“你要知道你和她在一起将来意味着什么,难道你想着年纪轻轻就躺在冰冷的棺材里面,你好歹也顾及一下家里人的感受,顾及你妈妈的感受。”

宋父不支持的原因,也就只有这一个。

如果宋家没有这样的一个禁锢,他大概也会很喜欢温桐这个姑娘。

天下父母,没有哪个会想亲眼看着自己儿女比自己死的早的。

宋少将在打亲情牌了,希望能说服他冥顽不灵的儿子。

想法美好,现实却是骨干的。

当初,宋老板又怎么会没想过这个问题?

他就算知道,也甘愿沉沦。

那深眸有些沉溺,宋老板勾勾嘴角,“我妈比你深明大义多了。”

突然感觉到儿子语气里对自己的嫌弃和某些物质在里面,宋君庭脸色一凝,“你这话什么意思?”

转念一想这句话又不太对劲,赶紧又问,“你妈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了?”

宋梓辄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这对宋少将来说简直晴天霹雳,当下一激动,声音如雷贯耳,“胡闹。”

宋梓辄的眼神逐渐冷漠,声音也冷了起来,“父亲,如果你没有别的话要说我就先走了,还有,别做多余的事。”

没等宋少将再说什么,那清隽颀长的身子已经起来,转身出了书房。

那门,轻轻的咿呀一声,就这样关上了,无形之间似乎形成了一堵围墙,父子之间有了无法跨越的鸿沟。

宋君庭感觉太阳穴都在阵阵的疼着。

终究还是怪他的。

·

宋梓辄回到房里拿了温桐被弄脏的衣服装好,从二楼下去,眼里的薄冰在看到正厅上,那与自己四叔下棋的人儿的身上的时候,渐渐散了去。

灯光剪影,美人为馅。

纤细柔美的手执起一颗棋子,在棋盘上走了一步之后。

四叔季川眉目紧拧,正沉醉在对弈当中。

连三叔宋成周在旁观看也喃喃一句,“走的真妙。”眼中毫不遮掩,他也想跟温桐来对弈一局。

棋局中,难找旗鼓相当的对手啊。

温桐这么年轻,就下的了这么一手好棋,令宋家这两位长辈刮目相看了。

宋梓辄过去,坐在了温桐的旁边的位置。

温桐见到男人下来,眉目弯弯。

宋梓辄也不打扰,观了一眼棋势,温桐是已经占据了上风的。

一局,对了四十分钟也还没分出胜负。

过了会,宋名航叫了一声,“呀,四叔,你要输了。”那双放亮的眼睛,闪着对温桐的崇拜。

正巧宋傲他们也从娱乐房里出来,听到宋民航的声音,不由得也看了过去,四叔要输了?不由的也凑了上去。

他们会下棋,但不算精。

要说宋川在宋家,棋艺没能排第一,好歹也能排三了。

一看棋势,还真的是四叔要输了。

宋川拿起杯子假装淡定的喝了口茶。

温桐别过头看了看宋老板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四叔,时间也不晚了,我看这局一时半会也定不出胜负,您看平局如何?”

这温桐,也是个清明如水的年轻人。

宋川也不好说什么,局一开始的时候,他轻敌了,所以输也理所当然,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容,“好,那改天再约。”

宋三叔插了一脚,兴致勃勃的,“下一次换我跟温小姐切磋切磋。”

温桐眸色亮了亮,应了下来。

唔。

算不算打入了宋家内部了。

见势,宋梓辄牵起温桐的手,和宋家人道别了后准备要回去了。

宋祁,“大哥不住家里?”

宋梓辄声音清冷,“不了。”

好吧。

他们听到这个答案也不觉得意外。

“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宋家长辈叮嘱了。

两人执手离开,在黑夜里,留下两清影。

所以,等卫湄玉,季宁带着裴素清回到住宅正厅的时候,玛莎拉蒂正好开出去了,至于裴素清回来后也没有久留,卫湄玉安排了司机将人送回去。

·

天宇集团。

例行的早会在开了两个小时之后,最终在龙夫人说重新制定一份月季度报表结束。

安传瑞对待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很好了,他弟弟和妹妹那边的家人,在天宇集团都身居高位,还拥有股份。

家族式企业,也差不多了。

龙夫人是天宇集团的副总经理,职位虽高,但并没有什么实权,公司很多重大的项目她都没有资格参与。

姓龙的,始终只能是姓龙,就算嫁进了安家,也不能说明什么。

助理手里拿着资料,敲了办公室的门后,听到里面传了声音了才进去,她手里拿了一黄牛皮纸袋,“龙经理,您的快递。”

“恩。”

龙夫人放下手中的钢笔,等助理出去了之后才打开了黄牛皮纸袋,她阅览着其中的内容,盯着纸上那照片希望能寻求着蛛丝马迹,不过资料上的那些,对她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目光微沉,把资料放下,她陷入了沉思中。

难道真的只是凑巧的像而已?

伴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门嗒的被撞开,踩着黑色细跟的高跟鞋的魏晨如阴凝着一张脸走了进去,直呼龙夫人名字,“龙桦敏,这份策划案你为什么不签字?”

龙夫人看见,她先是将手里拿的那份资料再度放回了牛皮袋里面,才缓缓道,“二嫂,你也别生气,主要是明辉做的确实不好,我只是让他修改修改,等弄好了我再过目,若是可以,我一定会给签字的。”

“修改?你说的倒轻巧。”魏晨如是看过自己儿子做的这份企划案的,想法和文案都做的不错,等批阅下来注入资金,也是稳赚不赔的,“这份策划案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不凑巧,这份文件偏偏需要龙夫人的签名盖章。

龙夫人却像没听到似的,端起搁在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一怒一静。

魏晨如见状,整个脸都青了。

看情况,龙夫人是根本不想在这份策划案上签字。

魏晨如大吵大闹了一番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在一通电话下,她才恨恨的出了龙夫人的办公室。

没有急着马上离开,挂了电话之后去了一趟洗手间。

魏晨如出来后,助理也怯怯的敲了门进去,“龙经理,腾冲科技的欧总已经到了,如今在会议室等您。”

龙夫人出来后顺手也将牛皮袋也拿了出来,递给了自己的助理,“拿去绞碎了。”

“好的。”助理接过。

龙夫人继而进了会议室。

助理接过牛皮袋,拿起桌上几份文件后准备要去复印室打印几份资料,绞碎纸张的机器也是放在了复印室的。

等电梯的同时。

魏晨如也从洗手间出来了。

“魏经理。”龙夫人的助理瞧见,称道。

魏晨如眸色眯眯,淡淡的恩了一声,与刚才愤怒的姿态完全不同她显得冷静了很多,她看了眼那助理手里拿着的那牛皮袋没说话。

电梯来了,两人一道进去,出来也是一起的。

助理拿着牛皮袋进复印室,她拿出里面的纸张想着要绞碎。

魏晨如的办公室并不在这一层,但是策划部在这层,目光犀利的瞥见资料上的文件后,“等等,把这个给我。”

助理犹豫住了。

魏晨如却没看到她难色那般,伸手一拿拿过。目光再度落下,她看着资料里的照片。

游轮的事她多少也有听说,这温桐,应该就是宋家大少在B市交往的那位,没想到她这么受宋梓辄的重视,龙桦敏为什么要调查这个叫温桐的女人,连家世资料都调查的这么仔细?会是因为自己女儿安右琪吗?

拿着牛皮袋,百思不得其解的往自己儿子安明辉的办公室去了。

进去后,除了安明辉,还有安家的二老爷安振云,二老太太巫以娟,两人从天宇集团退休了之后,就经常去寺庙吃斋念佛,这在山上呆了半个月下来,回家一趟后就来了公司了、

办公室内显得倒是温情一片。

“爸,妈。”魏晨如进去,喊了两位老人。

巫以娟,“过来喝鸡汤补补身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魏晨如走过去,将牛皮袋扔在了桌上。

安明辉也是个刻苦的主,见母亲来了之后,他着手又继续工作了。

两位老人见孙子这么勤快,心里也是欣慰,勤奋刻苦,又上进,天宇的继承人还是有好几分把握在的。

牛皮袋的口没有绑紧,这稍微用力一扔,里面的资料就露出了一点头。

安振云神色一瞥见,脸色霎时就变了,指尖有些颤抖,不由得伸手过去拿起文件袋把里面的资料给拿了出来。

巫以娟看见之后,手里拿着的保温杯差点就摔在了地上。

照片里的女人,那五官,令他们既熟悉又陌生。

安振云不可置信,继而又翻了翻,

魏晨如觉得奇怪不已,“爸,妈,你们认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