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像温桐的男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动作迅速的翻了翻温桐家人方面的资料,不过在看到温爸爸那一页的时候,两人的神色分明是在斟酌着什么。

其实在一瞬间触目到温桐的面貌的时候,因为五官太过于神似易秋盈,所以才会那么吃惊恐慌。

如果没有做亏心事,何必心惊胆颤的?

但是在看完整一套调查资料后,温家的家境确实普通,乡镇的,小户人家。

巫以娟,“不认识,就是看这姑娘的面貌有点像一位过世的老朋友。”

两位老人还是决定隐瞒了什么,连自己的媳妇魏晨如也不能说。

安振云却问了,“你调查她做什么?”

“不是我查这姑娘,是龙桦敏查的,我从她助理那拿走的。”魏晨如一说起龙桦敏,就把刚才发生的事与自己的公公婆婆说了。

“桦敏?”安振云听到,不由的眉头一皱,“她查这姑娘做什么?”

“可能是因为右琪吧,右琪参加微购十周年庆宴会闯了祸,与这位姑娘发生了争执,正好这位姑娘是宋家大少爷的女朋友,他们把安右琪旗下的两处产业都收购了。”魏晨如说到这,脸上明显扬起了一抹笑。

因为两处产业被收走,大伯因为这件事还把他们叫过去训话了,这种现象,是她乐意见到的。

“哦?是那个宋家?”

魏晨如点头。

宋家的势力在帝都,比他们这些做生意的可强太多了。

安振云没说什么了,揣着手里的资料的力度紧了紧。

龙夫人真的是因为安右琪才去调查温桐的吗?

不过巫以娟在听到她不肯在自己孙子做的企划案签字的时候,脸色颇为难看气愤,阴沉沉的道了,“当初若不是我们看她可怜收留她进了安家做事,她能有现在的高就?麻雀变凤凰了,就忘恩负义。”

龙桦敏,进安家之前,他的父亲是个赌徒酒鬼,母亲是被拐卖,父亲花了点小钱买回来的,在十六岁那年,她一家遭了变故,喝醉酒的父亲将母亲生生打死,自己也从三楼上摔了下来,死了。

之后她进入安家大宅三年,做了三年的丫鬟,年轻貌美的她被安家三老爷子的儿子安盛乘喜欢上,二十岁那年,因为意外怀孕因此嫁给了安盛乘。

生了安右琪之后她开始进入了学习状态,拿下了企业管理专业的大学文凭后进入了安氏企业工作。

从种种迹象说明,龙夫人是个极其有野心的女人。

三老爷子的身体不好,四十八岁那年因为癌症去世,三老太太金氏还健在。

当初安振云和巫以娟年轻的时候在天宇集团也是重量级的股东,天宇集团的高层还分了三派的势力,其中一股便是安振云,不过后来却输给了大哥安传瑞,安传瑞成为了股权最高的董事长。

“你们在集团里一定得防着些,她手段可不好小瞧。”

魏晨如嫁进来安家的时候就听过传闻,当时对于龙桦敏是非常不屑的,不过十几年的接触,心境早已产生了变化,龙桦敏,确实是个心机藏的很深的女人。

“知道了,妈。”

“龙桦敏掌握的实权不多,她要是还不肯签字,你就找大伯,懂得变通知道吗?”

两位老人在安明辉的办公室坐了好一会后才离开,一路回到家里后,安振云的思绪沉沉,眼里狠厉一现,他对巫以娟说了,“我还是很不放心,这温家要好好查查才行。”

·

第二天,温桐起来的比较晚。

起来后先是吃了点东西,男人不在,她拿出手机坐在沙发上就开了网页了。

看到网上还热传两人的新闻,但更多的是来自于网友的骂声。无聊的刷了一会评论,就关了wifi。

本来决定参加完周年庆就回B市的,却因为宋老板的突然出现,计划也赶不上变化,他们还要留在帝都几天。

和露茜说了之后,露茜决定了今天下午的飞机先回去,毕竟最近店里的事情也比较多,她回去也好帮琳姐的忙。所以宋老板不在酒店里,是他送露茜去机场了。

突然手机铃声一响,收到转账记录的收款信息,收款的金额是六十万。

六十万?

小叔转的?

疑惑之下,温桐打电话回家了,“妈,小叔的资金情况解决了?”

温妈妈,“恩,你叔今天开了辆新车回来,两百多万的,后来镇里的人问,才知道你叔买彩票种了一等奖,好像说有一千多万呢,镇里的人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叔。”

买彩票中奖?

温桐清秀的眉微微扬起,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也有些过于牵强,但小叔温岳林确确实实有钱了,不然怎么把六十万还她了?

买彩票,赌博,是金钱来的最快速的方法,不过小叔温岳林肯定没有那么多钱去赌,赌博未必会赢,买彩票中奖的说服力似乎更强一些。

“哦,爸最近还好吗?”

“很好,你放心,先忙好自己的事,你爸酒醒后妈又跟你爸讲道理了,现在也放宽心多了,今早你爸还和林叔他们去钓鱼了。”

温桐赖在床上和母亲聊了一会才结束了通话。

结束通话后温桐起来洗漱,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肚子有些涨涨的闷意,然后去厕所一看,发现是月事来了。

她的月事推迟了五天。

温桐的月事向来来的都很准时,她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要怀孕了,幸好常识上和时间上也不太可能。

但是月事没来,难免会多想。

因为宋老板那啥的时候,根本没有戴套,而且男人是直接射在里面的。

所以还是怪宋老板。

酒店里有准备女士用的护垫,温桐看了看上面的日期后,换了新的内裤然后垫了一张上去。

用的不是很舒服,又习惯用以前的牌子,温桐揣着房卡拿了钱包出去了。

在君悦酒店门口的大厅,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还有记者在。

温桐蹙了蹙眉,最后绕过了他们从偏门出去了。

君悦酒店附近是有那种连锁的便利店的,她拿了两包自己常用的那个牌子的姨妈巾排队就结账了。

最前面的是个有着波浪长头发的大长腿美女,翘臀细腰,背影很漂亮。

中间是个拿了几瓶矿泉水的男人,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四五十岁,手里还拿了一辆宝马车的车钥匙。

排在他们的后面温桐,目光注意到那男人的手似乎想要碰前面女人的翘臀,好几次了都没有碰上。

但后几次突然就开始大胆了起来,手背总是不经的就碰擦过女人的屁股。

温桐眯眯眼睛,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

大长腿美女就回头了,一巴掌就赏在了男人的脸上,麻辣的响声在便利店里响起,她居高临下的睥睨了一眼,“摸哪呢?”

通常,女人在被吃豆腐的时候,心理上是不敢反抗的,尤其是在公交上地铁上这些拥挤的场所。

人模人样的西装男人也是持有这个想法,才敢毛手,没想到站在他前面的性感女人显然不是那种胆小的类型。

此刻在便利店里,被那么多人看着颇失面子,他怒气一起一张脸,“小姐,你有病吧,还是有臆想症,我吃你豆腐?”

温桐看见长腿美女的脸后愣了愣,一脸意外,是向初瑷?

向初瑷一脸不耐烦,转头问收银员,“把监控调出来。”

收银员却一脸为难,“不好意思小姐,前面的昨天摄像头坏了,找师傅今天还没来修。”

这么倒霉?

向初瑷一脸晦气。

收银员那么一说,西装男人更不会承认了,嘴里一直骂着难听的话,有些词语用的还很下流。

“报警吧,我替你做人证,我看见了。”清冷酥酥的声音响起。

向初瑷的目光也落在了温桐的身上,脸上很快扬起了笑容,美艳四射。

因为向初瑷的打扮容貌都很性感潮流,所以进店里的人的目光很多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经温桐这么一说,便利里面也有人鼓起勇气说自己也看见了。

很快,不少人的指指点点过去。正好一个身材丰腴,画着浓妆的女人推开便利店的门进来,对着西装男人就是一喊,“死鬼,让你买个东西怎么那么久?”

西装男人见自己老婆突然来了,脸色一下子就憋的慌了。

毫无疑问,在店里人跟他老婆说的时候,他老婆那张脸都快绿了,一巴掌也用力的捆在了他脸上。

事情结束的最后,是西装男人的老婆跟向初瑷道了歉。

结账,两人从便利店出来。

向初瑷因为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过,她多少是有些不自在的。

温桐看出她的拘谨,笑了笑。

高中的时候本身就是很好的朋友,虽然生疏了不少,但也不见得没话题聊。

进酒店的时候,温桐发现在大堂里的记者又多了几位,他们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目光时而会注意出入的人。

君悦酒店似乎是允许记者在大堂逗留的。

温桐面不改色,带着向初瑷从偏门里进去。

向初瑷穿着高跟鞋比较高,她看到那些记者,身子侧住,好让那些人看不到温桐的脸。

有惊无险的上去后。

向初瑷看着偌大的总统套房里,挂衣服的架子上还有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她笑了笑,才说了,“小桐,你跟宋家那位大少爷的事在帝都有多轰动,你知道吗?”

温桐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向初瑷。

想起昨天两人在车里也被记者偷拍,她眼里露出一丝无奈,“恩。”

向初瑷看着好友的脸,似乎有话要说,却无从说出口的样子。

两人聊了好一会。

向初瑷看着温桐的神色不是很舒服,也就没有逗留太久,等改天约个好点的时间再谈。

向初瑷离开酒店,温桐去卫生间又换了姨妈纸。

女人来月事,难免避不了经痛。

大概是之前在泳池里泡太久了,这次的痛经有些让人吃不消。

温桐喝了好几杯热水,捂着难受的肚子躺回了床上,盖上被子。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宋老板正好从外面回来,继而把车钥匙放在了桌上,走近床边。

五官精致,却皱成了一团,脸色不太好,睡得一脸不安稳。身子还是曲着的。

温凉的手探在了光滑的额头上。

朦胧中,温桐睁开眼睛,见着是宋老板,脑袋瓜子往男人身上凑去。

·

河安那边,一辆轿车出现在了河安镇里头,河安的镇民看到又是一辆名牌车,叹了叹气。

最近看到名牌车,都麻木了。

不过在男人下车在一家铺子里买了一瓶矿泉水后,有些镇民看到男人那张脸,却觉得好眼熟。

“嘿,伙计们,你不觉得那男人长的好像温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