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亲两口就想解决?/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午后的阳光明媚,将镇里的景象繁荣更美丽的纳入别人的眼底。

容貌细致俊雅的男人慢悠悠的行走着,假两件的条纹针织衫,搭配一条浅色的牛仔裤,贵族般的男人。

乍看之下。若不是身材很高大,有些黑色的细碎短发,差点远处的人是温桐了。

“咦,还真的好像。”

“我看着不止是像,简直是一个印子印出来的。”

“这该不会是温智南在外面的私生子找上门了吧。”

一家修车店的门口,几个中年岁数的镇民围着一个四方形的茶几坐着,他们在赌牌打牌。

易沈刚来到镇里里,抬头喝了喝水,余光瞥见修车店的那群人不停的在打量自己,应该说,这经过的路人见到自己都会看着他的脸。

拧好瓶盖后,大步走向了那群还在热议不停的那群镇民。

他还不用开口问话,那群镇民就一脸八卦的凑上来问话了,“小伙子,你跟温智南是什么关系?”

温智南?姓温的。

易沈眸色沉了沉,“几位叔叔怎么这么问?”

这些镇民虽然八卦,但是可没有外界那些人的尔虞我诈,听到问起,便老实的说了。

“哎,还不是你跟他的女儿长得太像了,刚才我一看,还以为老花眼看错了,以为是温桐呢。”

“是啊,小伙,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温智南在外头的儿子啊?”

易沈的长相偏柔,尤其像已经去世的姑奶奶易秋盈,所以他爷爷看到他的时候总是会触脸伤情,想起死去的姑奶奶。

和他很像?

那也就意味着跟姑奶奶很像。

易沈来这一趟,也真是来对了,他抿着唇问了问,“几位叔有没有照片?”

“这倒没。”

几位镇民手里也不可能有温桐的照片。

易沈觉得有些可惜。

镇民继续追问,“小伙你还没回答我们的问题呢。”

“我不是。”

不是还长的这么像?

这就奇怪了。

因为易沈的出现,镇民里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温智南可能真的不是温老太亲生的。

这温家老太太,对温智南一家就像仇敌似的,不亲也不爱,对其他两个儿子就疼宠的不行,要是亲生的儿子,会这样吗?

易沈也不急着离开,拉了张凳子就听着几位叔的长篇大论,他心里已经百分之七十的肯定,或许那位温智南就是他刚出生就被拐走的舅舅。

而且舅舅在这里生活,还一直被所谓的温家人欺负。

可惜的是,温老爷子死了很多年了,他很有可能就是当年把他舅舅抱走的男人,所以想要追查几十年前的线索又断了。

到底会是谁找温老爷子拐走了他的舅舅?

而在易沈的心里,安氏家族的那一群人最有嫌疑,也是最有犯案动机的。

温爸爸早上钓鱼回来,到了中午之后又出去了一趟,他走访了镇里的老一辈人物,和温老爷子的关系都还不错。

温老太说他不是她亲生儿子的事情,在他心里依然残留了一个疙瘩,最后还是在一位老人家嘴里得知,他当年真的是温老爷子从外面抱回来的。

“当初老温和阿兰还因为你吵的很厉害,阿兰问你是从哪来的,老温又不肯说,最后阿兰以为是你爸和外面女人生了带回来的所以才不敢说的。”

温爸爸惆怅了,从外面抱回来的,那他也很有可能不是老爷子亲生儿子。

生活了几十年的亲人,有可能不是他的家人,如果他真的不是温老爷子的儿子,那他家人会在哪里?带着这种想法,温爸爸默默踱步回家。

活了大半辈子,遭遇到这种事,人的心境上又怎么不郁闷。

温爸爸回到家里的时候,差点被坐在沙发上一个年轻的男人面貌给吓到了,眼睛瞪大了几下,直直的,愣住在了原地。

温妈妈在招呼着,还拿了温桐的相册给了他看,嘴里一直嚷嚷着两人真的长的太像了。

易沈也专注着看照片,俊雅的脸上带着笑意。

“阿素,他,他是?”

·

宋老板是蹲下的。

温桐的脑袋就往男人的怀里蹭去,小巧的鼻梁在撞到男人结实的胸膛的时候,难受的哼唧了一声。

但是赖在男人怀里,似乎能让痛楚减少几分那样。

宋梓辄看着窝进自己怀里的脑袋,温凉的手撩开那挡住了小脸的发丝,脸色很白,呼吸轻轻的。

“这次很疼?”

宋老板这么问,对温桐也是知根知底的。

温桐有些难以启齿,只能点点头。

如画的眉微微皱起,大概是温桐前天泡了那么久水入了寒气。

男人的吻轻柔的落在了有些苍白的脸上,温凉的手伸进被子里,在那平坦的腹部微微的揉着。

温桐有些害臊了。

不过男人按的确实很舒服。

那原本撕裂般的疼楚已经减轻了几分。

温桐狭长的琉璃大眸微微眯起,睥见男人眼底的柔意,她嘴角弯弯,“老公,腰也酸。”

宋梓辄动作愣住了几秒,这就是被人得寸进尺的感觉?

显然宋老板也是很喜欢被温桐这般得寸进尺的。

眸底深深,带着一抹春风般的笑意,那大手开始绕到了女人的背后。

有温度的手钻进了女人的衣服里面,手心接触肌肤的细腻,声音磁性而低沉,“哪边?”

明明可以隔着衣服揉,却偏偏…

“右边。”温桐没法子,闷闷的回了。

在为夫人服务的同时,也顺便福利一下自己。

宋老板总是这么的老奸巨猾。

过了一会,温桐紧绷的身子慢慢的顺开,困意来袭,头靠着床的边缘就睡了过去。

宋梓辄见女人睡着了,才轻轻的将手收了回来,掖好被子,从房间里出去。

等温桐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去了,从透明玻璃窗俯视下去,是街道的车水马龙。小腹已经没有那么疼,她起来去卫生间清理后又换了新的卫生巾。

出来的时候发现男人在收拾行李。

宋老板似乎很喜欢抱人,见温桐从卫生间里出来,又将人抱进怀里亲了好一会,“睡得还好吗?”

温桐眸眼迷离,“恩,你在收拾东西,我们要去那?”

宋老板,“住酒店终究还是不方便,我们回自己的别墅住。”

收拾好东西后,拿过房卡坐电梯下去。

两人出现在一楼大堂的时候,君悦酒店的大堂居然还有记者在等着,见到温桐和宋梓辄一起从楼上下来,一瞬间闪光灯齐齐亮起。

大概是宋梓辄身上那种清冷的气息过于浓烈,他们有问题也不敢问的样子。

宋梓辄正在办理退房手续。

但前面办理手续的还有几位,所以需要等上几分钟。

六七点,来住酒店的人似乎很多,纷纷都瞧着这一面。

记者们把聚焦都对准了温桐,都按了好几下快门。

“温小姐,您跟宋少在交往,这是真的吗?”

“温小姐,您知道宋少与裴氏千金裴素清有婚约的事吗?你对于两人的婚事有什么看法?”

“温小姐…”

好几个问题连续轰炸着温桐。

不是明星却更甚明星的热度。

温桐面对着眼前的几位记者,笑容淡淡,也被他们的毅力所折服,不过目光逐渐冷然。

其中,一个男记者似乎恼了,见温桐没有回答的意思,“温小姐,请您回答我们的问题。”

那种态度,很强势的。

“哪天我心情好了,也许我会回答你们的问题。”温桐直视着那名男记者,有种逼人的气势,但她偏偏表现的却是淡定自如,嘴角梨窝浅浅,优雅的气质外露,如夜空中一轮皎皎的明月,高贵华丽。

记者们一听,面面相觑。

明明语气很嚣张,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好有震撼力。

宋梓辄办好了退房手续,握住温桐的手,见到还堵在面前的众多记者,谪雅的男人轻轻的开口,“麻烦让开。”

有几个记者的脚步下意识的就后退了,反应回来后他们快速的分散开了道。

那名男记者脸色显然不太好,因为温桐那句话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见两人即将携着手出了酒店门口,目露凶光,语气轻浮,“宋大少爷,你喜欢的这个女人,还与炎宇集团的严总裁有暧昧关系你知道吗?这样的女人,你跟她谈感情,迟早有一天会被红杏出墙的。”

从他激烈的言语,应该是带了私人的情感在里面。

在旁边的记者听到,小声的说了句,“喂,你还想不想混了这么说。”

“温小姐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严总裁,严总裁还追过你,最近传出严总裁要与若氏的千金解除婚约,恐怕和你脱不了关系,而且在游轮上,你两拉拉扯扯,很多人都看见了。”这位男记者说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是带着一股自信的。

温桐匪夷所思的看了一眼过去,通常如果是调查她的人,估计都不会是在这个点上,而是应该在她的黑历史上才对。

帝都宋家大少的女朋友是盗窃她人作品的设计师wing,这个头条不应该更容易引起反响吗?

温桐隐隐有感觉,她是设计师wing的身份很快就会被有心人公诸于世。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男记者只知道严楚涯追过她,其他一概不知的样子,说明了是有人故意跟男记者透漏信息的。

这般人品恶劣的记者,生平见一次,也算值得了。

宋梓辄瞥了他一眼,语气坚定,霸道毋庸置疑,“她不会有红杏出墙的机会。”

温桐听到这句话,心情似乎一下子就雀跃了起来。

信任,是感情很重要的东西。

说完,男人又转身上前。

男记者眼里带着慌意,却假装镇定的站在男人的面前。

宋梓辄拿起他的工作证看了一眼,没说什么,转身走。

男记者一脸青紫,像吃屎那般。

宋大少的举动,周围人一看便知道,男记者恐怕要遭殃了。

温桐瞅了男人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乖乖的跟着男人上了车。

玛莎拉蒂如风那般飞驰在了宽广的大道上,一路静默的去到了某处高级别墅区。

纵横槟城,帝都有名的高级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因此管理上也是非常严格的,时常会有安保巡逻。

车子停在了一座别墅的车库后,两人下了车。

别墅门前停下,宋梓辄在闪着光的指纹机上按了一下,紧闭的门滴的一下就开了。

温桐打量了一下宋老板的神情,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进去后,门滴的自动关上了,男人开了壁灯。

温桐正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宋老板已经步步逼近,一会,人已经被男人压在了门背上禁锢住了,呼吸之间全都是男人清冽的气息。

温桐抬头看着宋老板,凑上去,在那薄唇上亲了两口表示安抚。

宋老板深邃的眼眸微微促起。

亲两口就想解决?

没门的样子。

------题外话------

关于温桐的身世,确实是安老爷子的外孙女没错的。

对于宋家,你们好像都不喜欢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