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解除婚约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张地契上无疑写的名字是温桐的。

林琼睁着眼睛看了好一会,最后像看到了鬼似的受了惊吓,两手抱的那些化妆品,漏了好几样掉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地契是伪造不了的,上面还有有关的部门的盖章签字。

温桐把地契收回包包里,“店里所有资料整理成报表发给我,包括你们的工资结算表。”

继而走到一旁的沙发慢条斯理的坐下。

安右琪不会管理,但给她们的福利待遇也是超级好,是别的店都没有的,懒懒散散的过,工资也比别的店里的员工高。

而新上任的老板,是铁了心要开除她们。

无疑,对她们来说这是噩耗,即将面临失业。

至于那三位年轻的女人,一脸难色,本来她们就是因为安右琪的身份才来这边买东西的,想要巴结的心思,也并不难猜。

只是她们没想到,还有人敢收购安右琪的产业。

“这位小姐,天威集团你听过吗?你收购了琪琪这处产业,小心祸临头。”

“这块地是琪琪的大伯公送她的生日礼物,她的大伯公是天威集团的董事长,他要是知道了,不会放任不管的。”

温桐嘴角勾了勾,这地是陆二少强行收购的,就算有事,也轮不到她出头。

见温桐根本不在意她们说的这些,脸色变了变,其实她们嘴上就说说而已,不过有本事收购了安右琪产业的人,想必并不惧怕天威集团在帝都的势力。

其中有一个在看了温桐好一会,冒出一句话,语气不是很确定的,“你是报道上那个女人?”

温桐虽然上报道头条,但是露脸的照片却并没有几张,最为清晰的是游轮上被拍的那张,其他的照片全都是侧脸的,要不然就是很模糊。

“几位没事可以离开了吗?我比较喜欢安静。”客气又很有礼貌。

但她们听了,却郁闷的想吐血。

气愤的离开后,其余两人问,“什么报道上的那个女人?”

最后她们就想起了什么似的,如今报道和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女人也就只有一个。

“这宋梓辄什么眼光啊,这女人哪有裴素清好。”

“你拿她跟裴氏千金裴素清比?她配吗?”

在店门外,她们故意把话说的很大声,店里面完全可以听得到。

温桐也听到了,不过脸色已经平静的很。

时间流逝,店外面依然是繁荣吵杂的,行人穿梭而过,店内的肃静,与外面天差地别。

林琼很快就把资料都整理好了递给了温桐。

温桐先是看了员工的工资报表,其中考勤记录的纸张夹在其中。

上个月的考勤记录中,其中,早上上班打卡迟早的,最严重的有的迟到半个小时,早退的现象也很严重,有的甚至当天没有打卡。

不过,其中有个叫王菲的员工上班打卡的记录倒正常,在工资报表上,她售出去的产品分成最多。

“谁是王菲?”

林琼,“她前几天被开除了。”

“她得罪了安小姐。”

“打电话叫她回来。”

林琼百个不愿意的样子,既然要开除她了,还吩咐她做事,不过工资还没拿到手,所以也不敢表现出来,转身拿过电话出去打给王菲。

打完电话给王菲之后,她似乎越想越不甘心,后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安右琪在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一家高级美容院里按摩做保养,接到林琼电话的时候,气的手机都砸在了地上。

过程中,难免林琼夸大其词。

安右琪本来想趁着这几天,将店里那些商品全部甩卖出去,怎么说也能赚个三四百万,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实施,温桐已经上门接管了丝菲。

此刻,温桐正在敲打着计算机,劈里啪啦的声响正有节奏的响起。

过了一个小时这样,王菲一身便装的回到了丝菲店里。看到店里的温桐,温婉中却又带着高雅的贵气,不是很明白怎么回事。

店里总共有七名员工,一个前台收银,五名导购员,还有一名文员。

“这是你们的工资结算,没问题的话在上面签字。”

当她们看到上面的工资金额后,几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是不是算错了,我们的工资怎么会这么少?”

“还有,凭什么王菲的工资就是正常的,我们就少了那么多。”

全都是抱怨不满的声音。

似乎根本不知道原因在哪里似的。

温桐听到这些声音觉得好笑,目光也逐渐冷了下来,“王菲,你来告诉她们是为什么。”

被点名的王菲,犹豫了一会后,就说了,“我上班从来不迟到不早退。”

她做事也是店里最勤快的,却因为林琼在上任老板面前说了她的坏话,老板就开了她。

丝菲的其他员工瞬间不说话了,脸色尴尬。

安右琪从来不会看考勤记录什么,只要文员把工资报表给她过目了,很快就会让文员转工资给她们了,久而久之,她们也就越发的肆无忌惮。

懒散的态度,是长年累积养成的。

少了一半的工资,虽然肉痛,但是无奈不得不签字,就算告到劳动局,也得不到一点的便宜。

温桐把工资发给她们之后,她们也收拾东西就走了。

王菲是最后结算的。

温桐把工资转她之后就问了,“找到工作了吗?”

王菲晃了晃头。

“七千底薪加分成,如何?”

正在收拾东西离开的两三个员工一听个个都眼红了,这底薪也太高了吧?这一刻,她们才体验到什么事后悔,为何当初不好好干。

王菲的声音有些颤,“温小姐,你是要聘请我吗?”

温桐眸里带笑的看着她,“恩,你很敬业。”

王菲握了握拳头,她总有感觉,眼前的女人应该会是个好老板,在考虑了几分钟后,她决定留下来。

“琪利亚,欢迎你。”

王菲也没有问,虽然这个品牌她大脑里搜索不了任何记录,但是能收购了安右琪的产业的,身份恐怕也不简单。

·

景致酒店,严楚涯住的房间里,谢怡心围着围巾从浴室里出来,她的身材也很好,胸前也很饱满,很白的肌肤上有着触目惊心的吻痕。

“你醒了?”

严楚涯头疼欲裂,看着眼前的谢怡心,又看到被单上那撒开的红梅,冷峻的神色骤变。

空气里,除了酒的味道,还有欢爱过后残留下来特有的味道。

酒,真是害人的东西。

他似乎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但已经发生了。

“为什么不阻止?”严楚涯的声音沙哑的有些颓废,他看向了谢怡心,神色很复杂,掺杂了痛苦。

谢怡心一解开围巾,围巾掉下,她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衣穿上。

严楚涯看着眼前曼妙的胴体,赶紧的移开了视线。

过了会,谢怡心穿戴整齐了,她嘴角才扯开一个笑容,眼眸里是遮掩不住的情意,“楚涯,难道还要我亲口告诉你答案吗?”

一刹那的事情,严楚涯的目光变的很冷,“我并不爱你。”

十几年交情的朋友,他一直当成妹妹的人,却与他在床上一夜缠绵,让他怎么去面对?

这种转变,他心里甚至无法承受。

谢怡心拿过包包,把头发放下来遮住颈项的痕迹,笑容有些裂掉,却依然很平静的回道,“我知道,所以你不用对我负责,我心甘情愿的。”

说完,她转身就想走。

每走一步,那里的疼痛,痛的她有些想哭。

不过值得不是吗?她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不是吗?心里头一遍又一遍的说服自己。

严楚涯看着谢怡心的背影,挣扎了一番过后,他下了床穿上了浴袍,拉住了快走到门口的谢怡心,“我送你回去。”

他的语气还是很冷,但大抵是不忍心了。

谢怡心眼里一闪而过的喜悦,她不敢表现出来,小心的隐藏着。

严楚涯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进了浴室,浴室里还残留着谢怡心洗澡过后残留的香味,他怔了一会,才开了花洒,从头到脚的淋浴了一番。

没有送谢怡心去公司,而是送她回了她现在住的公寓。

黑色的法拉利停在了路边,车窗开着,两指夹着香烟,吞云吐雾,隔了好半响后,他拿出手机拨了助理的电话,“范宇,立刻准备一场记者招待会。”

范宇一听,也没有多问,或许已经猜到了,“是,总裁,我立马安排,下午两点半可以吗?”

“恩。”

时间过得也是快。

记者那边一直也在高度关注严氏与若氏的婚事,此刻收到要召开记者招待会的通知后,纷纷赶了过去。

严楚涯在抽完半包烟的时候,两点半也就要到了。

车子停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等他去到的时候,记者已经蜂拥而至聚集在了炎宇集团的大厦大厅里了。

在炎宇集团大厦门门口,严楚涯从下了车,面色冷峻的走了进去,在保安的维护下,站在了记者们的面前。

话语言简意赅,“我宣布,炎宇集团总裁严楚涯与若氏千金若怜的婚约正式在今天解除。”

话一毕,摄像机的声音擦擦擦的响起,有的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消息送回了报社本部,只是过了几分钟的事情,严楚涯与若怜解除婚约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了。

“严总裁,传闻你喜欢的人是宋少如今的女朋友温桐小姐,请问你解除婚约,是否是因为她?”

记者们的问题的重点,都围绕了温桐。

记者们因为被炎宇的保安拦住,所以没办法靠近严楚涯。

严楚涯听到记者们的问题,冷峻的神色似乎更加冰冷了,但还是回答了,“我做的决定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记者们还想接着提问,范宇见状,立马挺身而出,公式化的回答,“抱歉各位,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不包括提问的。”

古女士在看到新闻后,立马从家里赶到了公司。

总裁办公室里。

古女士生气的一巴掌打在了那张俊脸上,“那个女人一回来,你是不是连理智都丢了?”

严楚涯和若怜解除婚约的原因,她直接的就认为了是温桐回来的关系。

严楚涯明明可以躲开,却并没有躲,“不是因为她。”

和若怜解除婚约的念头,就一直存在着,他给不了若怜想要的东西。

“不是?你以为妈的眼睛瞎了吗?你看你这两天成什么样子,像样吗?”

严楚涯这两天的颓废堕落,确实让他无法反驳,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温桐,但更多的是因为他自己。

“你必须跟若怜结婚,不要再执迷不悟,要不然别怪妈做出什么事情来。”古女士眼里的狠辣一闪而逝。

严楚涯听到这句威胁,目光更冷了,却不会再妥协了样子,语气决然,“妈,你真的很自私,这次你大可试试,我决不退让。”

古女士的脸一白,原本的光鲜亮丽在此刻竟然黯淡了许多,她为了严氏集团,难道也有错?

·

下午五点多。

在清点了丝菲店里的库存和安排了王菲接下来的工作内容后,她坐在沙发上,腰也酸的有些麻麻的了。

十月的天气,帝都似乎比B市还要冷上很多。

温桐看着时间,突然手机一响,她嘴角翘起,东西收拾好后,她对店里唯一的员工王菲说了,“今天没什么事做,整理完库存的资料你就下班吧。”

王菲点了点头,“好的,老板。”

温桐才出门口,一件薄薄的外衫已经披在了她的身上。

王菲因为好奇,不由得看了过去,是个很帅气谪雅的男人,两人站在一起,十分的般配。她不由得笑了笑,她跟她老公也是因为相爱结婚的,那男人的眼神,她一看就明了了。

宋梓辄已经紧扣住了温桐的手,将人往怀里揣了。

路上的行人不由得的都看了过去。

最后,温桐遭受不了这么多人投过来的目光,挣脱宋老板的怀抱,拉着人快速离开跑了。

另一边,安盛乘和龙夫人从公司回来后,安盛乘见到自己女儿脸上扬着笑容,“琪琪,什么事你今天这么开心?”

安右琪带着耳机在听歌,听到安盛乘问,她摘下耳机,兴奋道,“我今天去老宅找大伯公了。”

“哦?”

“你找大伯公什么事?”

“当然是为了那块地皮啊,大伯公已经答应我了,会亲自出面帮我把那块地给我买回来。”那块地皮的价值,安右琪再不懂行情也知道。

哪知,龙夫人一听,脸色完全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