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急事回河安/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伯公真的这么说?”龙夫人问的时候语气有些尖锐和激动在里面。

那个老头怎么可能会因为琪琪的几句话就转变了心意?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她虽然调查过温桐的身份背景,并没有什么能够引人注目的,但她的心就是隐隐的不安着。

这种感觉太过于强烈了。

那张如此相似的脸,怎么让她安心得了?如果是姓易的,那还好解释,有可能是易家那边的人,但那女孩却是姓温的。

加上这几天网络和报纸上又肆虐的在报道她,纵然她有心想隐瞒,以她现在的能力,却也做不到瞒天过海,安老爷子知道温桐存在是定然的,再看到她的长相,一定会查她的。

安右琪点了点头,一脸骄傲的道。“是真的,大伯公一向疼爱我,我今天做完美容后就去老宅陪了他老人家一个下午,可是磨破了嘴皮子才让他老人家答应的。”为了能够夺回那块地皮,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安老爷子出手。

“那真是太好了,那块地皮以后的价值可不止两千万。”安盛乘看着自己女儿的目光多了几分慈爱,他这女儿虽然娇宠惯了,在外面也不是很安分,但是关键时候,还是很有想法的,加上这么多个孙侄中,安右琪是最得宠的那个。

以后就算不能继承天威集团,肯定也能得到不少的遗产,只要安安分分的话。

“妈?你怎么了?”

安右琪看着母亲一脸凝色,小心翼翼的问了。

安盛乘抿了抿嘴,“是哪里不舒服吗?”

龙夫人摇头,缓了缓神色,“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天气凉了,可能着了凉头有些晕,我上楼休息一会。”

说完,龙夫人就上楼去了。

安盛乘一脸复杂的看着龙夫人上楼的背影,却没说什么。

安右琪嘀咕了句,“怎么感觉妈最近心事重重的?”

龙夫人回到房里锁了门,整个人焦躁了起来,她双手有些颤抖,她开了一瓶酒倒在杯子里沉沉的喝了起来。

好一会等她冷静下来之后,拿出手机拨了电话,“温家那边查的到底怎么样?”

“夫人,我前几天去过了,那个温家确实没什么好查的,你要是想确认,其实还有个更好的办法,你做个亲子鉴定不就好了。”

因为龙夫人过于平凡的追问,电话对面负责调查的男人语气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他前几天去过了,还问过了河安那些镇民,从镇民嘴里也没问出什么,那温家就是普通的乡镇家庭,根本没有什么好调查的。

殊不知他前脚刚走,易沈就来了。

不过这句话倒是提醒了龙夫人,龙夫人目光一闪,这办法确实不错,只要确认了她与安老爷子的NDA不就可以了?

隔天,安家老宅。

龙夫人下车后,有一个手里提着药箱的中医也跟着下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进去之后,便看见了穿戴整齐的安传瑞,是一副已经要出门的样子。

安传瑞见到龙夫人,目光淡淡一撇,也就别了其他的地方去。

“大伯,你要出门吗?”

“恩。”

龙夫人一脸难为,道了,“大伯,最近天气凉了,听琪琪说您的腿又开始疼了,这是我预约来的中医大师孔师傅,在香港十分有名气,我预约了很久,大师今天才有空,所以专程带过来给您看看腿。”

孔师傅笑了笑,十分客气。

“你有心了,不过今天不行,下次吧。”坐在轮椅上的安传瑞头也不抬的回。

龙夫人抿了抿唇,语气更加小心的说了,“大伯,下次恐怕有些难,孔师傅后天就要去新加坡定居了。”

安传瑞听了似乎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以前,安传瑞寻遍天下名医就是为了治腿,如今也未曾放弃过,但是这回却拒绝的干脆。

安传瑞的腿是在易秋盈去世几年后出了车祸留下的病根,当初医治了还能走几年,但后面腿部力量慢慢萎缩,后面就走不了路了。

龙夫人也没有表现的过于急切,“大伯…”

而安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龙夫人,眼里充满冷冷的警告。

龙夫人嘴角僵硬了扯了扯,好一会才吞吐了一句,“那我改天在…”

可是,话还没说完,安振云和巫以娟却也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些补品,“大哥,我们来看你了。”

龙夫人见到进来的两人,一脸意外的样子,语气却平静的,“二伯,二婶。”

巫以娟看到龙夫人,脸上的笑容收了收,语气有些怪,“唷,桦敏也在呢。”

龙夫人笑了笑,“找了一名师傅过来给大伯看腿,不过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大伯要出门了。”

巫以娟看着一旁的孔师傅几眼,“靠不靠谱呢?现在外面可是不少人自称是专家,还不没什么用。”

“二婶放心,孔师傅在治腿方面有几十年的研究,在圈子里是被称为大师级的。”对于巫以娟的质疑,龙夫人依然是一副好脾气的回答。

一旁的安振云一脸尴尬,好不凑巧的样子,“大哥今天要出去吗?看来我们来的也不是时候。”

安传瑞看了他们几眼,从他们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异色,好一会才道,“你们都来了,我怎么好还出去,反正事情也不是很急,就先推迟吧。”

·

天和区,丝菲店里。

因为搞清仓打折的缘故,店里吸引了很多客人进来,又因为人手不够,温桐也在帮忙。

突然手机铃声一响,她一听曲子就知道来电的人是谁了。

她父母亲的铃声是设了专门的来电铃声的,是上次母亲出事后才设置的。

和客人说了一声抱歉后,温桐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接了,“喂,爸。”

温爸爸的语气显得有些急和有些郁闷,“小桐,你赶紧回家一趟。”

“爸,什么事那么急?”温桐眉头轻轻皱起。

温爸爸在电话里也不知道怎么跟女儿说,那简直太荒谬了,“爸电话里一时之间也跟你说不清楚,你先回来,回来你就知道了。”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温爸爸根本不会那么着急的,温桐看了看时间,“好,我今天就坐飞机回去。”

“好,你回来的路上小心些。”温爸爸道。

挂了电话之后,温桐在网上订购了一张回B市的机票,机票是在一个半小时后,她看着店里络绎不绝的客人和在忙着的王菲,收拾好东西后,她过去和王菲道了,“小菲,我有事要回家一趟,店里你顾着,有什么重要的事电话通知我。”

“好的,老板。”王菲点点头。

出了店,温桐在路边等车。

的士来了上了车后,对司机道,“去机场。”继而拿出手机拨了宋老板的电话。

帝都一座大厦的19楼,会议室里,似乎在开会,坐在宋老板旁边的人,居然是微购的总裁伍总。

铃声一响,宋老板叫了暂停,在做汇总的助理立马停声静候的模样了。

会议室里,那些高层股东的脸色有些怪异,似乎没想到公司出现的最大股东居然是宋家的宋大少爷。

最大的股东,不就是董事长了。

至于宋少身上那透心凉的淡漠的气息,实在让人没办法忽略掉。

电话接通后,温桐说了,“喂,阿辄,昨天你说的那个专会我不能陪你出席了,我现在赶着回家一趟。”

宋梓辄听到车内有无线广播的声音就问,“在车上了?”

“恩,现在去机场了。”

“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么急回家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清楚,爸也没细说。”

“我跟你一起回去。”

伍总一听,立马就紧张起来了。

温桐嘴角笑起,“不用了,你今晚不是还有专会要参加吗?我自己就可以了,有事我在打电话给你。”

伍总离的近,隐约听到了,霎时间喜极而泣,温小姐是明智的。

温桐说了一会。

宋老板才妥协。

接电话的宋少不管是神情还是语气与刚才天差地别,两人聊了十多分钟才结束了通话。

毕竟现在讨论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事后宋老板也通知了B市的林子阳,温桐今天回去,让他做好要去机场接人的准备。

显然,挂了电话的宋老板心思却不在这里了。

伍总深怕宋老板一个想不开就走了,道,“宋少,你可不能拍拍屁股走人,我可都放话出去了你会参加的。”

微购节在每一年过后都会有一个专会,专会上会揭示十月十微购节当天的总成交金额,去年的一天总成交金额就在一千亿,虽然不是纯利润的数字,但一天的成交金额这么高,也是很骇人的了。

今年比去年的总成交金额也受到了外界高度关注。

不仅如此,在微购发展的这几年,外界一直对微购大股东的好奇,更包括微购在内的其他后来入股的股东,不缺乏想要替代掉大股东的位置的人。

在帝都,微购的存在就像一块大肥肉被人觊觎着,趁着这个机会让宋少露脸也是好事。

·

下午三点多,温桐下了飞机后打电话给林子阳,林子阳在那之前算好了时间,早已经出发去往了B市机场,没多久就接了人。

温家,除了停在大门口的保时捷,还有一辆超级豪车停放在此,门口还有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路过的行人皆是一脸异色的看了进去。

豪车,保镖,这么大的阵仗想要不引人注意都难。

屋内,温爸爸瞅着和自己女儿温桐很像的易沈,脸上又抽搐了几下,最后无奈的叹了叹气。

就在他想着自己的亲人在哪里的时候,一个自称可能是他外甥的年轻男人就出现了,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温爸爸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易沈在回去之后又过来了,还带了一名老人家过来,

在易沈旁边的老人,他手里捧着的是温桐的相册,看了好久了,也没舍得放下手来。

来到的时候,也观摩了温爸爸的样貌很久。

这时,林子阳在温桐家门口停了车,发现门口的车子和保镖后,不由的皱了皱眉,“温桐,这是?”

温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下了车就进去了。

门口的保镖在看看到温桐的面貌后,都怔了一下,因为跟他们的少爷长得实在是很相似。

所以,温桐进去后也并没有拦着。

要是那些镇民想过来打探消息,都被拦在了外面。

温桐经过院子,客厅里已经灯火通明,进去之后,看到陌生的两人,眼睛也看直了。

温爸爸见到女儿回来,大喜,“小桐,你回来了。”

温妈妈没有在客厅,而是已经在厨房做饭,毕竟五点多,很快也到饭点了。

“他们是?”温桐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沙发上的陌生的年轻人和老人身上。

林子阳在把人送到家后,就打了电话给远在帝都的宋老板保平安,在通完电话后,进去之后,不由的也傻眼了,男版温桐?

易沈和易老见到回来的人,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面带和善的微笑。

温爸爸挠了挠头,情绪酝酿了好一会,才回,“他们可能是你的舅公和表弟。”

温桐挑眉,也就是说她爸真的不是温老太亲生的?或许有可能还不是温家的孩子。

此时,宋老板已经西装革履的在一豪车上出发去了那个专会,姿态雍雅的坐在后座上,漫不经心的,可身上那种成熟清峻,清贵中又带着不羁的傲慢,是诱发女人荷尔蒙滋生的人格魅力。

没多久,车子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车。

副坐上的伍总笑的狗腿,“宋少,专会完了之后我立马安排直升机送你回B市。”

宋梓辄淡淡的瞥了一眼过去。

车内的温度似乎一下子冷上了许多。

其实伍总很明白,要是宋少要走人,他拦也拦不住。

这尊大佛,他也不敢拦啊。

至于外面的热闹,与车内恰恰相反。

在前面一辆豪车的人下来之后,在红毯两边聚集的记者立马两眼放光兰了过去,闪光灯闪闪亮起。

“是裴小姐,她也来了!”

------题外话------

今天是卷卷生日,(*^__^*)嘻嘻……终于二十岁了,不过感觉好蛋疼。越长大发现越没有过生日的那种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