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与卫夫人谈话/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晨的帝都,机场还是很热闹,不过夜晚比平时还有冷上了几分。

温桐和林子阳出了机场,从河安镇赶到帝都,花了五个小时左右。

两人出了机场,在门口似乎已经有人停车在等候了,林子阳和温桐走过去,是个五官很深的外国女人,她举手投足都带有一种诱惑的性感,体型很娇小,却凹凸有致。

“温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负责中国市场的艾琳娜小姐。”

艾琳娜直属K集团本部,但是常年负责中国市场经济的区域总经理。那也就是意味着,宋老板在美国发展后,中国地区也没有落下。

至于微购,早些年前只是一个小公司组建的团队,是宋梓辄以投资的方式令其运营发展,持有了一半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之后举行的股东大会,也都是艾琳娜一手负责。

“夫人你好,我是艾琳娜。”

艾琳娜直接声称夫人,温桐听见,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也算是默认了。

“你好我是温桐。”

两人握了握手,艾琳娜深邃的眼睛含着笑意又打量了温桐几眼。

“夫人,你今天一直奔波劳累,先回别墅休息吧。”艾琳娜道。

温桐点了点头,这么晚了医院那边也不会给探病了,“阿辄怎么样了?”

艾琳娜一脸遗憾,“医院那边已经被宋家控制了不给探视,但是医院那边给了消息,BOSS已经没事了。”

温桐的手还是微微紧了紧。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林子阳回头递了一杯出飞机场就买来的热饮,“温桐,给。”

温桐伸手接过,“谢谢。”

林子阳只是觉得,越安静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回到之前的别墅,温桐因为有录入了指纹,所以宋老板不在也可以进去,林子阳被安排睡在客房。

黎明的前夕,躺在床上的温桐睁开了眼睛,但眼底的淡淡的余青似乎在说明,她一晚没睡着。

时间很磨人。

艾琳娜也早早的出现在了别墅,带了早餐过来,吃完之后三人赶往了医院。

去到医院花了半个小时,去到最顶层,上面一层都有穿着军装的军人在守着,本来就寂冷的医院又增添了一种凝色。

其中,守在门口的军人拦住了他们,“你们不能进去。”

“我们是BOSS的员工。”艾琳娜展开一个美丽的笑容。

然而门口站着的两名军人眼睛都没眨一下。

如今帝都,宋家就是地头蛇,若是宋君庭有意这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温桐站在两人的身后,这种情况也就是意味着宋老板还没有清醒过来。

在门口磨了一阵子,很快从里面出来几名医生护士,其中一名医生长得模样斯俊,带着眼镜,很严谨样子。

“季少爷。”

两名军人称呼了那名医生。

姓季?温桐看过去,那应该死宋家四婶娘家那边的人。

季泠出来看到门口站着的温桐三人后,审视了几眼后道,“他们可以进,你不可以。”他手里的拿的笔是指向温桐的。

温桐怔了一下,“为什么?”

季泠微微一笑,语气却十分冷酷,“你是个不幸的女人,所以不要靠近他。”

说这话也有意味着他是知道温桐和宋梓辄的关系,只是他是个医生,并没有权利不让人探病,那也就只有宋家那边下的命令。

林子阳和艾琳娜听着,神色也起了一丝的变化。

不幸的女人?是指她会给宋老板带来不幸的意思?

温桐的眸子已经微微的眯起,后眸色一变换,“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们。”

季泠扯扯嘴角,“你很聪明,也很识趣,所以应该猜到这个命令是谁下的了?”

“宋少将。”简洁的语气,温桐很风轻云淡的又回了一句,“不过还请你说话客气些,我挺小气的。”

季泠扯起的嘴角的笑容抿了下来,他当然知道温桐话里说的是什么意思。

如果宋梓辄醒了,受到宋家大少爷独宠的女人是要打小报告吗?真是挺有意思的。

事实上,就算温桐不说,身为部下的那两人,已经准备好打报告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他并不是很在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最后带着那些医生护士离开了。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所有的人轻视了温桐在宋大少心目中的地位。

林子阳还是有些担心,“温桐…”

温桐却笑了笑回,“我没事。”

门口的军人打开了门让两人进去,“你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冷清的走廊,穿着单薄的一件针织衫的温桐静静的站在了闭着的门口等着,她抬起右手,正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镶嵌的钻石正闪闪发亮。

温桐要是要进去,谁也没有资格拦她。

只是她有些事情想得不是很明白而已,就好比宋家的三叔四叔,那次见面,明明对她也很钟意的样子,最后却还是露出了可惜的神色,向来洞察力很敏锐的她还是有发现的。

宋家有什么理由非要裴素清做宋老板的妻子?

两人进去也没有多久,五分钟时间不到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林子阳发了一张照片到温桐的手机。

温桐打开照片,里面赫然是脸色失了血色,却依然很帅气的宋老板,双眼闭着,那如墨的眉还淡淡的簇在了一块。

从医院出来之后艾琳娜驾车送两人回别墅,艾琳娜因为还要调查发生事故的起因,所以便先走了。

回到别墅之后温桐转而又往车库那边去了。

“温桐,你要出去?”

“恩,去宋家。”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好好休息。”温桐开了车门坐进了驾驶的位置。

林子阳的眉也簇在了一块,温桐根本没有好好休息,好惆怅,但他又不是老板,根本无计可施。

他虽然跟在BOSS身边好几年,但是那也只限于美国,鲜少听到老板提起家里的事情,不过两年前的事情让他觉得宋少将应该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站在门口琢磨了一下,他亦然决定回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何医生的电话。

·

温桐去到宋家,花了四十分钟的车程。

在紧闭的大门口,让站岗的军人通报之后,便站在旁边静等了。

此刻宋家,书房里。

向来果断神武的宋少将露出了难色,宋家男儿向来顺风顺水,从不沾染血腥之祸,唯独逆命而行,逆水行舟。

宋梓辄受伤,他不得不这么想,而且专会那么多人,就他儿子一人受了伤,这不叫飞来横祸,叫什么?

他还真怕宋梓辄和他当年的情况一模一样。

“阿勇,德源大师联系上了吗?”

德源大师是华南寺庙的一名得道高僧,备受世人尊敬,同时也是负责宋家这一代子子孙孙算命卜卦的大师,每年的年初九还会做祈福。

一旁站着的勇叔,“还没。”

突然一个军人进来传话了,“少将,门外有个姓温的女子说要见您。”

宋君庭脸色闷了闷,“不见。”

“是。”军人转身就走。

温桐在门口等了十分钟后,站岗的军人回了,“小姐不好意思,少将说不想见你。”

温桐却依然很坚持,声音清清冷冷,“麻烦再通报一下。”

站岗的军人没有办法,只好又回亭子里又打了电话到宅子里面再次通报。

然后通报的那名军人又上去了一趟,“少将,那名温小姐似乎很坚持说一定要见您。”

还真是固执的姑娘。

宋君庭皱眉,想了想便道,“开门让她进来,然后通知夫人让她和她谈谈。”

“好的。”

在第二次通报过后,门终于开了。

温桐对站岗的军人说了谢谢之后就开车进去了。

车子在大宅门口停下,勇叔已经静候在那了,温桐熄了火,从车里下来,大门口已经站了一名穿着军装的军人。

?“跟我来,温小姐。”

军人带着温桐去了花园,花园倒是比较偏英伦风,视野非常的广阔,一览无遗的美景,空气中还有淡淡的花香流溢。

卫夫人?

卫湄玉见温桐来了,她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温桐,你来了,坐。”

一旁的佣人拉开椅子,温桐坐下之后,“卫夫人。”

卫湄玉沏了花茶,往杯子里倒的时候就笑着道了,“叫卫姨就好,上次你来,都没能好好说话,你的家人还好吗?”

“挺好的。”温桐答。

“那就好。”卫湄玉将茶杯推到温桐的面前,又道,“那天礼贤说的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里,他也是有原因的。”

温桐笑笑,“我已经忘记了。”

不重要的事何必谨记于心,大概是这个意思。

卫湄玉感觉到了温桐身上那种疏离感,比之前在B市还要来的浓烈,她放下茶壶,“温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成见?”

“并没有,夫人。”

“哎,其实今天是我来见你,也是阿辄他爸爸的意思。”卫湄玉接着道,“那次在B市看到你带了宋家祖传的九转缠丝玲珑镯我很是吃惊,所以那时候才会问你妈妈那么多关于你的问题,没想道阿辄会在外边交了女朋友。”

陈述的这一句话似乎隐藏了暗喻了什么在里面。

温桐目光直直的看向卫夫人。

卫夫人继而轻柔的说了,“温桐,阿辄应该没有告诉过你吧,宋家的子孙,是天生的富贵之命,真龙之体,也因为气运过旺,他们天生命薄,活不过四十,只有与其八字相配的女人二十八岁之前结婚才能活的长久。”

“若是不这么做的话,命途颇为堪忧,若是命中带克,还会有性命危险。”

“要是你知道,这般贵重的镯子应该不会收的。那时候其实就想问你和阿辄的关系,只是一直不好开口。”

“我想你有权利知道这个,这也是为什么宋家不同意你两在一起的原因,不过这个在帝都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卫夫人说话也是七彩玲珑,只是真的不掺杂任何私心在里面吗?

风带着花香拂过温桐的清丝,她的话确确实实的已经扰乱了温桐的心田了。

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像宋家这样的一种想象,其实也并不难理解。

戴着钻戒的手,竟因为心传来的痛楚而感到阵阵的抽疼。

时间像是静止了那般。

卫夫人在看到温桐的神色后并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这话还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温桐心思灵慧,肯定懂她的意思。

温桐垂下了眼睑,睁开之后眼里的波涛汹涌已经平息下来了,“谢谢夫人你告诉我这些。”继而起身离开。

------题外话------

虐了你们打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