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滚出去/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只是觉得心中某种情绪,压抑的就像要爆炸了,简直一发不可收拾。

回到了车内,在门口一直站着的军人时不时目光会像透过玻璃像要看里面的情况,很遗憾看的不清楚。

静静的在里面做了十几分钟之后,才发动车子开出了宋家。

出了宋家,开下山道好远之后停靠在了路边,她的神情一直都很平静,平静的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只有目光出卖了了她的想法,她一直盯着镯子,看着戒指。

宋梓辄,宋梓辄。

颤抖的睫毛如受了惊吓的蝶翼,沸腾蔓延在心里的是刻骨折磨的相思。

心里只要念一遍这个名字,就疼得要窒息。

直到一个电话闯了进来,沉静思考的温婉女人也回过了神,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向初瑷的。

“喂。”

“小桐,你还好吗?”电话那边向初瑷的声音有些踌躇。

“挺好的。”

“那个我其实想跟你说宋家人是要娶…”

“我已经知道了。”

向初瑷听着,又气又无奈,温桐的性子,在高中的时候相处就摸清透了,这么平静的样子,只能证明越是这样,越是不好。

在她知道自己好友与宋梓辄的关系后,她很是震惊的。

当初不辞而别,她是很不好意思的在见温桐的,但看了新闻之后她就觉得一定要见温桐一面,可是见到了之后,却发现说不出口了。

但是心里也清楚,她的事情一向是有主张,等她理顺了想通了,自然就雨过天晴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好。”

电话挂了之后,又过了好久好久,那车才又启动,开远。

卫湄玉在温桐走了之后,在花园里独自一人喝了下午茶后,端了一些厨师刚做好的点心回到宅内,送上了二楼。

宋君庭见到她来,便是问,“谈的怎么样?”

卫湄玉把茶点放下,“我已经和她说了。”

宋君庭簇簇眉,“知道了。”

卫湄玉瞥见他的神情,便问,“怎么了?”

“我找德源大师算了两人的八字。”宋君庭道。

卫湄玉一听显然也愣住了。

“温桐克阿辄。”

宋君庭手里一张蜡黄的纸打开,是刚收到德源大师让人从华南寺送过来的,在宋梓辄出事之后,他就专门派人把两人的生辰八字送上了华南寺庙。

以他的能力,想要知道温桐的生辰八字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然而德源大师的回信却是——两人命中相克,两者不相容。

卫湄玉眸里的波光微敛,有些怪异,但却什么也没说。

是谁动的手脚?

想了一会之后怕是也只有那个人了。

不过也正合她心意不是吗?

这时,勇叔又从外面进来了,“少将,裴家那边邀约您今晚一起吃个饭,说是要谈谈婚事的事。”

“行,那就定在天府吧。”

送信过来的是德源大师身边的一个徒弟,他面相清秀,不过上扬的剑眉却并没有出家人该有的淡泊出尘,浮躁又多了尘世的烟柳气息,只见他在把信送到了宋家大宅后出来,拿出了手机,电话通了之后,“信已经被我换掉了,钱立马打到我账户。”

挂了电话后,叮的一声,一笔一百万的款到账,看到后整个人的表情似乎变得很满足,这样子,就算他还俗了也不怕没钱用了,他手里还拿了一张纸,风一拂过,里面只有四个恢宏磅礴的大字:天生绝配。

和尚将那纸张揉了揉,随后撕碎扔撒。



吃饭的地方是在一家高楼的顶层,一家意式餐厅,俯首整个城市的繁华热闹。

温桐没有回别墅,而是直接去了约定吃饭的地点。

向初瑷穿的很简单却依然很有女人的魅力,一件很遮到大腿的白色衬衫,手拿包,单鞋。

一来,意式餐厅里面男性的目光不由的落了过去了。

定下的位置露天的,浪漫情调的爵士歌响起,格调满满。

向初瑷坐在温桐对面,察觉温桐的脸色有些差,更多了一种如若拂柳让人怜惜的柔弱感了。

招来服务员,向初瑷点了餐,她问,“温桐你要不要点一份这里的牛排,味道挺好的。”

牛排。

温桐抿抿唇,淡淡道,“好。”

“小桐,佳佳过的还好吗?”

“贼好。”

在宋老板的公司里升官了,能不好吗?

向初瑷今天的目的似乎是想舒缓一下温桐的心情。

上菜的速度很快,店里的东西确实也很美味,不过温桐的胃口并不好,大概是因为中午那餐被她顺利的忘记掉了,这一吃,胃反倒隐隐有些不舒服了。

“向小姐。”

白色T恤外套浅灰色的外衫,黑色的直筒裤子,身材很高挑,英俊又很成熟,加上浑身的名牌,也能让露天那些来吃饭的人的视线扫荡一圈了。

向初瑷听到声音,抬起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掉,“姚总。”

姚单却道,“私底下称呼名字就好了。”他似乎没想到出来吃饭能碰到向初瑷,脸上很快又扬起了笑意,“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

向初瑷笑笑。

温桐抬起头看了一眼便知道,这叫姚总的男人应该是追求者。

随后目光一转落在了温桐的身上,长的很温婉清秀,气质如兰,但他喜欢的类型是向初瑷这种性感的女人,不过还是问了一句,“这位是?”

“好朋友,温桐。”

向初瑷,“小桐介绍一下,这是姚氏集团的姚总。”

温桐点了点头,“你好。”

姚单听到向初瑷这么介绍,眼底有些失落,“你好。”

又礼貌的问道,“不介意一起坐吧?”

这桌其实可以坐得下四个人,向初瑷也不好说不可以,所以就说行了。

姚单还算是风趣的人,点了餐之后,他目光就很炽热的看着向初瑷,还夹着痴迷在里面。

最后,向初瑷受不了了,“我去一下洗手间。”拿起包包,和温桐示意了一下,就走了。

温桐眼眸眯眯,对姚单笑了一下。

姚单的话题永远围绕着向初瑷,比如:

“温小姐,可以问一下初瑷她喜欢什么吗?”

“她有什么爱好?”

“她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问的有些多,温桐也没有什么心情,开始觉得眼前的男人很聒噪了,她拿起桌上的温水喝了一口,谈了十分钟这样,准备也找借口去卫生间,与向初瑷会合。

“还真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讥讽的声音从头上响起,穿着名媛淑女裙的安右琪目光落下就道了,在她旁边,还站着两个女人,看样子应该是出来吃饭的。

温桐抬起头,真是孽缘。

姚单也看了上去,不由得眉头一皱,他认得,是安氏的安右琪。

见温桐不说话,安右琪更大肆的说了,“温桐,难道宋家大少满足不了你吗,又出来找男人?啊,也对,宋大少也如今还躺在医院,人家还有名正言顺未婚妻陪着,你在宋家人眼里,毕竟什么都不是。”

恶语相向,完完全全是带着报复性的。

话一出,周围都开始骚动了。

认真一看,原来坐在这里吃饭的就是宋家大少爷的女朋友吗?

不过昨天到今天的报道全都是裴氏千金和宋家大少爷的话题,比如,宋大少受伤,未婚妻裴素清一直细心陪伴在身边之类的。

温桐握着水杯的手一紧,旋即笑了,“名正言顺?”

“裴素清迟到会是宋梓辄的妻子,公认的啊,要不是有你横叉两人中间破坏,人家早在一起了。”安右琪信心满满的回,在她眼里,温桐哪都不如裴素清,也争不过国民女神裴素清。

安右琪也是抓着宋家那一点才敢这么说的而已。

不过话一出,倒是把温桐说的有点像破坏两人感情的小三。

话一出口,周围议论纷纷。

安右琪对于周围的人的反应很是满意。

温桐却没有生气,整个人带有一种淡雅的矜贵,声音冷漠,“安小姐,你说完了吗?”

安右琪一听,不由的脸一黑,她说的话都没有刺激到她?

其实是有的。

温桐也没有那么大方到自己的男人被莫名其妙的人说以后会是别的女人的老公,光是想,心里头就闷着。

“没话说的话,我先失陪一下。”温桐拿起包包,跟姚单微微笑着示意走了。

姚单的脸色黑如乌云,这个安右琪,侮辱了温桐,也间接的侮辱了他。

安右琪见人走了之后不由得猛跺脚。

姚单站了起来,厉声一喝,“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做人的?”

安右琪也被这气势吓的一怔,“你是谁?”

在她旁边的两个女人却知道,拉了一下安右琪,小声的在她旁边道,“琪琪,他是姚氏集团的总裁,姚单。”也是帝都五大黄金单身汉之一。

姚氏集团,虽然比不上四大集团,但是在帝都,也是很大的集团公司了,在帝都也也很有威望。

加上流言,圈子里很多人都知道姚单疯狂在追一个女人,那女人是在电视台工作的。

安右琪的脸色一变,刚才的气势瞬间消散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思想那么肮脏,没礼貌没家教,这就是安氏千金的教养?”

“我…”安右琪的脸色惨白,哑口无言。

刚才她说的话确实是很没教养,一时之间得意忘形的后果。

“这件事我会告诉你的家人让他们好好管教你。”姚单丝毫不掩饰眼底对安右琪的讨厌。

安右琪更加害怕了,要是被她母亲和舅公知道…

“姚总裁,我向你道歉。”

姚单却不领情,“安小姐,麻烦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继而坐了下来。

安右琪气急。

卫生间是在外面的,温桐走出去,看到站在门口的向初瑷,向初瑷也看见出来的温桐。

向初瑷刚才向温桐示意的小眼神,其实是三个人之间的一种暗号,高中时期创下的。

“小桐,我们走吧。”

在一手拉住温桐的手的时候,却发现她的手很冰,抬头一看,那饱满光滑的额头冒着淡淡的细汗,脸色也不太好。

温桐指了指胃的位置。

向初瑷立马会意,刚好门口的电梯一来,扶着温桐进了电梯,按了负一层,她今天也开了车来的,电梯停在了负一层之后,她扶着温桐上了自己的车,掉了头,“我送你去医院。”

温桐不舒服的换了个位置,声音软软的,闭着微酸的眼睛,“不去医院。”

天府那边。

两家人在吃完饭后,道别前,裴于正道,“君庭,清清和阿辄订婚也该定下日子了吧?毕竟都拖了两年了。”

这次的会面,只有两家的家主和夫人。

卫湄玉目光撇了一眼裴于正,然后就淡开了。

宋君庭听到沉了一会便道,“你们觉得选哪个日子好些?”

裴夫人笑了,“下月24号如何?感恩节,那会阿辄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下个月24吧。”

此刻在宋君庭心里,宋梓辄和裴素清在一块,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但为什么摇摆不定了?

谈论婚期,却没有那种愉悦的氛围在。



时间过去两天,医院里。

宋梓辄已经醒了,白色的枕头靠着背,姿势慵懒却又很随意,不过目光看到搁置在面前的荧屏,上面报道的赫然是宋家大少爷和裴氏千金的婚期的事情。

在旁边,还有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的陆二少,林子阳。

天知道他们现在有多想念温桐。

然而温桐就这么消失了两天。

两天啊,怎么找也找不到。

像失踪了那样。

哪知,宋大佛一起来要见的人就是温桐。

结果却看到了今天报道的新闻。

这时,病房的门一开,季泠走了进来,在他身边,还有手里拎着保温瓶的裴素清。

裴素清的神情有些忐忑,不知所措。

季冷见到病床上已经醒来的人,立马笑着打趣,“唷,宋大少爷醒了呢,你未婚妻来看你了。”

陆二少却一脸懵逼的看向季泠。

两人刚要进来。

病床的人把关了电视机,声音冷漠如冰,“滚出去。”

------题外话------

卷卷还收过长评,求长评~

召唤长评。

手里有评价票的宝贝们希望能投给宋少哦,么么哒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