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见到她就亲/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泠的动作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怎么说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对他这个老朋友还这么凶暴。

裴素清似乎知道原因,提着保温杯的两手已经抓的紧紧的,那冷漠的声音,宛如冷酷的魔魅,一遍又一遍的摧残她。

林子阳跟在老板身边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知道,老板也会有这样子的时候。

跟谪仙淡然的样一点都沾不上边。

颓废美感的俊脸一转,目光直逼过去,“出去!”

裴素清的脚步不由得往后退了一下。

季泠觉得,宋梓辄对他怎么样都还成,可是裴素清这么漂亮的一个女神,他的未婚妻,也这么对待,疯了吧?

这边的陆二少,已经对季泠挤眉弄眼了。

季泠没理会,为裴素清打抱不平着,“你对我怎样都成,可裴小姐确实你未婚妻啊,人家可还喜欢你好久了,你就这样对待人家小姑娘的?”

宋梓辄声音淡淡,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她不是我未婚妻,这种话我不希望听到第二遍。”

威胁,满满的威胁。

季冷突然想起报道上的那个叫温桐的女人,他噎了一下口水,莫非他真的有些得意忘形了?

因为知道宋家的状况,他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裴素清的脸色真的很白很白,这种毫不犹豫的否定,心如刀割。

因为那个可能性,她死灰的心又再次燃起了希望,即便身在危险之中,他还是选择了温桐?

一种勇气,失控的情绪,让她问了出口,“为什么我不行?明明我才是适合做你妻子的女人。”

两家连婚期都定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觉得他们天生一对。

也正因为如此,才让裴素清产生一种错觉,宋梓辄,未来就应该是她的男人,她的夫。

声音带着崩溃,带着心灰意冷。

适合,那也只能是适合,跟爱无关。

当裴素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自己也滞了一下。

季泠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

他最初以为,宋梓辄只是不想那么快走进婚姻,所以两年前才拒绝了回来,但他一直以为宋梓辄以后会娶的女人也只会是裴素清,毕竟宋家那个的关系,他会这么想也不奇怪啊,倒没有想过,这个一向冷情寡淡的人,会爱上别人啊。

真是好大的失误。

看躺在病床上这么无情的男人,他真的会爱那个叫温桐的女人吗?

“对我而言,你只是个陌生人。”

宋梓辄看她的眼神够冷的,就停顿了几秒,然后就转开了。

好冷嘲的眼神。

裴素清,“…”眼眶逐渐红了起来,那张精致的脸怎么看都让人觉得疼惜。

她转身想要离开,却发现在他们的身后,站着宋家人,还有自己的母亲,表妹。

其中,宋礼贤看到裴素清的模样,整颗心也提了起来,他语气轻轻的,“清清?”

宋梓辄说的话,谁都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

大概没有想到他们都来了,似乎再也忍受不了委屈,或者是因为难堪,两行清泪留下,一手捂着嘴,冲着跑开了。

向茹茹看见自己的表姐跑了,跺了跺脚,“什么人啊这是。”然后追了上去。

裴夫人的神色很奇怪,充斥着愤怒,冷冷的扔下一句,“我看订婚的事就这样吧。”也转身离开。

宋君庭的脸色无疑是最难看的,没想到他一向谦礼温雅如玉的大儿子会这么对待一个姑娘,就这么的不喜欢?

他在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大哥是不是过分了点?”宋礼贤气的眼眶都红了。

宋家人多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都没说什么。

他们在门口的侧边,突然在一声玻璃的碎响后,原来进去的季泠在一个枕头飞扑过来之后,他踉跄了几步又退出去了门口,“大哥我进去给你换了纱布就走。”

回应的只有一个冰冷的滚字。

宋君庭也要进去,但是在亲自目睹到自己儿子冷漠幽深的眼神之后他站在门口就不动了。

这种眼神非常的熟悉,宋梓辄十岁的时候,也露出过这样的眼神。

他像是自闭,又不是,性情冷漠,却透着十足的暴力,当时还找了心理医生过来过。

那时候的宋梓辄,才那么小心思就那么沉重,连当时国外著名的心理医生诺菲尔都觉得可怕,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眼前的情况。

让他又再一次的意识到自己身为父亲的失职。

陆二少走了出来拦在了门口,“叔叔,我看你们今天还是先回去吧。”

宋君庭恍惚了一下,然后应了下来。

其他人见这情形,宋傲几个年轻人会了会眼神,率先离开了。

现在的大哥很恐怖,他们才不要撞枪口。

宋礼贤很想要进去找宋梓辄理论一番,最后神色一凛,还是放弃了。

“走吧,阿辄现在这样子,怕也是不愿意见到我们。”

“唉,也是。”

很快,宋家人都走了。

卫湄玉一直没有说话,默默地跟着也走了。

宋君庭走之后,把留在医院里的那些军人都调走了。

医院的走廊恢复了清冷。

还站在门口的季泠可怜巴巴,陆二少翻了一个白眼,啪的把门关上了。

让你满嘴喷粪,活该。

病房的门一关上,躺在床上的人根本没有什么异样,一贯的清清冷冷。

拿过手机拨打了温桐的手机号码,一直都是,“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林子阳想,宋老板变成这样子,大概是因为见不到温桐,联系不上温桐吧?

所以他可以认为。

老板现在的模样斯染上了一种叫见不到温桐的暴躁症。

想了想他还是说了,“老板,温桐来看你的时候不给进,之后说要去宋家一趟,也就是那天,温桐没有回来别墅,后来派人找了,温桐开出去的那辆车一直停在天寻商场的地下车库。”

温桐会去哪?

看了监控视频,温桐是一个人上去了,后来却没有下来取车。

事实上其实有下来,不过向初瑷停的车是在另一边的车库,所以…

而且以温桐的性子怎么可能会闹失踪,两种可能,一种是温桐不想见到老板躲了起来,另外一种被绑架了?这个可能性低,几乎不可能。

因为是高级地段,有钱人经常聚集的地方,天寻商场的安保是很严谨的。

宋梓辄听到温桐去了宋家一趟,脸上暗藏阴郁,那温桐应该知道了宋家为什么非要他娶裴素清的原因了。

想着温桐可能会在某个地方躲着他,他的心就一阵疼。

“找,怎么都给我找出来。”

林子阳明白的,而且已经加多人手了。

温桐敢退缩,他决不允许。

过了会,他问陆成远,声音有些低沉,“有没有烟。”

陆成远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就从衣服里拿出一盒烟递了过去。

修长润玉的手接过烟盒,姿势娴熟的放近嘴边。

陆成远立马递上了打火机,他看着宋梓辄的姿势,看着他点燃了火,烟圈缭绕,修长的两指夹着。

“你现在抽烟不好吧?”

而且医院禁烟啊,还受伤着呢。

不过,宋梓辄瞥了一眼,陆成远就打哈哈了。

老板以前会抽烟,后来不知道怎么地就没抽过了。

现在因为温桐,又拾起了烟。

两人也没有逗留太久,宋梓辄刚醒过来,其实还需要休息。

至于那天晚上过后,等不到人的姚总后来收到了向初瑷发过来的信息,独自一人吃了晚餐,别提有多郁闷。

隔天,有一个二十亿的合作项目本来应该选定的是天威集团,却因为这件事,而选择了佳顿集团合作。

项目负责的人正好是安盛乘。

姚单的为人,他是十分讨厌那些有公主病的名媛千金,像安右琪这样的,是厌恶。

二十亿啊。

那不是两千万。

安传瑞身为董事长,不可能不知道的。

之后安传瑞也询问过姚单原因,最后知道是因为安右琪,那天晚上生了好大的火。

安右琪不管怎么认错,安传瑞看着她的眼神也已经变了,还有他也知道安右琪恶语相向的的那个女人叫温桐,是与他去世的妻子长得很像的一个小姑娘。

安传瑞也是无情的人,但他一生里爱了一个叫易秋盈的女人。

对安右琪撒的愤怒的火,应了那一句,爱屋及乌,尽管还不清楚这个姑娘会不会是他孙女,还在查当中。

如果当年他的儿子没有死,他的女儿就是这般大了。

回到家里,龙夫人毫不犹豫的就打了安右琪一巴掌。

安盛乘见到,不由得也怒了,“你怎么还动手打她。”

“人都是你溺爱出来的,也难怪会这么没教养。”

安右琪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哭了出来。

龙夫人听着心烦,臭着脸上了楼。

安盛乘被噎了一脸,无话可说的样子,看着女儿哭的伤心,心一软,也舍不得说重话了。

天威集团在选继承人,但选出继承人的同时也会宣布分配财产,安右琪惹了大伯不欢心,也是万万不能的。

慈父多败儿。

说的就是这般。

·

同样在医院的单独病房里,那天温桐说不要去医院,但后来温桐昏迷了之后,向初瑷果断送医院了。

结果医生诊断是急性肠胃炎,外加又来月事,贫血等症状。

在挂了水之后,一睡就是三天,期间有迷迷糊糊的醒来,最后又睡了过去了。

期间,向初瑷也没有打电话通知温桐父母,怕他们会担心,宋梓辄那边嘛,有意的。

宋梓辄那边也没有惊动在河安的两老。

临近中午,多云,所以医院下面有很多病人在散步。

也就在今天,宋梓辄接受了记者们的采访。

宋梓辄坐在轮椅上,林子阳在后背推着,伍总还跟在身边。

严氏集团在新品发布会上当众宣布了婚期,宋老板没理由视而不见。

午后的阳光打在男人的身上,肤色还有些病态,却让他更像是坠入了凡尘的上仙,高雅贵气,不过眼底里,像是因为找不到温桐而带有一种戾气,冷漠。

记者很多,但却很有秩序。

“宋大少,请问你对和裴小姐的婚事是抱着什么样的看法?”

“你和温小姐已经分手了吗?”

记者的提问,过了好一会,轮椅上的男人才缓缓开了口,“婚约是家里人擅自决定的,我不承认,也不接受,还有我和温桐没有分手。”

直接明了。

一点面子都不给裴家。

“但您住院的几天,温小姐都没有来探望您,这是怎么回事呢?”一个记者迅速提问。

温桐没有出现过,在网上已经出现了N种的猜测。

哪知,这一问,宋老板的脸上已经彻底冷的像块冰。

但谈及温桐的时候,目光极其温柔的,一种近乎溺毙的口吻,“她在跟我闹别扭。”

此刻,温桐从病床上醒来,喉咙干涸,房间里出奇的安静。

这时门被退开,护士进来了,“小姐你醒了。”

护士进来查看了一下,还顺被给温桐倒了水。

温桐温顺长的又秀气,护士忍不住打趣了,“小姐,你是我见过得个急性肠胃炎最能睡的人了。”

温桐喝水的动作一愣,瞥了一眼护士胸前的名字和医院名,她和宋梓辄住同一家医院?

她放下水杯问,“我睡了多久?”

“三天。”

温桐,“…”

目光急着左右看了一番,瞥见放在床头柜前的包包,她拿出手机,结果发现却关机了。

“有没有充电器。”

“有,我给你拿过来。”护士看了看温桐用的牌子,就道了。

护士出去后拿来充电器,连接充上电之后,手机开了机,很快手机短信滴滴的响起好久,她设置了来电提醒功能,未接电话有父母的几个,林子阳的几个,陌生电话也有几个,其余的全都是宋梓辄的。

一页页的翻下,翻了几分钟也没到个尽头。

突然手机闯进来一个电话,是国外的。

接了之后,那边立马传来了何见晚的声音,“Ohmygod,打通了。”

“妈。”温桐的声音淡淡的,不过带着一点沙哑。

“你怎么了?”何见晚是当医生的,听着不对劲,当下就问。

“之前病了住院,睡了三天。”温桐知道何见晚一定问她三天里去了哪里了,怎么联系不上,不用何见晚问,她先说了。

实则,温桐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居然会睡了那么久。

何见晚笑了,问了住院的原因,又叮嘱了急性肠胃炎要注意的地方,后带着舒心的道,“阿辄他很担心你,要是身体没有大碍就先去见见他吧。”

“恩,我知道了,现在就去找他。”温桐其实也没打算回避宋梓辄,尽管卫夫人的话在她心里留了一个刺。

何见晚揉了揉太阳穴,想想又说了,“小桐,你要知道,在生命和你之间,他是选择了你,你不要觉得有任何负担。”

其实,温桐正因为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心里才会觉得难受。

挂了电话之后,温桐立马下了床,跑了出去。

护士小姐哭笑不得,拎着床下的鞋子就也追了出去,但是出去后也没看见温桐的影子,摇了摇图拎着鞋子又回了病房,要不要跑的这么快。

温桐一出去电梯门就开了,见是上去的,她毫不犹豫的就跑了进去。

等上到顶层的时候,没有守着的军人,她开了先前宋老板住的病房的门,里面冷冷清清,只有一名护士在打扫。

打扫的护士奇怪的看了温桐一眼。

扑了个空,心里头涌上了一股难言的失落。

温桐没说话,里面的护士就说了,“你要是想看宋家的那大少爷,就去楼下吧,他在下面接受采访。”

温桐怔了一下,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那护士摇了摇头,一边收拾一边喃喃自语了,“现在的年轻女孩,怎么就那么喜欢帅哥。”

宋老板住院的这几天,一直有人上来这边走动,大部分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也不缺乏病人。

她们要是知道宋家大少爷那脾气,看还喜不喜欢,她也是趁着宋大少不在才敢进来收拾一下的。

还有见过换个纱布也要季医生千方百计求的男人吗?

简直不可思议。

到了一楼,温桐走了出去。

一出去,阳光有些刺眼,温桐眯了眯眼睛,顺着很多人的目光聚集的焦点看了过去,她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的侧影,不由得喉咙一涩。

她就看着出神了。

不过没一会,似乎是厌烦那些记者的提问。

男人示意了身后的林子阳,林子阳收到指示,轮椅一转,就面向了温桐的这个方向。

林子阳眼睛瞪得贼大,温,温桐?还穿着病号服。

转过来的瞬间。

宋梓辄的目光早已经落在了站在建筑物下,他相思入骨的女人。

脸色有些苍白,没有穿鞋,眼眶有些通红的望着他。

温桐站着没有动。

然而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却站了起来。

步伐很快,像一阵风。

林子阳要喊出来的话像卡在喉咙里的鱼刺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在心里面呐喊,老板,你的伤不能乱动,会裂开的。

这一现象,吸引住了很多人,还有身后的那些记者。

温桐一惊,她一下子就想起了男人腹部有伤,三天时间还不宜走动。

于是,抬起脚,也走了上去。

过去想要扶住男人,却没想到被他一手拉住了手,另一手扣进了怀里,抱住了。

温桐的脸贴在他的胸口,男人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住,带着某种诱人沉沦的蛊惑。

很紧,紧的温桐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她却很喜欢,愿意承受。

“阿辄,你的伤口。”温桐的头被迫埋在男人的怀里,软软清清的声音闷闷的响起,她还惦记着男人的伤。

去他的伤口。

温桐感觉捆住她的臂力一松,刚抬起头,宋梓辄的呼吸骤然逼近,低头吻了下来。

宋梓辄的唇舌,紧紧的压迫了下来,热烈凶猛的吻住了她。

温桐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抖,贝齿一开,双手搂住他的颈项,那温热的舌便霸道的闯了进来。

未接电话是三天内的,也就意味着,宋老板早也醒了,然后找了她三天。

吻来的很热烈,也很凶狠。

他的嘴里,还带了淡淡温凉的烟草气息,温桐感知着男人对她的情感,搂着的双手不由的更紧了。

唇舌追逐着,交缠着。

腰间那搂住她腰的手,隔着病号服,也感觉烫的厉害,像麻了一样。

宋老板的气息瞬间侵占了她的每一寸发肤那样,令她根本无法抗拒。

众人惊愕!

然而眼前的场景,却美好的不像话了。

身后的记者,摄像机已经对准了两人,瞬间咔擦咔嚓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不过亲了好一会,两人不害臊,看着的人都害臊了。

温桐的脸烧的有些烫了,眼底水光粼粼,勾人的妩媚。

宋梓辄感到周围的嘈杂和投过来的目光,很自觉的放开了怀里的女人,最后拖下自己的鞋子,给温桐穿上之后,拉着温桐往里面去了。

这个举动,不由得也让人大吃一惊。

温桐垂着头,一手紧拉着男人的手臂,任由他拉着她等电梯,然后上去。

电梯在最顶层停下后。

季泠要下去,却发现了进来的宋梓辄,手里紧紧牵着一个女人,他知道,是温桐。

刚要打招呼,宋梓辄却看也不看他,拉着人就往病房走去了。

然后病房的门一开,猛的一关上。

他愣了好久才回神。

那个是折磨了他三天的宋梓辄吧?

------题外话------

唔,今天早早的更新,算是给你们的惊喜了有木有,其实,作者睡不着,起来又码字了。

剧情不会虐。(*^__^*)

来吧,长评啊,长评,把你们肚子里的墨水都贡献出来。

不知道会不会有二更,看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