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最想吃的在眼前/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老太支支吾吾了好久,面红耳赤的,也没有挤出来一句话。

有钱人家要是想要对付他们这种小家庭,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易沈观摩了温老太的神色好久,看来她应该不知道这玉佩是她舅舅的,以前的事怕也是不知道。

温尚峰倒好,一死把所有的秘密都带走了。

看着这两人就心烦,易沈冷声道,“知道怕了?”

当年玉佩不见了,有去警局那边报案,所以有案底在,要是他们真的想,绝对可以让这一家子坐牢。

不过温爸爸肯定是不希望这样的,再怎么样,当初温老爷子完全可以把他扔了把玉佩拿走,可是却没有,看在情分上也不会对她们怎么样。

易沈瞥见温爸爸的神色,又道,“哼,要不是我舅舅你这老太婆和你那儿子早就坐牢了,拿着这四千万滚的远远的,别让我知道你再来找我舅舅麻烦。”

黄兰芳吞噎了一抹口水,一块玉佩就四千多万,这家子人到底是有多有钱?

四千多万就为了断绝两家的关系,也真的是奢侈。

听到易沈这么说,黄兰芳怎么都要从温岳林手里分到钱。

两人狼狈的离开了温智南家。

温智南现在也看开了,他有老婆女儿,这两个人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还有易家,这几天他舅舅和外甥对他也是关心备至,这些都是在温家所没有的,人生还有什么遗憾不是?

·

新的一天来临,早晨的太阳已经从窗外探了进来。

病房,卫生间。

负责帮宋梓辄清洗身子的温桐,此刻被男人压在了花洒下的墙边,长腿驱入,动情的吻着。

宋梓辄没有穿上衣,腰腹虽然绑着绷带,但是肌肉线条却很完美,他气息清冽。

温桐微微仰头,方便宋梓辄蹂躏她的唇。

好久,卫生间门才打开,氤氲的雾气从里面飘了出来。

宋老板坐在轮椅上,神清气爽,病号服穿在了身上,胸前的扣子都没有扣,瓷玉般的肌肤带着微微的湿润,头发也湿湿的,滴落着水珠,整个人看起来性感,禁欲的美感。

温桐从后面推着他出来,红唇被蹂躏的娇艳,白皙的颈项更是添了好几处新的吻痕,甚至更里面,这些全都是拜宋老板所赐。

两人安静的吃了早餐之后。

宋梓辄双腿交叠,上面放着超薄的笔记本,指尖在感应区移动,姿势懒懒,神色却无比专注。

“在看什么?”

“那天晚上的监控。”宋梓辄也没有隐瞒,把那天晚上的情形和温桐说了。

温桐也看向了屏幕,只见吊灯快砸落下来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宋梓辄的背后经过不明显的撞了一下,低着头看不清面貌,最后混进人群中,不见了。

从情况看来,那人撞的力度拿捏的很准,所以,宋梓辄受伤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让他受伤。

谁会有这个动机?

不管是谁为了什么目的,这种做法都是不可原谅不可饶恕的。

温桐的目光又浅浅的落在了宋梓辄的受伤的那个位置。

宋梓辄目光一沉,嘴角一勾,声音愉悦低沉,“别看了,万一又把持不住怎么办?”

没个正经。

不过那双眼睛却意外的认真。

温桐瞧见,耳根一热,只要宋老板一耍流氓,她都没辙。

如今网络上因为宋梓辄的主动接受接着采访又迎来了一股热潮,从古至今,婚姻大事,向来由家人做主,自由恋爱后也要经过父母的同意,然而,宋梓辄却是反着来的,不过他的清傲和任性,却很受网友们喜爱。

又传出,宋家大少与家人的关系并不好,要不然为何以前一直身居美国不回来?

宋家与裴家如今是最为受到热议的。

裴氏千金喜欢宋梓辄也人尽皆知,身为国民女神为其打抱不平的人很多,但温桐也得到了不少网友支持。

只是网络上一些黑粉一直黑不停,营销号也在为非作歹,借着热度,提高知名度和关注的粉丝。

舆论,再怎么样,始终无法改变事实的存在。

生活,依然照过。

对温桐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至于裴氏那边,似乎也没了动静。

临近中午,林子阳在把车开到医院之后,温桐转而开出去了,去往帝都机场。

温爸爸和温妈妈也快到了。

飞机上,温妈妈因为第一次坐飞机,所以没办法一下子适应,有些晕机,如今贴了药在耳根,睡着了。

温爸爸还好,人很精神也不晕机,过于兴奋睡不着,只能透过那机窗,看外面漂浮而过的云朵和湛蓝的天空。

头等舱里。

除了温爸爸和温妈妈,易沈,还有三个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

那两个女人的目光一直落在易沈的身上,看了易沈好久,又看了看手里拿着的报纸,最后还是问了,“哎,帅哥,你跟报纸上的女人什么关系啊?”

易沈正在看书,听见他们问,视线撇在了她们看到报纸上,上面赫然是最新早报,低了头淡定的回,“我表姐。”

她们也就好奇问问,没想到真的撞上跟温桐有关系的亲戚。

其中有一个就道了,“唷,那你这表姐还蛮厉害的啊,没什么背景身份,还能抢了帝都裴氏千金的未婚夫。”

没背景身份?

抢?

他樊城第一家族易家的人,是没背景身份的人?

易沈听着就不舒服了,正要说话。

旁边的温爸爸听到了,没好脸色的看着她们,气得吹胡子瞪眼,“胡说什么,明明是那臭小子把我女儿拐走的。”

温爸爸最不喜欢就是听到别人污蔑温桐的话。

所以只要是关于温桐,他都会变得很恐怖。

两个女人一听,脸上更好奇了,“叔叔,你是说是宋梓辄先追求你女儿的吗?”

“那是当然的。”

谈起温桐,温爸爸脸上满满的骄傲。

这两人似乎也没什么恶意,就是单纯的八卦,但是看温桐的照片,也不难看出,她是个气质型的美女。

飞机落地之后,三人收拾东西下了飞机。

温爸爸和温妈妈还是第一次来帝都,一出到机场门口,看着那繁华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就有些不适应了。

不过也并没有乡下人第一次进城那种窘迫感,最多这种算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温桐见爸妈从机场里面出来,笑扬起嘴角,走了上去。

本来就是不可多得气质美人,驼色的单薄毛衣,半身裙,踩着白鞋,肤色很白,身材高挑,不引人注意都难。

“爸,妈,易沈。”

“小桐。”

“表姐。”

打了找之后,温桐走过去帮母亲提了包包。

两老见到自己女儿,心情一下子美丽了不少。

温爸爸看着温桐,眼里闪过一抹心疼,刚才在飞机上和那两个女孩聊天,他知道了不少的事。

眼见周围投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有的甚至已经拿出手机拍照了,温桐道,“先上车吧。”

她倒无所谓,就是担心父母会受到影响。

医院。

宋梓辄刚做完检查。

季泠还在病历上写写画画,看着这么多人进来,也愣了一下。

看情况,这是温桐的家人?

没有多问,而是先出去了。

易沈进来后,目光率先打量床上的宋梓辄。

好吧,以他看人的经验,宋家的大少爷又怎么会俗人平凡。

“叔叔,阿姨。”宋梓辄淡笑着打了招呼,带着客气礼貌。

温爸爸和温妈妈点了点头。

温桐走上前坐在床边,看见宋梓辄在扣衣服扣子,上前帮忙扣好。

很自然,似乎没有什么不妥。

老夫老妻的感觉。

宋梓辄黑眸藏着笑意,看着温桐的目光越发的溺宠。

温桐面不改色介绍,“站着的是我表弟易沈。”

两人站在一起倒是般配的很,易沈承认了宋梓辄的存在,“你好,表姐夫。”

这个称呼对于宋老板来说很受用,“你好,易沈。”

两人相互打了招呼,算是认识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对于易沈这称呼似乎也没什么意见。

“身体怎么样了?”一旁,温爸爸看着女儿这举动,盯了宋梓辄好一会企图看出什么端倪,才问。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拆线就可以出院了。”宋梓辄平静的回。

“人瘦了不少。”温妈妈跟着道了。

“让你们担心了。”

宋梓辄知道温桐的父母是真的在担心自己,这让他更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

这种感觉,挺好的。

温妈妈随后又对温桐说了,“要是阿辄出院了,小桐你啊,多做点好吃的,也多煮点营养的汤给阿辄补补身子。”

温桐恩了一声。

只是怕,宋老板这一出院最想吃的最想补的,就在眼前。

易沈疑惑的问了,“两人同居了吗?”

听到这句话,宋梓辄脸上的笑容高深莫测。

温妈妈淡定的回,“跟同居也差不了什么了。”

再说B市两人的公寓就在隔壁,以宋梓辄的性子,怕已经把她女儿吃的死死了。

事实上,宋老板比温妈妈想的还要狼子野心。

两人不仅同居。

而且关系更近一步,已经扯证结婚了。

温桐平生第一次在父母面前起了愧疚感,不由的窘迫了一张脸。

两人扯证之后,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较多,她一直没机会和父母说这件事。

宋梓辄似乎知道温桐在想什么一样,放在床边缘的手悄悄拉住了温桐,两人靠的近,加上有被子挡住,所以其他人也看不到。

那黑蕴的眸子里的淡然,显然是有什么计划安排的。

看样子。

温爸爸和温妈妈知道两人结婚的事并不远了。

晚上,宋家。

因为宋梓辄的不待见,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去探病。

只好把季泠叫来家里吃饭,询问询问情况。

季泠也如实说来,“没什么大碍了,过两天可以拆线出院了。”

宋君庭的气色差了不少,因为宋梓辄的事情,劳心劳累,或许因为宋梓辄那天露出的冷漠的眼神,让他着着实实受了伤。

那怎么会是一个儿子对父亲的眼神。

他也只是想为儿子做点什么而已。

宋家人虽然都想劝说什么,但是,若是支持了那两人,说服宋君庭接受,那也就意味着以后,也许会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毕竟德源大师都说两人命格相克,不宜在一起。

所以,他们不好说什么。

也只有看宋君庭怎么想了。

不过看情况,宋君庭不想接受也无济于事,因为,宋梓辄,不是受宋家控制的孩子。

卫湄玉的心思似乎也不在这里,上次她和温桐说了这么多,她的心思都没有改变吗?

季泠想了一下说了,“今天,温桐的父母来探望阿辄了。”

宋君庭听到,沉了一下,最后问了卫湄玉,“湄玉,上次你去B市见过温桐的父母,他们为人如何?”

卫湄玉停下筷子,淡淡的回了,“挺热心的夫妇,也蛮好说话的,朴实醇厚,其他的倒没什么了。”

说的都是乡镇人的一些最基本的特征。

季泠问了,“卫姨见过温桐的父母?”

“恩,见过,在B市的时候。”

季泠是觉得奇怪卫湄玉这个说辞,温桐的父母,看起来很有学问大气,也颠覆了他对乡镇出来的人的看法。

不过宋君庭现在什么心思,这次卫湄玉也猜不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