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从医院出来,超市那边,温爸爸和温妈妈已经大包小包的提了很多东西出来了。

等车的时候,温妈妈就唠叨了一句,“帝都的物价还真是贵的要命,一棵大白菜也要十几块钱。”

大白菜在河安镇也就三四块钱一颗。

“贵是贵点,但是东西都很新鲜,这里卖的虾,也不比咱们那边刚从海里捞上来的差。”温爸爸眼神放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车辆,见着有一辆的士空车,招了招手。

“也是。”

车子一停,两老上了车,结束了今天的超市之旅。

等温桐和宋梓辄回到别墅的时候,一进去,灯火明亮,隐约还有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厨房里,温爸爸和温妈妈的身影正在忙碌着。

客厅,易沈在看电视,他也被两老叫过来吃晚餐。

到处都散发着温馨的气息。

“表姐,表姐夫,你们两个回来的太慢了。”淡淡的揶揄,从易沈嘴里说了出来。

温桐也面不改色,笑容浅浅,“有点塞车。”

那种淡定,你是察觉不出任何的东西的。

易沈摇摇头,据这几天观察,他的表姐只有在宋梓辄面前,才会露出不同的神态情绪。

宋梓辄眸中带笑,拿着行李上了楼,随后又下来。

这时,温桐已经进了厨房,把温爸爸撵了出来,温爸爸坐在沙发上,一副闲不住的样子,开始捣鼓茶几上的茶具。

“叔叔,我们来下棋吧。”

温爸爸听见,自然欢喜,笑着应下,也是有这个雅兴在里面。

宋梓辄从隔壁房间拿出棋盘,棋子。

易沈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一点,目光不由的投了过去。

上一回在温家,温爸爸是有些大意了,所以才会在宋梓辄身上吃了亏,只能防,不能守。

这次不同,温爸爸走的谨慎细心,还多了几分狡诈之意。

下棋之余,温爸爸还不忘说,“阿辄阿,这次来帝都除了看你,其实我跟温桐妈还想见见你的父亲。”

那位严厉铁血的将军,温爸爸也是一直很敬重,毕竟身为国家的军人,都是伟大的,若是能好好谈谈,最好不过。

宋梓辄手执黑棋,黑眸如墨,“叔叔,我安排。”

棋走了一半,外面的门铃响了。

易沈站了起来,“我去开。”

开门之后。

勇叔率先瞧见开门的人,看着易沈的脸,怔了一下,随之温和的笑开,“你好,我们是来找大少爷的。”

易沈尔雅一笑,真是巧,说曹操曹操来了,“请进。”

在勇叔身后,是面冷严谨,很威武的宋少将,他的视线也落在了易沈的身上,跟温桐长得这么像,应该是兄妹之类的。

不过,宋少将显然没有进去的意思,而是说,“你让宋梓辄出来吧。”

这出院了也不说一声,要不是季泠通知,他们还蒙在鼓里,既然都出来了市里,也就顺道过来看看。

“叔叔外面冷,你还是进来吧,正好我舅舅舅妈想见见您。”

犹豫了一会,宋君庭还是进去了。

他儿子的家,有什么好尴尬的。

进去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客厅的两人,茶几上摆着棋盘,他儿子正和一名儒雅的中年人厮杀的激烈。

看着这面相气质,说他是乡里来的,也不会有人信。

倒是像那种书香世家出来的文人雅士。

宋梓辄见进来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宋君庭,愣了一下后放下手里的棋子,语气漠漠的称了一声父亲。

这来的真是没有一点点防备。

“这位是温桐的父亲。”

温爸爸连忙站了起来,伸出手,“你好。”

宋君庭也是给足面子,伸出了手回应,“你好,我是阿辄的父亲。”

“他是温桐的表弟。”宋梓辄转而介绍易沈。

易沈?

这名字倒是挺耳熟的。

易沈扬起一丝微笑,“叔叔,久仰大名,常听我爷爷提起你。”

“你爷爷?”战绩赫赫,国家军人,宋君庭颇受老一辈人爱戴,老人家也常常挂在嘴边。宋少将不由的反问一句,完全是下意识的。

哪知,易沈笑容更甚,“恩,我爷爷易孝权,他希望我当军人,经常让我以你为榜样。”

他们家就算不做帝都这边的生意,他爷爷易孝权的大名,在帝都名流圈,也是赫赫有名的,商界里面,谁不尊称一声易老先生。

难道是樊城易家?

会是易家的人吗?

宋少将脸色古怪了一下。

易沈故意说出来,完全是下马威啊。

什么以你为榜样,估计都是虚的。

不过宋梓辄很满意。

在厨房里的温妈妈听到外面声音,特意探出个头看了看。

温妈妈一眼看到宋君庭,就知道是宋梓辄的父亲来了。

温爸爸随之平静的把人叫过来了,“孩子妈,过来。”

温妈妈把围裙脱下,整理了一下仪容,出去前跟温桐说了,“小桐,你洗洗手,阿辄父亲来了。”

温桐在厨房里呆滞了几秒,开水洗干净手,出去。

客厅,宋梓辄又介绍了温妈妈。

之后温桐走出来,清清淡淡的声音喊了一声叔叔,礼貌,不过有些冷淡。

宋君庭听出来了,但并没有说什么。

只见宋梓辄在茶几上抽了一张纸巾,一手抬起温桐的下巴,动作轻柔的擦拭她脸上的面粉。

即便是在父母面前,花式秀恩爱,也停不住。

白皙的肌肤逐渐染起一抹粉色,不过没推开,很享受宋梓辄的服务。

宋老板将其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痒痒的,真想咬一口。

几人一起坐下聊了会天。

过程中,宋少将表露出不咸不淡的样子,不过应有的礼数还是做了全套。

最后在宋君庭要回去的时候,他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顿饭再回去吧。”

儿子第一次邀请老爹留下来吃饭,即使是家长见面,宋少将也留了下来。

从这点可以看出,宋少将快妥协了。

桌上,摆了十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式,令人食欲大开。

“勇叔,坐吧。”

温桐摆了碗筷,邀请了还没有入座的勇叔。

“不用了,温小姐。”勇叔身为管家,他哪有和主人坐一块吃饭的。

“勇叔,这里不是宋家,你不用行那一套,坐下吧。”

勇叔一脸为难。

最后还是宋君庭发话,勇叔才坐了下来一并吃饭。

宋君庭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军队,厨子做的饭都是极其美味的,不过今晚的菜,似乎比他之前吃的还要美味。

都是吃惯山珍海味的,易沈第一次尝到温桐做的菜,也不吝啬的赞赏,“好吃。”

“谢谢。”温桐对自己的厨艺是很有信心的。

温妈妈笑眯眯的补了一句,“上次,阿辄的母亲来咱家,也这么说。”

差点被饭噎到的宋少将。

上次讲电话,何见晚有跟宋少将提过自己见过温桐父母的事。

这温桐的父母,果然是不能小看的。

人精啊。

一餐下来,宋少将吃了五碗米饭。

宋少将和勇叔离开之前,宋梓辄拿出U盘给他。

两人上了军车之后,勇叔拿出小型的笔记本,在把U盘插进去之后点开里面的文件,里面赫然是宋梓辄受伤的视频。

宋少将看了,脸一横。

那个黑影,才是害他儿子受伤的罪魁祸首,所以说并不是因为温桐的原因。

宋君庭并不是榆木脑袋,能这么年轻坐上少将的位置,除了气运,自然还有实力,到底是谁设的局?

他身居高位,仇家不少,只有找出视频里的男人才知道会是谁干的。

U盘里的资料,都是艾莉娜整理的,连嫌疑人的照片也在内。

“阿勇,你去查查这些人的底。”

“是,少将。”

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定不会轻饶。

夜晚,房间里。

温桐手里抱着睡衣,正要去洗澡。

房门一开并关上,宋梓辄走了进来,一步步逼近温桐。

温桐没有退路,被抱个满怀。

感觉到他在使坏,两手抵着男人胸前,“我要去洗澡了,身上有味道。”

本以为父母在,宋老板应该不敢张狂。

宋梓辄亲了亲微张的红唇,闻了闻,又在那小巧的耳垂舔了舔,“香的。”

温桐脸一红,她说的明明是油烟味。

很快,温桐身上的衣服被弄得凌乱,也没有了可以开口说拒绝的机会,两人呼吸沉重,纠缠。

结果,门外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非常急促的。

再浓的*也被这敲门的声音毁了。

宋梓辄认命,将温桐的衣服扣好,随后开门,门外温爸爸一脸正经开口说了,“小桐要是跟你住一个房子里,她睡一个房间。”

别墅,除了主卧室,书房,还有两间客房。

分房睡?

宋老板怎么可能愿意,两人登记结婚的事,本来也没想要隐瞒。

“叔叔,我跟小桐已经…”

话还没完就被温爸爸打断,“说啥都不准睡一块,除非结婚了。”

“叔叔,我跟小桐已经登记了。”

温爸爸怔了一下后,眼珠一瞪,声音洪雷如钟,“什么?”

温妈妈也被吸引了过来。

宋老板只好解释了一遍,不过什么时候去登记的就没有详细阐述,轻描淡写的就带过了。

“婚礼已经在筹办中了,爸,妈,我是很有诚心要和温桐过一辈子的。”

温妈妈倒没怎么,就有点意外,宋梓辄的速度这么快。

除了温爸爸吹胡子瞪眼,半会后,无理的吼了一句,“今晚必须分房睡。”

无声无息的就拐她女儿去登记,罪加一等。

唔。

宋老板貌似在岳父那里栽了跟头。

温爸爸丢下这句话就黑着脸回房了。

“阿辄,委屈你了。”温妈妈抿了抿唇,像是在忍着笑意,跟着回房。

温桐靠着床,坐在旁边柔软的地毯上,听到父亲那句话,眉目笑开,水汽蒙蒙的大眸,配上那一张无害秀美的脸,生动又勾人。

笑够了后,才拿起干净的衣服起来才往浴室走去,洗澡。

宋梓辄倚在门口,如画的眉微微扬起。

他的温桐,不但不帮忙,还笑他。

关键,她的笑容却令他心动不已。

·

在半夜阴冷的小雨浇灌后,翌日起来,寒风习习,气温十三度了。

宋梓辄穿上了黑色的高领毛衣,更显得贵气谪雅,坐在餐桌前,手里拿着平板在看数据报表,一脸专注,身后,还有艾琳娜,和林子阳。

温爸爸和温妈妈很早就起来了,天气虽然冷了,两人依然出去散步了。

温桐起的有些晚,昨晚稍微有点失眠,躺在床上好半会才睡着,洗漱换好衣服下楼。

“夫人,早上好。”艾琳娜很热情的打了招呼。

林子阳,“温桐,早。”

“早上好。”

打完招呼,温桐带着微妙的心情坐在了宋梓辄对面,尽情的欣赏着男人的美貌,她拿起一个小笼包咬在嘴里,“爸,妈出去了?”

“恩,出去散步了。”

宋梓辄也发现温桐在看他,但没说什么。

等温桐吃完早餐,宋梓辄似乎要出门了。

艾琳娜和林子阳先出去在车上等着,温桐送人到玄关。

背对着两人,宋梓辄穿好鞋子,披上了外套。

温桐站在旁边,突然踮起脚尖,在男人的唇上不分轻重的啄了一下,“早安吻。”

至于温爸爸和温妈妈,两人很有闲情逸致的散步,看着周围建设的风景,说说笑笑。

忽而一辆路过的轿车停在了路边,车门一开,一个贵妇从车上下来。

温爸爸和温妈妈目光放过去,看着那身影很熟悉,定眼一看之后,这么巧?

------题外话------

(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