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茶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披着昂贵的貂皮外套,拿着限量版的鳄鱼皮包包,打扮的贵气十足。

那张面容,温爸爸和温妈妈也不会忘记,是在B市有过一面之缘的卫湄玉。

没想到早晨出来散步,也能撞见她。

不过这边别墅环绕,是众多有钱人居住的地方,偶遇,也并不稀奇,只能说明是缘分?

卫湄玉冲着两人笑了,一脸意外,迎了上去,“温大哥,素姐。”

她比温爸爸温妈妈都小,所以在B市就这样称呼了。

温妈妈,“真的好巧,湄玉。”

温爸爸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卫湄玉看着他们,看这情况,温桐并没有跟父母说过她的事了。

不过温爸爸温妈妈也并未表现的很热情,自从上次一起在B市游玩了三天,两人皆是一个想法,就是这卫湄玉看起来很好相处,实则根本没有交心,再说他们只是普通人,有钱人的心思真不好猜测,少打交道的好。

卫湄玉上前拉住了温妈妈的两手。

“没想到出来一趟就遇见你们了。”

“这两天还挂念你们呢。”

感受到一股热情,温妈妈脸上的笑容都笑僵了。

但是她并未感受到卫湄玉身上的喜悦。

一阵寒暄过后,温妈妈想要赶紧结束道好和卫湄玉道别,“你这是要去?”

“友人约了一起喝早茶。”

有钱人的友人,当然也是有钱人。

温智南瞥见妻子的眼色,委婉的说了句,“那可不能让人等太久。”

卫湄玉眸里隐晦的闪过什么,便说了,“温大哥,素姐,难得遇见,不如你两和我一块去吧,不远就在这附近。”

温妈妈连忙道,“这怎么好意思。”

“是啊,我们和你那些友人也不熟悉。”

“她们都是喜爱交朋友的人,朋友,也都是从陌生人接触后改变的,交流交流,一回生二回熟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在河安镇也没有遇到过这种热情邀请的情况,也没有卫湄玉能说,一下子不知怎么办了。

温智南脸露尴尬,“要不阿素你去吧,我一个大男人去了不太合适。”都是妇人之友,他还不如回别墅呆着。

温妈妈不明觉厉的瞪了温爸爸一眼。

卫湄玉静静等待的姿态。

温妈妈这下子也不好意思拒绝了,“那湄玉我跟你一块去吧。”

“好。”

温智南得以开溜,不过依然有些不放心,叮嘱了温妈妈几句。

一会后,温妈妈跟着卫湄玉上了轿车,车子缓缓开远。

温爸爸往回走,在路过一处亭子后,看到里面聚集了不少老人,他也往那凑过去探个究竟了。

至于还在别墅里的温桐,在用电脑和B市的琳姐视频开了半小时会议,询问了店里的情况,顺便跟琳姐,露茜说了在帝都要开琪利亚第二家分店的事情,如今有王菲在顾着,她也不用担心,之后,让琳姐拟定了股份的签订合同,打算让他们成为琪利亚的股东。

“温桐,你真的要给股份我们?”视频那边,露茜讶异的问了。

温桐点头,随后又说了,“我看了你设计的新作很不错,明年春季华美全国设计大赛你可以考虑参加。”

露茜听到温桐的肯定,眸色亮了亮,至于大赛的事,“我考虑一下。”

参加比赛,可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同时如果取得好的名次,她未来的前途是一片光明。

“温桐,我已经很感谢你给的这份工作了,股份我就不用了。”琳姐为人还是很实在,温桐给她的薪水已经很高了,这足以让她一家衣食无忧。

也只有贫穷过,辛苦过,才会更珍惜现在得到的一切。

温桐笑了笑,“琳姐,你不用跟我客气,琪利亚,你付出的也多,我很感谢你。”

琳姐想,这样的温桐实在太会收买人心了,会让人有种死心塌地的跟着她。

长达半小时的视频通话结束后,温桐回房拿包包车钥匙,出去了。

她现在的重心在帝都的新店铺,宋老板似乎也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帝都这边的工作,留在帝都的时间,怕是会更长。

不过,两人在一起,在哪住都无所谓。

既然有长期定居下来的倾向,温桐打算出去买画画的稿纸笔这些,毕竟她的收入来源,是靠创作。

·

轿车停在了一栋很大的别墅门前,门口装潢就豪华无比。

道路的两边是修剪的很平的草坪,庄严的,往前一看,那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温妈妈也只有在看欧美大片的时候会看到有。

现实亲眼看到,还是稍微有些震撼到了。

不过她并没有仇富的心态,有钱人只是比普通人更懂得享受生活。

下了车后,别墅的佣人上前客气的将两人领向了某一处。

庄园,建造的非常漂亮,假山,淙淙流水的小河,河流养了品种不一样的金鱼,在花草树木的衬托下,倒是有种古典范。

在修剪的很漂亮的白色亭子里,桌上已经摆放了很多不同的早点,好几个贵妇聚在一块,欢声笑语。

“宋太太来了。”

其中有人眼尖,又正好面对那边,便道。

“好像还带了人,不知道会是谁。”

“宋太太带来的人自然不同凡响,待会问问不就知道了。”

卫湄玉是宋家的大夫人,此身份在她们之中定然是没有谁能及的。

走到她们面前,卫湄玉笑了笑,“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

“宋太太住得远,理解理解。”

话语之间,全都是客套。

宋太太?

温妈妈眼里闪过疑惑,看了眼前几位穿的雍华富贵的几位女人,沉默一脸。

卫湄玉察觉了,但没有开口解释,而是道,“素姐,介绍一下,眼前这几位分别是曹太太,柳太太,林太太,周太太,还有金太太,钟太太。”

卫湄玉称呼素姐的,她们也露出好奇的目光,“这位是?”

不能失了礼节,温妈妈说了,“我叫白芷素,各位太太称呼我阿素就可以了。”

随后卫湄玉说了,“素姐是我在A市认识的朋友,没想到来的路上撞见,就邀请一块来了。”

几位阔太太又打量了几眼温妈妈,身上穿的大衣也不便宜,并没有怎么打扮,不过这一身搭配显得年轻时尚,加上保养的好,气质又端庄娴雅。

这份气质是她们所羡慕的,因为她们并没有这种东西。

温妈妈身上穿的都是温桐先前和宋老板逛街买的,价格是不便宜,只是衣服穿在身上,也要看驾驭不驾驭的住,驾驭不住就是土了,显然,温妈妈驾驭住了。

佣人拉开椅子让两人坐下。

温妈妈一坐下浑身不自在。

其实这些阔太太举办的茶会,又怎可能是真心实意的坐着聊天。

曹太太率先问了,“阿素面生的很,应该不是帝都人吧?”

通常这么问,被提问的人都回回答自己是哪里人。

温妈妈也不例外,摇了摇头,“B市人。”

B市?一个二线小城市的来的人,其他几位阔太太一听,眼色不由的变了变,仿佛带了种轻视在里面。

“那还能跟宋太太相识,阿素还真是好命呢。”

抬高卫湄玉,贬低了温妈妈。

听说是B市来的,他们也就失去问的兴致了。

卫湄玉听到她们这么说也不辩解什么,仿佛有意的,她端起瓷杯,喝着那香味飘溢的花茶。

温妈妈始终面带微笑,不可置否。

“我记得,最近报道的热烈的那个姑娘好像也是来自于B市的吧?”

“是说温桐吧?家境普普通通,手段倒是厉害。”

“要是我选媳妇,撇开家世不说,肯定是选裴素清。”

“再说,宋家娶媳妇都是比较特殊的,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嫁进去,宋太太,你说是吧?”

卫湄玉如今是宋家的大夫人,嫁给了宋君庭,名义上她也算是宋梓辄的母亲。

虽然不清楚宋家现在的情况,但是宋家分明也是想裴素清当儿媳的。

“她们的婚事并不是我能做主的,不过阿辄的父亲,是比较钟意清清的。”卫湄玉淡淡的回了句,尝了一口糕点后又道,“曹太太,这糕点不错。”

然而却没有跟她们说温妈妈是温桐的母亲。

“自然,糕点是聘请了法国著名甜点师雷夫做的。”

“曹夫人,这雷夫据说是有钱也很难请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托了点关系。”

看来这栋豪华别墅的主人是曹夫人了。

话题转变的相当之快。

温妈妈听着她们在说自己女儿的不是,脸都白了,气的。

至于为什么卫湄玉被称为宋太太,哈有她的默认,温妈妈大概也猜到了,上次何见晚来家里,她询问过,她后来说过宋君庭再娶了,恐怕就是眼前这个叫卫湄玉的女人了。

瞬间便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温妈妈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虚伪的人。

而且卫湄玉这般,到底几个意思?

温妈妈别看人端庄娴雅,性子却很烈。

那盘糕点突然递在了温妈妈面前,曹夫人笑着说了,“阿素你也尝一块,平时在B市应该吃不到雷夫大师做的糕点。”

温妈妈一手推了推拒绝了,笑容已经收了起来,“曹太太有心了,这点心看起来虽然可口,但是甜腻,我向来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

曹夫人脸色变了变,“阿素都还没吃,怎么就知道这甜点甜腻?”

“我看金夫人吃了一块后把那杯茶都喝完了。”

*裸的嘲讽,毫不掩饰的。

曹夫人拿着糕点的手收了回来,把碟子放下的时候发出很响的声音,看来是被温妈妈给激怒了。

卫湄玉突然笑了笑说,“是挺甜的,不过我喜欢吃。”

“是啊,我也挺喜欢的。”

其他太太见状,纷纷附和了。

温妈妈却一副苦口婆心的道了,“甜的东西吃多了不好,小心会得糖尿病。”

“素姐说的也有理。”卫湄玉同样面不改色的。

几位阔太太被打脸,却没有卫湄玉这种气度,她们高人一等惯了,像温妈妈这样的,她们可真没遇见过,硬是有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错觉。

轮嘴皮子,她们肯定是说不过温妈妈的。

在河安镇,温妈妈经常和黄兰芳这样势力又多心眼的女人斗嘴,再说这些阔太太更好对付了,那点心思,一猜就透,唯独卫湄玉。

一翻下来。

温妈妈说想去上个洗手间,曹夫人便让佣人带她去了。

期间,易沈打来了电话,“舅妈,你的早茶喝完没有?我和舅舅在别墅里等你了,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完了完了,小沈,你过来接舅妈吧。”

“行,舅妈你现在在哪个位置,我过去。”易沈感觉到温妈妈的语气不对劲,但没多问。

温妈妈现在是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也不想和卫湄玉有什么牵扯,出了卫生间问了带路的那个佣人,知道地址后告诉了易沈。

出了卫生间,就撞见了独自一人的卫湄玉。

卫湄玉对她笑了笑,那笑容里淡漠的很,“素姐。”

“你还是别这么叫我,我可没这个好福气当你姐。”温妈妈当下翻脸。

“真是不好意思,没提前跟你说我的身份,毕竟对你们而言,也是件唐突的事。”卫湄玉依然笑着。

温妈妈觉得恶心的很,这一路来,多的是机会说,再者把她带过来这里却是想看她笑话的吧,知道她身份普通,跟有钱人是沾不上边的。

“关于温桐和阿辄的事,我想跟你谈谈。”淡淡的口吻,带着强势。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况且你也不是阿辄的亲生母亲。”

在某些方面,卫湄玉石强势不过性子刚烈的温妈妈的。

温妈妈扔下这句话,没好脸色的走了。

卫湄玉愣了好几秒,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脸色变得铁青难看。

只见外面飘起了小雨,温妈妈只好在别墅门口避雨等着。

客人要走,佣人很快就通知了曹太太。

她们在门口也一块站着,“怎么这么快回去了?”

“有点事。”语气十分冷漠。

这些阔太太来这里,都是有专车接送的,曹太太似乎知道点什么,“白女士住哪,我派司机送送你。”连称呼都变了。

温妈妈也不介意,“不用了,外甥来接,还麻烦待会曹夫人让人开开门便可。”

曹夫人也没在说什么,她们转身要回别墅里头。

一会,一辆拉风的银色跑车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几位阔太太的视线也投了过去。

跑车价值不菲。

几千万是一定有的。

白芷素的外甥?

跑车停在了别墅门口前,易沈从车里下来,手里拿着一把伞,细雨中,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很快又令人一怔。

第一眼印象,很出色优秀。

不过这样貌~

阔太太瞬间失色了。

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似的。

温妈妈瞥了一眼,没说什么,跟着易沈一块上了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