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公然敌对宋少/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易沈的出现,她们只是猜测,之后询问了卫湄玉,原来这叫白芷素的女人还真的是温桐的母亲。

当着人家母亲的面说她的女儿的不好,多少有些尴尬。

要说只是B市来的小户人家,根本不像好吗?

你小户人家的外甥子开几千万的跑车?

所以,这些贵妇心里多少有点气卫湄玉把她们当枪使来用,但是又不好对她说什么,只能把一肚子气憋在心里。

车上。

温妈妈越想越气,同时觉得怎么有心机这么深沉的女人,现在温桐和宋梓辄登记结婚了,是宋家的人了,回头得让温桐注意注意她才行。

卫湄玉这一步棋,又走错了。

等她想挽回的时候,已经挽回不了了。

·

开车出来买东西的温桐,去了一个叫新市街的地方,那里开的店几乎都是卖美术用品的。

之后进了一家叫天晴的店。

温桐大学的时候也很喜欢来这里买美术用品,不过这家店卖的美术用品,都是国外的有名牌子,价格会比国内产的贵上很多。

拿了各种不一样大笑的白纸,随后开始看起了画笔,画笔拿了一直用的那个牌子,又买了水彩的颜料。

只见门口的铃铛又响起,在导购员甜美的欢迎观临下,进来几个女人,安静的店里,一下子因为她们的笑声,多了些生气。

“涵涵,你用的画笔一般选什么牌子的?”

“马利。”

“我妹妹最近在学水粉画,涵涵有没有可以推荐的牌子?”另一个女人又问了。

“温莎·牛顿吧,店里有,你可以看看。”

四个女孩,似乎都以那个叫涵涵的女人为中心的,带着一种刻意讨好的态度。

叫涵涵的女人声音柔柔,在她们之中她的身材最娇小,不过身上穿的带的都是名牌,画着精致的妆带着美瞳,低着头,她在安静的在挑选着东西。

店里面有三四个导购员,她们在看到涵涵的长相之后,开始交头接耳。

她们认得这个女人,是经常出现在时尚杂志上的Ling设计师,真名叫付涵,是QM工作室一直力捧的设计师。

“是付涵吧?”

“是她。”

“我看了QM最新几期的时尚杂志,不过我发现她设计的衣服,越来越没新意了,基本都是那个风格,其实说真的,真的不怎么样。”

“对啊,也不知道QM怎么这么力捧她。”

导购员说话的声音不大,不过当事人似乎比较敏感,在刘海的遮掩下,那双眼睛流露出复杂的思绪。

既然是付涵是QM工作室的设计师,那么跟着一起来的怕是同事了。

店里的光很明亮,在层层架子的遮掩,透过缝隙,温桐抬起清丽的眸,也看了那娇小的背影几眼,不过很快就淡淡的别开了。

在她们还挑选的时候,温桐拿起篮子,里面装的都是她要买的东西,提着就往收银台走去。

温桐买的东西很多,而且挑的都是贵的牌子,收银员面带微笑,问道,“小姐,您有没有本店会员卡呢?”

拥有她们店里的会员卡,是可以积分的,如果够一定的分数,还可以兑换超价值的大礼包,礼包的东西加起来起码价值两万元。

对于中层消费的人来说,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

不过导购员听到那么干脆的说没有就没有在问了,加上她心里估算了一下,买的东西加起来已经超过礼包的价值了。

“你这店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连马利这个牌子的画笔都没有了?”在放着画笔的那一排架子,女人的声音带着抱怨和斤斤计较。

导购员面带歉意,“小姐不好意思,本来还有五盒的,可能是前面那位客人都买走了。”

他们店里的美术用品,一直都很受欢迎,但是从国外进货也是需要时间的,经常会有些牌子的货缺货,一般来的客户没有的话都会预定留下地址,要是货到了晴天直接寄过去。

买五盒这么多?

“你帮我问问她,能不能分我两盒,我急用。”

“小姐,店里还有几款其他牌子的也挺不错的。”导购员不可能跑去问客户这样的问题,如果不是有需要,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买这么多的。

“我就要这个牌子。”

导购员一脸为难。

那女人见导购员没有要帮她问的意思,她踩着高跟鞋去了收银员那,“这位小姐,听说你买了五盒马利的画笔,不知道你能不能分我两盒?我急着用,谢谢。”

温桐低着头正在回宋老板的信息,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她抬头看了过去礼貌的回了句,“不好意思,这五盒我都要。”

“就不能分我两盒吗?”语气很懊恼,似乎生气了。

温桐把手机放回包里,干脆的回答,“不能。”

“买这么多你也用不完。”

温桐没回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买五盒,自然有她的理由,谁说是她自己要用五盒。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她的同事听到声音,本来在挑选东西的,都走过去了,“晓静,怎么了?”

叫晓静的女人开始跟她同事抱怨了,语气是那个哀怨。

“小姐,你就分两盒给我朋友吧,她真的很想要这个牌子。”

这两人可能和叫晓静的女人比较好,所以开始帮她说话了。

“别处也有。”温桐回。

有是有,但是她们没那么多时间去别的地方买了,买完东西还要回公司上班的。

叫晓静的女人一直骂骂咧咧,仿佛温桐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此刻,导购员也把东西都结账了还都装进了袋子里面并道,“小姐,你的消费金额是五万八千。”

买美术用品也烧了这么多钱。

温桐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卡递给了导购员,刷完卡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字体娟秀大气,令人赏心悦目。

“小姐,东西很多,我们这边有专门提供人送过去的,您一个人应该拿不了这么多。”

“我车停到附近,帮我提些过去就可以了。”

“好的。”

“谢谢。”

温桐手里也提了一个袋子,转个身正要看到了手里拿着东西过来的付涵。

付涵霎时间怔在了原地,手里提着的篮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带着美瞳眼睛也遮不住那一闪而过的惊慌。

温桐倒是很淡然,嘴角勾起,没说什么转身出去,彻底的把她无视掉。

这么大的动静引来她的同事的注意。

“涵涵,你没事吧?”

付涵扯开一个微笑,捡起地上的篮子,“我没事。”

晓静又在付涵面前埋怨,不过付涵在见到温桐之后,花颜失色,心思根本不在这里了。

只见温桐走出去,付涵的目光就跟着去。

“涵涵,你认识这个女人?”

付涵沉默了很久,最终点了点头,她能有今天的位置,是靠踩着温桐的名气上来了。

“涵涵,她太没品了,还那么小气。”晓静跟着道。

“不过你们不觉得她看起来有点眼熟吗?”

“没见过,最近工作那么忙,你们还有空关注别人?”

收银员听到她们说的话,不由的笑了笑,没品的人才会说别人没品,也不照泡尿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

四人随便在天晴的店里拿了东西,一一排队结账。

很快,帮忙提东西出去的两名导购员回来,神色激动的跑到收银台前。

“小慧,刚才那个客人超级有钱的,开玛莎蒂拉哎,我最喜欢的跑车牌子啊。”

“你干死干活也买不起你喜欢的跑车。”

她们在这里一个月的工资也才一万多,有的房贷都还没还完,更别说车子。

不过温桐给她们的印象很好,温雅大气,还低调。

不像这几个穿的光鲜亮丽的女人,趾高气昂的,所以在她们面前,有故意说这些话让她们听见的意思。

果不其然。

她们的脸色都微微的变了变。

尤其是付涵。

出了天晴的店后,付涵说了,“你们都没看新闻吗,她是报道上宋家大少爷的女朋友温桐,而且,她也是我大学的同学兼舍友。”

“对,怪不得那么眼熟,就是她,要不是工作太忙,我肯定也会跟着网友一起喷她的,这个女人好有手段的,抢了国民女神的未婚夫。”

不知情的两人拿出手机百度一搜,一系列的新闻报道就出来了。

报道上有宋梓辄十分高清的正面照,清隽谪雅,很帅很有魅力的男人。

“这么帅的男人眼光要不要这么差啊。”

看了好几条新闻后跟着一起吐槽了,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不过让她们好奇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后半句。

“既然你们是舍友,那你们刚才怎么都不打招呼?”

“对啊。”

付涵笑笑,委婉的回答,“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

“什么事啊?”三人追问。

付涵眼底深意满满,咬了咬唇,没有在回答。

显然,她是想说出来的,但是分明也觊觎着什么,所以不敢说出来。

回到QM办公楼,付涵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里拿着画笔走神了,思绪集中不了,拿起水杯往茶水间走去。

谢怡心正在喝热水,脸色似乎也并不怎么好。

付涵见到,“怡心姐,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最近天气冷了,要注意保暖。”

只是谢怡心看她的眼神却很冷漠,“你连自己都顾不好还有心思担心别人,你现在画的东西,高层已经很不满意的。”

付涵脸一僵。

“不对,你画的东西向来都不怎么样,不过是一直在学她而已,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谢怡心轻轻道了。

付涵脸一变,“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跟我不过是同类人,能高尚到哪里去,说的当初那件事你没有参与一样。”

谢怡心不理她,踩着高跟鞋回了办公室。

付涵气急败坏,不管过了多久,她永远都摆脱不了一个叫温桐的梦魇。

温桐离开天晴后,并不是回别墅,临近中午,和宋老板短信约好了中午一起吃饭。

天气灰蒙蒙,笼罩了那一座座高楼大厦。

今天撞见了付涵,温桐的心情确实受到了影响。

停好了车后,往其中一座大厦走去。

温桐到的时候,宋梓辄还在开会。

在医院的时候并没有死心,召集了微购一半的股东,为了就是要实施这个方案。

公然抗议微购最大的股东。

有料。

经过这几年,田展博成为了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加上宋梓辄没有出现过在微购,所以后面的股东都被他拉拢的差不多了。

会议桌。

宋梓辄正面对着几大股东的施压,不过在他们的口水战里,他显然从容淡定,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这时,艾琳娜敲了门走了进来,“老板,夫人到了,在办公室等你了。”

宋梓辄对着那十几个人淡淡一笑,语气不容抗议,“休息两个钟再继续会议。”

之后头也不回的出了会议室,留下一堆脸色铁青的股东们。

说推迟就推迟,问过他们意见没有?这是要逼他们撤资或者走人的节奏。

但是,夫人?是指那个叫温桐的女人吗?

他们结婚了?

股东们脑海里不禁冒出这个疑惑。

会议室里,裴素清也在。

只见股东们的眼神不经意落在她的身上,看了好几眼后又假装移开。

裴素清没说话,冷着一张脸,起身走了。

然后,田展博追着出去了。

------题外话------

(ˉ▽ ̄~)~

知道结婚的事,不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