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等我回来/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看的是陆成远的背影,并不是有敌对他的意思,只是对他抢走他预定的房间的事有些放不下。

如果他成了天威集团的继承人,估计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如今的他,连跟云舟集团敌对的资格都没有,再说,陆家与宋家交好,看球场的情况,就知道了。

在帝都,有哪个商人敢跟云舟集团作对?

“明辉,要不要过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安明辉看了好一会,心烦气躁,摇了摇头并不想过去,“不了,去了也没有意义。”

另外两人似乎有想过去的念头,难得遇见他们,在山庄这样惬意的地方,说不定还能谈上几句,结交他们对家里的生意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彭华瞧见他们的样子,便道,“以前宴会上都不怎么打照面的,你还指望现在过去人家搭理你。”

听到之后两人沉默了一会,最后耸了耸肩,“确实如此。”

男人之间的谈话,她们几个女人都听到了。

不禁,视线也眺望了过去,网球场上,除了球场的两人她们知道外,场内站着的几个男人面目俊朗身材颀长,十足十的优质男,想必是帝都豪门的公子哥,可惜没机会认识。

所以她们也就更羡慕能够认识安明辉的付涵。

比赛结束的很快。

只见那俊朗清贵的人拿着球拍从场上下来,身上那一种凌然的气质,令人不由的想俯首称臣。

网球场上引来了很多人观看,在比赛结束后,因为这场精彩的比赛欢声鼓舞起来,观众席上有不少的女人目带痴迷,嘴里喊着男人的名字,仿佛是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很多人都是视觉系的,但凡美丽的人事物她们看到了肯定会崇拜或者喜欢。

比如,宋梓辄。

即便他不是明星,也同样招他们喜欢。

“是宋梓辄吧?”

“是他,本人比照片上还帅啊,我的眼睛已经不是我的了。”

只是宋梓辄本人,对那些声音视若无睹,连抬眼的兴趣都没有的样子。

温爸爸和温妈妈没想到自己的女婿如此的受欢迎。

另一边,陆成远哀嚎不已,他引以为豪的网球都输了,以后别叫他陆二少,叫他输二少吧。

宋梓辄回到场内的观看处,因为运动,在严冷的冬日也出了不少的汗,清俊的人此刻平添了一种朝气蓬勃的英气。

温桐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注意着男人的一举一动,在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才恍然回神。

“温桐,我赢了。”

温桐放下手里的单反,拿着毛巾站了起来递过去顺道,“恩,我看到了。”

宋梓辄低下身子从她旁边拿起水,仰头,黑色的发梢闪耀着光点,喝了几口之后扭好瓶盖,看着已经递过来的毛巾,他道,“我要你帮我擦。”

淡淡的声音如春风细雨般,之后就是一副静等的姿态。

温桐整了一下毛巾,没说什么,亲手帮他擦汗,他的发梢,他的脸,他的颈项。

宋梓辄嘴唇勾起优美的弧度,周围的景色仿佛又失色了几分。

她那个样子,是那么的专注,认真。

近在迟尺的这张脸,怎么就生的那么好看。

温桐擦汗的力道不由的重了重,察觉自己的失意和想法,她脸微微一红,好一会,翘长的睫毛轻颤了几下,低垂了下来。

两人的一举一动,让单身的人此刻都想找伴侣了。

观光车上的晓静认出温桐,“涵涵,是她。”

付涵的目光至始至终没离开了,听到晓静说话,她柔柔的回了句,“是啊,又好巧。”

“付涵,你认识温桐?”蒋静问。

“她们大学的时候是同学,还住一个宿舍。”晓静抢着回,后又道,“阴魂不散还差不多,不过涵涵上次你都没说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

“过去了,有什么好说的。”付涵郁郁的回。

这样的语气,更令人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安明辉低头看着付涵,“你跟她怎么了吗?”

场外观众席的人也目睹了两人的亲密举动后心里觉得有些遗憾,倒也没说什么,有的拿起手机拍照想发上网表态心情。

哪知,在打开微博的瞬间,就看到微博热门的头条有他们,点开一看,“天啊,他们结婚了。”

场外的热闹,场内的人无暇关注。

陆成远如丧家之犬般颓废的回了场内的观看处,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如今,就是任人宰的小羔羊。

“成远哥,你总共输了一亿五千万。”宋民航回来,伤口上撒盐。

陆成远不解的抬起头。

宋民航又解释了,“刚才哥哥们临时改变主意,赌大哥赢了。”

怎么可以这样!不过就算跟他们辩肯定也说不过,毕竟刚才并没有说不可以临时更换押注对象,宋家出来的,个个都这么狡猾没良心。

陆成远的心跟这严冬的冷有的一比了,此刻脑海里只有一个成语,自掘坟墓,他的心比吃黄连还苦。

然而那几人一副坐等收钱的样子。

在陆成远独自伤心难过的时候,宋梓辄走了过去,那张平静的脸色,他看了,心惊肉颤。

“刚才说的话还记得吗?”宋老板直接问。

陆二少下意识的猛的晃晃了头,于是,等着他的是八十米高的蹦极台。

身为男人,恐高是一件很糗的事情,恰巧这种事,熟悉的朋友都知道。

真不该玩心大起,破坏了宋大少爷的好事。

等陆成远被一脚踹下了蹦极台玩耍了一把后,没有在逗留原地,继而上了观光车转移阵地了,后来温爸爸和温妈妈见人太可怜了不忍心安慰了一把。

大概是冬天的缘故,天黑的很快。

回到山庄内,也到了晚饭的时间,在多种料理的选择下,他们选择了打火锅。

打火锅的餐厅是在山庄的二楼,餐厅里面已经有很多游客吃饭了,他们进来后,服务员很快的引他们到了靠窗的一处,大圆桌,十多个人坐下,其乐融融。

服务员将汤底端了上来,是鸳鸯锅,另外一边是可以烧烤的。

入座之后,服务员将点的菜一一端了上来。

温桐拿着四个小碟,调料她喜欢自己配。

将调料都呈进碟子里,正要将别的味料勺一点的时候,一个涂了指甲油偏瘦的手出现在眼帘,温桐抬起头,发现是付涵。

付涵一愣,她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清楚是谁,反应回来之后,她回神先笑了笑,“你先吧。”

温桐嘴角一勾,别过眼不再看她,还漠漠的说了声谢谢。

温桐的态度,付涵心里很是不舒服,从以前就是这般模样,淡静如水,毫无波澜,就算发生那样的事情,到最后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一身傲骨。

“温桐,想不到你又回来了,本以为,你应该会一辈子都不想踏进帝都了。”

如今,她不仅回来了,而且过得比以前更好,甚至找了那么优秀出色的男朋友。

“你想让我生气吗?那种事,该有阴影的怎么会是我,你应该要担心才对,我回来了,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放过你?”款款道说,莫名的让人心情就会浮躁起来。

付涵咬了咬唇,像是被说中了心事那般,竖起寒刺攻击了回去,“没有人会相信你的,还有严总裁和若小姐取消婚约的事你知道吧,这都是因为你,古女士她不会放过你的。”

温桐手里拿着勺酱油的勺子要往碟子里放,听到她说的话后,终于施舍般的看了过去,“趁我现在心情还可以,你最好走远点。”

“宋家大少爷选择的女人,是剽窃别人作品的设计师wing,要是大家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付涵轻笑着说,如果真的报道出去了,温桐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会彻底的失去吧,她想。

温桐却不恼,两手端起那瓷杯的酱油,又拿起辣椒汁倒了进去,面不改色的,从她的头顶,慢慢的浇淋下去,“你的声音真的很吵。”

这大概,是温桐做过最任性,最野蛮的事情了。

付涵没想到温桐会动手,酱油从头顶流下,她的脸,衣服都是酱油,身上的味道和咸味,刺激的她气急败坏的尖叫了一声。

调料区发生这样的一幕,引人瞩目不已。

正好有个服务员手里拿着胡椒粉过来,温桐看见他愣住在原地,她道,“不好意思,酱油,辣椒汁,被我用光了,麻烦你再弄点过来。”

干了坏事还这么坦然?

服务员战战兢兢,“好,好的。”

安明辉等人听到声音,都朝着调味区过去。

安明辉见到付涵的样子,脸色一白,“小涵。”

付涵眸里的雾水挤的很快,但是很快,在那汁液流进眼里的时候,刺激的她睁不开眼睛,她声音柔柔弱弱,“明辉…”

这副模样,安明辉看见心都疼了,他确实喜欢付涵,所以付涵被欺负,他极其生气。

“喂,你这女人太过分了吧,这么无礼没素质。”晓静看向了温桐,打抱不平道。

温桐脸上荡起了笑容,这温婉淡素的样子,与刚才的形象一比,实在有差距。

安明辉眼里寒冷一现,“马上给她道歉。”

他不是不认得温桐,安右琪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也知道并不能随随便便招惹她,可自己的女朋友被欺负,他没理由什么事都不做。

在气势上,温桐并不输于他,并理所当然的回了句,“她给我道歉才对。”

“你在开什么玩笑。”晓静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神色诡异。

其他人皆露出探究的神色,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安明辉又道了,“我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仇恨,但现在你必须给她道歉,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温桐笑的更欢了,眸色撇着付涵,意味不明。

付涵做人倒是很成功。

这时,远处就走来一个清俊的身影,不知为何,他这么一过来,气氛隐约有些变化。

宋梓辄先是将温桐拉向自己,低头看温桐,根本没有担心那边的状况。

接着,易沈他们也走了过来,目光打量了一眼不远狼狈的女人,嘘了一声,想不到温桐的战斗力这么强悍,也是惹不得的主,不过护着那个女人的,是安家的安明辉吧。

接下来,那几人女人便将温桐的横行告状似的说了起来,大概那些贬义词都用的差不多了,一副要讲理的样子。

“我宠的。”宋梓辄的回答令人咋舌。

最后,叫晓静的女人不甘心那样又说了句,“宋梓辄,你的眼光也太差劲了,这样的女人你喜欢她什么,还不及…”

“全部。”

这个回答人耐人寻味。

众人默,真是令人无法反驳,再者,这么强硬的后台谁敢对她怎么样吗?

温桐此刻扬起的笑容不同刚才,现在的笑,像明珠一样亮,带着真心,同时藏着一抹羞涩。

“以后你讨厌谁不用自己动手,告诉我,我来做。”

宋梓辄的这句话,轻轻的语气,令人心生寒意,但是听在温桐耳朵里,是深情款款不已。

如果温桐说不想看到她们在这里,怕是宋梓辄二话不说叫人把她们轰出去。

在安明辉旁边的付涵身体不由的一冷,即使她闭着眼睛也感觉到那话是针对她的,不止付涵,其他人听到了也忌惮不已。

这种病态的宠爱,令人望尘莫及。

真是可怕的男人。

安明辉此刻不知说什么好,神色尤为复杂,手重重一握,根本没有勇气在追究下去。

“我在酱油里其实还放了辣椒汁。”

“她活该,不用管他们,我烤了鸡翅,回去吧。”

宋梓辄拿起温桐调好味料的碟子,拉着人就走了,宋家的几位跟着回去,易沈跟回去前,目光别有深意的看了安明辉一眼,见他那憋孙样,笑了笑。

安家的那几人,在爷爷常年的熏陶下,他也受到影响,对他们讨厌的很。

安明辉带着付涵回了房间清洗换衣服,其他人也没有在吃下去的*,纷纷都走了。

而温桐那边,此刻热闹不已。

冬天的时候打火锅,自然少不了火锅,连温爸爸都喝了不少。

温桐头靠在宋梓辄的肩膀上闭着眼睛,小嘴微张,脸色嫣红,她没喝多少,不过是有些困了。

宋梓辄把外套披在了温桐的身上,将人抱了起来,“我送她回房休息。”

把人送回房里没多久,宋梓辄又接到了陆成远的电话叫了下去,美名其曰是兄弟好久没聚在一块了,还有第二场。

看着床上睡着的人,他附身在脸颊亲了两口,在她耳朵旁轻轻说了一句,“等我回来。”随后关门出去了。

床上的人睁开眼睛,不由的脸一红,估计她装睡的事情,没能瞒得住宋梓辄,不过似乎很不凑巧。

温爸爸和温妈妈不参与,两人吃饱想休息一会去泡温泉了。

宋家那边。

因为宋梓辄更新的微博,记者们都疯了,只是根本采访不了重要人物。

宋君庭不会不知道。

宋川道了,“大哥,阿辄的事情可闹大了,我那些朋友单位可都在问我是不是真的。”

宋君庭不说话,他都收到了军队里好几个长官的恭喜了,随后脸上阴雨连绵,“怎么不是真的,他一个月前就和温桐去民政局偷偷登记了。”

要不是他派人去查还不知道两人已经登记结婚了。

宋成周怔了一下,“这还真有阿辄的风格。”

卫湄玉最后也知道了,在房间的梳妆台前坐了好久,最后莫名的笑了起来。

何见晚你儿子真是厉害的很啊,眼睛里藏着狞色。

------题外话------

重感冒==天气一变,好折腾我。

我又要放福利了,这次要写温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