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要结婚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湄玉千方百计想阻止的,最后却适得其反。

宋梓辄的存在,是她一生的污点。

坏人要做坏事,要小心老天有眼。

·

温桐趴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上面还有很多新鲜的玫瑰花瓣,灯光暧昧的晕洒,有几片顽皮的缠绕着那三千青丝,增添了一种妩媚的感觉。

她坐了起来,随后开了阳台的窗出去,温泉的烟雾袅袅升腾起,黑夜里的灯火阑珊,一切是那么的美丽安静。

坐在一旁的摇篮椅上,琉璃清眸睁着,似乎有心事那般。

后来,收到了赵佳打来的电话。

赵佳的声音大大咧咧,总算驱走了一些沉闷,她显得无比激动,“小桐,你和老板结婚的消息在网上传疯了,你们真的结婚了吗?”

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好多,比如他们老板居然会是名门世家的大少爷,虽然B市近年来是商人们眼里香喷喷的鸡腿,可他身份高贵,怎么就想着要在B市里做生意,还待在B市那么久,这一点,赵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之后打电话问过林子阳,林子阳也不知道为何,并说老板的心思向来难猜。

赵佳最近比较忙,林子阳不在,工作上有些事情突然就落她头上了,时而还要应付三天两头从A市过来的高若白,她已经好多天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恩,已经登记了。”声音柔柔。

温桐从小也不缺乏追求者,有的连了四五年连半分距离都没拉近过,老板就是不一样,大神一样的人物,追个人都是闪电战。

“恭喜恭喜。”赵佳嘿嘿一笑,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当伴娘了,“打算在哪里举行婚礼?”

“应该会在帝都吧。”温桐想了想回。

赵佳似乎憧憬在国外举行婚礼,聊着聊着,她突然感叹了一句,“我觉得老板一定很爱你。”

温桐想起宋梓辄,那颗心就像一融即化的红豆冰,甜甜的却又青涩。

听到赵佳这么说,淡笑回了句,“也许你说的没错。”大概正因为如此才没有办法放下,即使知道宋家的那个传说,手紧了紧,果然还是没办法完全释怀。

之后温桐跟她说了遇见向初瑷了,赵佳说知道,向初瑷给她打过电话,许久没有聊天,两人唠唠嗑嗑眨眼二十分钟过去,最后赵佳被母亲叫出去扔垃圾两人才结束通话。

思念渐浓,遏制不住。

这才分开多久啊,宋梓辄这人啊,果然是磨人的妖孽。

温桐又坐了一会,上了微博,发现有人艾特了自己,是宋梓辄,他开了V认证,子啊看到宋太太的字眼的时候,胸口里溢满了温情,这人啊,居然在网上公开他们的关系了,明明才开V没多久,居然已经吸引了那么多的粉丝,还顺带让她的粉丝也增加了不少。

刷了一会评论,除了祝福之外,就是黑子在喷她,没营养的评论,看着也无趣,关了手机转身回房间了。

拿出换的衣物,准备泡温泉转移一下注意力,衣服全部褪去,裹了一条围巾,曲线饱满,肌肤光滑细腻,及腰的长发也用毛巾盘了起来,转个身想要从换衣间出去,却发现门口早已经站了人。

男人慵懒的姿态靠着,静静的注视着她,浓墨的黑眸热情似火。

温桐除了错愕,还有羞窘,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肌肤仿佛要被烫伤了,脸一热有些无措的站着,但是心情却很雀跃。

出去半个小时,宋梓辄根本无心和他们周旋,他要回来也没人敢拦着,不过还算有点良知,自罚了几杯烈酒,哪知一回来,就看到这么活色生香的一幕。

没有天雷勾地火,只有淡淡的温情萦绕。

温桐率先走过去靠近他,大胆的伸出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小脸凑近,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了一块,“怎么那么快回来?”

宋梓辄穿着大衣,继而将温桐整个身体裹住,双眸对视,毫不遮掩的情深,“不想让你等太久。”

而且温桐不在身边连一分钟都觉得漫长无比。

暖暖的温度让人舒叹,温桐的眼睛突然就有些酸涩的朦胧,看的不太清楚,凭借着感觉,唇重重的亲了上去,不小心磕到了男人的洁白的齿。

她像饿得慌的小动物啃食着食物那般,迫切不安,寻求着什么那般,与平常有稍许不一样。

宋梓辄无声失笑,呼吸略重,无意的撩拨尤为要命。

他一手搂住她,一手捧住她的脸想看出端倪,哪知,那双氤氲雾气的眼睛迷离的睁着,不由的让他心一紧。

“为什么不开心?”

温桐微微一滞,没有回答。

宋梓辄抿了抿唇,又问,“因为她?”

温桐诚实的摇头,她并没有受到付涵的影响,能这样影响她情绪的怎么可能是她。

要是真的是,真该千刀万剐。

不等宋梓辄再次询问,她的一手悄无声息的探近了男人衣里,柔软无骨的手,抚上了男人的小腹,从性感的腹肌,有慢慢的沿上的趋势。

越是往上,那张秀美的脸,烧的更厉害了。

瞬间,宋梓辄将她的手抓住,性感的喉结一滑,因为忍耐,那双狭长漂亮的眼眸微微发红,身体早已滚烫不已,“温桐。”

温桐眸里流光一转,“你不喜欢?”

真是风水轮流转,他的声音沉哑,“喜欢。”

怎可能会不喜欢?

她的主动,简直喜欢的要命。

“阿辄,我想要你。”

软柔的声音毫无预兆的闯进男人的心扉,无限循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终于,让他一溃千里,他的自控力早就被消磨殆尽了,此刻是最薄弱的时候,哪里经得起温桐这样的撩拨。

不过这大概是宋梓辄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他环在温桐腰间的手收的更紧,将她更用力的按在怀里,吻住了那让他情动不已的红唇,那种磅礴而出的*,仿佛要将人吞噬。

粗重的喘息,紧紧相拥的身体,交缠的唇舌,从试衣间一路出去,跌跌撞撞,一路到房间,门咿呀的被关上。

温桐被放在了床上,她没有喝醉,却又像醉了,整个人妩媚不已。

“阿辄,我想和你生个宝宝,唔,两个好不好?”

“阿辄,你的身体,我很喜欢。”

喝了酒所以才敢这么胆大妄为?

宋梓辄的额头已经冒出了薄薄的细汗,手臂的青筋微微凸起,他解着衣服,目光温柔而危险十分,之后他拿起温桐的手往嘴边亲了亲。

*的时刻已经来临。

除了一群单身汉,如今还捆在一起醉酒当歌。

·

第二天,外面阳光正柔柔的洒着。

付涵因为眼睛被辣椒水进眼睛的缘故,已经肿了,就算及时的清洗了还是没有办法,所以一早,安明辉带她回市区医院了。

本应该是好好放松心情约会的时刻,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将付涵送回了她所在的公寓,他才心情烦闷的开车回家。

回到家后,他父亲安典彦和母亲魏晨如正坐在沙发,见到他回来,魏晨如眼里带着责怪。

“明辉,昨天你去哪里了,打你电话还关机。”魏晨如看着儿子疲惫的回来,便问。

安明辉有些心烦,“妈我就不能有点私人空间吗?”

他父亲安典彦却甩出了一组照片,是安明辉昨天去接付涵的时候被拍到的,两人在亲吻。

安明辉看见,却生气了,“爸,你找人跟踪我?”

“你对这个女人是认真的?”安典彦沉着一张脸问。

安明辉抿嘴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跟她分手。”安典彦瞧见安明辉的神色,便强制的道。

魏晨如跟着说了,“妈安排了泰宇珠宝集团的千金跟你明天见面,你明天记得赴约。”

如今在安家,继承人的事情已经被放在了一边,处于弱势的他们,这段时间闹得慌,心里很不安,找个联姻对象,起码能壮大他们在集团里的地位。

与泰宇珠宝联姻,是安振云安排的。

安明辉很不愿意,“我不去。”

“你要是想成为天威集团的继承人,就必须听我们的,还是你想一无所有?”

安明辉握了握拳,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如果他站的更高,不是他仰视别人,而是换成别人仰视他了,但让他和付涵分手,他却又做不到。

两者之间,他会做出什么选择?

龙夫人那边亦是如此,手里执着一份亲子鉴定书,脸色惶恐不已,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年那个婴儿,明明已经死了。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觊觎安家财产的他们,会这么顺利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吗?

·

中午的时候,温桐因为一个电话才醒过来,是琳姐打来的电话,她按了接听。

琳姐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温桐,新一季出的衣服我们要不要找代言人?”琪利亚在微购销售很好,但是要在实体店真的发展红火,甚至走向全国的话,需要一种叫明星效应的东西。

所以她总结了一些问题便想和温桐商量一下。

温桐想说话,但是喉咙却很沙哑,想说话也说不出声。

最后一个漂亮修长的手将电话拿了过去挂断了,宋梓辄坐在了床边,手指在屏幕和是哪个飞舞,发了短信给琳姐,晚点回复。

B市那头的琳姐一脸怪异,最后笑了起来。

“先喝点水。”宋梓辄放好手机,把温水放在床头边,低头,眸里含笑看向了温桐。

温桐还酥软的很。

宋梓辄随之将一个枕头垫高,让温桐舒服的靠着。

水杯里是有吸管,他端着水杯,温桐咬着吸管慢慢的喝水,缓解一下喉咙的不适感。

温桐一手夹着被子遮住身体,只是,香肩还有锁骨那一片的肌肤,遍布青青紫紫的吻痕,地板上的红色花瓣还有很多揉成一团的白色纸巾,数量之多,可想而知昨晚的战况有多激烈,房间里似乎还残留了*的味道。

她不小心看见,脸上的温度又烧了起来。

宋梓辄察觉了她的羞窘那般,亲了亲她的脸颊,义正言辞一句,“以后不要勾引我。”

昨晚失控的太厉害,根本没办法遏制要她的冲动。

温桐脸颊飘过了两朵纷纷的红晕,此刻怎么淡然的了,她呼吸轻轻,没有看他。

等喉咙好些了,她问,“几点了?”

“快十二点半了。”

温桐一惊,“他们呢?”

宋梓辄面不改色的回答,“都回去了。”

温桐头疼的低吟一声。

宋梓辄轻笑出生,将温桐可爱的反应尽收眼底,抱着人放在腿上亲了两口,“他们没说什么。”

毕竟他们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夫妻了。

午后时光,两人温存了一会,温桐起身去浴室洗了澡,身体的疲惫感消减不少后,神清气爽的往客厅去。

只是,在她目光瞥见外面的温泉后面色古怪了几秒,服务员已经将热腾的粥送了上来,吃完后,两人收拾东西离开。

相信龙泉山庄,已经可以让温桐一辈子记忆深刻了。

并没有直接回别墅,而是去了微购,宋梓辄在忙,温桐则是拿着男人的平板坐在沙发上和琳姐聊天,关于琳姐提的代言人,温桐一早就想到了。

当红明星很多,但是像品牌代言这样的,找一个最具有广告价值的明星才是最靠谱的。

琳姐和露茜都提了很多个明星,包括超级模特,但是温桐觉得都一般。

微信上又收到了赵佳的信息,小桐,你的婚纱要自己设计还是定制啊?

咻咻咻的好几张图发了过来,连续咚咚咚的声音在安静的办公室响起。

宋梓辄的目光落在了温桐的身上。

温桐拿着平板的双手紧了紧,哭笑不得,这样的追问,让她真的有了一种婚礼即将来临的紧张感。

又过了几天时间,易沈因为有事要回樊城一趟。

温桐一家去机场送他了,易沈上飞机前就说了,“表叔表婶,过不久你们可能要跟我回一趟樊城,因为爷爷说既然找到了你们,就不打算藏着掖着,好歹要让别人知道你们回来了,所以到时候可能会举办一个宴会,宴会的时间到时候电话通知你们,不会很麻烦的。”

作者申明:易沈应该是称呼温桐父母表叔表婶的,谢谢小孩0601指出,前面章节会修改过来。

温爸爸沉了一下,应了下来,对于易家的存在,他一直很好奇来着,也有想过去看看的想法。

这段时间,温爸爸和温妈妈也准备回一趟河安。

不过回去之前,温妈妈问了宋梓辄两人的婚礼的问题。

婚礼举行的地点在帝都,时间定在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在帝都举行的话,两老打算在河安也打算设宴,算是风俗,唯一的女儿出嫁,怎么也要风风光光。

?至于温桐,想要邀请参加自己婚礼的人并不多,毕竟那些人都不怎么熟悉。

此刻,炎宇集团总部。

因为解除婚约的事情,若家那边很生气,暗中隐约给他们家的生意使了绊子,所幸都是小问题,都能够解决。

严楚涯刚谈了一个生意回来,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便见到自己母亲坐在了沙发上等着他。

“妈。”冷漠的称了一声。

“你真的不和若怜从归于好?”

“妈,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吗?”严楚涯坐会自己的位置上,冷嘲的回了一句,他的唯一一次妥协,是他母亲用温桐的事情来威胁他才得逞。

“你不试着相处,怎么知道若怜不适合你,再说若家对我们家有恩,你这么做实在太过份了。”古女士道。

当初炎宇集团有难,不是若家暗中帮了一把,日后就算挺了过来,也不会发展到如今的鼎盛。

“拿我的人生去感恩吗?”严楚涯反问。

一句话让古女士哑口无言。

送父母上飞机的温桐,后又去了天和区那边的店铺,只见店铺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还有两天大概就可以完工,琳姐派人送过来的衣服王菲已经在整理了。

“辛苦了。”

“不会。”

开业典礼还需要办,温桐开始着手处理这件事。

在店里忙了一会的温桐刚想要休息一下,门口,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题外话------

温泉福利明天会传群里,群号:452170450福利仅供正版读者享受,全文订阅截图给管理要密码,么么哒耐你们。

最后,感谢送票票的宝贝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