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修改遗嘱/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并不陌生,眼前精炼能干的中年贵妇,令人记忆深刻。

王菲抬头看了过去,门口站着的贵妇她也认识,是炎宇集团的董事长,一个时常会在杂志和时尚节目出现的古玲女士。

只是,她现任的老板的神情漠然,显然不太欢迎的样子。

来者是客。

温桐的目光移开,“王菲,去泡杯热茶。”

王菲点了点头,虽然她心里也十分好奇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身为职工,她还是安分守己的好,别的事她没必要关注的太多。

古玲两手拿着精致的LV包包,腰腹的位置,踩着不是很高黑色高跟,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温桐见她进来,放下手中的水杯,往休息室走去。

刚装修好的店铺里,还残留着油漆的味道,古玲似乎很讨厌这样的味道,她进来了一小段距离就停住了脚步,语气似乎有点不屑,“隔壁有家咖啡厅,去那边谈。”

要走进休息室的温桐回头看向她。

两人对视了一眼,古玲就往外边走了出去。

温桐对着她背影讲道,“我没什么时间,古女士若是有话要说,就在这里。”

古玲回过头,她的目光微微眯起了几分,藏着不悦。

温桐婉婉一笑,转身进了休息室。

抓着包包的力道重了几分,古玲最后还是跟了进去。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就算摆多高的姿态,她都能视若无睹,明明是想让她清楚自己的本分和实力,让她明白自己根本不是她们世界里的人,到最后发现,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自取其辱。

但是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尤其出色的姑娘。

休息室里的茶几上放了新鲜的百合花,怡人的香气的飘淡,装修的很漂亮大气的休息室。

王菲将热茶搁在了古玲的面前,出去前为其关上了门。

“你过得不错。”古玲坐下后说了句。

这个女孩再次回来帝都之后,比先前过得耀眼夺目,甚至能得到宋家人的认可,古玲心思较为复杂,她习惯将事情都掌控在手里,唯独温桐是个意外,她总是时刻的给人惊喜。

温桐面色淡淡,由衷的回了句,“这都是托了古女士的福。”

人生遭遇劫难,若你一蹶不振那你的人生也就这样了,但如果你能勇敢面对,斩风破浪,迎接你的会是新的开始。

毕竟没有谁的人生会一帆风顺。

古玲听到这句话,脸上扬起了笑,目光却十分锐利。

“我这次来并不是和你坐在这里喝茶聊天,我来是找你谈个条件。”古玲直接插入了话题。

“哦?”温桐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

古玲从包里拿出了一叠资料放桌子上,小型的U盘垫在上面,她道,“以你现在的身份想必你也不想引出不必要的麻烦,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原始文件属于你了。”

她之所以没有拿着这些文件去找自己儿子严楚涯谈,也是考虑到了温桐现在的身份处境,她是宋家的人,动不得,得罪不得。

曾经,温桐窃取作品的事闹得满城风雨,她曾拿着这个作为要挟,要挟了她儿子严楚涯,只要严楚涯答应和若怜订婚,那她的事情就可以得到解决,可以恢复平静的生活。

至于她曾经待过的QM工作室,那边完全被封口,加上当时温桐行为乖张低调,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真实身份,所以事情很好解决,知道她是知名wing设计师真实身份的,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而已。

“只要你劝楚涯和若怜重归于好,这些资料都是属于你的。”她道。

古玲心里知根知底,如果是温桐提出的要求,她儿子严楚涯一定会照做,所以才拿着这些资料找上温桐。

真是会谈生意。

不,只可以说是威胁。

毫无疑问,她在诱惑温桐,没有谁不在乎自己的清誉,尤其是公众人物,人得到的东西越多,自然不想失去。

温桐看了桌上那叠资料,唇角一勾,“古女士不愧是生意人,做事都是一板一眼,尤其的让人讨厌。”

古玲笑笑,温桐不是第一个这么说她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只要能守住裴氏的家业,不折手段又如何。

“我只要你的答案。”古玲强势的逼迫了句。

温桐淡笑烟云,不以为意,叫来王菲。

王菲进来之后只听到一声,“送客。”

只见坐在沙发上精炼的女人瞬间脸色一变,曾经的商场女王吃了一个闭门羹。

王菲怔愣了几秒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客人,请慢走。”

古玲咻然站了起来,“你真的不在意?以你现在的身份这些资料再次曝光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温桐微笑着答,“古夫人这么做之前要好好考虑清楚,丑话说在前头,我也会对你不客气的,甚至整个炎宇集团。”

以前发生过得不愉快,不是说过去久了就不记仇了。

当王菲从老板温桐嘴里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完全的相信了。

她不是没有看新闻,当她知道温桐的身份后关于她的每一条报道新闻都有看,还有老板的对象,那神秘宋家的大少爷,真的超级宠爱她们家老板。

关于宋梓辄的传闻也有很多,最近传出他在M国的势力很大,爪牙已经伸回了国内所以他才会回来的,虽然还没得到证实,但万一真的是如此呢?

不凭借这个,光是宋家,就已经让生意人忌惮不已。

古玲的脸都僵硬了,紧绷的像块石头。

她反着被威胁了吗?脸上厉色不减,将桌上的资料收回包里,走之前扔下一句,“那我们走着瞧看看。”

温桐云淡风轻的笑开…

那就走着瞧。

想着而自己刚才的气魄,她清秀的眉一扬,看来宋老板的宠爱真的让她开始变得横行霸道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心里没有什么不愉快,休息了会后又继续做事。

下午六点左右,宋梓辄就过来把人接走了,两人像寻常一样,回家前去了一趟超市,边买着东西边谈起古玲来找她的事情。

买水果区域。

宋梓辄在温桐的脸上亲了两口,脸色平静,“做的很好。”

亲吻脸颊的声音骤然响起。

周围的目光自然而然的投了过来。

宋梓辄根本不在意那些人的目光,随后又在温桐的另一边脸颊当着众人的面又亲了两口。

温桐手里拿着一颗苹果,耳根瞬间红了起来,心里有些恼羞,深深呼了一口气,仿佛这样那躁动的心能平复一些,接着空闲的手在某个事不关己的男人腰上拧了一下。

宋梓辄眉眼都笑开了,一贯的安然自若,只是清俊谪雅之姿,永远都会成为众人的目光注视。

没有在超市停留太久,将要的食材都放进了推车里排队结账,两人携手出了超市回去。

至于回到B市的温爸爸温妈妈,下了飞机之后赵佳开车去机场接了人顺道将两人送回了河安。

因为飞机延误了一小时登机,两人回到的时候也七点多了,但是半个月没有在家里的两人一回来,住在附近的镇民都八卦的往温桐家里凑。

这日子过得好就是不一样。

半个月不见,温爸爸和温妈妈的脸色红润精神,整个人熠熠生辉。

两老回来带了一些零食特产,甚至买了不少的喜糖喜饼,温妈妈见那么多人来家里就拿出来分给他们。

温爸爸则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温桐报平安。

喜糖?难道是温桐的?

温妈妈见他们脸上的异色便道了,“这是小桐的喜糖,婚礼是下个月最后一天,到时候家里也办一场酒席,你们都来啊。”

“温桐未来老公是哪里人啊?做什么的啊?”不知情的人问了。

温妈妈支支吾吾了下。

“温桐妈,你可不厚道,我女儿打电话跟我说了,你女儿的男朋友就是那个智腾集团的老板,我女儿还说他家里有钱有势,是什么帝都啥的…”一个镇民说着说着后面也忘记了。

但是大家听到智腾集团都知道了。

河安镇修建景区合作的房地产商就是那个智腾集团啊。

光是这么就让人艳羡了。

温妈妈解释了一番。

镇民们恍然大悟,原来那时候来温桐家里的帅气青年就是智腾集团的老板啊。

突然,一些有重男轻女的镇民想,以后还是养个闺女好。

有闺女的便想着以后一定要多疼闺女一点。

至于温海坤一家子,半个月之前黄兰芳知道温岳林拍卖了玉佩得到了那么多钱后回家跟温海坤说了,温海坤一家自然跟温老太大吵大闹了一番,闹得厉害,温老太因此重病了一场。

温老太也没想到小儿子得了那么多钱,要是知道怎么都会让他分一半给大哥。

只是在温岳林有了这一笔钱后,听说去了澳门,半个多月没有回过家里了,打电话都联系不上。

温月欣如今已有身孕两个多月,本来在卓家里地位并不怎么样,后来温桐的事情闹开之后,卓家知道温月欣是温桐的堂姐之后,态度隐约就转变了。

卓飞在外头谈生意,逢人就说他儿子娶得媳妇温月欣,是温桐的堂姐,借着这个关系,那些生意人都很给面子,大生意一桩一桩不断,股票连续升了好几个点。

不过温月欣的心情如何,只有她自己知晓了。

温随风的化妆品公司已经成立,据说自创的品牌在网上某种渠道卖的很火,还算赚钱的样子。

·

琪利亚店开张的那天,是光棍节。

开店仪式很正统,在门口烧了鞭炮庆祝走了正常走的程序,剪了彩礼就是第二家分店开张了。

王菲是店长,招了六名店员。

仪式结束后温桐给员工发了红包。

王菲摸了一下厚度,钱包的分量很足,大概有一千块钱左右,新员工收到开业红包很兴奋,工作态度上更认真了。

仪式结束后没多久,因为是早上的缘故店里比较冷清,没什么人光顾。

林子阳手里捧着一束超级大的花束进店,娇艳欲滴,格外引人注目,“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在的,你是?”

林子阳递了一张名片过去。

王菲看见就没有在问了。

温桐在休息室,听到林子阳的声音走了出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一大束花,抱着有些吃力。

林子阳道,“这是老板今天早上去花店订的花。”

他以前一直以为老板在爱情方面应该是个木愣子,但没想到却是智商高与情商高集于一身的美男子。

王菲见状,将花抱过,然后抱进了休息室放置好,出来的时候见到林子阳里拿出了一叠红包有条不紊的在派发并道,“这是你们老板的对象包的开业红包。”

王菲双手接过,红包比自家老板派的还要沉。

温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做完一切手续之后,林子阳又道,“温桐你忙,等中午我过来接你,老板说带你见个人。”

“恩,再见。”

林子阳走后没多久,陆续有不少人上门,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

温桐回到休息室,看着那一大束花,找来花瓶剪刀,将枝剪短,插进花瓶。

陆成远出手依然大方,送了温桐员工每人一张皇家休闲会所七天体验券,持着这张体验券去皇家,任你畅玩不收取任何费用。

临近中午,进店里逛街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而且每一位进店的人看中喜欢的款式的几率为百分之八十。

温桐交代了王菲几句就背包出去路边站着等陆成远了。

只是刚出门口,就看见一个老人拄着拐杖站着不动,目光落在温桐身上的时候,整个人的神色是非常激动的。

老人是安传瑞。

安传瑞一直想见温桐了,只是先前一直找不到机会,趁着琪利亚开张就想过来看看。

突然,两个年轻女孩手里都提着很多东西,兴冲冲的想要进店里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安传瑞。

老人家年纪大了,腿又有问题,颤颤巍巍的就要摔倒在地。

温桐眼疾手快,将安传瑞给扶住,“老人家,你没事吧?”

两个女孩发现后在旁边也跟老人道了歉。

对于温桐关心的问候,安传瑞摇了摇头,“没事,就是站的有点久腿疼。”

温桐眼里闪过异色,“不介意进店里做一会吧。”

安传瑞完全没有面对安家人那种严厉冷酷,“不介意不介意。”

温桐的长相长的像他去世的妻子易秋盈,他一早就怀疑了,所以暗中派人查了温桐的身份背景,只是并没有查到什么。

安传瑞派人去河安镇调查的时候,那时候易沈还没有出现,温爸爸不是温家亲生孩子的事还没有在河安镇里传出,时机,完美的错过了。

不止安传瑞,安家图谋不轨的人也派人查了,同样错过了时机。

只是龙夫人很谨慎,她做了DNA检测,证实了温桐是安传瑞的孙女。

温桐笑了笑,眼前这老人看起来身份不俗,明明是个很严肃的人,此刻模样,倒是有趣。

她扶着安传瑞跨上阶梯,进了店里,随后叫王菲给老人倒了热水。

安传瑞客气的接过王菲递过来的热水,他看着全新的店面,进进出出的顾客。

温桐,果然是个出色的姑娘,在打理生意上,着实有一套。

“姑娘,你这店里的生意倒不错。”

“还过得去。”态度谦卑有礼。

“看着你,我倒想起了我去世的老婆子,她和你一样,打理生意很有一手。”安传瑞谈起易秋盈的时候,眼里含着柔情。

温桐看得出,那是对爱人的一种眼神。

这种眼神,宋梓辄在看她的时候,也有。

和安传瑞坐着聊了一会,林子阳打来了电话,说已经到了。

“好,我现在过去。”温桐挂了电话,随后对安传瑞道,“老爷爷,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

安传瑞笑了笑,“去吧,是我不好意思才对,麻烦你了。”

想起老人行动不便,温桐又道,“老爷爷你回去的时候可以和我店员说一声,她会带你出去坐车。”

温桐走了之后,安传瑞坐了会起身拄着拐杖出去,王菲看见,照着温桐的嘱咐,送老人出去马路边坐车。

哪知,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林肯开了车门,老人径直就上了车,上车前还跟她说了谢谢。

王菲眨了眼睛两下,目送着豪车离开。

真是奇怪的老人。

上车后,安传瑞思绪了好一会,对管家道,“联系王律师,我要修改遗嘱。”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收了好多张评价票,好开森,谢谢宝贝们。

文文终于破四十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