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国民老公模范/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直播间的名字叫黑色的死亡,主播是个戴面具的女孩,你并不清楚她的身份,然而只要在这个直播间被爆料的明星红人,最后她的演艺星途慢慢的会走下坡路,出演的活动节目影视收视率都不堪入目,最后被公司冷藏。

这次被爆料的人是温桐。

一个平凡背景的女孩即将嫁入帝都名门,她,当然会引起很多网友的兴趣。

因为每次爆完料都会预示下一个被爆料的人,在预示了之后,这个直播间上了微博热门头条。

温桐收到消息,当天晚上直播八点拿着平板躺在房间里的毛毯上坐等直播内容。

直播间可以容纳二十万人,温桐挤进去房间消费有些吃力,最后开了会员才荣幸的挤进去。

主播带着羊头面具,很具有神秘感,体型很瘦,双眼很黑,眼睛里透着对利益的渴望。

她非常有经验,缓缓道说,引得很多人在下方评论,而且大方的送了很多花花钻石豪车,这些虚拟的东西都是靠真金白银充值,她今晚可以赚得盆满锅体。

当她说出她是当年剽窃某人作品的天才设计师Wing的时候,温桐的神色没有多大变化,淡淡的。

知道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网友已经因为这个消息疯狂了。

又被冠上了这个罪名,大多数人都认为她不配当宋梓辄的女人。

平静的刷着评论,脸上依然没有多余的表情,还剥了桔子时而往嘴里送。

宋梓辄洗完澡出来,看到温桐穿着睡裙光着脚丫子趴在毛毯上玩他的平板,柔软的布料是一具甜美诱人的胴体,精致的锁骨外露,上面还有他留下的痕迹。

他坐了下来,将温桐拉起背靠着她,他的双手可以很好的将人包裹在怀里。

宋梓辄瞥了一眼平板里快速刷过的评论和那个带面具的主播,眸光一冷,“为什么不让我私底下解决?”在直播之前,他都可以不让这个直播继续下去,只要查出背后是谁,他绝不放过。

嫌疑人就有两个人,一个是古玲,一个是付涵。

不管如何,两人都不能放过。

生气的时候,那双眼睛比任何时候都要沉静锐利,无端端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温桐把平板放下,眸里笑意盈盈,她拿起宋梓辄手愉悦的把玩,又像是在讨好安抚,“那就没有意义了。”

“我不喜欢他们说你。”不喜欢他的女人抛头露面的被人指责,明明是他心尖宠,他自己都舍不得打骂半句。

所以为什么网上网友评论不好的,下一秒就会被黑掉删除,如果可以做的过分点,他一定会那么做。

“不是事实。”温桐终于转过身,对上了一双有些固执的眼睛,如寒铁般冷硬,然而却任性又傲娇,紧抿着薄唇,他的清贵谪雅不复存在。

所以林子阳才会觉得,跟在男人身边好几年,却依然猜不透他的原因。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放过他们。”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温桐眉目盈盈,说的认真。

宋梓辄唇角微扬,桎梏住人后重重的亲吻了很久,结束后抱起温桐,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书房的灯亮开,电脑打开。

温桐被搁置在他腿上坐着,她单手搭在男人的肩上。

他的神情恢复了慵懒,清冷,修长的十指在机械键盘上灵活的移动,电脑上亮起的数据是她看不懂的专业。

几分钟的时间,不知怎么回事,她手里拿着平板开着的直播间突然闪过白光然后一黑,她已经自动的退出了房间。

回神后她恍然大悟,是宋梓辄动的手脚。

直播中的主播也一脸懵逼,接着他的手机传来好几条信息,是银行的转账记录,她存在各大银行的钱全被莫名转走了,她脸一白,感到了恐惧。

她的钱被黑客黑没了?看着电脑屏幕上出现的一堆乱码,他知道自己遭罪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温桐。

搞定之后,宋梓辄的神色才十分的愉悦。

“你做了什么?”温桐抬头询问。

“黑了直播间的系统。”宋梓辄冷静的回答,他做的更过分,但是没有说。

如果碧昂斯·金知道宋梓辄金盘洗手不搞技术那么长时间,突然利用自己的长处又干了缺德事,他一定会觉得爱情真是伟大的东西。

温桐脸一窘,心情甜蜜又无奈,这个男人真的是…

“你还有什么不会的?”

宋梓辄沉吟一声才道,“不会做饭,还有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此刻,温桐好像看到了男人忠犬的形象,晃着尾巴在讨好她,于是,坐在男人的腿上她,笑的明媚勾人。

·

第二天,关于温桐的新闻又轰动全城了,一时之间,城里各种谣言流传开了,琪利亚的生意似乎受到了影响,销量急速降低不少。

QM工作室,堆聚了很多记者,她们都是来采访另外一名人物,付涵。

付涵在设计师的圈子里小有名气,只不过并没有大红大紫,但是又借着这个话题,她又红了一把。

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同事之间的关心,带着某种不敢表现的小心翼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谢怡心在办公室里,目光透过一点隙缝探了出去,真是贪得无厌的女人,她可以完全的肯定,是付涵做的。

严楚涯知道后,似乎生气了,对助理道,“压下去了,不准他们再报道任何有关于温桐的负面消息。”

“是,总裁。”

按道理来说,他母亲应该不会蠢到得罪宋家,上次谈话,她分明是忌惮什么的。

“我母亲在哪?”

“董事长和奥黛丽在谈合作。”

此刻。

古玲在和柯帝见面,柯帝白天是穿着女装,他化了妆之后,换成女人的衣服,他就变得无与伦比的性感。

“一亿五千万的广告代言费如何?”古玲将广告的代言费足足提升了一个亿,为了能够让QM在国外有一席之地的名誉,她需要柯帝。

柯帝虽然很心动,但这炎宇集团注定与他无缘,只能痛心疾首的跟这一亿五千万美元挥泪说拜拜。

“古夫人实在抱歉,我不接你们的生意。”

古玲面目一瘫,“为什么不考虑考虑,这个费用很丰厚。”

柯帝一脸遗憾,“难道还要我说出来吗,古夫人?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没有了在谈下去的意义,他起身,转身离开。

人红,出了咖啡厅之后,两边的粉丝还有记者围拢了上来。

粉丝的尖叫声频频传来。

记者提问。

“奥黛丽,听说你这次来中国的原因,是因为即将要当炎宇集团的广告代言人吗?”

“请问,你们谈的如何,炎宇集团给你的代言费是多少呢?”

柯帝用流利的中文回答,“我即将代言的品牌,不是QM,是琪利亚。”

天,为什么会是琪利亚?

温桐现在臭名昭著,柯帝怎么还会这么不明智的选择琪利亚?

“请问奥黛丽你为什么选择与琪利亚合作,是因为她给的广告费比炎宇集团高吗?”

屁,一毛不拔。

“奥黛丽请问你对温桐剽窃大学同学设计作品的事情是什么看法?”

“我相信她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清傲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那种那么小人的事。

虽然才认识没几天,但已经深刻体会到,那个女人的不平凡。

很快,在一大堆黑衣保镖出现后,他们被疏散开不得在接近他,柯帝顺畅无度的进了保姆车,一路离开。

柯帝半路插了一脚进来,网上又引起了一阵热议,忠心耿耿的粉丝因为他这句话,站在了温桐那边,决定拥护到底。

所以说,明星效应挺可怕的。

之后,炎宇集团的总裁和董事长都来了QM工作室是件意外的事情,不过古玲先到。

只见一间安静整洁的办公室内,古玲伸手一挥,打了付涵一巴掌。

谢怡心正好冲了一杯咖啡进来,不由笑了。

“把消息卖给了直播间的人,是你吧,付涵。”

付涵脸颊被打的生疼,“是我,董事长。”

“我说过你只要安分守己做自己的事情,你可以在这里生存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但是你都干了些什么。”古玲目光很狰狞,她完全没想到付涵会保存有当年的资料,并且还爆了出来。

“我要你马上离开这里,永远的离开的QM。”

付涵抿唇,把责任推到了温桐的身上,“我这么做都是她逼我的,董事长,如果你开除了我,外面的人会怎么想。”

她真是想的周道,大家都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死就一起死。

谢怡心佩服付涵的心机深沉,当年的事,她有机会证明温桐的清白,但她却并没有那么做,垂下来的剪眸带着阴影,她把咖啡留下,走了出去。

于是正好撞到了进来的严楚涯。

严楚涯神色很阴冷,全身笼罩着一股冷气,他看着谢怡心的目光,带着一种淡淡的距离感。

进去后,他看着付涵的眼神带着厌恶,恨不得她马上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的出现,让整个办公室显得更加阴霾重重。

即便两人上过床,依然不能改变什么。

谢怡心对他笑了笑,侧身走了出去,最后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慌愣了好久,然后从衣服里面拿出一团纸巾,纸巾裹着的是一根验孕棒,她怀孕了。

楚涯,我们的命运终究是会绑在一起的。

·

严冬的阳光,柔柔的照耀着人间,驱赶了一些寒冷。

温桐却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她还约了向初瑷一起去美容院做面部SPA。

在一家叫做韩伊的高级美容院的休息室里,温桐静坐,周遭那些女人的目光频频落在她的身上。

人这么红,想不被认出都挺难的。

“她怎么还有脸出门?”

“就是,真是个坏女人。”

“可惜了,宋家的人简直是鱼目混珠,错把鱼目当珍珠。”

谈话的几个女人,家里比较有钱,说话的声音也不遮掩,当着温桐的面就说了起来,非要膈应她的样子。

温桐面无表情,任由她们说。

过了会,向初瑷来了,风尘仆仆的一路赶来,在看到温桐淡然的样子,先前的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

只是休息室里的那几个大嘴巴的女人被向初瑷瞪了眼。

接着被美容师领两人去了一间独立房间,她们选了不一样的面目护理。

向初瑷翻看着杂志,“温桐,做完面部护理,我们试试身体护理吧,推拿如何?”她最近工作很累,是需要放松的时候。

“你做吧,我做不了。”温桐很明确的回,她这一身吻痕就不献丑了。

宋梓辄太喜欢在她身体留下他的痕迹,只要一淡下去,他立马添上新的,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向初瑷有些遗憾。

温桐想起什么,就问了,“小瑷,我一直想问你,云云的爸爸是谁?”

“不知道是谁。”向初瑷表现的有些迷茫,阴郁。

当初强上她的男人,她连面貌都没看清,再说这么多年过去,她并没有刻意要去寻找云云的亲生父亲,只要出现合适的对象,她立马嫁。

所以当初的姚单总裁,是不合适对象。

年少时候的风流,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做完面部spa,温桐就出去休息厅等还要做推拿的向初瑷,不过做推拿比较久,向初瑷说了要是温桐比较忙,可以先离开,但是温桐并没有。

六点时间刚过没多久。

宋老板来电,“在哪?”他回到家里,没有看到温桐的影子,只有空荡的房间。

“还在美容院。”

“做脸部护理这么久吗?”

“不用,初瑷在做推拿,所以…”

哪知,对面传来宋梓辄低沉的声音,“你有没有做?”

温桐听着这语气就知道男人在意,“我没有。”

“恩,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只能我碰。”清冷的声音夹着专横的独裁,偏偏动听的要命,像有酥麻的电流令你身体不由一软。

缠绵的话语一直从电话那方传过来。

有宋梓辄陪聊,倒不会觉得闷。

等向初瑷做完推拿,两人顺道在附近吃了晚餐,温桐觉得味道不错,还专门打包了一份要带回去。

两人在停车场分手后,温桐开车回去。

只是,在快回到别墅的某绿荫大道,车子的某个轮胎不受控制那般,跑车开始失控,幸好速度开的不快,又是无车道路,方向盘一转,撞出了车道以外的大树。

车子的安全措施很好,在受到危险后立马启动了系统,一个棉枕落下避免温桐的头部受到撞击。

出了车祸,经过的人看到后立马报了警。

温桐并没有受伤,从车里出来,看着玛莎拉蒂的头被撞的凹了下去,还有浓烟从车头里飘出来。

交通警察很快出现,温桐在配合警察的调查,并做了酒精测试。

“警察先生,我怀疑我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温桐直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交通警察看着眼前淡淡的姑娘,再看看那辆跑车,如果是在多车的情况下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车子我们会拉回去检查,温小姐,我建议你先去警局立案。”

“好的。”

宋梓辄很快驾车出现,夜色中,几辆警车的灯正一晃一晃的,温桐站在警察面前与其谈话。

他走过去二话不说将温桐搂进了怀里,那颗心跳的非常快,连外套都没穿,额头冒出了微微的薄汗,薄唇抿的很紧,眼底有股很重的戾气。

温桐拍了拍宋梓辄的后背,“我没事。”但是男人抱着她的力道还是很紧。

宋梓辄的脸色还是很阴郁。

“这段时间你不要开车。”

“去什么地方都要跟我说。”

“手机要保持顺通,我要第一时间能联系到你。”

于是,交通警察的目光不由的落在了清俊的男人身上,瞧着紧张兮兮的模样,真有国民老公的模范。

温桐埋头在男人怀里,恩了一声。

宋梓辄冷静下来之后,陪着温桐起了这个区域的警察局里立案,因为宋家的缘故,很快的惊动了局长,立了案直接派人调查车祸的事,随后车子拉去检测,发现车轮胎的螺丝确实有被故意扭松的痕迹,警方那般更加重视了。

在美容院那的停车场查看了监控,是个戴口罩的男人干的,显然是有备而来,于是警方的目标落在了调查他的身份上了。

出车祸的事情虽然没有被报道在网上,但是绿荫大道上,已经是高级住宅区,所以很快在圈子里流传了。

而此刻樊城易家那边,准备的宴会时间已经要到了。

回家的温爸爸和温妈妈,很快易家那边来了专车接走。

在帝都的温桐准备动身去樊城了。

易家,易老爷子黑着一张脸,冰冷冰冷的,“易沈你这个臭小子,谁让你寄邀请函给安家那混蛋的?”

易老嘴里的混蛋毫无疑问是安传瑞老爷子。

面对爷爷的怒火,易沈表现的十分平静,说的理所当然,“爷爷,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属于表叔的东西被人抢走。”当然,这么做的原因不止这一个。

“爸,我也觉得没有要隐瞒了,小沈说得也挺对的。”易沈的父亲易世明帮着说话。

易老脸还横着,安传瑞身上能有啥,不就一堆臭钱和养了一群狼才虎豹。

“爷爷,我打探过了,安家那群人已经开始不安分了,而且表叔他的身份,很有可能被察觉了。”

“这次,我们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安传瑞收到邀请函的时候,表情是很怪异的,易家居然给了他宴会的邀请涵,什么宴会,他们居然会邀请他?几十年都不肯原谅的他的易家,怎么就突然转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