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公布身份/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天,易家的佣人尤为忙碌,宴会的地点是在易家的别墅内举行,一楼的厅堂足以容纳百来人都不觉得窄小。

生日宴会由顾黎一手操办,樊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收到了她送出去的邀请函,连政圈的宾客都邀请了不少,易家突然要举行宴会,其实令人措手不及。

温爸爸的事情,外界并没有什么人知道,而且宴会对易家来说似乎很隆重,大部分的人都在猜测宴会举行的目的。

离宴会开始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在别墅内一间房间里,化妆师和几个女佣正在为温桐一家挑选晚礼服和弄发型上妆,在旁边,各种价值不菲款式的礼服,鞋子,珠宝,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温爸爸不用怎么弄,换上了合身的黑色西装,打上了领结,头发稍微往后梳平,整个人精神奕奕,稳重大气,十分有风度,简直变了个人似的。

两人结婚的时候,直接民政局领证,当时还穷,连酒席都办不起,结婚后过了半年才补办的酒席,那会温家老太和温老爷子都没有赞助过一分钱。

温妈妈也是第一次见温爸爸穿西装的样子,她的眼神里,霎时间充满了喜欢。

温爸爸感受到妻子眼里的喜欢,整个人抬头挺胸,骄傲不已。

温妈妈则换上了复古花纹的旗袍,将头发用一支精美的簪子盘扣起来,耳朵挂上珍珠耳饰,轻抹胭脂,描眉画眼,四十几岁的女人,她的风韵更加的成熟。或许因为以前是当人民教师的缘故,她的身上有着女人的端庄娴雅的气质。

这么漂亮的温妈妈,温爸爸忍不住都看直了眼。

“夫人的肌肤保养的很好。”

温妈妈笑着,她的皮肤比镇里那些女人都要好,还是多亏了女儿温桐,买了一堆的护肤品放家里,教她怎么弄,后来皮肤逐渐光滑,黑色素慢慢淡去,见有效果,她就坚持了下来。

两人第一次参加宴会,心里更加的踌躇紧张了,好在有女儿陪着。

温桐换了一件白色的露背长裙,它的料很特别,看起来像是柔软的羽毛裁剪做成的,她很喜欢。

“小桐,衣服换好了吗?”

温妈妈在外面叫了一声。

更换室里,温桐对着镜子,脸上透着淡淡的粉晕,她的指腹停在锁骨处的肌肤上,后抿了抿唇,开门走了出去。

温妈妈看过去,眸光一瞥,什么都明白了。

只见性感的锁骨处,有一处吻痕还特别明显,有点像月亮的形状,如今衣服轻薄,遮不住。

化妆师善意的笑了笑,“小姐,待会我用BB霜帮你遮一下,现在我们来化妆吧。”

温桐点点头,底子好,皮肤白皙光滑,化妆师上了点粉,在她脸上动了几笔,前前后后不到二十分钟,镜子前,花了眼妆的她看起来多了一种超凡脱俗的精致,琉璃清眸勾勒几笔后更加的狭长,仿佛多出了一股魔力会将人吸进去那般。

长发,化妆师用卷发器烫了发尾,凌乱的带着小性感。

真漂亮。

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美女的化妆师,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了句。

她的美,浑然天成。

此刻,别墅灯火通明,一辆辆豪车开了进来,从车里下来的男人女人,光满四射,在厅堂里,很快聚集了不少名流人士了。

易老爷子今晚显然很高兴,忙着招呼他们。

“易老先生,今晚举行宴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可都很好奇,还如此隆重。”

“是啊,您的寿宴也过了,又不是易侄儿订婚结婚。”

一处,几个富贾商人围着易老爷子,东问西问。

易老爷子豪迈的笑了两声,“实不相瞒,今天晚上,是迎接我外甥认祖归宗的晚宴,我易家的孩子那必须是风风光光的。”

外甥?

倒是奇了怪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传闻易家一直在找寻着什么,几十年从未间断,难道要找的,其实是流离失所的外甥?

据说几十年前,易老爷子的妹妹易秋盈离家出走,后来传出她死了的消息,那易老的外甥,是易秋盈在外面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吧。

“易老先生的外甥?”

易老爷子一脸感叹,给他们解释了一番后,他们听到后忍不住唏嘘,几十年了居然还能被易家找回来,真是好有福气。

不过从乡下找回来的,他们想象了一下待会他们出现的场面,应该会很奇怪吧。

他们在易老爷子面前也不敢表现什么,不过很快,来参加宴会的人都知道了这次宴会举行的目的了。

一处,几个年轻的名媛淑女,身边围绕了几个贵族子弟。

“什么,易沈的表姐居然是乡野丫头,突然觉得易家的品位掉了好几个档次。”

“那天她还那么嚣张。”

“麻雀飞上枝头,怎么都还是麻雀。”

她们聊得很欢快,话语藏不住对温桐的轻视。

在旁边的上官徐两手抱臂,她十指涂着妖艳的红色指甲油,不会显得艳俗,她一手晃着高脚杯,倚在窗边,姿态慵懒,目光看着外面,时而有男人上前邀请共舞,但都被拒绝了。

上官贺也来了,扎在女人堆里,明明和她们聊得欢快,无形之间却透着冷漠。

安传瑞早早的到了,帝都天威集团名声这么响,在樊城有一家子公司,还是上市公司,在樊城有樊城的生意人略有耳闻,宴会里,帝都的生意人少之又少,想不到易家还请了帝都安家董事长,很快,他们上前套交情去了。

安传瑞身边跟着B市子公司的总裁李云,见他们上前,立马挡了下来。

“老爷,打听到了,易家举行宴会的原因,据说是为了失散多年的外甥举办的。”杜贺回到老人身后,把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安传瑞。

安传瑞闻言,神情无比惊愕,外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临近八点,易世明上楼带着温桐一家下来了。

厅堂内洋溢着轻松浪漫的爵士舞曲,从中间楼梯看下去,男人西装革履,女人华丽礼裙,欢声笑语,有的则是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有的人察觉后,目光眺望了了上去。

跟在易世明身边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相谈甚欢的走了下来,在他身边,应该是他的妻女。

妻子端庄娴雅,他的女儿清新脱俗…

一家子光芒四射,这样的组合,真的是易老爷子说的从小生活在偏僻小镇的人吗?那不是应该土里土气的才对吗?在看到他们之前他们设想了种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对方与他们所想的完全的偏离轨道。

温桐出现厅堂后,毫无疑问,她的美丽婉约,在场的年轻男人尽收眼底,她也许不是在场女人里最美的,但却成了最耀眼的存在。

嘴边梨涡浅浅,言行举止充满了贵族的气息,她的身段窈窕,洁白的美背引人遐想,她的美好,令人不忍心亵渎,三人跟着易世明下来,就和易家关系不错的前辈行礼打招呼。

安传瑞看到温桐的一瞬间,整个人愣住了,身体里的血液像沸腾了那般,枯瘦的双手巍巍的颤抖,逐渐的,鹰丽的双眸开始湿润起来。

他恨不得马上冲上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跟在易世明身边的,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温桐是不是他的孙女,混乱的大脑出现很多疑问,比如几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冷静下来后,安老爷子想,怎么可能会不是,如果不是,易家又何必这么隆重的举行晚宴,再说温桐长得极其像易秋盈,凭着这点,就很令人信服。

如果没有易家这次的邀请函,他是不是就要和他的家人错过了?

上天似乎再和他开了一个玩笑,给了他无限的失落,最后又给了希翼的光芒。

“百忙之中感谢各位抽空来参加我为我外甥举办的宴会,今天我向大家介绍一下。”易老爷子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型麦克风,他站在了前方的中间,出声说话了,“这位就是我外甥温智南,在他旁边是他妻子白芷素,女儿温桐,我们辛苦找了几十年的亲人,终于回到我们身边了。”

话音一落,大厅便响起了一阵掌声。

不过在场有些人疑惑,温桐?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借着这次机会宣布一下,我外甥温智南从今往后拥有易市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名下的财产将统统转到他的名下。”

易老爷子说的这句话,很快现场一阵哗然,天啊,易市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还有他的财产,数字的金额一定很壮观,看来,易家是非常重视找回来的亲人,他们一家的身份,一瞬间水涨船高。

温爸爸听到,眼珠子一瞪,对易老爷子说的话手忙脚乱了,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听易老爷子提起过,再说,他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于是直言道,“舅舅,我不需要你的股份和财产。”

众人听到脸一抽,不要?

易老爷子可是第一次听到温爸爸叫自己舅舅,艾玛,兴奋了,重点不在股份财产上,“阿南,你刚才叫我什么?”

温爸爸憋着脸色,“舅舅。”

易老爷子开心了,笑容满面,“这些本来就属于你,你安心收下就好。”

温智南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机会说出口。

易世明对自己父亲的这么做法并没有不认同,股份的事,还是他自从提起的。

宴会开场已经过了半个小时。

在易老爷子说了那番话后,温桐在商人眼里成了香悖悖的存在,有好些人开始问起温桐的情况,意思十分明显。

温桐安安静静的站在父母身边。

昨天滑雪,腿还酸着,如今踩着高跟鞋站了会,脚就开始不舒服的酸痛了。

易沈不大喜欢与商人打交道,他伸出手,“表姐,我们去跳舞吧。”

温桐眨了眨眼睛,易沈应该可以吧?犹豫了会,手就放在易沈的手上,“我不太会跳。”

第一次跳华尔兹的男人,貌似是宋老板?

今晚的宴会,宋老板迟到了,想着迟迟没来的人,她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易沈道,“没关系,滑雪你都学的这么好,跳舞比滑雪简单多了。”

众目睽睽下,两人步入了舞池。

只是,在易沈眼里,这简单多的跳舞,令他十分的遭罪了。

“表姐,你跟着我的节奏走。”

“表姐,你的舞步错了。”

“表姐,你放轻松一点。”

被高跟鞋踩了无数脚的易沈,他已经想当甩手掌柜了。

过了十分钟后,两人从舞池里退了出来,温桐脸上挂着歉意的淡笑。

她不是不会,上次和宋梓辄跳舞已经会点了,只是与她跳舞的人不是他,对于跳舞实在没多大兴致,心思不在,自然频频出错。

在场的男人见易沈被踩的这么惨,依然不怕死的想要邀请温桐。

每个人上前,温桐都疏陌的拒绝。

易沈对那些前来邀请温桐的男人嗤之以鼻,休息了会,不信邪般,“表姐,再来,我一定要教会你。”

上官贺仰头喝酒,余光瞥见独自坐在不远处的温桐,她的那份静然,宛如画般,他很喜欢。

温桐没来得及拒绝,被易沈又拉向了舞池。

突然,敞开的大门口又停下了一辆豪车,门口站着的佣人上前开门。

厅内的人目光看了出去,有人在宴会场合迟到,出于好奇,都会不自觉的看上一眼。

林子阳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后,开了后车门。

宋梓辄下了车,双手都插进裤兜,很随意慵懒的姿势,身影显得十分料峭挺拔,眼眸深邃,鼻梁很高,嘴唇薄红,他看起来非常俊美干净,细致,举手投足间,清贵雅致,他踩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走了进去。

他是谁?

在佣人的带领下,宋梓辄很轻易的就到了温爸爸和温妈妈面前。

他一路横穿人群,因为过于俊美的外表,频频抢眼。

甚至,一直站在靠窗位置的上官徐,看到宋梓辄后,目光一滞后,里森?他,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温爸爸,温妈妈看到来人,“阿辄,你来了。”

“爸,妈。”宋梓辄喊了一声。

周围的人一听,难道是儿子?不过五官看着并不神似。

“来,给你介绍一下一下,这是小桐的表叔表婶…”

宋梓辄目光投了过去,率先问候,后为自己的迟到行为道歉,言行举止间,透着温雅有礼。

易世明和顾黎看着出现的年轻男人,看了好几眼后露出笑容并打招呼,先前听闻温桐已经有了可以谈婚论嫁的男朋友,此刻一看倒觉得很适合温桐,而且听说还是帝都宋家的人。

帝都宋家,鼎鼎大名的军政名门。

一番聊天后,旁人终于问了,“这位是?”

易世明笑着回答,“我外甥女的对象,宋梓辄。”

众人一听,不由觉得可惜。

原来那个叫温桐的有男朋友了,而且眼前的男人很出色优秀,难怪易家的人对于他们的暗示无动于衷。

宋梓辄站着与他们聊了一会后,问了温桐在哪后,径直往舞池的方向去了。

突然。

易沈又被踩了一脚,正疼的嗷嗷叫。

温桐的眸光润润的一亮,笑意从唇边荡开。

宋梓辄的目光一深,瞥了过去,随后落在了温桐的腰侧搭着的一手上。

温桐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恍然想起不久前,宋梓辄说过的一句话,不知为何,脸微微一热,一下子不知道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穿过舞池的人,宋梓辄很快走近了她。

易沈见到来人,就立马松开了温桐,道,“表姐夫你来了,表姐交给你了,我先走了。”一瘸一拐的落荒而逃,他大概会有一阵子不会想要和女人共舞的欲望了。

当那温热的手心亲昵的搭在了她腰间上的时候,温桐才意识到迟到的宋老板,来了。

------题外话------

关于上官徐,只是埋个伏笔,不会写太多关于她的事情,毕竟主线不在这里,我需要埋下之后剧情的伏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