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太坏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沈的手搭在她腰间的时候力道用的很轻,几乎没怎么碰到她。

不像宋梓辄,温热的手掌重重的覆在腰间,有力强稳的,他微微一用力,让她的身体更贴近他,另一手则交握住。

温桐没说话,两人靠近后,下巴抵在了宋梓辄的肩膀处,懒懒的姿态,像个慵懒的猫咪趴着享受午后的阳光那般,两人姿势亲密。

周围一直偷偷关注温桐的年轻男人突然间就碎了心,刚才易家的公子易沈是称呼这个男人为表姐夫,声音说的不大,但若是留心就会听到,而且情况看来,两人的感情应该很好。

在温情浪漫的音乐下,宋梓辄带着她,以漫漫的步伐跳起了舞。

温桐眉目盈盈,这样子的她,在如今的场合,更耀眼夺目了,仿佛她的美丽,只为在她眼前的男人盛开。

“贺少,你在想什么?”

某处角落的位置,一个金发美女一臂靠在了上官贺的肩膀处,身体向前倾斜,若隐若现的勾,她风情万种的问道。

上官贺听到她的声音收回了心神,有些心浮气躁的解开领结,单手解开两颗纽扣,“没什么,我们继续。”

跳了一曲,两人就没有在继续了,而是从舞池里出来携手往温爸爸那边去,走过去去后,易老爷子逐一又向众人介绍了一番,帝都宋家,上了一定年纪的人都了解一二,总之,是帝都很大势力的军政家族就是了。

易老叶子的话里隐约提到两人下月会举行婚礼,邀约的意思明显的很。

更多人好奇温桐是怎么认识宋梓辄的,不是说只是B市乡镇出来的姑娘吗?

“吃过晚饭了吗?”旁边,温桐问。

“还没有。”声音清润干净。

温桐抬头看了前方挂着的巨大古钟,时间已经八点多,她十分体贴的,“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宋梓辄清冽的眸仿佛带了笑意,松开握住她的手,温桐走后,他就发现,现场有很多年轻男人的目光追随着她。

不经然间,他恍然失笑了下,想不到他对温桐的独占欲竟浓到别的男人看她一眼都不欢喜的地步了,在这种事情上,他变得很小气。

温桐去到了餐点区域,拿一个干净的碟,拿夹子夹了多种水果凑成水果拼盘,水果切的很细很齐,一看切水果的师傅刀工一定非常了得,盘子装满后准备离开了,转身却发现身后站了人,距离很近。

一瞬间的事,温桐一腿往后站,分开距离,只是后面是桌子,脚不小心撞到了台下的柱子,一疼,清秀的眉蹙起。

上官贺抓住了她的手腕,纤细的感觉,让他的心情觉得很奇妙,“没事吧?”

温桐站稳后,礼貌的收回了手,语气没有多大的浮动,“谢谢,我没事。”

上官贺突然问,“他是你的男人?”

“恩。”是她的,她独一无二的。

温桐的承认,上官贺稍微失神几秒又道,“他很不错。”不管哪一方面,是个实力隐藏的很深的男人。

听到对宋梓辄的赞美,温桐的笑容里多了一丝柔和细润,又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收下了他的赞美。

“不过你可要注意,多金帅气的男人是很容易移情别恋的。”上官贺又冒出一句,用着漫不经心的口吻。

温桐顿了顿,旋即脸上的笑容更甚,只是,看着上官贺的眼神,那么的平静,冰冷。没有在回他,她微微侧身从他身边过去。

上官贺的样子落在一些女人眼里觉得他接近温桐的行为有些奇怪,虽然不知道两人聊了什么,可心里对温桐的讨厌又加深了几分。

其实上官贺很清楚,那个叫宋梓辄的男人,会和温桐结婚,都传开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大概是觉得在提到宋梓辄的时候,看到温桐的神色变的温柔后,心情稍微有些恶劣。

不过那样说,已经失去了风度和水准,上官贺自己心里应该也很清楚。

疯了吧?

温桐走回宋梓辄身边的时候,她将盘子拿在手里,眸很黑很深,“找个地方再吃。”

温桐没多想什么,带他往楼上的休息室去了,吃完后再下来花不了多少时间,而且,她知道宋梓辄喜静,宴会太吵闹了,他应该不喜欢。

上官徐一直想上前搭话,只是去到半路,她看着两人上了楼渐渐的消失在热闹的厅堂,二楼就算是客人,没有经过允许是不能上去的。

现在她非常的吃惊,里森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成为了那个叫温桐的女孩的男朋友,他不应该在美国吗?

二楼静悄悄的。

休息室,是温桐之前化妆的那间。

“我去给你泡壶茶。”温桐看到桌上的茶壶,打开壶盖看了看,端起茶壶想换上热水,心里想要不要换上新鲜的茶叶。

只是进了休息室后,宋梓辄已经完全不遮掩眼里的妒色和占有欲,他将温桐拉回来,抱住侧着抱坐在了腿上,看见光滑的美背外露,一手禁锢住人,沉沉的附下身子。

瞬间,温桐感觉全身都在颤栗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击肌肤上,痒痒的,还有头发触着,感觉到温热的唇瓣在肌肤上游走,她脸一红,不由的扭动身子,想要阻止。

“别亲了,好痒。”

姿势一换,她的身子陷入了柔软的沙发,隐隐听着上方的宋梓辄说了,“不要乱动,会出事的。”

温桐一听,乖顺了。

男人的唇一点点的往上,最后撩开后背微卷的长发,唇重重的吮了一口,很快,漂亮洁白的美背,留下了点点的吻痕,乍看一下,触目惊心。

温桐脸羞得埋了起来,她就算不用看镜子都知道她后背一定会留下宋梓辄的痕迹,他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告诉她他的不满意吗?

亲了好久,宋梓辄才心满意足的放开,手缠着青丝,似笑非笑的问,“老婆,你要不要换件衣服?”

温桐低低的垂着头,“恩。”

宋梓辄声音又压得沉沉的,“那现在换好不好?”美背太诱人,他还想亲下去的欲望愈来愈种。

温桐又低低的恩了一声。

“高跟鞋也不穿了,对这里不好。”温热的手掌按在了温桐的小腹上,那个位置是女人的子宫。

温桐双眸圆润的睁着,氤氲的,听着男人危险的语气,她赶紧从男人身上下来,匆匆找了一件保守的礼服换上,当然高跟鞋也换了。

在她换衣服期间,宋梓辄出去了一趟,找佣人要了一瓶药油,等她出来,将她撞到已经淤青的腿抬起搁在了大腿上,涂了药油,开始柔柔的按着。

疼宠至极,令人艳羡。

宋梓辄并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但他唯一的好,已经完完全全用在了温桐的身上。

温桐拿起叉子,心情很好的叉起一块芒果喂进男人嘴里。

两人在楼上的温情时光,此刻,一楼却引起了骚动。

“喂,大家过来看看了,原来这个温桐居然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表面看起来清高,其实是个臭不要脸的。”她一句话说出来后,很快吸引了身边不好人凑过去看向她手机屏幕。

剽窃设计作品?这种事情性质非常恶劣的了,毕竟有损名声。

微博页面上,正是关于温桐剽窃别人设计作品的事,这件事在帝都闹得沸沸扬扬,在樊城有人认出来,正常不过,先前听说名字的时候,就觉得熟悉。

顿时,那一边的圈子热议了起来,都是在说关于温桐的。

有的表现的不可置信,有的幸灾乐祸等等,但有的也保持客观性,各种各样的心理,但是,这种事在易家的地盘说出来,始终不太好。

不管怎么样,温桐的事很快在宴会里都传开了。

易老爷子知道后,脸色臭臭的,识时务一点的年轻人,难道他们的父母都没教他们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鉴于这件事情,在发生的时候,易老爷子就派人查过了,这件事分明就是有人背后动了手脚,陷害温桐的。

在易家的地盘,光明正大说温桐的只有那几个聚在一起的女人而已。

“住嘴。”突然,一声严厉的声音洪亮的响起,安传瑞拄着拐杖,眸光很冷的看着那群所谓的名媛淑女。

眼里老人,鹜利的鹰眸,不由的让人觉得畏惧。

那几个女人不由的身体一愣,她们说什么是她们的自由,眼前的老人凭什么让她们住嘴?没理会,自顾自的又说了起来。

“喂,你们别说了,这里可是易家,小心惹祸上身。”在她们身边,有人提醒了句。

这句话很快给她们打了预防针一样,但不管如何,安传瑞还是生气了,对一旁的李云道,“查查这几人的身份,至于怎么做,应该不用我教你了。”

李云愣了几秒,很快回过神,“董事长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安传瑞冷哼几声,拄着拐杖才走回原来的位置。

后来有人认出李云,便惊道,“你们惨了,刚才李云身边的那位应该是帝都天威集团的董事长。”

全国首屈一指的跨国集团公司,安传瑞还登上了全国富豪榜前十名,这下子仅仅因为那几个女人在说温桐的坏话就大发雷霆,没有参与话题的人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多嘴。

那几个女人一听,脸色一白。

其实就算安传瑞不这么做,不管是易家,还是宋梓辄,要是知道了也不会就这么放过那些口不择言的年轻人。

没多久,宋梓辄和温桐从楼上下来了,众人的目光眺望了过去。

温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嫩黄色的礼裙,衬的她的肤色更白润了,淡然清素,纯净的眼底只有坦然正直,怎么可能会是那种干小人之事的人?

祸从口出,在不了解的情况,需要慎言。

易老爷子在知道安传瑞的举动后,显然很满意的,不过脸色还是臭臭的,冷冷的哼了一声,后来叫来王李传了话。

安传瑞收到后,没说什么,但眼里的激动出卖了他,后来又坐了一会,觉得乏了,没会就离场了。

两人从楼上下来了。

“表姐,你怎么换衣服了?”易沈见人下来,问了一句,随后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不用说了。”

温桐窘了一脸,明白什么?然后恍然大悟,明白了易沈的意思,做人的思想,不要太龌蹉了。

一旁的宋梓辄笑意很深,他执起温桐的手放进嘴边亲了亲后用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缓缓道,“其实,误会了也没多大关系。”

温桐轻轻的呼吸着,娇嗔的看了男人一眼,别过眼不理他。

易沈都这麽想了,那别人肯定也会想多。

宋梓辄阿,太坏了。

“表姐夫,你跟我去下,我那些朋友说认识认识你。”

于是,在众多豪门子弟里面,清俊的男人出现后,那些在女人眼里的优质男一下子成了凡品那般的感觉,一下子失去了味道。

交谈下来后,有的人拉过易沈,悄悄说道,“你这表姐夫挺好相处的啊。”

哪知,易沈神秘得道,“平时是挺好相处的,但是要碰到我表姐的事,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恩?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想了解,网上搜索不就知道了。”

后来有人还真是拿出手机开了浏览器搜索了,眼前这个清隽谪雅的男人,原来也是个惹不得的主。

“里森。”上官徐站在了宋梓辄前面,目光直直的看着他。

宋梓辄眸光瞥向她,点了点头。

两人是旧识?

上官徐交际圈一直很广,认识的大人物也很多,据说尤其是国外的,她以前在美国留学,毕业后在国外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才回国。

“好久不见,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会?”上官徐有挺多问题想问的,比如回国即将结婚的事,国外的同学朋友知道不知道,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很吃惊吧,还有艾默尔·尤丽娜…

宋梓辄的目光一直落在温桐的身上,见在温爸爸和温妈妈身边笑开的温桐,还对他招了招手,“现在没有时间。”

上官徐咬了咬唇,看见宋梓辄要走了,“里森,美国那边的同学朋友,年前要办个聚会,你知道吗?”

“恩,知道,我邀请了他们来参加我的婚礼。”

亲耳听到宋梓辄说,上官徐滞了一下,原来结婚是真的啊。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病娇男神暖宠萌妻》/我爱木木。

传闻南家三少南书锦有两个人格,一个霸道傲娇,一个呆萌抑郁,而这两个人格,都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抑郁人格:“我有一种良药,她叫宋惜颜。”

霸道人格:“宋惜颜就是我南书锦的妻子!我没认错人!”

新婚前夜财产被未婚夫转移,宋惜颜一夜之间从豪门千金变成落魄孤女,靠拉小提琴卖艺为生。

偶然间救下受伤的南家三少,没想到这家伙有两个人格不说,一醒来还抱着她叫“老婆”!

从此宋惜颜身后多了一条背景强大的小尾巴,所到之处,黑白两道无不畏惧退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