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安老病危/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徐从未想过会在樊城遇到宋梓辄,两人是校友,关系,呵呵,人总有年少轻狂的时候,那会大学的时候,她曾经追过他,只是后来无疾而终。

宋梓辄在大学的时候已经很出名了,M国京州理工大学的高材生,清隽谪雅,淡如水墨,时而又深如寒潭,不管是才能还是外形,他成为了当时大学里女生疯狂追捧的对象,就连贵族艾默尔·尤丽娜也不例外。

那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

如今那个叫温桐的女人居然能得到宋梓辄,她的心思略显复杂,毕竟温桐看起来也不是有多特别的女生,甚至在帝都的名声不怎么好。

宴会将近十点了才结束,华丽堂皇的厅堂,那些富贾政客已经纷纷离场,只剩下佣人在收拾残局。

雅致简单的房间里,温桐已经卸好妆并泡了舒服的澡,往肌肤上抹了点面霜,准备关灯睡觉,门口传来叩叩的敲门声,她听到后去开了门。

才开了半个门缝,有着挺拔身躯的男人已经推门闯了进来,一步步靠近温桐,整个人如狼似虎。

在易家,两人也市被分开房间睡的,并不是故意,就是认为,一个人睡一张床会比较舒服,易世明和顾黎有时候就会分房睡。

宋梓辄刚沐浴完,一靠近,温桐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鼻翼间嗅了嗅,见他头发还湿着,从柜子里拿出吹风机,她慢慢的拨弄着黑色碎发。

吹了一半,男人便将吹风机给关了,将人桎梏在了床上。

三天不见,两人似乎已经累积了不少的思念。

熟悉的气息窜进了她的口鼻间,唇齿交缠,身体紧贴,伴随着急缓的声音,很快两人衣裳已经不整了,淡淡的荷尔蒙已经在房间里飘散了。

被摸的浑身燥热,她的身体逐渐给予了诚实的回应,不得已,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吟从唇齿逸出。

“叫大声一点没关系,房间的隔音很好。”

欠扁却又好听的要命的嗓音。

温桐脸红红的,整个人想躲进被子里面。

宋梓辄将人往怀里撩,唇角微勾起,含着她的耳垂亲了好一会,眸很幽深,“我想听。”

他的话会让人整颗心都会酥掉。

···

次日,清晨。

温桐是最后一个从楼上下来吃早餐的,睡眼朦胧,下来静静坐在男人旁边,但也不忘和家里人打招呼。

“早餐想吃什么?”

桌上,除了中式早点,还有西方的早点。

“我要吐司。”

“先喝点牛奶。”宋梓辄将温热的牛奶递过去。

温桐双手捧住玻璃杯,仰头慢慢的喝着。

两人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不管怎么样,从别人眼里看到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对他女人的悉心照料,一股溺宠的味道显而易见。

易家很满意。

宋梓辄拿起一片吐司,将荷包蛋和火腿片生菜放进去,加了一点料酱再盖上一片吐司递给了温桐。

温桐吃了一口,“好吃。”

易世明见宋梓辄弄酱料的时候很熟悉的样子,“阿辄喜欢西式的早餐?”

“以前在M国生活,所以比较了解西式的吃法。”宋梓辄回。

那倒也是,帝都宋少将的儿子听说常年居住在M国,在M国也有自己的事业,只是…

“我听说你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宋家,这次怎么想着要国长期发展,而且还选在了B市。”易世明又道了。

B市的经济若不投巨额的投资,是很难推动经济发展的,但宋梓辄在B市的事,易家先前做过调查,他投下的资产总额已经破百亿了,还是在短短的半年内,他的资金打流水账似的,难道不怕亏损?

温桐的眸也瞥向了他,其实她也很好奇,以宋梓辄的才能,B市虽然是一块肥沃,但他完全不必自己来到这座城市。

宋梓辄墨眸淡笑,眸里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后道,“B市很好。”

恩?

这个回答真是值得深究。

易世明打量了他,后跟着笑了笑,没在问了。

温桐微微怔了一下,总觉得有含义在里面。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轻松的说说话,易老爷子吃的比平时都要多上一些。

人老了,心情很重要,若是郁郁寡欢,心事重重,很容易影响健康。

“阿南啊,待会我带你去见见你的母亲吧。”早餐快吃完后,易老爷子发话了。

温爸爸点了点头,这些天他有了解过他那过世的母亲,也看了生前的照片,他的女儿温桐真的长得跟她好似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那般,只是没想到,这位爱笑的女人在把他生下来后就去世了。

人生总有遗憾。

温爸爸其实还想知道他那所谓的父亲会是谁,只是他舅舅不太喜欢提起他就没有多问。

易秋盈死后,易家人就把她的尸体带回来樊城火化埋在了城北郊外的睦和园。

天气真是多变,准备就绪要动身去睦和园的时候,外面飘起了朦胧胧的细雨,不碍事,只是冷意更甚了几分。

“小姐,花。”佣人拿来了一束白色雏菊,上面还沾有湿湿的雾气。

温桐伸手接过。

宋梓辄从别墅里出来,披了一件大衣在温桐身上,“多穿点,今天很冷。”

“你喜欢B市?”温桐捧着花,问起一直想问的问题。

“算不上。”宋梓辄目光柔柔的,带着笑意。

温桐直视着他,坦然的,语气软软,又想深入剖析男人,眼睛很亮,“我在想你刚才说的话,总觉得你话里有话。”

“B市有你,所以才好,这么说哪里不对吗?”声音润润,带着浓浓的笑意,男人反问了一句。

可是问题来了,在那之前,温桐还不认识一个叫宋梓辄的男人,莫非…

没等她再问,两人的谈话仓促结束掉了,因为温爸爸温妈妈已经催促两人上车了。

宋梓辄执起她的手,“走吧。”

城北的睦和园,飘下来的雨水像雾一半,远远一看,墓园朦朦胧胧,很容易让人迷失的样子,下了车,沿着青砖小道,一步步往深处去。

那一座座冰冷的墓碑,时而听到悲切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在一座很大的墓前,已经摆放了一束百合,前面一个坐轮椅的老人,穿着黑色唐装,执着一把黑色的伞,独自在墓前发呆,时而会呢喃两句。

只见他滑动轮椅想靠近墓碑上的那照片,双腿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在没有拐杖的情况下,往前一倒。

远处,温桐瞥见,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双手扶起老人,“老人家,你没事吧?”

一旁,跟上去的宋梓辄捡起那把黑色的伞。

安传瑞听到声音抬起头。

温桐一怔,“老爷爷,你怎么会在这里…”恍然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下意识的把目光放在了墓碑的字上,只见上面刻写易秋盈的大字那些醒目。

聪慧的她,想起之前在店里的时候这位老爷爷谈起他妻子的神情,不会猜不到两人的关系。

“小桐!”温爸爸的声音从后面跟着响起。

温桐回过头,“爸。”

温爸爸和温妈妈上前,看见墓前的老人,温桐好像认识一样便问,“这位是?”

安传瑞看见温爸爸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更激动了,像极了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的样子。

身后,易沈扶着易老爷子,易老爷子见安传瑞狼狈的模样,没好气道,“阿南,他就是你的父亲。”

温爸爸目光骤然瞥向老人,嘴巴微张,思索了一阵后,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样子的见面方式,显得太突兀。

几十岁的人了,他的感情已经很内敛,偷偷打量了墓前的老人几眼,是个看起来很严厉的老人,只不过身体偏瘦,坐着轮椅,倒有几分可怜。

安传瑞眸光黯然,又道,“是我对不起你们。”他这辈子,都活在忏悔之中,他来樊城,其实并没有想过他的儿子会认他,再说易家恐怕会不高兴。

易老爷子冷哼一声,“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我叫你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秋盈的孩子还活在这世上,我没有一刻会放弃寻找他们的念头,哪像你…”

安传瑞沉默不说话,明知道秋盈大哥是故意膈应他,但是理亏在先,他没有要反驳的意思,要是换做别人,这位心狠手辣的老人,早已经对付回去了。

当年的事,实在是太久远了,但就是痛的太刻骨铭心,所以怎么也忘不了。

温爸爸横在两人中间,“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爸爸是易秋盈的孩子,他有权利知道当年的事。

原来,在易秋盈临产前,安传瑞当年因为一桩生意出了问题去了香港,导致错过了易秋盈生产的时间,等他回来的时候,老婆死了,孩子死了,当时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出蛛丝马迹。

如今回想,安传瑞都在怀疑,当年他去的那趟香港,是不是有人动了手脚故意支走他。

易老爷子因为这件事,一直怪罪着安传瑞,难道生意比他妹妹还要重要吗?抱着这个念头,日积月累的怨气,导致现在也无法化解。

但是这种事也不能完全怪到安传瑞的头上。

朦胧雨雾的墓园,一阵悲凉。

温桐感觉很冷,身体往宋梓辄身边靠了过去。

宋梓辄不着痕迹的将人往身边里抱。

无奈绕缠,安传瑞最后滑过轮椅,离开了墓园。

温爸爸心思复杂,看着他独自蹒跚的离,越来越可怜了,开不由的走上前,“我送送你。”大概是那血缘关系在作祟,明明第一次见面,居然能有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安传瑞脸上一阵喜色,点了点头。

易老爷子鼻孔朝天,就会装可怜博同情。

祭拜了易秋盈,温爸爸看着墓碑上照片上的人的笑容,他想,若是她还在世,一定是一位温柔的母亲,从来没想享受过母爱的温爸爸,眼眶突然有些湿润起来。

当天晚上。

宋梓辄和温桐已经坐飞机回了帝都,温爸爸和温妈妈因为易老爷子的挽留,还要待上几天,温桐婚礼的事,还有一个半月,时间充足的很。

“警察那边查的如何?”书房里,宋梓辄的声音一贯的清冷。

电话对面的艾琳娜语气遗憾,“还在查,据说已经查到了一点眉头,不过还没有证据。”

“两天。”同样一贯的独裁。

艾琳娜明白BOSS的意思,应了一声是,以老板的家世,要想做出什么似乎很容易,给这么大的压力,警方那边应该吃不消,但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

“老板你不在的时候,微购那边,田展博利用第二大股东权利执意与IO集团签订了合同,并且找了以外的投资方进行这次项目。”

真是狼子野心。

IO集团,国外著名得集团公司,在证券,投资方面很有一手,目前正准备进击互联网市场。

宋梓辄面不改色,“明天将他们签订的合同放我办公桌上。”

“还有碧昂斯问,BOSS你什么时候回M国处理那边的公务,他已经很久没放假了。”

“明年。”再说,一些重要的会议和文件都是他进行批阅的。

艾琳娜笑开了。

明年,明年何年何月,这回答真令人吐血。

书房的门打开了,温桐站在门口,柔柔静静,“阿辄,很晚了。”

宋梓辄已经和艾琳娜通完电话了,他还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抬起头对门口站着的人柔声道,“你先睡,我待会再回去。”

哪知,温桐走进来坐在沙发上,她拿起一本书,“我等你。”

只是,坐在沙发上的人蜷缩在一角,手里捧着本书,她真的在看,只是看的很慢,眼皮一下没一下的耷拉着。

宋梓辄轻笑出声,快速浏览后,在好几个文件上签下潦草的大名,半个小时的活硬是十几分钟完成了,走过去她的身边,发现她正微微的憩息着,轻轻的横抱着人起来回房。

有人愿意等待你,是件多幸福的事。

在帝都,关于温桐的新闻不止没有热度消减,反而又升了一个层次。

就在平静的一天里,温桐看到新闻,安家的董事长出去一趟回来后病危,如今生死不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