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还要/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年纪大了,身体毛病不少,又是冬天,那么冷的天气,这来回折腾一番,怕是经受不住。

新闻播报的时候,温桐看到脸色一沉,在易家的时候对于老人的身份,易老爷子跟他们说清楚了,知道的时候,温桐一家人都比较惊讶,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年华垂暮的老人是身价几十亿,掌管了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了。

温爸爸从小吃了很多苦,他从未想到自己的出生会如此的不凡。

再说老人都七老八十的年纪,难道在他们没有出现的时候就没想过找人继承自己的家业?

“要去看看吗?”宋梓辄察觉身边女人的失神,问。

温桐回眸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微微道,“要去。”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现在这位老人,是她的爷爷,她有责任去看看他。

宋梓辄拿起放在桌上的平板,“里面有一份资料,你可以先看看。”

什么资料?

温桐伸手接过,打开一份邮件开始浏览。

她认真看的样子,宋梓辄在旁静静的等待着,后将挨着自己的人抱着坐在腿上,一脸愉悦。

这份资料记录的全都是关于安家,安家的每一位都被调查的很详细,更重要的是,安老爷子的两位弟弟对天威集团很是觊觎,虽然其中一位死了,但现在任然活着的一位到如今还没有放弃。

她更不到的是,早在那之前,她已经接触过安家的人了,比如,龙夫人,安右琪,安明辉。

“我怀疑爸的事与他们有关。”宋梓辄的逻辑思维能力向来很准,温爸爸若是长大成人,他必定会成为天威集团下一任继承人,光凭这个足以有让人对温爸爸下手。

遗憾的事,调查的资料还是有不足的地方,比如温爸爸的事,当年在医院代替温爸爸死去的婴儿,是被害死的还是真的是夭折?如果温老爷子还在世,事情也许就能够真想大白。

温桐反手勾住宋梓辄的脖子,“你怎么想要调查他们?”

“因为你。”宋梓辄直言,他的宝贝,是天生的明珠,却被埋没了二十几年,再说当年的事有蹊跷,他让人查查总归是好,若是温桐以后认祖归宗,能提前了解他们,防患于未然。

听到这个答案,温桐勾着男人脖子的手紧了下,低头,在男人的额头间亲了一口。

伴侣之间说谢谢太过于生疏,倒不如这样感谢他,他应该会高兴,想着他会高兴,她心里也微微雀跃。

宋梓辄眸深,如黑曜石般令人看不透,他把清隽的脸凑上去,“还要。”

两人温热的呼吸缠绕,温桐看着凑上前的俊脸,她脸不经意露出了淡淡绯色,没有拒绝,在他的眼睛,轻轻的亲了两口。

医院,病房门口,安家的人都站在外面,一脸沉重,远在韩国的安凤听说安传瑞住院之后正在坐飞机回来的路上。

手术过后一天,过了二十四小时,安传瑞并没有醒来。

他们等了一会,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出来。

安振云上前询问,“医生,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道,“病人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虽然抢救回来了,但是三天内没有苏醒的情况的话,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一个七八十的老人,成为植物人意味着什么?

安振云紧握着拳,他扯扯嘴角,“谢谢你医生,辛苦了。”

等待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安传瑞终于要垮了吗?这个消息对于心怀不轨的人来说,是那么的振奋人心。

“大伯公真的不行了吗?”安右琪弱弱的问道,带着紧张。

安盛乘沉默,“别胡乱说话,不会有事的。”

安右琪扁扁嘴,她只是关心遗嘱的问题,先前听说过,大伯公分给她的财产不少,只是不知为何之前又说遗嘱无效了,现在人又出事了,财产到底能不能拿到才是个问题。

龙夫人静静的站在旁边,眼里沉寂的可怕。

三天后,如果安传瑞不醒,就可以动手了吧?

温桐手里拿着一束康奶昔,在身边跟着一名医生,是一脸冷峻的医生季泠。

安传瑞的事,安家那边没有对外透露,并且不是什么人都能探望的,但是好在医院是季家开的。

季泠负责带路,他稍微有些疑惑,温桐怎么认识安董事长?

“安董事长的情况并不乐观,他的主治医生说了,要是三天内不醒过来,很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季泠说道。

温桐表情淡淡的,眼睑微垂,病的这么严重吗?

到了安老爷子住的病房,只见门口半开,季泠敲了两下,就推开门进去了,里面安振云等人都在,一路从韩国赶回来的安凤眼里含泪,眼眶红红的看着病床上的老爷子。

大概在世上,只有安凤是真心实意对待安传瑞这位大哥的,毕竟他们两人的血缘关系才是最亲的,安传瑞的那两位兄弟,都是同父异母生的。

温桐捧着康奶昔跟着进去,进去的瞬间,那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有的深深震惊,有的惶恐不已。

“温桐,你来做什么?”安右琪见到是温桐,竖起了刺,觉得十分意外心里起了疑问。

安明辉见到温桐,即使只是一面之缘,他仍记得眼前这个女人当初在龙泉山庄是怎么无礼对待付涵的,看到她眼里闪过厌恶,但同时疑惑她怎么会来?

温桐将康奶昔拿到病床前的花瓶里,慢悠悠的将康奶昔插进去,淡道,“探病。”

“我大伯公跟你有什么关系?”安右琪再度问。

听到安右琪问了这个问题,整个病房的气氛凝滞的冰冷,很沉重甬长的那般。

温桐眸光盈盈,看了眼安右琪,没有回答。

巫以娟立马蹙起眉质问,“医生,无关紧要的人你怎么将她带进来?”

季泠扬眉,他只是应了宋家大少爷的要求,带他女人见安董事长而已,至于其中原因,他可没问过,听到安家人问这个问题,他有些为难。

巫以娟又道,“马上把她带出去,明明已经说过了,无关紧要的人不要带进来。”

比起回答刚才的问题,这个更让季泠为难。

现在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动温桐,他必须轻声细语的伺候,谁让他最开始的时候说了不该说的话,现在是赔罪的时候。

温桐不怒反笑,瞥向巫以娟风轻云淡道,“巫女士,我想我比你有资格探病。”

巫以娟眼珠一瞪,这个女孩说的是什么意思?还知道她姓巫,难道她真的是安传瑞的孙女,可是先前明明查了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

龙夫人的神色分明变得很怪异,紧抿着唇。

安凤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温桐,满脸震惊,嘴里呢喃了句,“太像了。”

听到这句话,温桐笑了笑,“我也觉得。”

安凤愣了几秒,硬是没有回过神,过了一会后,她问,“孩子,你到底是…”

难道,她大哥的孩子还在世上活的好好地?如果真的没有猜测错误,眼前这位温雅清秀的姑娘,会是她大哥的亲生孙女吗?

“如你所想。”温桐今天来只是想探病而已,倒没想到来的不是时候,安家人全都在,并且因为她的出现,已经自乱阵脚了。

“不可能,大哥的血脉一出生就死了。”安振云脸一横,“当年在医院,医生已经证实了死的就是大哥的孩子。”

季泠在旁听着,隐约猜到了温桐与安家的关系了。

反应真是烈,若不是做贼心虚,怎会如此,“世事无绝对。”

“现在科技那么发达,要知道她是不是大哥的血脉,验个DNA不就好了,二哥你说是吗?”安凤道,语气不太开心。

安振云憋的脸一红,后恢复了冷静,道,“验DNA是必须的,我只是怕外界的人知道大哥出事,虎视眈眈我们安家的财产而已。”

这话针对的意思很明显,仿佛就是再说突然出现的温桐。

突然,温桐说道,“我不会验DNA。”

不肯验,不验的话最好,这样子就没法承认真的是安传瑞的血脉。

安凤很失落。

“我父亲已经从樊城过来,你可以问问我父亲愿不愿意。”

“留个联系吧,孩子。”

温桐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名片,烫金的名片字迹工整秀气,让人一眼看了就很赏心悦目,“你可以联系上面的号码,我先走了。”

安凤看着温桐离去的背影,越看越满意,如果真的是大哥的血脉,大哥的孙女,这样的教养这样的气质,很好。

和季泠道别,温桐踱步出了医院,最近被勒令不准开车,所以只好等林子阳开车过来接她到男人公司,她坐在医院一楼大厅的椅子上,突然从门口进来的一个高挑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谢怡心气色很苍白,进来的时候脸色很痛苦,仿佛下一秒就会摔倒的样子,经过的护士见状立马扶住了她,很快叫了人推车床过来,送进了急诊。

一路,谢怡心似乎很紧张她的肚子,“医生,我的肚子很痛,我的孩子会不会有事?”

医生安慰她,“不要紧张,放轻松。”

推车一路经过温桐坐的长椅的那一条道,正好温桐有听见,谢怡心怀孕了?稍微有些意外听到的这个答案。

在QM的那段时间,温桐那时候无法理解谢怡心对严楚涯的感情,等自己喜欢上宋梓辄的时候,她才稍微的能理解她的心情,爱一个人他却不爱你,比死还痛苦折磨,当然并不代表温桐能认同她当时的做法。

没有太在意谢怡心的问题,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林子阳已经开车到医院门口了,她上车离开医院。

温桐出现在安家人面前,已经让安振云和龙夫人大脑里警钟敲醒了。

“振云,如果温家的人认祖归宗,我们还有机会吗?”回到家后,巫以娟很担忧的问道。

如果温桐只是很普通没什么背景的人那倒很好办,但温桐这个姑娘定不会是简单的人物,在她背后,还有整个宋家,不好对付。

“我自有主张。”安振云目光变得很歹毒,一个六旬老人,露出这样的光芒确实令人感到害怕。

巫以娟瞧见吓到了,她不愧是安振云相濡以沫多年的妻子,她看着安振云如今的样子便猜测到什么似的,“振云,你该不会是想…”

同样的另一边,只见幽暗的房间里,龙夫人拿着手机似乎在和谁讲电话,突然关紧的门突然开了,安右琪的声音随后响起,“妈,下来吃晚饭了。”

龙夫人立马挂掉了电话,看着安右琪的目光很冰冷,“谁让你进来的?”

安右琪吓得脸白,委屈的扁着嘴巴,“妈,我只是来叫你吃饭而已,你凶什么?”

龙夫人抿着唇,“出去。”

安右琪握着门关的手非常用力,她冷嘲热讽,“妈,我不是男孩子,你一定很失望吧!”留下这句话,她砰的一把把门关上。

龙夫人呼吸一重,神情却并没有多大变化。

此刻,在家的温桐拿着平板看着几天来,科帝拍出来的效果图,虽然只是男人,琪利亚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那一系列风格的衣服都被他诠释的淋淋尽致,一个天生适合舞台的男人。

宋梓辄见裹着毛毯缩在沙发一角的女人,拿起笔记本坐了过去亲了一口温桐,掀开毛毯的一边盖在身上,专心的看着文件。

两人各忙各的,也不会觉得尴尬。

突然,温桐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帝都本地的,想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那头传来严楚涯的声音,他的语气听起来很疲惫。

“温桐,很抱歉。”

温桐怔了几秒,道歉的原因她知道,“这不关你的事,你不用跟我道歉。”

听到是男人的声音,宋梓辄的目光从电脑荧屏上抬起来,很在意的投了过去。

“这件事虽然不是我母亲再次抖出来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若不是我母亲,你也不会背这黑锅,我会还你清白的,网上那些人的舆论你不要在意。”严楚涯说的很郑重,并且担心温桐会受到影响。

不是古玲,那是付涵了吧!

对于严楚涯的关心,温桐只好道,“谢谢,我很好。”

宋梓辄微微眯着眸,他突然一手揽过温桐的腰,温热的气息洒在温桐的耳后,声音润润朗朗很好听,“老婆,我要喝水。”

于是,电话对面的严楚涯面色很诡异,努了努嘴,没有说话。

温桐耳根一红,推一下贴的太紧的男人示意她还有话要说,“我在讲电话,你自己去。”

宋梓辄两手收的更紧,咬着她耳朵一边的耳垂,“老婆,我要你倒。”

温桐身体微微颤栗了下,“那你等会。”

宋梓辄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很快放开了她,“好。”

那边的严楚涯苦笑了几分,他完全无法想象到两人甜蜜的场景,但是从这对话看来,温桐是真的很爱宋梓辄吧,对他那么妥协,温柔。

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故意的。

对于严楚涯,宋梓辄真是耿耿于怀。

她转而对电话那头的严楚涯道,“我今天在医院碰到了谢怡心。”

“医院?”严楚涯反问,语气对于谢怡心还是藏着一点关心。

“恩,她怀孕了。”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杯子碎掉的声音,严楚涯一直没有回话,好半响才反应回来,“怀孕?”

看来不知情?

温桐旋即笑了,笑意很深,只是严楚涯的反应令人值得揣测,“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先挂了。”挂了电话之后,她下去一楼厨房,煮了热水倒进保温杯里拿上来递给了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