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犯人跑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保温杯里的水还很烫,她倒了半杯放在桌上,整个人又懒洋洋的钻进了毛毯里面,想起男人刚才傲娇的行径,她冰凉的手恶意的闯进了男人的衣服里,触到热意后,舒服的顺开了眉。

宋梓辄只是感觉到一阵腹部冰凉,但并没有忽略那双手的柔软,绵绵的,好想在让她摸久一点。

遗憾的是,温桐很快松开,又拿起平板看了起来,仿佛刚才的举动,她很无意。

她并没有怎么别人怎么看她,不知为何,突然想上微博看看,搜索了话题,打开帖子链接,居然有几亿的浏览量。

“那谁也太没有眼光了,温桐有什么好,乡下出来的不说,还盗取过别人的作品,真是有辱设计师这称号。”

设计师是个崇尚的职业,如果被认定剽窃,那他的设计生涯可以说是完全毁了,当然,有人会是另外。

“帝都裴氏千金裴素清谁家不想娶进门,他居然拒绝了。”

“不是脑抽风,就是眼睛被眼屎堵住了!”

“…。”

温桐看到网友的留言,顿了几秒,眸里寒气油然而生,她看着那些人在说她其实是没多大感觉的,最多就像被蚊子叮了一口的感觉,只是看到因为她,宋梓辄也陷入了这种非议,看着黑粉诋毁他,那种怒火无法遏制住。

她的阿辄,是那么好的人。

温桐带着这种想法,后恍然失笑,她是不是病魔了?

她只是有些生气,因为自己连累了宋梓辄被人净说些不好的,不过后面看到有宋梓辄的粉丝呛回去,心情稍微好了起来。

宋梓辄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视线落在了平板的内容上,他退出了页面将平板扔去了一边,“别看了。”他不想外界的人影响到温桐。

面对这种流言蜚语,温桐风轻云淡的提议,“宋先生,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妻子?”

说出这句话后她回了神,脸有些红,后看向那双黑眸想要解释,结果,清俊雅致的身影随之倾覆而上,两人的姿势令人浮想联翩。

不大不小的沙发,男人两手撑着两边,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身下的女人,眼底的深邃,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浓郁感情,似乎还有很烈的饥渴?仿佛又失去了平时所有的冷静。

“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深入探讨一下。”清清冷冷,发音有些重。

连人带着被子抱起,温桐被卷在被子里面,一瞬间的事,她已经随着被子滚落在了床上,今晚的男人,似乎被她的话给激怒了。

严楚涯久久不能从刚才得知的消息里回神,在整结的书桌旁边,是被他手推翻的酒杯,红色的液体一直沿着桌面流向尽头,滴答滴答的侵湿了干净的毛毯,整个空气都是酒的香甜。

如果谢怡心怀孕,毫无疑问,她肚子里的宝宝会是他的。

他的喉咙只有深深的苦涩,为什么会是她?

谢怡心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令她微微眯着眼睛。

“你醒了?”在她旁边,有个护士过来询问。

谢怡心反应还有些迟钝,后来手抚上自己的肚子,很紧张,“我的孩子…”那是唯一证明她和严楚涯缠绵欢爱一夜的证据,只是现在的她,根本没有勇气将怀孕的事情告诉严楚涯。

护士告诉她,“孩子没事,你身为母亲,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要是还有下一次,你的孩子会保不住的。”

“谢谢。”

谢怡心眼角有些酸涩,她掀开被子从病床上起来,坐了一会后,才和护士去缴了医药费,交完费用后离开了医院。

回公寓前,她去书店买了几本关于生育的书本,夜的城市,一直很热闹繁杂,只是她却觉得寂寞空荡,开车回到楼下的车库,她拎着书按电梯上楼。

严楚涯在她的公寓门口不知道烧了多少支烟,冷峻的脸上迷雾重重,藏着阴郁。

电梯门开的瞬间,谢怡心出来就可以闻到那股烟味,抬头一看,脚步有些僵硬,她故作镇定,“楚涯?”

严楚涯将烟头熄灭,他看着她的眼神,仿佛要将她看透那般,声音冷漠,“你去了哪里?”

兴许是那一晚,对于严楚涯的冷漠,谢怡心觉得整个身心更痛,她假装不在意的笑了笑,“书店,你找我什么事。”

严楚涯盯着谢怡心,她苍白的脸正勉强的笑着,稍微不习惯的蹙起眉,“你说谎。”

谢怡心继续笑着,拿出钥匙开了门,转移了话题,“进去坐坐,然后再说吧。”

“你去了医院,你怀孕了对吗?”严楚涯直接问了,他想要知道,是不是真的。

推门的动作僵硬住了,她呼吸很重,垂眸很久后,才恩了一声,眼底有些惶恐,她其实完全可以用孩子的事完全自己这一生的梦想,嫁给严楚涯当妻子的梦想,只是在最后她退缩了。

严楚涯神色很严峻,一会后他沉道,“我会负责。”留下这句话,他走了。

谢怡心伫在门口很久后才将门合上,在那一瞬间,她眼睛里是一瞬间的迷茫无措,她爱严楚涯是必然的,只是听到他说会负责,她却完全开心不起来。

严楚涯,只是在履行对她的责任,没有多余的感情在里面。

“你要把我让给别人?”低压的声音有点傲娇的任性。

“没…没有要…让。”她酥软说完这句话,先前的玩笑,可不可以当没发生过。

“我只会是你的。”

“你只会是我的。”温桐重复念了一遍,声音软软的,甜甜的。

“说你爱我。”男人幼稚的像个小孩得不到餍足。

“我爱你。”

被激怒的男人,与平时的形象,真是完全颠覆了,像极了独占欲很浓郁的恶魔,完全要将她吞噬掉那般,连灵魂都在战栗。

“以后不准说那样的话,我的妻子,只有你,只能是你。”固执又动听。

温桐抱着他的头,不知怎么回应深情的他,只要将他的情全部接纳,恩了一声。

“……”

温桐想,这种事一次就够了。

温桐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面,长翘的睫毛颤开,她头痛的呻吟了一声,喉咙沙哑,伸出手想要寻找手机,她在床头摸索了一阵,开锁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下午了。

微微受了惊吓想要从床上起来,但整个人像散架了那般,腰都直不起,她今天是要陪父母去一趟医院的,只是奇怪早上为什么父母没有给她打电话。

就算打电话又如何,起不起得来还是一回事。

她郁闷翻了个身,突然撞到了什么,抬起头,温秀的脸上爬满了燥热,声音软软哑哑,“你没有去公司?”

宋梓辄沐如春风,清俊谪雅,充满了禁欲的气息,他道,“早上陪爸妈去了一趟医院。”

“爸妈有来过了?”

“恩。”

“那他们现在?”

“在隔壁房间休息。”

温桐捂脸,脸红红的,头埋在了被子里面。

宋梓辄眸里笑意很深,害羞的温桐,很可爱,他的手指缠上了柔软的发丝,讲了今天陪温爸爸和温妈妈去医院的一些事,温爸爸并没有拒绝验DNA,可能同样想寻求答案,如今只能祈祷安老爷子能够度过危机醒来。

他后又说了,“我请了一位大师来中国给你定制婚纱。”

“哪位大师?”

“伊诺。”

伊诺是整个设计师界里面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受很多设计师的崇拜和尊敬,温桐听到名字后,柔柔的笑了笑,“他这么难搞,你怎么请的?”

“很容易就请到了。”听说是来中国,那位伊诺大师很快就答应了,“你认识伊诺大师?”

“算认识吧。”

这一天,两人都是在别墅里面度过,宋梓辄知道温桐现在走动困难,主动的研究了煮粥,过程虽然有些失败,好在有温爸爸的指点,煮出来的粥还算可以,至少,温桐吃的很欢快。

医院,晚上的时候显得会比较空荡,季泠表情很阴郁,无法理解宋梓辄要他今晚多照看一下老人的意思,他的样子,仿佛会有谁要伤害这位老人家的样子。

季泠没有办法,在动完一个手术后洗了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往安老爷子的病房去了,虽然病房门口有安凤派的保镖在门口守着,但职业病的缘故,他亲眼查看过才会放心。

安老爷子下午的时候,身体有了反应,这个想象无疑是好的,证明过不久他就会醒来。

寂冷的走廊,一个带着口罩的护士推着一辆车,在安老爷子的病房门口停下来后,她拿起了一瓶装有透明液体的玻璃瓶,她用针孔吸了上来,她的眼睛闪烁着奇怪,她对着门口的两名保镖道,“给病人注射营养液。”

因为穿着护士的衣服,所以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保镖并没有怀疑,看了眼就放她进去了。

很快,季泠打了个哈欠出现在病房门口,保镖认得眼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是这个医院的少东家,所以见到他并没有拦着,让他推门进去。

那名护士手里正拿着针筒,见到有人进来,愣了几秒。

季泠盯着她,“你是值夜班的护士?”

她点了点头。

季泠冷笑一声,“说谎,你是谁?”

为了以防万一,这层楼值夜班的护士都是医院里很有经验的老人,是他亲手安排的,眼前的中年女人,非常陌生,一看就不像医院里护士,难道真的被宋梓辄猜对了?有人要对天威集团的董事长不利。

那名护士没有回答,想要将透明液体注射进老人体内。

季泠眼疾手快,上前遏制住,并叫了门口的保镖进来。

保镖听见里面的声音,进来了。

那名护士此刻才慌了那般,将手里的针筒扔掉,推开季泠,想要冲出去。

保镖见她要跑,立马展开了攻势,但这个中年女人的速度很灵活,像泥鳅一般,躲过了两名保镖的捕捉,冲出了病房,跑向了楼梯的通道。

“快追,不能让她跑了。”季泠对保镖道,他捡起地上的针筒,放进鼻翼间闻了闻,他是医生,对医学的药物很敏感,这一闻就知道了,这支针筒里的透明液体,是氰化钾,注射进人体里面的话,相当于毒药,一沾就会死。

后季泠打电话到了医院的保安科,命人封锁了整个医院的进出,随后通知了宋梓辄,随后又报了警。

只是那名女人很狡猾,不仅别人看不清她的样貌,她对医院的地形仿佛很了解,躲过了众人的搜捕,硬是在医院里消失不见了。

深夜的医院开始热闹起来,警察和保安进进出出,闹得医院里其他病人人心惶惶。

刑警大队的组长肖真是想猝一口老血,上头那边温桐的案子已经施了很大的压力,还给了最后期限,温桐的只查了眉头,锁定了犯人,但是暂时没有证据,这次天威集团的安董事长在医院差点被谋害,犯人又逃走了,对于警局来说,这种案件真令人郁闷。

“那个女人身高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偏瘦,脖子有个黑痣,身上有股烟油味。”季泠对着肖队长说了犯人的大概形象。

过不久,宋梓辄和温桐到了医院,温爸爸和温妈妈不放心也跟了过来,安家的人随后赶到了。

安凤对温爸爸他们还算友好,安振云他们就不见得了,冷着脸,一点都不待见他们,只是那又如何,温爸爸对他们更没有什么感觉,最多无关紧要的人。

安凤听到警察简单描述后,脸都吓白了,“犯人跑了?”

“恩,是个中年女人,身手还不错,警方已经在追查她的身份了,哦,对了,你们随我来做个详细的调查吧。”肖队长道。

安凤他们都没有意见,随着警察去另一边的房间做调查。

警察一直忙到半夜,做完调查后,安家人都各自打道回府了。

“不是你们的人?好,我知道了。”

安振云回去后立马拨通一个电话,看来,还有人想要安传瑞死,那会是谁?会是她吗?本来今晚他也安排了人过去想要无声无息的杀死安传瑞,但没想到,会有人快他一步动手,幸好他安排的人没有被发现,要不然直接暴露了身份,那就前功尽弃了。

没有如愿以偿,第二天黎明的曙光来临后,躺在病床上的安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清醒了几秒后又睡了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