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驭夫之术/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早,警察局那边总算是可喜可贺,在宋大少给的最后一天期限里,那名嫌疑人露出了尾巴,他们给抓了。

此刻,审讯室里。

警察浑身严厉的审问眼前长得瘦小,五官俊秀,此刻神情有些颓废,他显得焦躁不安,是个很浮躁的人,叫赵炜。

“你为什么要在车子上动手脚?说你是不是想要谋杀温桐?”

精神高度集中下,又被逼问,他情绪很快失控,并急忙否认,“我并没有要杀她,我只是想要报复一下她而已。”

“报复?万一是在车多的时候车子出了问题,有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危害,难道你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审问的警官冷冷一嗤,反问了句。

他顿时语塞,蔫了下去,眼里很无助恐惧。

今早凌晨,他为了报复温桐,准备了工具砸了温桐的店面的玻璃,幸好当时有巡逻车经过,以为是小偷,他正好被逮住送回了警局,送回警局后发现是锁定车祸案件的嫌疑人,稍微一逼供,动了温桐车子的人就是他。

“你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温桐跟你有什么仇?”审问的警察又道。

赵炜抿着唇,似乎想要隐瞒什么,他好一会道,“我就是看她不顺眼。”

“不说实话是吧,行,那就等着坐一辈子的牢。”警察同志学过心理学,看赵炜的样就知道说谎,肯定有隐情在里面。

赵炜一听,神色更慌张了,坐一辈子的牢?怎么可能,“警察同志,你别骗我,我这样的最多就坐两三年而已。”

警察同志乐呵了,“怕了?那你得想想,你害的人是谁了,我在给你一次机会,待会你要是不说你知道后果的。”

一阵后,他被关押进了牢房里蹲着好好反省说不说的问题。

赵炜事后回味了警察同志的话,想起网上报道说过那宋家是混军政的世家,动他,简直比捏死一个蚂蚱要来的轻松。

事后,温桐不急不忙的到了警察局,在警察同志的带领下她看了眼牢里蹲着赵炜。

赵炜还是第一次正面见到温桐,是个很有气质秀婉的女人,比网上报道出的照片还要美,不是说外表,而是整体感觉,她就是比任何人要美。

“温小姐,这家伙可能还隐瞒什么不肯说,不过你放心,不出今天他一定会全招的。”警察同志信誓旦旦。

“还有宋大少说他要是不肯说实话,让你来处理他,你看…”警察局并不想跟军政名门的宋家同流合污啊,奈何上面吩咐下来,不能不从。

“随便我处理?”温桐笑着问。

明明笑的秀气婉约,硬是让人头皮发麻。

“呃,是的,是的。”警察同志猛的点头。

温桐笑容不减,眸里流光一转,“警察同志秉公办理就可以了。”她看过赵炜的资料,一个高中毕业的男人,他的习性比较暴躁容易冲动,要是有人教唆一定会强出头的类型,容易被人利用,她也犯不着对这样的人如何。

“警察同志,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行,有消息再通知你。”叫了新进局里的警察将人送出去。

这时,只见她路过局里文职办公区域的时候,几个穿着警察股的年轻女孩目光一直锁定温桐,神色激动的探讨着什么。

“好想知道她是怎么虏获宋大人的心的。”

“对啊对啊,简直太宠溺了。”

温桐余光撇过去几眼,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说自己,于是,司空见惯那般忽略过去了。

出了警厅,这次选择打车去店里头看看。

在爆出剽窃作品的事情后,琪利亚的销量是变低了不少,不过几天后恢复正常,销量增长的趋势是同行的大品牌无法较量的,有广告女王柯帝身为代言人,继而网友又举例出众多疑点,反之怀疑是那名叫付涵的女人模仿温桐的设计风格,后QM工作室回应事件并说此事中间有误会,一时之间,剽窃的事情众说纷纭。

然,微博吞评论的事情再度发生了,只要关于温桐不好的评论,统统再次被吃掉。

机智的网友猜到,一定是宋大人动的手。

的士里面,放着音乐,司机时而会跟着哼两句,在红灯停车的时候,司机突然指着左侧前方的商场大门口上的大屏幕,“小姐,刚才荧幕上的人是你吧?怪不得你上车的时候觉得老眼熟了。”

温桐疑惑,她顺着司机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是琪利亚的视频广告,因为剪辑的缘故,她也在视频里面出现了镜头,“恩,是我。”

听到承认,司机老开心了,想不到他还能载到温桐本人,他十分豪迈道,“我今天跑了大半个帝都,到哪都能看见你品牌的广告,嘿嘿,奥黛丽,她还是我女神。”

司机看起来才三十几岁,浓密的头发还打发胶,应该是个跟潮流的男人。

“小姐,像你这样投广告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到处都有琪利亚的广告?温桐的重点已经前半句了,滞了几秒柔柔笑开,“广告,不是我投的。”

恩?

透过车镜,司机看见坐在后面清丽的姑娘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他瞧见就把车里的歌关掉了,电话通了之后,是浓浓的情意在弥漫,本来清清冷冷的一个姑娘,整个人都变得柔情,司机叹了一声,很快收回了注意力,专心开车。

此刻,他竟然想远在家乡的老婆和孩子了。

帝都,这个美丽的城市,只要你抬头,就能看到每个商场的荧屏,每个时尚杂志的封面,公交车上,好几个热门综艺节目,以琪利亚服装品牌冠名播出,甚至微购首页,都被琪利亚的广告霸占。

媒体为了流量,立马评估了此次投放广告的金额,数数下来,几十亿的广告费,于是,各大报道头条就是——名门宋家大少爷为了讨老婆欢心花费几十亿为其品牌投放广告,国民老公头衔坐实。

几十亿啊,想想就热血沸腾不已,现在的有钱人多得是了,只是做到这般地步的能有几个?

温桐到底有什么魅力,让这个清俊出色的男人甘之如饴。

挂了电话后,温桐的耳根子还烫的很,耳边仿佛还残留男人磁性低沉的声音,他说,温桐,我已经为你着魔,你要负责。

宋梓辄玩起心机来,温桐又怎么敌得过他。

在天和区下了车,感受到周围投来的目光很多,温桐坦然的从他们身边经过,往店的方向去。

还没进店门口,发现里面有很多客人,都在挑选衣服,有的甚至在门口拍照,温桐微窘,没有阻止,低着头往里面去,快走进去的时候,她问了王菲,“王菲,有好的餐厅推荐吗?”

王菲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并说,“有,我微信推送给你。”

明亮宽敞的办公室内,坐在办公椅上的男人,风临玉树,谪雅斯俊,君临的气息却又令人无法忽视,像琪利亚广告的事,他又像任性沉沦美色的暴君,一掷千金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助理室的林子阳是帮凶,他对于自己立下的汗马功劳很欣慰。

BOSS的心思太好猜了。

分明就是想温桐依附他,心里只有他,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

田展博冷脸,他怒气冲冲的上来,林子阳瞥见,笑着迎了上去,“田总,什么风把你吹上来了。”很快,又来了其他的股东。

“宋梓辄呢,我要找他。”

林子阳笑着,“总裁在忙,要是田总想见总裁的话,我现在进去给你报备一下。”

田展博这样子来,是想兴师问罪的吧,谁让他们老板直接包下了整个微购网站和手机APP端的广告页面。

田展博一听,脸上阴雨连绵,“他摆什么架子。”于是,推开挡住路的林子阳,想要进去办公室找宋梓辄。

林子阳一脸苦恼又伸手挡住,“田总,你这样令我这个做下属的很为难。”

此时,宋梓辄从里面出来。

田展博怒吼一声,“宋梓辄。”

宋梓辄淡淡的瞥着他,慢条斯理道,“有什么想说的吗?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我要下班了。”

老板,上班早退是不对的。

田展博,“你宠女人也要个限度吧,整个微购的网站首页和手机app端的广告都给琪利亚打广告,知道有多少旗下店主和加盟商投诉吗?”

“我没给钱吗?”

“整个微购都是我的,你们要是有意见,可以从这里滚出去,我不缺投资的股东。”

“我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找上门了。”

发挥极致的霸气。

整个楼层都是静静的,没有人反驳。

田展博面红耳赤。

随随便便砸几十亿宠女人,确实不缺投资的股东,大家心知肚明这一点。

宋梓辄低头看看时间,没理他们走了。

在老板面前,没有人可以造次。

至于温桐u一下子成为了众多女人里面要学习的对象了,纷纷在话题下面留言求指教驭夫之术。

QM工作室。

付涵依然画着漂亮的妆容,她进了办公室里,看着坐在前方一脸严峻的男人,心中隐约有些忐忑,却不得不假装镇定,“总裁找我什么事吗?”

严楚涯看着她,“你被开除了,按照签订的合同,公司会赔付你双倍的薪水,现在请你马上收拾包袱离开这里。”

身为炎宇集团的总裁,他的威严和冷峻,都是令人畏惧的东西。

付涵咬着唇,仿佛要将其要裂那般,她不敢相信开除会是自己的命运,“我要见董事长。”

严楚涯冷冷的,看她的眼神宛如小丑般,“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没办法改变,出去,我的地盘里,不想看到你这种卑鄙女人存在。”

她卑鄙?付涵冷笑了声,她承认自己就是卑鄙,那又如何,到底是谁把她变成这样的,“总裁,要说我卑鄙,那董事长呢,她如何,我跟她比,半斤八两而已。”

当初,她只是羡慕温桐,羡慕她的才华,羡慕她拥有的东西,后来要不是古玲开出条件诱惑她,让她心动,她会成为那么卑劣的人吗?

严楚涯抿着唇,他无法反驳,他的母亲,确实是个任何手段都用尽的女人,但是他没有办法责怪她,可是,这全怪她母亲吗?并不是,两人都同样有罪,既然有罪,那就必须赎罪,“出去。”

付涵真的很不甘心,她什么都没得到,如今一无所有了。

悲切的心情如潮水般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

温爸爸和温妈妈平时不上网,所以没办法知道自己女儿和女婿的事情在这座繁华的大城市里闹得是那么的轰轰咧咧,DNA鉴定书已经下来了,确定了温爸爸就是安老爷子的亲生儿子,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安老爷子醒来后,在见到温爸爸的时候,脸上不见忧郁,反而多了以往没有的笑容,他半只脚都要踏进棺材的人,甚至刚从鬼门关走回来,死之前要是还能认回儿子,死而无憾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他昏迷的期间,居然有人想要杀害他,想想,跟他有仇的能有谁,他人老了,不代表眼睛也瞎了,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他猜得十之八九不离十。

“你们能来看我就行了,怎么还带那么多东西。”

老人虽然这么说,但是笑眯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情。

安老爷子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处,温爸爸心里头稍微有些尴尬而已,“这些都是适合老年人的补品,听说您的腿一到冬天就特别难受,我这有个偏方,到时候抄写下来,您按着偏方来试试有没有用。”

“好,好。”安老爷子的眼眶有些湿润起来,很快两行眼泪流了出来,他手忙脚乱的想要找纸巾。

温妈妈见,连忙递纸巾过去。

温爸爸脸一僵,这怎么就哭了?

安老爷子接过擦拭眼泪,“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这把老骨头了,年纪大了,感情不好控制,让你们见笑了。”

听到老人这么一说,温爸爸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酸,想想,安传瑞这几十年,应该过得很不容易。

温桐坐在旁边安静的削着水果,她怎么会忽略掉老人眼里的那抹精明,分明就是在打可怜牌。

“我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能认回我的儿子,现在看到你们能出现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也没几年可以活了。”安老爷子说的时候有些悲伤。

温爸爸一听连忙安慰,“不会不会,您一定能长命百岁的。”

温妈妈在旁隐忍抽搐的嘴角,也只有温爸爸跟着这么上戏了,但是又不好戳破老人家的心思,他这么做,也是想智南能够认祖归宗吧?

一下午的时光,在陪伴老人度过。

等温桐一家人离开之后,安凤来了,安老爷子整个人恢复了以往狠辣深沉的形象。

“大哥,你不多休息,什么事那么急叫我来。”

“我现在行动不便,你先别回韩国那么快,集团那边你帮我顾几天,等我出院后,我要公布集团下一任继承人。”那些觊觎他财产的,一分都别想得到。

“多大点事,知道了。”

暴风雨,要来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