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亲吻比赛/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涵离开QM工作室,是QM的员工意想不到的,先不说付涵因为温桐剽窃的事在网络上红了一把,她知名度增加了,可问起人事付涵为什么离开的时候,那边却什么回应都没有。

她在收拾东西,抿着唇,整个人显得很阴郁。

“小涵,你这么优秀,肯定有好的工作室欢迎你加入的。”

“公司的做法太令人失望了,怎么可以包庇那个温桐。”

“我听说总裁喜欢温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于是,知道点什么的人都以为付涵离开QM的原因,是因为温桐,虽然确实是因为温桐,但原因却并不是她们所想的那样,在她们心里,付涵之所以丢了工作,是因为她在报复付涵。

付涵听着围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并不解释不否认什么。

不过在她们讨论的火热的时候,工作室的某位经理出来制止了她们,在胡言乱语下去,她们都不用呆在工作室干活了。

付涵将东西收拾在一个小箱子里离开了QM,走之前她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眼前的大厦,回到住的公寓楼层,她正要进去,却发现房东的大女儿朱静抱着书包站在门口,估计是忘记带钥匙。

她看了一眼,心情不好的并不想理会。

朱静见到付涵,却一脸高兴,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纸,“涵姐姐,我听我母亲说过你是很有名的服装设计师,我也很喜欢设计,你能帮我看看吗?”

付涵看她的眼神有些冷,正要推拒绝,电梯门又开了。

朱静急匆匆的将那一叠白纸递到了她的箱子里面,“付姐姐,拜托了。”随后她蹦蹦跳跳跑到旁边的电梯门扬起笑容,“妈,我等你好久了。”

“你啥时候才能张张心,像你这样,妈还指望你考上大学吗?”

朱静的性子粗心大意,对学习不怎么上心,倒是对涂涂画画特别感兴趣,但是现在是人生的紧张期,房东是禁止她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别的地方上的。

房东训了一顿朱静,目光瞥见付涵,看见她抱着箱子往租房进去,不明觉厉的多看了几眼,这怎么看起来像失业把东西抱回来的样子,不过她不想多问,只要付得起房租,什么都不是问题。

严楚涯从QM离开后,坐在专属的车里,他靠着座位,吐了一口郁气,闭着眼睛,跟在他身边的助理有些担忧的回头看了几眼,“总裁,最近没睡好吗?”

“恩。”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需要安眠药或者醉酒的方式才能睡着了。

“总裁回公司你先休息会吧,下午的行程不赶。”

“名人采访的节目安排在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两点半录制。”

严楚涯任命炎宇集团总裁这几年,邀约上节目的邀请数不清,只是都拒绝了,这次总裁答应上采访,恐怕…

古玲知道付涵被严楚涯开除之后,并没有多大意见,更不怕付涵会说出以前的事,她不愚笨,要是她还想在设计的圈混下去,就要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能说,让她在QM呆的这几年,算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但是她最担心的是,严楚涯接下来要做的,是整个炎宇无法承受的后果,在严家的书房里,她一直担忧着,随后打电话到了炎宇集团总部助理部,“总裁近日的行程表发一份到我的邮箱。”

助理部接听电话的助理知道是董事长夫人,应了声下立马邮箱发了过去。

当她看到严楚涯后天的行程后,脸色骤然大变,一股怒火燃烧在胸腔,无法平息。

宋梓辄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帝都的琪利亚的门店,以往都是在路边等温桐出来,他的到来,毫无疑问引起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他的清俊容华,玉树临风的贵公子姿态,天底下帅的人很多,只是眼前出现的男人,很容易让一个人的芳心沦陷,像被迷惑了那般。

店里的员工见到他,便想起开业的那天的开业红包,加上他的身份,不由有些拘谨起来。

宋梓辄手里还拿了在来的路上买的甜品,他递给了店长王菲,王菲伸手接过笑了下,“老板在里面,我去叫她。”

“不用。”

颀长挺拔的身姿推开了办公室关着的门,一眼望去,明亮的办公室内,带着属于她的甜美沁香,在沙发旁边,玻璃桌上,放着几本翻乱的杂志,稿纸有的因为睡着的人弄倒了,所以凌乱的撒在了地上,她的唇边微微翘起,睡得很熟。

宋梓辄轻轻的关上门,刚才两人发信息发到一半就没有人回了,他没想错,温桐是睡着了,走过去靠近她,润玉的手温柔的拂开遮住她脸颊的发丝,看着她安静的睡颜,男人的表情十分满足。

因为不是居住的地方,温桐睡得不是很熟,浓密的睫毛颤了两下就睁开了,眼里带着朦胧的水雾,却又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

此刻她正躺在了沙发,身上盖着毛毯,头枕在了男人的腿上,她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清冽熟悉的淡香,很舒服,“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宋梓辄低头看向她,含笑着问,“让你多睡会,现在还困吗?”

温桐坐起身子,她眼睛弯弯,笑的宛如明月,“不困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宋梓辄亲住肖想了好一会的唇,“以后睡觉不要趴着睡,对脖子不好。”

声音软软柔柔的嗯了一声,温桐起来穿上外套,将手机塞回包包里面,理了理睡的有点乱的长发,两人从办公室里出来。

餐厅的地点不远,是一家烤鱼店,味道很好,鱼很新鲜,所以挺受欢迎的,在琪利亚对面的街道,过个天桥走过去十分钟的路程,两人直接牵着手走过去。

午后时光,吃完午饭后,他们压马路去了,阳光很好,撒在身上的时候驱走了寒冷,路过广场,在一家店面前,聚集了不少人,而且大部分是情侣居多。

温桐目光瞥了过去,只见红毯间,一个男的主持人手里拿着麦,“还差最后一对情侣,还有没有要参加的,前三名的奖品很丰厚,一等奖可以赢得价值一万元的婚纱摄影奖励,第二名是价值6600元的单反,第三名是本店店长设计的古风嫁衣男女一套,仅此一套而已哦…”

在宣传的海报上有写着详细的参赛规则,亲吻大赛,温桐听说过,但今天还是第一次见,看着这么热闹的围观人群,显然这家摄影店的营销手法很成功,温桐琉璃清眸看向展示柜上的那一套火红的嫁衣一眼,很漂亮,设计很大气同时还带着异国风情味道在里面,在场很多女性似乎都很喜欢那套火红的嫁衣。

宋梓辄那像一滩化不开浓墨的眼眸,顺着身边人的视线探了过去,他嘴角微微勾起,牵起温桐走向主持人,“我们要报名参加。”

温桐一愣,显然反应没过来。

主持人其实是摄影店里的员工,看到站在眼前气质不凡的俊男美女,他怔住在原地,他们要参加?不禁吞噎了一抹口水,怎么看说报名要参加的男人身份不凡,不过两人的出众,一定会引更多人过来的。

反应回来后,他很兴奋,“很好,最后一对情侣请入场。”

其余十九对情侣看着入场的最后一对情侣,他们的光华太耀眼了,既然气场和外貌输了,接吻上一定不能输,众多男人的心声。

温桐是背对着身后围观的群众的,她显然很不自在,手紧紧的拽住了男人的衣领,她耳根子很红,这种比赛,比起她以前参加过的种种比赛要来的特别。

宋梓辄发现,将人紧紧裹进怀里。

“阿辄,怎么突然要参加比赛…”

“你想要的我都会尽全力帮你得到,不过,你心里最想要的,只能是我。”

?明明是个清傲不可一世的男人却只为她的一念之想,放下身段,参与这种全民互动游戏,仿佛要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争过来给她。

温桐脸红红的,双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眼睛微微的酸涩,她乖顺的点头,牵起嘴角,梨涡浅浅,“恩。”

“我们拍婚纱照的时候你想怎么拍,都依你的。”

“古风的多拍点好不好?”对于古风典雅的东西,温桐算是情有独钟。

“好。”

宋梓辄穿古装,应该非常合适。

主持人说开始的时候,参加比赛的情侣很快沉浸入亲吻的模式,不知是不是因为场上过于出色的某人,聚集在场外的群众越来越多。

宋梓辄微微低下头,就能够吻住仰着头看他的温桐,轻磨浅尝她的味道好一会,才缠绵的闯入领地,攫取她的甜美,却又很贪婪的,没有激烈,只有淡淡绵长的温情,光是看着这两人,就已经令人脸红心跳。

他亲的很慢,像在调情那般,吻着怀里的人的时候,仿佛在品什么绝世美酒。

有的情侣接吻的时候不是很专注,目光频频落在他们身上,最后因为没有频率的换气,很快就败下阵来。

这种接吻大赛,就像是一种异国的风俗,如今在中国已经很流行了。

亲吻,若是有一方坚持不住,只能败下阵来,时间越久,围观的人群就越久,婚纱店的店员趁着时间向他们推拍艺术照,婚纱照的活动价,果不然,吸引了一波的人进店咨询。

时间流逝。

越多的人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如今场上只剩下四对情侣在坚持,四对人中,又过了一阵,又败下了一对,见他们败下阵后,宋梓辄轻笑的放开了温桐,将温桐的头埋在胸口,不让别人看见她此刻娇媚的模样,“结束了。”

温桐喘着息,浆糊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太疯狂了!

在宋梓辄放开温桐后,有一对情侣也迅速的分开,可惜晚了宋梓辄一步,看样子也是为了那套嫁衣而来的。

“前三名的胜负已经分晓,恭喜你们,获得前三名的奖励。”

比赛结束后,摄影店的店员开始将展示的婚纱小心翼翼的装了起来,说实在的,这套嫁衣是店长的经典之作,本来应该是送给他妻子的,但是,店长的妻子在不久前因为癌症去世了,店长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要将嫁衣以这样的形式送出去。

宋梓辄拎着袋子,有些沉,主持人想说要采访两人一下,结果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认出了两人的身份,后喊了出来,他瞥向围观的人群一眼,护着温桐往另一边少人的道就离开了。

他身上散发的清冽冷漠,足以让人不敢轻易的靠近他们。

主持人一脸懵逼,伫立在原地,难不成还是什么很有名的人来参加他们店举办的比赛不成?

活动结束后,回头网上一查,男人的身份令人震撼,名门宋家的大少爷带着他的情人争夺那套嫁衣,简直不可思议。

两天的时候很快过去了,眨眼十一月份快到了尾声。

这一天,是严楚涯要参加电视台的访谈节目,他似乎知道他的母亲调查了她的行程,怕她阻止,所以派了人守在家里。

古玲虽然说是董事长,但是公司的实权已经完全掌控在了严楚涯手里。

西装革履的男人坐在车里,不久,车子停在了一座大厦门口,帝都的电视台,十几层楼高。

严楚涯从车里下来,很快,电视台那边吩咐了人下来接驾,一路进去遇到不少明星,甚至,一个不小心,就碰到了从电梯里下来的若怜。

若怜似乎比以往还消瘦了不少,在她身边,有不少绅士环绕,她见到严楚涯的瞬间,脸色微微的苍白起来。

严楚涯对她并没有感情,看了一眼,在她出来后,进了电梯。

刚到不久,就到了采访的时间,进了摄影棚,按照先前排演的,开始接受主持人的问卷调查。

这种节目访谈,通常都是现场直播的。

只见节目进行到一半进入广告的几分钟里,助理脸色隐晦一边,随后将手机递给了严楚涯,并小声道,“总裁,董事长夫人就在电视台下面,因为董事长夫人以死相逼,派着守着的人不得已将董事长带了过来,他们说董事长割腕了,不肯接受包扎,并且现在还拿着刀子。”

严楚涯皱起了眉,拿过电话,“楚涯,你是不是想看母亲死你才甘心,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将当初的事情公布出去,我就死给你看。”

自从严楚涯解除和若怜的婚约后,若家就开始对炎宇集团进行打压,若是这种时候还传出当年的丑事,对公司的形象是一落千丈,因为,温桐的事,在帝都闹得太大了。

“妈,你够了,当年的事本来就是你不对。”

古玲却是听不进去,她受了刺激那般,情绪十分不稳定,“不管对错,我绝不允许你这么做,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清楚妈的性子吗?你敢说一句,我就割腕一分。”

严楚涯何尝不知,他母亲,为了炎宇集团,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对待炎宇,比对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妈…”

摄影棚里,众人看向休息区的严楚涯,本来就严峻的人此刻散发出可怕的气息,握着手机的手的背部青筋都暴露出来了。

古玲这么做,真令做儿子的为难。

两母子虽然感情不好,但是严楚涯不可能真的看着母亲做伤害自己的事情,他挂上了电话,暗暗的咒骂了一声,脸色阴郁的看起来狰狞不已。

“通知他们送董事长夫人去医院,这件事不许被别人发现了。”

助理收到指示,“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