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越看越想扑倒/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他们不过是安家的分支,有什么资格在温家人面前大呼小叫,别说是财产,安传瑞的心愿就是能够一家团圆,以他的态度,恐怕也打算将集团留给他们。

财产的问题,又是在他们面前,温桐算是表明了立场。

龙夫人隐晦的目光瞥过去,温婉秀清的女孩,生的白净,她语笑嫣然,宛如沧海明珠,语气淡然,无形之间透露了天生的名门闺秀气质。

她的样子,让她又忆起了当初那个强势聪慧的女人,易秋盈也是这般,她无比的自信,永远都是运筹帷幄的模样,不过最后还不是输了吗?

安盛乘很尴尬,他一直以为女儿虽然被宠坏了,但是还是很会想的,但不知为何,这种情况她居然会这么说,他拉过安右琪的手臂,“还不跟你叔叔他们道歉。”

他的女儿,根本是赢不了温桐的,一个是被宠坏的小孩,一个是灼灼光华的才女,怎么去攀比?

安右琪不敢再乱说话,她已经感觉到大伯公的眼神,冷若冰霜,她用力的咬着下唇,微低着头,“对…对不起。”

她此刻才算认清,大伯公对她的喜欢只停留在最表面,只要戳破,便没有喜欢可言,更何况,他怎么会看不出一个人是真心实意的待他的吗?

安振云算是里面最平静的了,但不知为何,在谋夺安家的家业,他竟生出了一种困难重重的感觉,他可是连杀气安传瑞的心思都有的人,难道会就此收手吗?

人肖想了越久的东西,想要夺得的欲望就越深,最后无法释怀。

安传瑞看着温桐的眼神越发的喜爱,他孙女的处之泰然,和散发的光耀,都非常的令人欣赏,他独自暗赏了一番,才对安振云他们道,“要是你们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

言下之意,对他们提议去他们那里住事拒绝的意思。

安振云率先站了起来,来这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留下来没有任何意义,“大哥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走了。”

他们一家出来后,安典彦郁着一张脸问了,“爸,万一大伯把集团的继承人给了他孙女怎么办?”

这才是最大问题。

今天,安传瑞虽没有表态,但已经让人担心了。

“那就趁在他公布之前,将他拉下集团最高执行董事长的位置,所以,明辉和泰宇珠宝千金的事情要加把劲,泰宇珠宝拥有集团的百分之五的股份,有他们助一臂之力,事半功倍。”

“不过他们是不是狮子开大口,若是成功,还要百分之三的股份。”

“如果明辉与他女儿结婚,给多百分之三又怎么样呢,还有龙桦敏那边,你可以试着说服她和我们合作,今天的事,对他们来说应该挺打击的。”他三弟生前的股份,分别留给了安盛乘,孙女和龙桦敏。

安典彦点点头,确实可以利用这次机会。

所以说,天威集团就是众多人眼里的肥羊,谁不想动手。

外界,都是虎视眈眈着。

他们走后,安盛乘一家也返回家了。

安传瑞最终还是决定出院后搬去宋梓辄那住上些时日,能和一家人住在一块,这是他以前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就这么决定了,爷爷,你出院那天我们来接你。”温桐微微笑道。

付涵离开QM之后,开始去一些知名的设计工作室应聘,但大多数知名设计室都没有要她,网上报道的东西真真假假,不能完全信,哪怕就算是真的,没有人愿意为她得罪宋梓辄,要说宋家现在最深不可测,不可得罪的男人,于他。

就在她感觉到绝望的时候,拖着满身疲惫的回到公寓楼下,早早停在小区门口的高级黑色轿车,一个穿着挺奢华的女人下了车,一个穿着成熟时尚的女人叫住了她,“付小姐,等等。”

付涵回头看她,她认得这个女人,于美人,曾经是国际超模,没多久隐退,开了一家工作室,旗下设计师设计的作品时常在国际时装周亮相,她来找自己是为什么?“你好,于总。”

于美人三十几岁了,她身材保养的很好,风韵犹存,波涛汹涌,“付小姐,你的事我了解一二,我为你而感到遗憾,想不到QM工作室就这么将一个人才放弃。”

人,都喜欢听到赞美的话。

付涵听见,心里隐约有傲气浮现,她却不敢彰显,“于总说笑了。”

于美人脸上的笑容更大了,意味不明,“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加入魅凡工作室,成为我们工作室的高级设计师。”雪中送炭的味道很明显了。

“为什么?”付涵心里多了一丝的警惕,内心掀起一阵波浪,起伏不定,她不敢把情绪表现出来,有些事情他还是看的很明白,平白无故送上门的工作,就跟天下掉馅饼是一个道理,别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不用付出代价。

于美人妖娆的笑了,“你在光尚面试的那份设计创意,我看了,创意很好,我很喜欢,至于还有个原因,安明辉拜托了我。”

安明辉知道付涵被QM辞了后,立马找了于美人,不过那时候于美人是拒绝的,不过很凑巧,她去光尚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付涵面试的设计创意,很好,如果她是一个有实力的设计师,冒一点风险收留她,倒不会怎么样。

付涵内心很复杂,如果她拒绝,那么在她前方等待的将会是无数个面试失败,挣扎了几番,她眸里闪现一抹志在必得,握了握拳,“我愿意加入魅凡。”

“欢迎,我很期待你那设计创意的成稿。”

各取所需的交易那般,于美人离开后,付涵在原地站了好一会,正好,公交车下来一名穿着高中制服的少女,她看见后,扬起了一抹笑脸,“静静,放学了?”

“恩,付姐姐,你看过我的设计稿了吗?”朱静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付涵微微眯眸,一副知心姐姐的模样,“看过了,想法不错,就是画功方面差了些,继续加油。”

受到鼓励的朱静像打了鸡血那样重重的点点头。

隔天清尘,宋梓辄早早的领着温桐出门了,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了帝都一处古色古香的街巷外面的停车点,过早,所以街巷有些清冷,稀稀疏疏的人群,到处透着烟雨江南的雅味。

但是一辆黑色优雅的跑车停在边上,倒是让经过的人群不经意多看了几眼,法拉利名车,在这里撞见,好稀奇啊。

此刻,在车里睡过去的温桐再度醒来,脸颊嫣红,气息微乱,嘴唇被男人吸吮的亮莹莹的,十分诱口,显而易见,她是被吻醒的。

宋梓辄理了理她微乱的长发,眸子深邃,“醒了?”

温桐开始鸵鸟,恩了一声。

宋梓辄又继续缠着人在车里亲了一会,好一会后才将人放开。

她下了车,撇着陌生古典的风景,闻着周围清新的味道,声音软软,“阿辄,我们来这里要做什么?”

宋梓辄牵着她,另一手拎着袋子往街道里面走进去,“拍照。”真是十分有行动力的男人,“拍完了这个系列,我们再去法国拍另外的系列。”

温桐笑着点头。

这里,就连房子都是典雅的古风,一路就看到有好几家婚纱摄影店,还碰到好几对拍摄古风婚纱照的情侣,没走多远的路,进了一家两层楼高的房子,其实是几百平方米大的古楼,牌匾上刻着古风坊三个大字。

莞尔间,温桐忆起曾经听过古风坊的大名,它是帝都最为著名的一家古风摄影婚纱店,继承了中国历史悠远的文化,他们店聘请的摄影师都是拿过摄影大奖的,而且衣服的做工都很好,据说有一些衣服,如果你想拍,还要收费,且费用价格不菲。

两人进去后,很快里面有一位穿着古装的女人迎了上来,她衣服上面秀了名字,洪梅,应该是工作人员,她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请问,是宋先生吗?”

宋梓辄恩了一声。

洪梅,“这边请。”

洪梅将人领走之后,身后同样跟她穿着一样工作服的两个女人小声的讨论,“这就是洪梅接待的大客户吗?我听说他们买下了我们店好多件价格不菲的嫁衣,而且还是最新出的那几款。”

“不仅如此,还有好多首饰都被买下来了。”

他们古风坊里面的东西,有的出自于著名的珠宝大师,有的还是上了年代,以前也有人想买下来,但都被店长拒绝了,想不到这位宋少,倒是让他们店长心甘情愿的将东西卖出去,不知会是什么来头。

不管是衣裳还是首饰,洪梅是撞大运了,她能得到的分成应该有五六万了,加上底薪和全勤,真是令人红了眼睛。

宋梓辄了解了温桐的喜好,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再说温桐穿过的,他不许别人再穿再用,骨子里的独裁深入骨髓了。

单独的化妆间,依然是古色古香,在洪梅的帮助下,温桐已经穿了其中一件火红的嫁衣出来,瀑布般长发倾斜,香肩微露,身子妖娆,妖艳似火。

洪梅还是第一次遇见将古风嫁衣穿出了风情的女人,气质使然,妖媚又透着洁雅,“温小姐,你真好看。”

温桐淡然一笑,“谢谢。”

洪梅叫来化妆师梳了发,化了妆,带上了精美的首饰,美的似妖精的女人,似乎看了一眼,就会被勾了魂。

宋梓辄在别的房间换好衣服就过来了,他推门而入,稍微扑了点粉给化妆师描了眉,整个人,更加飘逸谪仙,仿佛真的是从古代来的清贵公子。

温桐侧头看过去,眸眼一笑。

眸眼一深,仿佛有什么要从体内喧嚣而出,走过去低下了身子,自然而言的捧起那张小脸对着自己,认真观摩,舍不得移开眼睛,“很合适你。”

“你也很适合。”

越看越想扑倒!

既然想,宋梓辄毫不忌讳有人在场,低头吻住了红唇,情不自禁的,不过没有在深入,只是在唇上厮磨了两下。

一股热流爬上了脸,她看着男人浓墨般的眼睛,唇齿间溢出笑声。

洪梅想,真是一对情深的男女,很快,她领着两人转而去了摄影间,这栋楼真是大的出奇,室内的摄影间就装修了多种不同的,摄影师风华早早的等着他们了,打了招呼就开始进行拍摄了。

俊男美女,不管哪个角度拍起来都是十分有感觉的,两人的配合,还有姿势,亲密无间,十分自然。

古风,也是有很多种不同风格的。

两人即使换一种都能够完全驾驭。

拍了两个小时,宋梓辄怕温桐累着,拍完那套后,便拎着人去化妆室休息。

来的时候,宋梓辄还带了两人从亲吻大赛来的那套嫁衣,温桐最钟爱的还是它,休息的差不多,她将嫁衣拿了出来,看了几眼,眯眯眼睛,转而到屏风后面换上。

宽广的袖子,衣裳上绣着精致的鸳鸯,将腰带紧紧束缚好,她站在铜镜面前。

突然,门咔擦的一声开了,宋梓辄拿了饮料进来,目光灼热的看向了某处,仿佛一下子就会着火,于是干脆关门,锁上。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非宠不可》

本文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宠爱!

他可以在她遭遇危机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警告道:“我女人是你们这些杂碎能碰的吗?”在解决完一切后,将她拽入怀中,心疼的说道:“从今以后,谁胆敢再动你一根手指,我要他不得好死!”或者在有人勾引他,让她吃醋,在她佯装生气后,他可以用尽方法哄她,不管是温柔的,还是浪漫的,还是卑微的,“那我给你找十个男人……”他犹豫,“不,一个,一个就好,你们站一起就行,超过五十厘米我就会吃醋……”

他对她宠到了极致,爱到了偏执。

只因她是权筝,爱他的权筝,他一个人的权筝。

喜欢宠文的,千万不要错过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