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扔出去/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门被锁上之后,温桐听到声音,下意识的抬头就看了过去。

锁门的举动说明了什么…

难道…

她的脑海里面立刻浮现了两人旖旎的画面,她微微拽住了广袖,耳根子微微的软烫,目光铮铮的看着他往这边走,整个房间里的空气仿佛都弥漫了一股浓而暧昧的情调。

那双墨眸,狂放肆意,幽深不已。

越是走进,温桐那颗心早已不受控制的狂跳乱窜,忍不住后退,她有些恼羞,因为她总是不经然间就会被男人牵着鼻子走,最终深陷于情深的沼泽出不来。

最终的结果,只是退无可退。

嫁衣如火,美人在怀,呼吸错乱交缠,温桐感觉搭在腰间的手臂加重了力道,就好像她是一只老鼠,最终被猫抓住了。

“阿辄你先放开我好不好?”温桐低低的声音,像猫一般,很乖很软。

宋梓辄头抵在她的肩膀处又将人往怀里揣,独裁专制,声音沉沉的,“不放。”

情深成疾,仿佛已经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唯一的良药,就是眼前的女人,应了自己说的那句话,为她着了魔。

抱抱就好,他没魔障到在陌生的地方将温桐就地正法,除了抱抱,他不敢再有下一步动作,如果做了,是会停不下来的,她的味道,会上瘾,只是那缕缕的幽香吸进肺里,真是很要命。

大概宋梓辄所有的热情,都用在了温桐身上了。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宋梓辄照样不放开不理会外面的敲门声,就一直抱着。

外面站着好几个人,洪梅在前面,见敲了门里面没有反应,还反了锁,不过里面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应该没有她想的那样吧,不过他们感情至深,不受控制的话理所当然吧。

有时候她觉得宋先生看温小姐的眼神,太灼热了。

“反锁的,他们该不会在里面干那档子事吧?”一个手提着最新一季限量版包包的女人眉一扬,眼里带着嘲笑的味道。

洪梅脸带但笑不语。

“查小姐,我们店里文明规定了是不能做那种事的。”在查小姐旁边,是工作人员尚美,她言语带有一种讨好,因为来店里的情侣拍照,有时候耐不住火,穿着他们店里的衣服就开始做,衣服弄皱一回事,要是沾到什么那可就尴尬了,店长又是个极度洁癖的人,所以才定制下这套规矩。

“哦,那要是做了呢?”

“取消拍摄并且店里不在接他们的生意。”尚美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如果真的取消了拍摄,洪梅就没有办法得到分成,相反,她带的这位客户看中了好几样被洪梅客户买走的衣服首饰,以她的口才,说服她买下,不难。

查小姐笑的更胜,黏住身边身体有些发福的男人,“老公,待会我看中的都拍好不好。”

洪梅当然知道秀美的心思,她两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不过她比她光明磊落多了,听着那娇滴滴的声音,她没有说什么,很耐心的又敲了几声。

温桐脸红红的,推了推他见没反应只好作罢,伸手回抱住他的腰,“阿辄,拍完我们可以早点回去。”

回去,回去任君处置吗?

温桐啊,温桐,你也是个宠男人的主,这样,宋梓辄岂不是会更加无法无天。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果真是天生绝配。

男人眼里笑意很深,似乎被说服了那般,恩了一声,很自觉的放了人,“听你的。”放了人,又将搁置在桌上的果汁递了过去。

温桐双手接过,抿住吸管,开始小口的喝着,微凉的果汁,起了作用,身体的温度降下来了。

宋梓辄才漫不经心的过去开了门,看着多出几个不认识的人,他的眸中,清冷,漠视。

洪梅并没有在意,因为她发现,这位清傲的男人,只有对待温小姐才会显露出温柔的一面。

站在他对面的人为之一愣,仿佛都被他的光华摄住,同样,他衣冠整整,器宇不凡,并没有所谓的可能是在干那档子事的。

洪梅语气礼貌说出实情原味,“宋先生打扰了,这位是查小姐,他们看中的一个款式被您花钱拍了下来,想跟您谈谈将洛神嫁衣能否转卖给他们。”

查小姐财大气粗,“你开个价格。”美色和金钱,她向来都是选择后者的,再帅不能当饭吃,这种类型,怎么看都像吃软饭的类型。

将太子爷当成吃软饭的男人,真不知是不是眼睛里的眼屎没擦干净。

倒是被她称呼为老公的男人,见到宋梓辄,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无关紧要的事才扰了他和温桐的清静,宋老板淡淡一瞥,满是森然鄙视,“我开的价你给不起。”

“又不是国际大牌子,更不是古董,我会给不起?你开价,到底要多少。”

薄凉的唇抿着,“无价。”

查小姐脸一青,逗她玩呢,“这位帅哥,你真会开玩笑,不就是一件几万块的破衣服而已,我给你十万,我就要它。”

没有耐心,宋梓辄粗暴的回了一句,“滚。”那种慑人的气场,让人仿佛觉得有十万大兵兵临城下的压迫感。

风度翩翩,在哪里呢?

“你,你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老公可是微购的总经理,你得罪我,还想不想在帝都混了?”差小姐倒是将耀武扬威的本性表演的淋淋尽致,她身边的朋友听说她老公是微购的总经理,都对她刮目相看,还有她那些姐妹,羡慕不已。

现在在帝都谁不知道微购是互联网行业首屈一指的存在,听说还要发展到海外了,现在投资海外的项目资金据说六十多亿了。

至于洪梅早已经惊呆了,小白脸?那女人一定是瞎子吧。

尚美想,自己真的接了一个大客户了。

温桐顿住了脚步,她离门口不远,语气很淡,“那还真不巧,站在你面前的,是微购的董事长,他不吃软饭。”

宋梓辄直言,“是你的话,就吃。”

温桐竟无言以对,她的软饭,要是宋老板,她也是愿意养的。

查小姐又想义正言辞的否认,哪知她老公虎躯一抖连忙拉住她,背后冒起了冷汗,“董,董事长,她脑子有坑的,但我绝对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一开始,他就认出了宋梓辄,所以被吓住了。

宋梓辄分明就是暴君啊,他找的这个闪婚没两天的女人,真是会给自己惹祸,所以赶紧撇清关系。

“你是谁?”

总经理一脸难色,以前开会的时候宋梓辄都没正眼瞧过他们,当然不知道他是谁,毕竟连股东都不放在眼里,他区区总经理,能入得了他法眼,有很多股东因为他行事太嚣张跋扈,所以纷纷支持第二大股东田展博上位。

他心里也是想支持田展博的,但现在,他真的没胆跟宋梓辄抗衡,。

“我是微购的股东张新之,董事长。”

宋梓辄瞥了两眼就不理他了。

哪知,一边的查小姐花容失色,缠住张新之,“老公,你我之间还分得这么这么清楚干嘛,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问题跳脱的太厉害了,难道她不是应该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吗?

恩,所以脑子确实有坑。

宋梓辄觉得很吵,对于小白脸之类的,他是完全不理会的,有温桐替他打抱不平已经够了,眸光又冷了几分,见后面又过来了几个人,“把他们扔出去。”

洪梅,尚美见来人立马打了招呼,“店长。”

店长点头,随后不着痕迹的看了王新之那边几眼,横了脸色道,“好的,宋少,立马扔。”他板着面孔吩咐跟在身后的几位男店员,“快扔,马上立刻。”

跟在身后的几位男店员一愣,“是。”

没有犹豫,将两人架了起来,王新之已经面色铁青了,再怎么说他还是微购的一个股东,说扔就扔,有没有天理了。

于是,真的被扔出门口了。

王新之气的要死,被扔出去的时候,眼见中午,街道已经热闹了起来,众目睽睽下,他就像跳梁小丑那般被人看着,宋梓辄,宋梓辄,我跟你没完,他的内心在咆哮。

店长对宋梓辄的态度,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宋梓辄恢复了一贯清冷的态度,和温桐又休息了十分钟,继续把剩下的都拍了,拍完后,温桐脖子酸痛,带的头饰多了沉,后来在男人的按摩下,她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

此刻,B市。

赵佳加了一会班,出来时外面的冷空气让她直抖了一把,连忙将手里拿的围巾裹住脖子,最近,她真的是身心疲惫,真不知道高若白看上她哪点,非得从千里迢迢的A市追一个在B市生活的女人,网上都有说啊,不要相信异地恋,谈一个死一个。

啊呸,她才不要跟那冰块贪恋爱。

她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就是性子大爷了一点,其他的都完美好嘛。

刚要出绿地大厦,保安却叫住了她,“赵小姐,等一等。”

赵佳回头,“是保安大哥啊,有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快下班的时候,有位老人说来找你,但是你知道的,现在大厦里面没有身份证明是进不去的了,让她打电话联系你,又说没电话,不巧前台又下班了。”

老人?好惊悚。

赵佳,“谁,谁啊?”

“我不清楚,我问她姓什么又不肯说,好像我是个坏人似的。你跟我去看看吧。”

不怨啊,长得挺像的。

“行。”

去到保安室的时候,一个颓靡的老人坐在沙发上,拄着拐杖,看起来倒是挺可怜的。

不过赵佳一看到人倒不觉得了,这老人打小她就记得,以前自己还挨过她的瓜藤,贼疼,最重要,她记得她的原因是,她是温桐那不厚道的奶奶温如兰。

不对,温桐之前电联她的时候说过,她父亲和温老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在河安都传开了。

温老太见到保安真的把赵佳领来了,一时之间,她处在一种尴尬的位置,“小,小佳啊。”

赵佳皮笑肉不笑,“温奶奶,你不在河安待着养老,跑这找我干嘛子?”

温老太却激动的一把抓住了赵佳的手,吓得赵佳一跳,“你能不能带我去找温桐,我,我有事找她帮忙。”

“温奶奶,你是不是做梦还没醒,要是你还想借钱那就免了,你们现在非亲非故,就不要厚着脸皮占小桐家他们便宜。”赵佳抽回手。

温老太知道赵佳误会了,甚至,她知道自己厚脸皮不要脸,可是她也是走投无路才这么做的。

那天,很久没有联系的温岳林突然打了一个电话进来她的手机,接听后,她只听到儿子惨兮兮的求救,说他在澳门被黑道分子给抓起来了,那个黑道分子还说自己是爷爷的仇人,所以身为温尚峰儿子的他,要血债血偿,没等她问话,电话就挂了。

天知道她听到这个的时候有多害怕的,后来跟大儿子说了,大儿子因为钱的问题一直和他闹得很僵,甚至因为温岳林把钱都私吞了更愤怒,她一个老人,去镇里和警察说了,但是警察那边一直没有给回复,她怕温岳林真的在澳门出了什么事才想着要找温桐出面帮忙。

可是打温智南电话根本没有接,所以迫于无奈,她另寻途径,好不容易靠点关系知道赵佳在B市上班,她孤身就来了,找赵佳的原因,是因为她跟温桐是多年的同学和好友。

“不,不是,不是借钱,是我儿子岳林,在澳门被黑道抓了起来。”

赵佳半信半疑,“你确定不是传销?”

“没,没有,岳林没问我要钱,就说救他,听说那黑道还是我丈夫的仇人,所以才把岳林抓起来的。”温老太解释,传销她知道,以前镇里很多年轻出去的女孩就被骗进去做传销,打电话回来骗钱,她多少耳目了一些。

但是她肯定温岳林不是被骗传销。

这么复杂?

赵佳抿着唇,看眼前的老人眼窝深凹,显然是没睡好的样子,比起以前的容光焕发,她确实憔悴了很多,“你让我想想…”

从古风坊出来的温桐立马被这里的热闹引了去,古街小巷,灯火阑珊,来这里的人,还都穿着古装,手里提着灯笼,欢声笑语。

?宋梓辄问,“要逛逛吗?”

“要。”

他想,温桐大概是不记得自己说过要早点回家的话了,不过能和温桐待在一起,足够了。

放了花灯,看了一场经典的唱戏,牵着手游街,划了船,这个地方,被他们的脚步踏足,最后以烟花的灿烂落幕。

夜已深,没有回家,宋梓辄让古风坊的店主安排一件房间,他们要住一个晚上。

古风坊的店主对这里熟悉,就算这边旅客出入,要找一间好的房间轻而易举。

四合院的形式,两人的房间是在一间别苑,打扫的干净,空气的味道很好,房间很大,装修别致典雅。

温桐洗了头,湿漉漉的出来,出来后,她出来后找不到吹风筒,“阿辄,没吹风筒。”

“我去问。”宋梓辄转身关门出去了。

温桐瞥了一眼沙发上装着嫁衣的袋子,抿了抿唇,眸子亮了亮。

------题外话------

谢谢77送的钻石,还有怜琴的评价票,么么。

推荐好友泡芙姑娘文,《高冷国师诱妻入怀》,古言穿越,pk加更中~

传言,他不近女色,视女人如粪土!

——扯淡!

初见——

他亲她嘴,占她身,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拎上马车!

她能怎么办?逃一次,他抓一次,再逃一次,他再抓一次……

她终于跑不动了——

“施主,贫尼已看破红尘,请保持距离。”

“无妨,本宫愿陪你红尘外潇潇洒洒。”

“……”

她静,她懒,她萌,她时而犯二,可一旦穿上那一身皇袍,她也可是惊世绝绝的女王!

北战韩靖,东镇鲛人,

披上战袍,她再现杀手本色!

斗斗奸佞,虐虐渣渣,

扑倒国师,走向人生新巅峰!

本文一对一宠文,男强女强,欢喜冤家宠宠更健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