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磨人的妖精/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袋子里再次拿出那件千娇百媚的嫁衣,它也许不值得多贵,但一针一线都可以看出设计它的主人的用心,同时,于她而言,是具有一定的纪念价值。

嫁衣穿在她身上,意外的合适,心念一动,抱起嫁衣往浴室走去,褪去浴袍,从里衣开始慢慢穿戴,不是很繁重的那种类型,穿着宽松,但腰腹束起腰带,也是好的。

浴室里还残留着氤氲的雾气,隐约间,红唇皓齿,一袭红色嫁衣映着她那桃花般的娇颜,乌发如瀑布,站在镜前照了一会,她拖曳着裙开门出去。

宋梓辄早已从外面拿着吹风筒进来,目向浴室的门,透着光的玻璃门映着一个身影,他上前,“小桐,吹风筒拿来了。”声音像淙淙流水在山河间的清澈。

飘远的思绪回神,她淡然的恩了一声。

她这样出去会不会奇怪?

可一想到白日宋梓辄看她的神色,面色浮现了一抹桃色,但想给宋梓辄一个惊喜的心情真的没办法遏制,她更不会忘记,自己曾经说过,他想要的,自己就会给。

他宠她,她亦可宠他。

即使无法无天。

拖起逶迤曳地的裙摆,穿起绣花鞋,她破门而出。

外面时而有虫鸣的声音响起,时而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吆喝声,宋梓辄坐在沙发上,微微用力靠着,惬意慵懒,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他抬头过去,目光灼灼,幽深的潭眸,不知其心思。

温桐今晚,算不算犯规了。

温桐伫立在原地,同样目不转睛看着他,她轻启红唇,眸色明亮,“阿辄。”

房间安静了一会,但总感觉有火要燃烧起来了。

不洞房岂还有理。

“过来。”

温桐抬步就走了过去,在旁坐下,安安静静。

宋梓辄将插好电的风筒开了,长指触着发丝,声音抑制的压郁,“吹头发。”

温桐再度披着嫁衣的原因,他很明白,其一,是他喜欢,其二,温桐是在惯着他,想到这,他做不到沉静自如。

暖风在湿漉的发丝吹过,长及腰间的发,并没有那么容易吹干,吹了好一会,温桐已经舒服的眯上眼睛,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她抵制了一番,最后精神还是忍不住困意袭来。

只是当风筒发出的声音停在后,她被男人悄然抱起,但温桐丝毫没有察觉,意识沉沉,呼吸平稳。

将人搁在了床上,宋梓辄只觉得浑身都疼,他迫切的亲了亲温桐闭起的眼睑,隐忍的辛苦,“小桐,不要睡。”

“阿辄。”

睡意沉沉,她竟还喊了宋梓辄的名字,软软柔柔,最后双手习惯性那般搭在了男人的腰上,微微用力,宋梓辄已经躺在了她的旁边,她亲昵的往他怀里蹭去,嘴角勾起,睡容安静。

燃着火光的眸紧紧地看着她,俊脸上染着点点红晕,似乎还冒出了薄薄的细汗,过了一会,缱绻无奈的亲了亲她的唇,最后,褪去她身上的嫁衣,为她盖上了被子,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温桐大概是累了,拍了一整天的照片,就算后面睡了一小会,但是只是暂时缓解疲惫。

冬日的第一次冷水澡,缓解了欲望,只是温桐穿着嫁衣动人的模样,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无限循环,重复播映。

最后,一夜无眠。

迎来的清晨,是男人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他似乎有睡着,却又没有睡着过那般,他感觉到怀里的人转了个身,卷着被子想要缩到一边去。

宋梓辄一下子睁开眼睛,喉结一滑,理智似乎管不住了那般,把人翻转过来压在了身下,低头就撅住了她的唇,狠狠的亲着。

温桐是差点喘不过气的时候醒了过来,在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吻着她的男人速度更狠更用力了,她完全是随着他的节奏吞噎呼吸。

好久好久,她的唇被吻的红肿,视线迷蒙,突然放在外面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那个曲调很熟悉,是她的闹钟铃声,“阿辄?”

宋梓辄两手撑起,眼眸深幽,继而轻轻的舔了舔她的唇沉道,“你昨晚睡着了。”

···

赵佳无奈,温如兰行动不便,最后找了一家酒店让她先行住下后,隔天打了电话给温爸爸。

早上十点左右,温爸爸接到赵佳电话,了解一番事情后,斟酌了一番,如果温岳林在澳门真的被黑道的人抓了起来,恐怕凶多吉少,现在虽然是法治社会,但自从河安出来后,他们见识到不同层面,想法也逐渐有些改变。

不过怎么会是温尚峰的仇人,他怎么知道温岳林是温尚峰的儿子,光是从外貌是没办法判断的,而且黑道啊,很危险的样子。

“我知道了,小佳,等小桐和阿辄外面回来,我会跟他们说说的。”

赵佳听出温爸爸的担忧,黑道,那是生活在社会阴面的人,有些势力大的,是连警察都没办法解决的。

温如兰听到温爸爸这么一说,心一紧,张嘴道,“智南,虽然你不是我们温家的儿子,但是温家养你几十年也不是假的,念在这点情分上让你帮忙不过分吧?”

她出的私心也很重,完全是觉得,温桐一家人现在有钱有势了,要救出温岳林的办法肯定很多,至于其他,根本没考虑过。

“再说,你现在的家人有钱有势,救岳林回来小意思。”

温妈妈一直在温爸爸身边,听到温老太说的话后脸色就变了变怎么听都不爽。

温老太虽然放低了姿态,但偶尔还是暴露了她原本尖酸刻薄的性子,她似乎还记仇着以前的事。

温爸爸沉默了一会问,“岳林有没有提到那个黑道是什么来历,或者有没有提到跟爷爷有仇的男人的名字。”

“好像提到了那男人的名字,叫劳勇。”

赵佳见温老太那样说立马反驳,“温奶奶你以为有钱还能登天了吧,再说你儿子是在澳门被抓的,又不是在中国大陆内,你说的跟过家家似的。”

生意人,跟凶神恶煞的黑道分子,往往是相冲的,除非他黑白通吃。

温老太听出赵佳的讥讽,她抿着唇。

赵佳之后跟温爸爸说了拜拜挂上电话,她翻了翻白眼,真不该答应帮这老太婆的忙,搞得好像谁欠她似的,“呐,我已经帮你了,酒店中午十二点要退房的,您老人家还是回河安等消息吧。”

“什么时候才能有消息。”

“我哪知道,温桐很忙的。”忙着甜蜜,忙着结婚。

温老太对温桐存在了一种害怕的心理,再不愿意也得回去,而且赵佳不是她什么人,她不好意思大呼小叫。

赵佳直接送她去车站坐车后又招了的士回公司上班。

别墅内,温爸爸和温妈妈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索性不想了,等温桐回来,再问问她意见,温爸爸虽然和亲人相认了,但是易家那边是不好意思麻烦的,安老爷子这边更不用说。

安老爷子出院后,气色明显好了很多,已经开始着手处理集团那边的事了。

“哥,集团那边因为你这次生病住院,加上有人背地里煽风点火,集团那边决定重新召开股东大会投票最高董事长人选。”在今早开的一个股东会议,安凤也参与了,今早开会之后有位股东提到此事,之后易闹不可开交。

那名股东是泰宇珠宝的总裁贺明,在集团,他的人脉不错。

此刻要推翻安老爷子下位,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

“查出来贺明事偏向谁的吗?”安老爷子在房间里和安凤视频。

安凤眼底浮现心寒,“他还没有表态,不过我查到明辉最近和贺明的女儿贺甜甜走的很近,听闻他们可能要订婚。”

如果贺甜甜和安明辉订婚,意味着贺明肯定是站在安振云那边的,说不定两家是谈好了什么条件才决定要联姻,她知道股东大会可能是安振云搞得鬼后,尤为失望,她的二哥,到老了都还肖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安家能发展至今,是她大哥花费了心血时间才走到今日的强大。

安振云会动手,安老爷子不觉得意外,“盛乘那边什么情况?”

“开会的时候盛乘听到表现出很反对,不过桦敏就很冷静了,不知道她怎么想。”安凤回忆起道,“先前支持大哥的股东我尽量安抚他们,我已经提出了你已经有了合适的继承人选,到时候你会让他继承公司。”

以前支持安传瑞的那几大股东,都是安传瑞一手提拔上来的,让他们享受股东的分成,可不难保他们会不会有异心,说到底人是会变的。

安传瑞倒不是很担心,公司的那些人,他心里有数的。

“下一次的股东大号会在12。1号,大哥你好好准备。”

本来昨天晚上说好早上会回来家的两人,硬是过了中午才回到在帝都如今住的别墅,她从车里下来,腿还有些软,差点站不稳,如果扯开裹着的围巾的话,脖子上面全都是咬hen,有深有浅。

“小桐,阿辄,你们回来了,吃过午饭没有?”温妈妈问从外面进屋的两人。

“吃过了,妈。”温桐回了句,后跟温爸爸和安老爷子打了招呼,转了身就提着东西上楼。

温爸爸见状,“小桐,你放好东西下楼来,我有点事要跟你和阿辄说。”

“恩,知道了。”

安老爷子在沙发上坐着,总觉得平时一家人这样相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希望他将公司交给温桐管理不是错误的决定,并不是质疑温桐的能力,而是怕她深陷于那些权谋争斗,被人欺负了,关于继承的事,他也要问问温桐的意见。

温妈妈奇怪的看了一眼女儿进屋的背影,最后转身问了宋梓辄,“你两拍的婚纱照什么时候能出来?妈想看看。”身为母亲,她最在意的还是女儿生命中唯一一次的婚纱照。

宋梓辄精神还算不错,他拿出手机,“妈,我手机有,现在给你看看。”打给相册就递给了温妈妈。

温妈妈伸手接过,她对手机并不陌生,目落相册后,她一怔,看了宋梓辄一眼,倒没有说什么,不过眼里对他,倒是越发的满意。

宋梓辄的相册的几百张照片,全都是她女儿温桐,其他的照片,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温妈妈点开相册开始看照片,看着两人古装的婚纱照,两人气质好,生的好,站在一块,毫无违和感,表情动作自然亲密。

后来温爸爸和安老爷子都好奇,探头看过去,互相讨论。

温桐换了一件高领的驼色毛衣穿着下来,听到他们在谈论照片的事,就知道是在看她跟宋梓辄拍的照片,摄影师拍的照片,他要了一份存在手机里。

宋梓辄见她换了衣服下来,眸里含着笑意。

“爸,你要和我们说什么事?”温桐假装没看到男人眼里的笑意,她问温爸爸。

温爸爸抬起头,想起温岳林的事,“你们不在的时候,赵佳打电话给我。”

赵佳?

温爸爸开始将温岳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两人。

温桐没表态,只是她有疑惑的是,抓温岳林的黑道为什么声称自己是温尚峰的仇人?温尚峰看着并不像是会惹是生非的人,再说温尚峰以前去过澳门吗,她问,“爸,你怎么想?”

早在先前四千多万的时候,欠温家的人情早还清了。

“爸觉得,万一他真的被黑道抓了,在那种地方,不好过吧。”也不是温爸爸杞人忧天,落在黑道的手里,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安老爷子皱着没有问,“阿南,你说那人叫劳勇?”

温爸爸点头,难道这个叫劳勇的有什么很大的来头?

“那可不好办,以前我去澳门谈生意,曾听过别人谈过劳勇,他可不好对付,他所在的帮派,是澳门最大势力青龙,青龙如今在澳门介于黑白之间,劳勇是一个分区管事的老大,很受重视。”

青龙的产业收入来源主要是迪厅,俱乐部,地下交易,拳击,还有放高利贷。

“劳勇很年轻,算算他应该才三十岁,我建议还是留给警察处理,不过派人查查怎么回事倒是可以的。”安传瑞道,不过现在的黑道算是安分了许多,毕竟国际刑警盯得紧,他们不会乱来就是。

不过,温岳林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倒是令人无法猜测他的结局。

最后查清楚事情情况的事情交给了宋梓辄,宋梓辄要查是最为方便的,宋家混的军政,只要靠靠关系,不是什么难题。

安老爷子趁着人齐全,他又道了,“温桐,其实我也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温桐抬头看过去,“爷爷,什么事?”

“我想将天威集团交给你打理,你看怎么样?”安传瑞小心翼翼的问。

温桐却一点都不想接手这烫手山芋,“爷爷,你怎么这么突然?”

“父亲,小桐她怎么管得了一个这么大的公司,不行不行。”温爸爸显然有意见。

“要不阿南你也行。”安老爷子笑眯眯的。

宋梓辄微微眯眸,神情深不可测。

温爸爸吓了一跳,他怎么有种他父亲是在逼良为娼,“我,我不行,我以前想做点小生意的时候,都被我作死了。”

白芷素点头,“要是阿南管公司,指不定没多久几万人要面临失业了。”

“那就小桐吧,我老了,身体又不好,没有多大心思管公司了,小桐能力出色,一定可以胜任的,小桐你觉得如何?”安老爷子目光忐忑的看过去。

“爷爷,你让我考虑两天。”温桐不是傻子,他要是真答应下来了,也就意味着她将来要面对的是一群虎视眈眈集团的人和各种应酬。

安传瑞不好逼得紧,“好,你先考虑,爷爷做这个决定,是深思熟虑过得。”

澳门赌城,赌博的天堂,虽然比不上拉斯维加斯,但是深受中国和周边小国赌徒的喜爱。

欢呼热烈的声音在一处地下室热烈的响起,“站起来,站起来,废物。”

所谓的废物,在拳击台上,他的脸已经被血给糊住了,温岳林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被打碎,因为他上次逃跑,劳勇发怒了,他被扔在了拳击台像蝼蚁那般被人折磨,在最后重重一击,他不知生死的躺在了拳击台上。

在地下室最高的位置,一个身材伟岸,穿着黑色风衣带着耳钉的男人交叠着长腿坐在豹纹的沙发上,野性,英俊,他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像危险的豹,导致与这种个性很受许多女富豪的喜欢,一手夹着香烟,吞云吐雾,烟雾弥漫,两边是性感的金发碧眼的美女,靠在他身上,想要讨好他。

劳勇,这个名字与他的长相真是一点都不符合。

很快,有人上前给他汇报。

“老大,他的腿被打断了。”

劳勇吸了口烟,长指弹了弹烟灰,“他还不能死。”

“是。”通报的那个人听到就知道怎么做了,老大一如既往的狠辣,其实对被虐的很惨的大叔他们都了解,据说大叔的父亲,是害死老大父亲的凶手,老大哪能那么便宜的让他就这么死了。

温岳林被拖下了拳击台,一会,又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通常,被压着上拳击台的男人,都是欠了青龙的钱没能力还的倒霉鬼,只有这样逼着他们,他们才会想尽办法还钱。

·

关于温岳林的事,宋梓辄找了宋傲帮忙,宋傲闲得慌,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不过他需要两天的时间。

宋梓辄无所谓,安排好事情好和温桐飞英国拍另一系列的婚纱照。

英国的天气四季温和,一下飞机之后,就有一辆高级豪车林肯来接送,接送的是一名身穿西装的外国人,他对宋梓辄态度恭敬。

温桐在想,她嫁的男人,到底多有富有,以他这般的年纪,是很多男人都向往的目标吧。

对于英国,温桐是熟悉又陌生的,她在英国留学过一年,几年不见,这里的景色一如既往美的梦幻。

车里,温桐看着车顶问,“阿辄,有什么国家你没去过的吗?”

“有很多。”

“举例?”

“非洲。”

“…。”

两人来英国的第一天,大概是因为这里曾是温桐留学的地方,有她许多回忆的地方,在一处别墅放好行李后,她拉着宋梓辄出去了,她已经走过的足迹,带着宋梓辄,又走了一遍,这种感觉很好。

英国啊。

那是一个有点故事的地方。

“还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

“有,我在英国留学的大学,圣安德鲁斯,不过它距离我们有点远。”温桐的语气有点遗憾,不过能回来英国走一趟,已经很棒了。

听到圣安德鲁斯的名字,宋梓辄的眸光亮了亮,唇边勾起笑容。

------题外话------

以后每天可能会保持六千更新,开心吗,开心吗?

我先放男三出来逛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