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顺毛/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淡淡的笑容不是很深,不过还是被温桐看见了,她总觉得,宋梓辄是不是以前去过圣安德鲁斯,想了一下,那里是世界级的名校,去过理所当然,她没问原因。

如果问的话,也许会知道点什么都说不定。

宋梓辄轻轻撩开她垂落一边的发丝,勾回她的耳后,“拍完我们可以回去看看。”

“不会觉得很远吗?”从这里去到圣安德鲁斯,他们在巴黎,而它在苏格兰。

“飞过去。”直升机,永远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时间还短。

香榭丽舍的街道,白鸽飞起的广场,矗立的宏伟壮观的建筑物,都散发着一种文化艺术的气息,同时,巴黎还是引领时尚先锋的发源地之一。

此刻,某大牌的香水店里。

温桐在试香,她用着顺畅的英文和导购员在沟通,她气质温雅闺秀,一下子让导购员倍增好感。

宋梓辄坐在沙发上等她,他总是耀眼的存在,俊朗高大,进来店里买香水的外国年轻女孩都忍不住用余光看过去,一股蠢蠢欲动的样子。

导购员瞧见温桐看向了那边,用英语问,“温小姐,那是你男朋友吗?他很出色。”

温桐笑了笑,用英语淡淡回,“他是我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此刻,她无名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

导购员又道,“看得出来,你们很甜蜜。”

于是,在旁边不远的年轻女孩的蠢蠢欲动都被瞬间秒杀掉了。

把香水买了下来,她走过去男人面前,伸出手,“走吧。”

宋梓辄起身牵起她的手,看她的时候目光柔宠,“恩。”

没有逛多久,温桐买了几套护肤品,和宋梓辄打道回府了。

隔天,直接去了拍摄婚纱照的地点,宋梓辄似乎都安排好了,在那座梦幻的城堡,摄影师化妆师等人早早的恭候在此,他们一到,温桐就被拉去化妆,换上白色的婚纱,两人足够配合,所以一天就拍完了。

拍完之后回别墅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辆直升飞机直接停在了别墅的停机坪上。

温桐觉得开飞机的男人其实挺帅的,所以夸了飞行员恩德一句帅气,恩德的身材很强壮,肌肉很发达,为人性子又爽朗热情,不过金色的头发显得他很骚包,“夫人,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开直升机还不算太难。”

两人聊天,宋梓辄是听得一清二楚。

恩德很帅?当着恩德的面将女人搂进怀里,霸道专制,声音清冽傲慢,“不要跟他学开飞机。”

恩德一脸吃屎样,这是他伟大的老板,正在用嫌弃的眼神看他,仿佛他是地下水沟里的污垢,好歹他是K集团英国分公司的总经理,每天忙上忙下,结果知道老板带着老婆来英国,不介绍一番算了,最后还要充当他的飞行司机。

温桐顺毛,“没有要学。”

恩德吐血了。

顺毛成功的宋老板,低头亲了亲温桐的鼻尖。

宋老板继续得寸进尺,“你别看他,看我就行,他一点都不帅。”

恩德,“……”

温桐眉目弯弯,觉得被男人气息洒过的耳背好热,又恩了一声。

宋梓辄唇角一勾,有股腹黑的阴险,他继而含着柔软的红唇,咬紧牙关不想让某人得逞进入她嘴里,哪知搂着她的手触碰上了她腰的敏感点,倒抽一口气,贝齿一开,成功进入,搅翻了一池的甜蜜。

恩德感受到撇过来的冷光,不敢看,所以转了身,抬头望天,他真不知道老板是这样的。

一吻结束后宋梓辄安抚揉着她的长发,“你想学吗?”

算吧,于是点头。

“我教你,他技术没我好。”宋梓辄以前在军队待过,开飞机小意思。

温桐脸上还残留了一抹淡淡的嫣红,眉目弯弯,她踮起脚尖低头在他耳边轻声细语,不知她说了什么,宋梓辄出奇的脸红了。

去到苏格兰,找了地方停了飞机,两人顺利的到了圣安德鲁斯,里面到处洋溢着青春的笑语,走到圣安德鲁斯红人馆的时候,在上面,嘴角挂着淡淡笑容的她占了一席之地。

能上红人馆的学生,都是十分优秀有才能的学生。

温桐站在看了一会,她有些意外,后笑了笑,原来她离开后,留学认识的同学告诉她,她上红人馆了,原来是真的。

来红人馆的学生不少,突然有本校的学生认出了她,在旁低声的讨论,“是她吗?”

“是吧,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

温桐是唯一一位中国上榜的留学女学生,所以她受到关注度会高出很多,甚至来这里留学的中国学生都以她为榜样。

她见笼聚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迫不得已拉着人往外跑,跑了一段路,温桐见宋梓辄深入了思考里面,“你在想什么?”

“想你。”

温桐回来圣安德鲁斯引起了不小的风波,都传到了校领导那边去了,不过校领导看到学生拍的照片放进校园网里的时候都看了,他们发现,站在温桐旁边的,分明是学校某位董事,不过当事人已经离开学校,她无法得知。

在苏格兰逗留了一阵,两人返回了巴黎,恩德被调遣回去了,他们在休息几小时后,赶了九点的航班回中国。

从英国回来,关于安传瑞被黄英差点谋害的事情一直没有下落,一直找不到雇主是谁,在黄英死后,雇主销声匿迹了那般没有了动作,而天威集团再次举行的股东大会要到了。

安传瑞不得不再度问温桐考虑的答案,“小桐,关于继承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温桐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她不是很乐意将属于她爸爸的东西让给别人,“爷爷,明天不是股东大会吗,要是你睡过头了就糟糕了,我一个人去可应付不来。”

隔天一早,门口就来了一辆接送的豪车,吃完早餐后,温桐才随着安传瑞上车离开别墅。

宋梓辄其实不反对温桐接手公司,那本来就是属于他们家的,不过有点他是不愿意见到的,他不希望温桐太忙,那会减少两人相处的时间。

其实,在向初瑷知道温桐是天威集团董事长的孙女后,她真的觉得不可思议,以前她就觉得温桐像名门的大家闺秀,没想到有朝一日,她的这个念头成真了。

哪天温桐的身份曝光了,帝都会再度陷入疯狂吧?

天威集团正门口,距离股东大会要举行的时间越来越近,所以停在大厦门口的豪车越来越多,对于董事长选出的继承人,谁都想一探究竟,到底会是谁?

一路上,安传瑞一直在打量温桐的神色,发现孙女的淡然后,他就放心了。

温桐的性子向来如此,想太多只会自寻烦恼,见机行事是她的特点。

车子停在几十层高的大厦门口后,安凤和几位股东已经恭候在门口,车门一开,安传瑞率先从里面出来,他们虽然好些日子没有见过董事长的,但是他身上那种威严,还是令人熟悉的。

“董事长,你来了。”

来接应的五名股东,都是安传瑞培养的亲信,其中一位叫董栋的,还是副总裁,深受重用。

安传瑞下来后,温桐跟着下来了,她下来后,大家的目光是一致的看了过去。

温桐坦然的,下车后理了理衣服,见到安凤打了招呼,“姑奶奶。”

安凤在公司里形象都非常严谨,她见到温桐的时候,气息收敛,笑着回应,“小桐。”

姑奶奶?

董栋等人傻愣住了,他们都知道安凤是董事长的亲生妹妹,叫安凤姑奶奶的,难道她是董事长的孙女?不过很快他们脑海里的答案又被否认了,董事长在槽糠之妻去世后就没有再娶,据说刚出世的孩子也夭折了,不可能是董事长的孙女的。

刚否认心中的想法,安传瑞就介绍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孙女,温桐,她会替我接手公司,到时候你们就多关照些了。”

跟他们介绍完后,安传瑞便叫温桐跟眼前五名股东打声招呼,温桐嘴边浅浅笑容,从容淡定,“你们好,我是温桐。”

“温桐?”有名股东念了名字一遍。

他们的神情匪夷所思,温桐的大名在帝都多少有些耳闻,尤其是宋家大少爷为其创的品牌琪利亚花了几十亿打广告的事情,在商圈里尤为轰动,又听说两人已经扯证结婚了,还是宋家大少爷特意在网上公布的,宋梓辄对她的宠爱,轰动全城。

如果真的已经结婚,她就成了宋家大少夫人,光是这名头,就已经够唬人了,原来她还是他们董事长的孙女?货真价实的名门千金,网上还有圈里说温桐乡野丫头的人,是要打脸的节奏吗?

百思不解不得其解的情况,只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安传瑞。

安传瑞倒不遮掩,“你们不知道也不出奇,外界一直传我儿子在出事后就夭折,实际上并不是,而是被人调换抱走了。”

原来还有这么多阴险谋略在里面的,所以说现在,正宫太子回归本家。

股东们一脸意外,随后跟安传瑞道了恭喜,都过了几十年还能找回来真是奇迹,只是董事长将孙女带来的意思,是要将集团交给温桐吗?

一个年轻的女人,能管理好公司吗?

抱着疑虑,一行人浩浩荡荡得劲进去,温桐站在安传瑞身边,知道老人腿不好拄着拐杖辛苦,她扶着老人。

一楼大厅,有不少集团的员工进进出出,见着董事长身边都跟着一名年轻的姑娘,不过他们可不敢盯着那边看,所以都没看清楚长相。

在三十九楼的会议室里,十几个股东坐在里面,十分安静,没人说话。

在门口的助理开门的时候,坐在里面的人才有反应。

安传瑞进来后,吩咐了助理搬了一张椅子自己身边,让温桐坐,此举动,就像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里面,貌美年轻的温桐鹤立鸡群,与他们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于温桐而言,里面还是有熟悉的面孔的,比如安明辉一家,安右琪一家。

贺明离得最近,他坐在右边的第一的位置,他笑道,“董事长,她该不会就是你说的继承人吧?”一个小奶娃娃,管什么公司啊。

安传瑞看着他,“小桐好思进取,在管理方面有过人的天赋,再说她是我的孙女,我将管理公司的重任交给她,贺董事你什么意见倒是可以提提,不用憋在心里,免得憋的难受。”他的气势一放,像沉垫垫的石头。

贺明是精明的主,“既然董事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的说了,董事长您的孙女虽然将自己旗下的店管理的不错,只不过,她的名声不太好吧,要是外界人知道,对天威集团定有影响。”

名声,无非指的是温桐设计剽窃创意的事。

“贺董事,我记得前些日子传出你包养的情妇是某国际明星,闹得挺轰烈的,对你泰宇珠宝可有影响?”

贺明脸一僵,他还能怎么会,挖了个坑给自己跳下去,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抿嘴不语,被噎着了。

安明辉听到这件事,眼里的火苗燃起,该死的因为她,付涵还被赶出了QM工作室,“董事长,不管从哪方面,我觉得她都不适合担任管理公司的重责。”言语稍微过激。

有人跟着反对,有的倒是赞同,毕竟可以利用温桐的人气来达成一种蝴蝶效应,毕竟她身边的男人是宋家大少爷,凭着这点,天威集团在商界的地位只会节节攀升,而有的继续保持观望,未表明态度。

安传瑞,“那你倒是说说哪方面不适合?在我眼里,小桐可都比你优秀多了。”

安明辉脸一白。

安典彦倒没想到他大伯会借势踩着安明辉捧高温桐,任哪个父亲听到都会不爽,不过又不能明摆着对着干。

温桐静静的,立于泰山,爷爷真是一针见血,再见继续插针,她很认同的点了点头。

于是,这一点头直接承认了自己比安明辉优秀,非常自信的。

安振云道,“倒不如让股东们投赞成反对票,如果赞成的票数高过于反对,我们也不会有任何异议,也省了一番争议的时间。”

他提议出来后,不少股东都觉得这办法行的通,他敢这么提,自然是做了万全之策了吧,他怎么可能会让温桐继承公司,想必投反对票的股东一定会超过赞同的。

“大家你们觉得这个方法如何?”安典彦随后跟着询问。

“提议很好,赞同这个方法的可以稍微举下手。”

于是,在座的股东有一半举了手,但是没有举手人里面,有龙桦敏和安盛乘,如果要压制股份最高的安传瑞,只有联合股东以其抗压,还是可以将他的势头压下去的。

安传瑞正想发飙,温桐却递了一杯水给他,“爷爷,喝杯水,我来说几句。”

能这般冷静的坐在这里,这个叫温桐的姑娘,怎能小瞧。

“股东们是不是武断了,我什么都还没做,你们凭哪点判断我没有能力管理公司?”清甜的声音指出问题所在,更多的是,里面还藏着慑人的气势。

是啊,凭哪点?没亲眼所见,就不能成为事实。

“不公平的事情我建议大家慎重考虑一下,大家都妥协一步,海阔天空。”

见到某些股东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继续说了,“我倒有个不错的提议,我会接手集团旗下的一处产业,三个月后,大家再做出判断如何?”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

安凤率先道,“我没意见,没意见的人都可以举下手。”

很快,在座的人差不多都举了手,安振云的提议,算是彻底无效了,他脸色阴沉如云,看着温桐的目光发狠了似的。

三个月,足以改变很多事。

温桐微微笑道,“谢谢各位的支持。”

在温桐表态后,事情已成定局,董事长已经退让了,没道理他们还搓搓逼人,要是逼得太紧,狗急也会跳墙,还有她的威胁,想必没有人会听不出来。

会议结束之后,没有回去那么快,而是留在天威集团熟悉环境和基本情况,集团旗下的产业有很多,安传瑞想来想去,将旗下一家商场交给温桐接手,管理一家商场,想要将整体的业绩提升上来,很难,毕竟同行竞争非常之大,若是温桐能做起来,就能堵住他们的嘴巴,三个月时间,足以他将集团里不安分的人处理掉。

温桐在公司里查了一下关于商场方面的资料,董栋还将那家商场的财务资料大概情况整理成文件给了她,不过具体情况,还要她过去那边了解才行。

一忙和,时间过得特别快,眨眼就下午六点了,于是,爷孙两打道回府。

回到家里,温桐上了楼,窝在房间的沙发旁边看着资料,拧着眉,连宋梓辄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有察觉。

宋梓辄瞥见沙发上的人影,眸色微微眯起,他扯了扯领结,走了过去,将她放在腿上的笔记本合上,顺利将人压在了身下,亲了上去,很快,两人的衣裳凌乱,扣子开了几颗,男人精瘦的胸膛一览无遗。

“阿辄,我还要看资料,你快起来。”两人靠的太紧,开了暖气,不由得热了起来。

“劳逸结合。”宋梓辄亲着她的嘴角,问道,“今天在公司什么情况?”

温桐拧着的眉稍微松了下,她顺势两手勾住他的颈项,放松了神经,将在天宇集团里大概状况和他说了,她倒不是有多想将商场的业绩做起来,如果不先研究出一个攻略来,她大概会一直想着这件事。

如果能立马想出方案,跟着方案去执行,后面相继会轻松很多,她完全可以留有余力做其他事情,打着这种想法,所以她今天才会把重心都放在了查阅资料上。

两人在房间里腻了一会,宋梓辄的电话是来了,是宋傲打来的,“大哥,你让我查的那个人查到了,资料已经传给你,你先看看。”

“谢了。”

资料上关于温岳林的行踪是一清二楚,他回B市后本来想重新开公司,后来在那些猪朋狗友的怂恿下,禁不住诱惑去了澳门赌场,赌博这种东西,完全是看运气,有时树大招风,头三天,他赚了不少,也说他运气不错了,后来,在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很漂亮,言语间处处引诱他去更高级的场合赌,在赌场里面一些漂亮女人,其实都是在那些放高利贷的势力里工作的,故意引诱赌徒花更多的钱去赌,等输了告诉他哪里可以借钱,有些人想着翻盘一定会上钩。

有时候,美人有毒,就是这么来的。

温岳林见自己势头好,下注的赌金越高,最后依然赚了不少。

那美女还是头一次见有人财运这么好,她又是劳勇身边的人,她随口提了后,劳勇派人查了他的身份背景,因此招来了无妄之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