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不像那么无良的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帝总是这么坏心眼,先给你来点甜头,然后在让你品尝痛苦的滋味。

···

温岳林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因为逝去的父亲而遭受皮肉之苦,他一直抱着疑惑,他的父亲怎么会和道上的人有来往,他想知道原因,可他一个地下囚,面对劳勇的时候已经不敢问了,每次让他面对劳勇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狠厉,明明比他年轻多的男人,却令他害怕不已。

宋傲给的资料还是很详细的,只是查了温岳林在澳门发生的一切,包括他是怎么被抓起来的,不过关于劳勇的身份背景,却是一片空白,关于他的过去,是查不到任何记录的,只知道他是青龙老大的养子,据说是最有可能接手青龙位置的男人。

既然是父债子还的仇恨,若不是只针对温岳林,是不是说明温家其他人也会有危险?不过劳勇是不可能明目张胆得在中国干犯法的事,要是被查到,他也会很麻烦,毕竟他们处于洗白的阶段。

不过倒是有一点,青龙在找玄雀的麻烦,玄雀以前在帝都目中无人,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么得势了,不过要连根拔起并不容易。

而且,对付玄雀的事,是劳勇一手在负责。

温岳林现在是被关在澳门一处很隐秘的地方,暂且无法知道所在位置,每天会有人过来给他换药,外面有人严格看守,他看起来就像是任人宰的羔羊,那里关押的,还有欠债没还的好几个人,一律都被虐的很惨。

“他看起来好像很麻烦。”温桐打开一段视频,是温岳林在拳击台上被人揍得鲜血淋淋的画面,宋傲连这些都翻查出来了,不知道他是怎么查到的,按道理来说,这种视频应该是不允许流传出去的。

宋梓辄看完资料后一脸淡漠,温岳林被虐的多惨对他而言是无关紧要的,不过他看着温桐,神情专注,眼神桀骜不驯,他道,“要不要救,你一句话的事。”就好像是在说,要差遣他,只有你才行。

上次谈话只是说先查查事情情况后再进行下一步处理,温桐想了想,“要。”她父亲明显是希望能将温岳林拉出那黑暗的牢笼的。

如果可以她更想交给警方处理,只是澳门的警察那边对于青龙不敢轻举妄动,等他们去营救,不知道人会被折磨成什么样。

“恩,那就救他。”语气很柔。

从澳门最大的势力里将人带回国,亏男人说的如此轻松,不过显然,宋梓辄不像表面那么无良不是吗?

温桐笑着恩了一声,见男人还压着自己,她推了推,“到点吃饭了,我们下去吧。”

宋梓辄亲了亲她的嘴角,起身。

晚饭,吃饱喝足,温桐洗完澡后再度躲进了书房,那种刻苦认真的劲,安传瑞很是欣慰。

宋梓辄倒没有再阻止,他随后洗完澡,反而悠闲的在书房上看起了书,不过大部分时间会盯着温桐认真的脸观摩,那种强烈炽热的目光,隔着十几米,都依然能让人感受的到。

没多久,他被不自在的温桐推出了书房,“你回房看。”

宋老板被嫌弃了。

祥瑞商场,每天的八点就已经正式进入了营业状态,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应该最占优势,只是不知为何,它一个月的利润值却普普通通,没有起色,它占有地理位置的优势,应该要比同行的业绩要好才对。

“大伯,祥瑞之前您不是交给明辉管理的吗,而且明辉做的也很出色,一月的营业额增值了不少,且现在的风评逐渐被改善了。”哪里不好,为什么偏偏是祥瑞,分明就是故意的。

将祥瑞交给温桐管理,是安传瑞第二天公司高层开会的时候才公布出来的,安典彦一家知道后,在开会结束后,立马找上了门追问,就是想让安传瑞改变主意

“是啊大伯,明辉一直很用心的在管理,他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的。”魏晨如是舍不得将祥瑞就这么让给了温桐,在安明辉进入公司不久,祥瑞就交给了他,还订下了目标,只要能达到安传瑞订下的业绩目标,就会把祥瑞过到安明辉的名下。

如今,安家的纷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尤其是他们的父亲安振云,野心勃勃想要扯安传瑞下位,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在温桐出现后,令他们有种危机感,他们不确定他们父亲能不能帮他们夺下产业,在这种节骨眼上,得知他要将祥瑞商场交给温桐,当然得表明一下态度。

可他们心里也明白,他们这么野心勃勃要抢人东西,安传瑞怎么可能还对他们和颜悦色,肯定会将他们手里的权利收回来给自己的孙女,想到这,他们就眼红。

安明辉在旁紧握拳头,他不明白大伯公为什么一定要选祥瑞,还是说因为是祥瑞现在是他管理,他那天放肆说的话,才让大伯公惦记在心里,他凭什么以为,温桐就会做的比他好。

“明辉一开始是做的不错,每月的营业额上升后都很平稳,但是再给他半年一年,他都达不到我当时定下的那个目标。”安传瑞对他们道,心思不明。

“大伯公,我做不到,温桐不可能做得到。”每月的营业额达到三千万,他尝试过很多方法,他最多只能将每月营业额保持在一千三百万左右浮动,温桐,她能有什么实力,就连设计的作品都要剽窃付涵的,她能厉害到哪里去。

温桐撇了他一眼,“我能不能做到,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她的语气淡淡,无形之间溢出满满的自信。

安明辉瞪着眼睛狠狠的看她,站在他面前的温桐,淡定冷静的令人浮躁,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显出了他不如温桐。

安典彦看安传瑞的脸色,明显是快要生气的样子,不敢在祥瑞商场的问题上再做僵持,带着儿子老婆灰溜溜的回自己的办公室呆着了。

遇上这种事,安典彦立马和家里的父亲安振云报备了,安振云知道后,拿在手里的茶杯就被他气的摔了出去,一旁打扫的佣人听到声响,吓了一跳。

魏晨如,“有没有什么办法暗中使点愣子?”

温桐的语气太过于自信,所以不得不防,或者背地里做点什么。

安明辉眼里冷光一现,“妈,我有法子。”

就在整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在安传瑞的办公室里,温桐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终于整理出了一份方案,她将方案拷贝在U盘里,回去之前去复印室里复印了一份出来。

温桐的存在,对于集团的员工来说,是很微妙的存在,他们只知道董事长带了一位大小姐出现,但是集团里除了少数的高层见过她,其他人都没见过。

室内游泳池上来的男人,他的腹肌和线条都很美,后背有一条略显狰狞的刀疤,为他更增添了一种野性,发丝滴滴落下水珠,上来后有个女人为他递上了长袍。

“勇哥,给你。”一个长得很漂亮,有点像江南烟雨颇让人尤怜的女人,她是劳瑜语,青龙老大劳强的亲生女儿,唯一的,瞥见他的身材,神色躲闪不敢看。

劳勇伸手接过裹住伟岸的身材,他没说话,只是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熟练地从烟盒里挑出一根烟,他抽烟的姿势有种颓废释意的美感。

“勇哥,今天陪我出去逛逛吧。”劳瑜语小心的试探了一句,一只手还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劳勇一阵烦闷,大口的吸了口烟再狠狠的吐出来,“等我,我去换衣服。”

劳勇身边有很多女人环绕,但全部都是国外那些金毛碧眼的外国女人,她是唯一能够接近他的中国女人,她很清醒自己是劳强的女儿,仅凭这点,她才有机会接近劳勇。

此刻。

温岳林被关押在澳门一处山上的豪华别墅的地下室,他精神很虚弱,左腿打着石膏,空气有些发霉的味道,地下室类似于监狱。

别墅的大厅,有八九来个刻着刺青的男人正在赌博打牌,花生壳和酒瓶撒的满地都是,外面四面八方还有十多人守着。

很快,一辆面包车又压来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女人波浪的长发,皮肤很白,身材超级性感,男的看起来比较斯文,身边一个男人一直用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女人的胸部,眼前这个外国妞,比老大身边出现过的任何一个外国妞还要正点。

“东哥。”门口站的两个人喊了一声,看见带来的有个妞非常正点,还吹了一声口哨。

“一个关在地下室,女人送到我平时睡的房间。”东哥话里的意图太明显了。

果不其然,在将两人分开后,关着女人的那个房间,那个叫东哥的男人进去了,他看着女人的目光充满了垂涎,他从来没有跟外国女人上过床,当然那些外国女人同样是看不起他们这些人的。

眼前的女人薇拉是跟他男朋友来澳门旅游的,两人在赌场输光了钱,后来又借钱去赌,赢了又输,最后在他们那里欠下了两百万的欠条,出于私心,他将人带回来了关押人的别墅。

薇拉见他进来,扯开一个笑容,在他靠近自己的时候,一脚揣在了他的某个重要部位,之后一手将人敲晕,出去房间前,她还踩了东哥的脸几脚,一个挺有脾气的外国女人。

她出现在大厅的时候,已经有人发觉不对劲了,他们纷纷拿起了武器,刀啊,棍子。

薇拉不屑一笑,眼前七八个男人,在她眼里仿佛是毫无缚鸡之力的白斩鸡,没有多想,一个利索的就冲上去,霎时之间,只听闻好几声男人的凄厉的惨叫声。

随后没多久,地下室,斯文的男人扛着温岳林出现了,他出来之后,警报的声音嗡嗡嗡的在别墅里响起。

“薇恩,你下手真重。”林寒玩笑般的揶揄了声。

薇恩活络了一下筋骨,“我不一向如此。”要不然她怎么应聘上K集团保全部保镖这个岗位,混口饭吃真不容易。

在警铃响起之后,外面起了动静,薇恩把人都撂倒后,林寒扛着人跟在身后,没多久,别墅外面停了一辆高级轿车,两人明目张胆的从别墅出去,上了车,随后扬长而去。

等东哥从房间里短暂昏迷醒来的时候,他白着一张脸从房间里出来,客厅里的兄弟都躺在地上呻吟起不来,他立马跑到地下室敲了究竟,那个叫温岳林的男人已经不在了,顿时,他冷汗直流,他知道他完了。

别墅出了事,劳勇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别墅安装的监控视频被动了手脚,全坏了。

最惨的人就是那个叫东哥的男人,劳勇一把抓起他的衣领子,低头冷冷的看着他鼻青脸肿的脸,后实在是不爽,直接手一甩,他的头又砸在了地上,砸的七荤八素的。

那一男一女,完全是有目的性的接近他们,目标显而易见,就是温岳林。

能查到温岳林在他手里,还明目张胆的从他手里将人抢走,真是有意思。

然而,将人带回帝都送进了医院,后来才发现他身上装有一个微型的跟踪器,所以说,就算她们成功的把人带了回来,青龙的人已经知道他们目前的所在位置,如果要追查下去,很容易就能找到温岳林。

在林寒摧毁跟踪器前,劳勇确确实实掌握了温岳林所在位置的信息,帝都。

林寒已经将跟踪器一脚踩碎断了信息。

薇恩问他,“你事先怎么没有在他身上搜查?”

林寒无辜的眼神,“我有洁癖。”他能扛着他上车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不是一路拖上车的。

宋梓辄知道事情后走了医院一趟,听到那微小的失误,墨眸看了两人一眼,随后瞥了在床上的温岳林,“转去别的医院,派人看守。”

另一边。

温桐已经知道温岳林被带回来帝都的事,和宋梓辄聊了会电话,她准备去祥瑞商场那边,准备接手的事宜。

祥瑞商场,只有经理层级上的被通知,祥瑞的小老板换人了,还听说今天会来商场视察。

------题外话------

卡文了……醉了……。

明天补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