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酒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祥瑞视察,安传瑞本来想弄得场面壮观一下,至少让某些心思歪的人知道他重视温桐,在选择的时候,可要掂量掂量了,又能让温桐的形象一下子在祥瑞里立威,总还是好的。

不过温桐却拒绝了,她身边只带了一名集团助理部的李助理在身边。

十点左右,祥瑞还是冷冷清清,想想地段这么好,人流量大,地皮这么有价值,偏偏它硬是有种站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若不是祥瑞挂着天威集团的大名,怕是早被同行争了去。

李助理陪同着温桐从一楼一直看上去,只见那清秀的眉不太满意的蹙起,不过过了几秒又顺开了,他做助理这么久,跟过的老总很多,像温桐这样的,一看便知道不是简单的人物。

在一家品牌的门店,吵吵嚷嚷的声音震耳欲聋,一个中年女人手里拿着一件厚重的大衣,她涨的脸通红的,尤为愤怒,“你们这商场的职员怎么回事,我花几千块钱买回去的衣服,你说给我拿新的,还检查过的,我一看结果是件次品,这让我怎么送人。”

“我看你们说料子是鸭绒也是假的吧,几千块的东西还不如外面摆地摊的地摊货。”中年女人生气,便开始口无择言。

中年女人的嗓音大,一扯,整一层楼都能听得见。

一家品牌店买的衣服几千块被贬低成成地摊货,怎么听了都有点匪夷所思。

经过的人都被里面争吵的声音目光纷纷投了过去,眨眼有的逛街买东西的欲望都没了,对于消费者来说,买到次品的东西是最不能容忍的。

大概是女人气势很足,穿金戴银,职员面色挺难看的,他们做服装那么久眼里还有在,羽绒大衣上的一条口,分明像是用指甲划的,跟客人说理是说不通的,毕竟她是消费者,只是若是赔或者换一件新的,公司上面怕是会责怪他们,如何是好?

中年女人见职员没给反应,又大怒,“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你们经理呢,我要投诉你们。”

其中一名叫小兰的店员笑容很勉强,一直在安抚她。

温桐早已经注意到里面的情况,抬步走了进去。

职员没想到还有客人上门,只有小兰笑着跟温桐说了声欢迎光临,其他人看了她一眼,都没理她,站在旁边,像冰冷的雕刻。

李助理大汗淋淋,他倒是很期待,这位大小姐会做出什么。

知雅温婉的人进店后,她矜贵如兰的气质令人眼前一亮,穿得倒不至于像名媛,只是一看也不像普通家族出来的,套在身上那件外套更是新一季芙兰的新品大衣。

温桐更喜欢穿自己为自己量身定制的衣服,不过有时候,别人设计的款要是看中了欣然就会买下来,不过现在她的换衣间里的衣服包包鞋子,是被宋老板命人填满的。

哪知进来后不用温桐开罪询问,那名中年女人自己张嘴道,“姑娘,你要是想买衣服还是去别处买吧,这里的衣服质量差职员态度也又差,你看我买的几千的大衣,打开就这样了,幸好我送人前自己打开检查了一下,要不然送到别人手里,人家怎么看我。”

外面有人见温桐以为是进去凑热闹,索性跟着进去了,一会,店里多出了四五个人,皆是挎着名牌包穿着料好的衣服,有些家里经济好点的,又没事做的贵妇太太,吃过早茶后就想消化,逛街是最好的选择。

店里进来这么多人,小兰的脸色更差了,如果经理知道,她肯定会是那个背黑锅被开除的人。

温桐看向中年女人,莫名的隐晦的笑了笑,“哦,阿姨,你说的真的?”

中年女人将衣服拿出来,“你瞧瞧,是不是?”后还故意递到后面跟进来的客人的眼前摆了一圈,那些人瞧见,跟着说了几句,消费者当然是站在消费者的角度去说话的。

小兰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觉得无力。

温桐摆出很认真看的样子,伸出白细又长的手指指了指,眸子亮了亮,“阿姨,我是学服装设计的,您这衣服划的口子一看像是指甲弄得,是不是您家哪个小孩不小心弄到的呢?”

“我看着也挺像的。”后来有人跟着附议。

因为它确实就是被指甲划开的口。

中年女人嘴角一抽,努了努嘴,霎时间感觉一口气堵在心里。

眼前年轻的女孩说的话没有任何间隙,又提了自己专业学设计的又给了她台阶下,要是她再胡搅蛮缠显得她不是了。

李助理站在门口不远的椅子上看的一清二楚,要说祥瑞虽然业绩下滑,但是在这里摆卖的专柜的品牌的质量都是有一定的质量的,绝不会拿残次品,再说,品牌商家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要是这种事传到了品牌商那边去,肯定又有的一闹,还得自己背责任。

小兰见状,“客人,我这边给您换一件吧。”换一件,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的,不过这种赔钱的买卖,上面是一直不允许的,没想太多,她拿出一件新的羽绒大衣,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中年女人检查了一遍,确定质量没问题后给她装了起来。

中年女人面色有些怪异,拎着一件完好全新的大衣走了,在门口站了一会,风中凌乱,至于看戏的,对于处理方式还是挺满意的。

待人散去之后,店里只有三名店员,温桐看了她们一眼,问小兰,“你们没有通知经理吗?”

小兰很感激温桐的救场,听到她的询问,带着一股压迫,不由的道了,“小姐,我们有通知经理了,不过经理回话说在开会。”

开会?

温桐又笑了一下,对她道,“把你经理叫过来。”

小兰怔了一下,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眼前的女人会是经理早上说的要来巡查的大小姐吗?“恩,好的,小姐,我去通知经理。”

其他两位职员听到温桐用高层的语气问话,站在旁两人悄悄道,“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指手画脚,真碍眼。”

“就是。”

李助理抬脚走进那家品牌店,店里那两名职员见人进来敲了两眼,没什么生气的说了一声欢迎光临。

他严肃着脸,朝温桐的方向去,只见温桐坐在沙发上,坐姿端正,不过却有些懒懒的随意,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发短信,嘴角浅浅,很温柔俏丽,有种说不出的魅惑在里面。

也难怪祥瑞会越做越差,客人在店里,连杯水都不倒,这种服务态度,没倒闭就已经是蓬荜生辉了。

李助理冷眼瞥了那两名职员一眼,转身自己到饮水机面前拿出纸杯倒了杯水端了过去。

正巧温桐抬头看见,“李助理,你又知道我口渴了,你这助理干的不错,回头我让爷爷给你涨年薪。”

李助理恍了一下,“大小姐,这是我分内事。”涨不涨年薪,他不敢当真。

对于今天的事,温桐只能说到底是个意外还是有人搞破坏,还需要查明。

店里开着很柔和的音乐,听得不清楚,不过看男子的态度,似是很恭敬。

那两名女职员心突然漏了一跳,总觉得无声无息已经得罪了人。

很快,小兰和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脖子上挂着工作牌,职位经理。

小兰是一路被训斥回来的,低着头,倒没说什么。

“你是新人吗?明知道衣服是人家自个弄坏的,跟我们有什么责任,你还换了新的给她,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了。”经理骂的很难听。

小兰觉得自己没有错,若是不换,那女人哪里肯善罢甘休,说不定闹得更多人知道了,若是这样还影响往后的销量。

“等会你自己去人事办事辞职。”

骂声一直伴随着进了店里,经理进来就问那两名职员,“谁要见我。”

李助理看着那名大着肚腩的经理,冷眼瞧过去,“曲经理,你倒是让大小姐好等。”

曲经理感觉不妙,目光探过去后,看到沙发上坐着的高贵女人,面色一变连忙走了过去,“李助理。”站不远后才跟温桐问了声好,“大小姐。”

李助理又来过一趟,经理层上的员工都见过他,他带来的人,自然是新上任的小老板了,坏了坏了,小老板坐在这里等着他,不会是要兴师问罪吧?

“曲经理,这个点的时间你倒是说说再开哪门子的会?”不用等温桐开口,李助理就质问他了,他是非常清楚祥瑞各大部门的每日行程的。

曲经理尴尬的笑了笑,“是这样的,刚才冯副总经理有事让我过去他办公室一趟。”只是不知为何,被那双眼睛盯着,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冯副总经理?

“我刚才听到你要开除小兰,曲经理可以解释解释为什么吗?”

“大小姐,小兰平白无故换了一件新的衣服给客人,按规则来说,不是我们的责任,是不能这么做的,况且,衣服本身也不便宜,我觉得她做事考虑不周到所以…”

“她做的很好。”温桐随后对小兰道,“你不用辞职。”

曲经理听到不敢吱声。不过还是被暗暗讽刺了身为经理的失责,比起现在表现强势的大小姐,他更喜欢先前的小老板,至少他知道要怎么讨好他。

没多久,温桐上了顶层,李助理昨天来过一趟是为了准备温桐的办公室,办公室的光线还不错,应有的都有,还放置了几盘绿色植物。

顶层一层都是各大部门组成的,冯副总经理在温桐来了好一会后,才从办公室里出来,至于态度,倒是表现的分明,没什么诚意的打了照面。

温桐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冯副总能坐到现在的位置,说到底是攀了安明辉的大腿,安明辉来没多久后,任命他为副总,请了回来,工资给那么高,却没有一点价值。

“下午一点半开个会议,李助理你通知部门各位经理。”

午休时间,李助理给温桐买了饭,她吃了大概六分饱,休息了一下后就到了开会的时间。

销售部的员工底薪被她降低了一千五,业绩分成提高了百分之七个点,销售部门有三名经理,听到后脸色都变了变,不过不敢有任何异议,因为分成给的很高,对于销售员来说,你要是想工资高,就要把你自己的业绩提起来。

重点还提了关于今天发生的事,以后若是还发生类似的情况,就按着职员小兰的方式处理。

冯副总听到,脸色一变,“大小姐,我觉得不妥吧,一个月内至少会发生五六七,商品销售不出去,亏本的还是我们。”

温桐微微笑,“副总经理有更好的办法?”

冯副总的肌肉仿佛僵持成了一个度。

不过温桐显然不想那么简单放过他,“我看副总经理似乎很有想法,你有空将你的想法做成文档给我过目一下,在有更好的方法之前,照我说的执行。”

冯副总已经很久没这么吃瘪过了,在祥瑞,他有着跟安明辉是同学这个关系才方可立脚,说白了他根本不懂管理,学的也不是管理专业,无能的彻底。

不禁,他看着温桐的目光带点疑惑,更好奇她的来头,之后想起安明辉先前在电话里让他做的事,他在这三个月里,还有提防眼前这位大小姐会不会因为一点不满意就把他踹了,想到她口中所谓的想法,就一阵发虚。

开完会后,温桐在办公室埋头扎堆进文件里,她现在还未完全掌握祥瑞的情况,所以付出的精力要多些。

将今天要处理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温桐接到了姑奶奶安凤的电话,电话中,安凤提到了一个酒会,安传瑞让她带着温桐去参加,若不是他身子不允许,他肯定会亲自过去。

“喂,阿辄,我晚上要跟姑奶奶去参加一个酒会。”声音柔柔,还懂得报备,纵使宋梓辄有不满,也被安抚的服服帖帖。

宋梓辄,“走之前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温桐眼眸一亮,“恩。”

一会,电话那边沉悦的声音又麻麻的响开,缠绵悱恻,“我现在就想见你。”

开车的林子阳手一抖方向盘差点就拐了弯,老板,你这么缠着夫人是不对的,在她面前,老板简直就像热血毛躁的青年那般,什么清贵谪雅全都抛却。

温桐脸燥起来,只好跟着回了句也想他,反正两人又不是第一次说这些浓情蜜语的话,说多了就成习惯了,不过要免疫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或许永远也免疫不了他的情话。

聊了好一阵子才放过了她,挂完电话后,男人还意犹未尽。

温桐在祥瑞某专卖店里刷了一件保守又不失礼的礼裙,搭她的外套正好合适,上妆后,如凝脂玉露的肌肤更加水嫩芙蓉,倒是令人想起月色时候湖里倒映的那纤尘不染的冰莲,只可远观。

她走了后,祥瑞像炸开了锅的蚂蚁,尤其是销售部,浑水摸鱼的销售员知道底薪降低了一千五后大骂起来,有的脾气来了,毫无顾忌的抱怨出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温桐第一次参与商业性质高级酒会。

酒会,永远都是那么光鲜亮丽的被包装,商人,美女的周旋,还没进场,已经感觉到了它的隆重和壮观。

美艳的于夫人带着清醒靓丽的付涵出现,两人回然不同的气质倒是令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一个是靠着自己有了成功事业的狐媚女人,一个是才华横溢的才女,不过要不是因为新闻,她倒不至于让圈里的人记住她的名字。

这一瞧,她身上的气质倒是不错的,若不是真有点才华,于美人怎么可能冒着得罪人的可能性将付涵收入自己旗下。

付涵来这种高级宴会的机会并不多,她不知道于美人为什么要带她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她能够参与这种宴会,对她而言,似乎已经又前进了一步。

过了会,裴素清一袭白裙出现,付涵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感觉裴素清真的很美,洁美如仙,名副其实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有时候出生就能决定一个人命运,后她又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裴素清出现后引起了一阵轰动,自从裴家与宋家的婚事谈崩了后,高级宴会就很少看到她出现了,宋梓辄拒绝和她的婚事,多少给裴家抹了黑,裴素清不可能避免那些言论的。

但更多的人觉得可惜,这么优秀出色的人,怎么宋梓辄就不要呢?偏偏选了没什么背景身份的温桐,宠那个女人简直跟被色欲迷昏的暴君没什么区别。

“素清,请你出来一趟可真不容易。”朱筱看着自家好友裴素清打趣了一句。

裴素清似乎瘦了些,不过精神还算不错,这次的宴会主办是朱氏,她与朱筱感情还不错,“你叫的哪敢不来。”

“你不来还好,你一来,这里年轻的男人的目光可都看着你了,今天来了不少年轻俊美的男人,有没有看上的。”

裴素清笑了笑,“别开我玩笑了。”她唯一看上的男人,已经属于别人,而她需要时间去忘记喜欢他的感觉,现在那种感觉已经被忘记的差不多了。

朱筱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她还没有放下宋家大少的事,不由道,“哎,你看上的那个宋家大少爷有眼无珠,外界都知道你的好,就他,鱼目混珠。”

裴素清笑容似乎更苦涩了,知道朱筱只是说安慰的话,更何况,她并不认为,温桐是鱼目。

“裴小姐。”于美人端着酒杯上前,在裴素清看向她的时候,又道,“好久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