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你得罪的起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素清对她点了点头,举起酒杯,轻轻的与她的碰了下。

两人将透明的液体微微抿了两口。

于美人在名媛的交际圈吃的开,认识不少身份背景不错的千金小姐,且关系都不错,又听人说她背后有人,所以她才经常出入高级宴会,两人也是在某个酒会有交谈过几句。

还有她的美艳和性感丰满的身材令女人羡慕向往,朱筱看着人有点眼熟,便问,“这位是?”

裴素清道,“魅凡工作室的于总。”

朱筱恍然大悟,似乎想起她是谁了,一个曾经是中国四大国际超模,还担任过维多利亚维多大使,能够进入维维多担任大使,这个荣誉对于模特来说是无限的荣耀,她在没有继续担任大使后回国,没多久就选择退圈独立创业,能力手腕倒是可以。

“朱小姐你好,久仰大名。”于美人率先友好的伸出了手。

朱筱笑着回握,“原来是于总,我妹妹很喜欢你。”

“哦?朱筱小姐说的是朱静吗?”朱氏集团有两名千金,朱筱的妹妹应该就是朱静吧。

“嗯。”朱筱倒没有跟她攀交情,她知道于美人完全是因为朱静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偶像,因为她妹妹朱静现在跑去混娱乐圈当了模特。

于美人倒是挺会聊天的,暗中将人夸捧了,既不会让人讨厌又不会太过。

裴素清偶尔插一两句,气氛总不会太沉闷。

后来又走来了几位漂亮的名媛小姐,大抵都是借着家里的背景,自己在外面创业,她们的路倒是走的一帆风顺,什么小苦小难都没经历过。

付涵一直静静的站在旁边,她腰站的很直,像骄傲月桂叶,在这么外表漂亮又有钱的女人面前,她不想被比下去。

仰头将酒喝下,喝下喉咙的瞬间有点苦涩。

上帝就是不公平的,付涵想,她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却一路艰辛,到最后差点前功尽弃,幸运的是,她还有机会。

突然,有位姓封的名媛瞥向于美人旁边的付涵,“我记得这位是QM工作室的设计师付小姐吧,怎么她跟于总一块来的?”

付涵在QM立捧得那段时间还算小有人气,上过几期杂志,加上温桐的事情恼的全城风雨,她蹭着热度也就更红了,现在有人认出来倒不奇怪。

封小姐提到QM工作室,最近最火的新闻毫无疑问还是关于曾经鼎鼎大名的设计师Wing剽窃作品创意一事,恰巧,那人还是温桐。

裴素清目光落在付涵的身上,微微的打量了几眼,气质倒是可以,不过她与温桐比,还是差了一段距离。

温桐那样的女人会剽窃别人的作品?光是这点令她无法相信。

于总回,“是和我一起来的,怎么封美女也对我挖的人有兴趣?”

一旁的付涵不插嘴,静静立之。

“于总,我怎么听说她是被QM开除的。”姓俞的名媛道。

都是混圈子的,就算不用自己去打探都会知道很多事,更何况,付涵离开QM,作为被温桐剽窃创意的对象,她被开除,还是引起了一阵热议。

付涵脸上的笑容僵了下,不管怎么说她被开除的事情实在是不光彩,这么多人面前提显然是为了落她面子。

“俞小姐知道的不少,我是被开除的,当我自己知道的时候也感到十分意外。”付涵回。

这样的回复倒是耐人寻味了。

难道说,付涵被QM开除真的和半道上说的有什么内幕不成?会令人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于美人眯眯眸,“业界能有付涵这么优秀的设计师,是我们的荣幸,我很期待付涵以后在魅凡的表现。”

一句话给足了付涵面子,将她捧高,那几位名媛千金看她的神色都变了不少,至少没了那一点轻视。

“能和于总共事也是我的荣幸。”付涵举起酒杯和于美人碰了碰。

两人一台戏,倒是搭的天衣无缝。

“那温桐还真是过分,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那位宋大少怎么入的了眼的。”朱筱听到付涵的事情后,愤愤不平又道,她对宋梓辄放着那么出色优秀的裴素清不要,选了那么庸俗的货色而感到气愤。

“人家手段高明了得,自然是鸠占鹊巢呀。”

附议的声音伴随着朱筱的话展开,对于温桐,她们仿佛有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语气里,参杂的还有些许的羡慕。

她们出身名门,在选对象方面是希望越出色越好,她们找不到,就算有别人也看不上,哪知像宋梓辄这样有钱有势有颜值的,居然给温桐遇见了,从一个乡野丫头当上了名门太太,在帝都,绝对是想悖悖的经典。

“喂,你懂不懂成语的运用啊。”

裴素清还在这就乱说话,是嫌气自己的福有生活过的太舒服了。

鸠占鹊巢,在裴素清面前说,不太妥。

裴素清觉得她们的欢声笑语有点烦,看着她们的目光不禁冷了几分,“没脑子的人自然说话也不经脑子。”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就走,一刻也不愿待着。

嚼人舌根是要付出代价的。

被说没有脑子的那名千金倒是怒了,整张脸被呛的通红,还真是清高的女人。

而一直在她们身边不远的向初瑷,倒是把刚才她们谈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目光瞥向付涵,后讥讽了的说了句,“背后给人穿小鞋,付小姐这招倒是用的唯美唯俏的。”

指名点姓,付涵心一紧,目光顺声音的方向过去,是个不认识的女人,只是她好像对她和温桐的事情好像知道那样。

那些名媛千金都看了过去,她们虽然不认得向初瑷,但是她挽着手臂的男人,她们还是认识的,姚单,姚氏集团的总裁。

于美人挑了挑眉,沉思了一会。

付涵咬了咬唇,显得有些委屈,正要开口说话…

向初瑷不想跟她废话,扯着姚单就走。

姚单笑了笑,立马追了上去,像牛皮糖一样,“小瑷,你脚酸不酸,要不要休息一下。”

那样的态度,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不禁不少人看向了他们。

向初瑷脸色一变,泛红起来,一阵汗颜后转身就走,她是真不该答应做他的女伴来什么酒会。

姚单不止没生气,眼睛一亮,追了上去。

宴会的入口,又一辆豪车停后,安凤带着温桐姗姗来迟。

温桐的手搭在了安凤的臂上,两人正在交谈着什么。

安凤即使快六十岁了了,她的外表看起来才四十岁左右,肌肤保养得又好,在她身上,是岁月磨炼沉淀下的成熟风韵,外人一瞧,就知道是大家族来的人了。

?一经打探,很多人都知道了,那名气质很好的贵妇是安家的人,听说安传瑞董事长的亲生妹妹,因为先前安董事长住院,特地从韩国回来探望。

安家的人要是出现,大家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天威集团继承人的事上,不管怎么样,多多少少传出点流言,现在的安家的旁支都在打集团的主意,不过那也怨不得他们,毕竟安传瑞没有子嗣后代,要是他们是安家的旁支亦会如此。

现在众人好奇的是,为什么温桐随其旁边,两人是什么关系?

不禁,很多人对温桐又刮目相看了,不仅攀上了宋家,现在又是安家。

“安凤。”

“谷惠。”

两人像多年不见的好友,见面后热情的拥抱了一下,谷惠,“安凤,你说你几年没回来过了,也不知道偶尔回来探望一下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行了,怎么不见你来韩国找我。”

听两人的语气,应该是关系不错的的。

温桐站在旁边,柔柔的,时而会盯着地板,漫不经心,只是偏偏外人眼里的乡野出来的丫头,就是一副矜贵清雅的样,有女儿的贵妇就在想,凭啥自己的女儿怎么富养还是跟气质沾不上边。

微购十周年庆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没怎么注意她,这不仔细一瞧,真是难得的温婉人儿。

谷惠敲了敲温桐,不明白她的好友带来的人为何是…

“小桐。”

向初瑷没想到温桐也来了,有些意外,走近后,展开笑颜。

“初瑷。”声音清甜,犹如甘泉。

向初瑷拉着好友的手臂,“太好了,见到你我简直要喜极而泣。”

温桐淡笑,“你不会是赵佳附体了吧。”

此刻,要是赵佳能附体到她的身上,她也是极为乐意的。

温桐在瞥见姚单后,嘴边笑容更甚。

安凤见状,“小桐,我过去和老朋友打一下招呼,你和你的朋友先聊会,我等会过来找你。”

温桐点点头。

向初瑷给安凤露出了一个笑容的,等她走后就问,“你家宋少怎么舍得让你出来外面的花花世界。”在她眼里,宋梓辄那样的男人,稍微一接触,她就知道他对温桐的独占欲极强,又极致宠爱,对别人,呵呵。

被调侃的温桐一脸正经,“我每天都出门。”

“还是佳佳好玩,你总是话题终结者。”向初瑷叹气。

被无视掉的姚单,好想咬手绢,他好担心温桐又把向初瑷拐走了。

另一边。

当野性俊美的男人从机场里出来的时候,一路无数眼球抛落在他的身上,劳勇摘下墨镜,在有人开了车门后,他上了车。

只是进去后,一条修长的美腿就搭在了他的大腿上,美腿,充满了魅惑的勾引,而美腿的主人,懒懒的看着他。

劳勇握住她的脚环,大拇指在她的肌肤悬着摩擦了几下,不经意的摸了大腿几把,眯着眼睛看了几眼,“娜姐。”

叫娜姐的女人收回了腿,风情万种的笑了笑,“以前可没见你这么坏心。”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娜姐无奈的笑了笑,劳勇,确实是坏透了,可尽管如此,依然有女人飞蛾扑火的为他上,反倒是他,始终游戏人间,对谁也没感情。

“我不跟你贫,为了接你的机我可是有个重要的酒会没去,现在你是不是要补偿我。”

劳勇闻言,邪魅一笑,“女主角,总是最后出场的。”随后示意开车的小弟,去娜姐口中所说的酒会。

·

温桐的目光放在了不远的付涵身上,赵佳无意间听到那样的话,肯定要跟温桐说一说。

“温桐,你怎么受的了她在外面胡乱你的是非。”赵佳喝了一口红酒,红酒的味道很浓郁,她意犹未尽,又夸赞,“酒的味道不错。”

温桐听到酒味道不错,也尝了一口,舔了舔唇,味道确实不错,“你想多了。”

想多什么?

赵佳眉目沉了沉,明白意思后就不再问了,以温桐的性子,她一般都是杀人不见血的。

“刚才陪你来的贵妇好眼生。”

“我姑奶奶。”温桐回。

姑奶奶?

温桐什么时候冒出来了个姑奶奶?

温桐见她疑惑的神色,把她父亲的身世和赵佳说了一遍。

赵佳眼珠一瞪,尤为惊讶,“什么?”

温叔叔的亲生父亲是天威集团的董事长,所以,站在她面前的温桐还有个身份,安传瑞的亲生孙女,真正的名门千金,她从未想过温叔叔的来历会这么玄乎,现在一听,震撼不已,“小桐,我发现咱们三人里面,你的人生是坐火箭的吧。”

咻咻咻的,眨眼就变了。

谁也想不到,温爸爸会是安老爷子唯一的孩子,身份这种名头,都只是虚的。

然而,去和好友打招呼的安凤的脸色变得难看,因为温桐是和她一起来的,她现在听得最多的就是别人在说温桐的不好。

“安凤,你跟温桐什么关系啊,怎么会和那小姑娘一起来参加宴会,你还不知道吧,她…。”

“巧的是,听说那个付涵也参加了酒会。”

安凤对温桐的事情都了解过,根本不是外面说的那么一回事,还说温桐比不上裴家的裴素清,真是笑话,不说安家,光是樊城易家就足以将帝都那些名媛踩之脚底下,听到那些人说得起劲,她极其好的涵养都快用尽了。

其中,有位曹夫人又跟着道,“我可是还和温桐的母亲见过面呢,有一回,宋夫人带着她母亲一起来了,你都不知道她那寒酸样,乡下人就是乡下人,穿着谈吐俗就算了,她还摆脸色。”

其他贵妇听到曹夫人谈自己见过温桐的母亲,不免觉得意外,不过曹夫人和宋家大夫人确实是有些交情,听说是小学同学,“你们不信可以问问朱夫人,周夫人他们,他们都见过的。”

曹夫人这么一说,其他人更信了几分。

“曹夫人,你还真敢说的出口,据我所知,温桐的母亲是位知雅的女人,可没有向你所说的寒酸俗气啊。”安凤看她,冷若冰霜。

曹夫人在这样的眼神下,身体一僵,“安凤,当初我见她的时候确实是那样的,你也知道,现在有些人就是特别会装。”

“曹夫人真是有自知之明。”安凤嘲讽一句。

任谁都能听出安凤说她装模作样。

“你倒是在宋家面前说他们半句试试,又或者你在我大哥面前说他们半句不是试试,光今天你说的话,你也不掂量掂量你曹氏得罪的起布。”安凤真的怒了,嗓门一开,斥责的声音非常亮的响起。

曹夫人脸一白。

曹氏,确确实实得罪不起安氏。

这句话透露了某种信息,比如,安凤今天为什么是带着温桐一起来的。

难道温桐跟安家有什么关系的吗?

那边突发的情况,温桐的眸光看过去,很奇怪姑奶奶怎么生了那么大的火,眉毛一蹙,放下酒杯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