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玩了一手好计谋(已修)/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夫人今晚确实是得意忘形过头了,再说这次安风是带着温桐出现的,想必两人之间关系不错,哪知她是管不住自己嘴巴说出那样的话,岂不是一点脸面都不给安风吗?

最重要一点是,安凤居然会为了温桐发那么大的火气,那个姑娘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迷魂药,这么见效。

“安凤,我说她们关你们安家什么事,想不到你们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家的家事。”曹夫人的话语里暗示着安家旁支争权的事,自己家都管不好了还有闲工夫管别人家的事。

谷惠见安凤很生气,扯住她悄悄说,“安凤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要是你安氏现在对付她曹氏,虽然你们肯定能拿下曹氏,但绝对不会那么容易的。”

要是他们发起狠来,又或者被有心人知道安凤和曹氏夫人不和,要是曹氏私底下和别人联手对抗安氏,那同样是个严重的问题,非常时期,就得谨慎。

曹夫人心里知道这一点,所以底气很足的面对安凤,不过她同样担心安氏会出手对付她。

安凤明白谷惠的担忧之处,她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放心,对曹夫人又道,“我可没有说温桐是外人。”

不是外人是什么意思?

听到的人都在寻思这句话的含义。

此刻,温桐走向了她们,曼妙的身姿,温婉如水,她的声音淡淡软软,秋水剪眸探过去,称呼前面的安凤,“姑奶奶?”

安凤转身回头,板起的脸见到来人缓和了不少,“小桐。”

温桐见安凤将自己的怒火隐了去,不用问应该明白,安凤会因为什么而生气了,多少是与她有关?

真是令人大吃一惊的称呼,现场静默住了,没有谁开口说话。

很多贵妇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温桐真人,她比照片上要来的灵秀,如果温桐的父母真是粗鄙之人,怎么会养出一个气质佳的明珠?说到底,曹夫人的话里参了不少的水分在里面

曹夫人脸憋的通红,面色阴沉如云,不知心想何事。

安凤见温桐过来,将她带在身边,介绍了不少与安家有合作关系的生意伙伴。

别人虽然想问,但是安凤却对她和温桐两人的关系闭口不提,就是给你们留个念想,让你自己猜。

向初瑷远远看着,后来姚单跟几个老总说话应酬回来,见她落单了,硬是将她拉进个舞池跳了一支舞。

舞池里,向初瑷的脸红红的,自从那次吃饭事件后,姚单一改先前追人的模式,现在搞的她不知如何处理的好,那手掌的火热紧贴着肌肤,她都想甩开跳一边去。

然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里破壳而出,后来再看看姚单的脸,努了努嘴角,最后还是没把话说出来。

单亲妈妈的事情要是说出来,姚单这个男人还能接受吗?还会粘着她不放吗?

“小桐你没事吧?”安凤看着温桐因为应酬担忧的问了句,喝了不少的红酒的缘故,白皙的肌肤已经透着一股粉色,眉目乖秀,整个人看起来动人垂怜。

温桐放下手中的酒杯,她可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不胜酒力,明明啤酒可以喝不少,而且也不会觉得醉,怎么换了一种酒种就不一样了,她现在有点头晕,不过意识是清醒的,“姑奶奶,我去一下洗手间。”

安凤想要陪温桐去,只不过有人上来,没有办法抽空,“那你去,注意一点,待会我们就回去吧?。”

温桐点头。

远处,付涵一直看着温桐跟在安凤身边,一直和那些有名有地位的人在周旋聊天,相谈甚欢的模样,真是有些刺痛她的双眼。

刚才发生的不愉快,仿佛只是眨眼云烟的小事,对温桐而言不痛不痒,起不到一丝副作用,后来众人也是会看眼色的,知道温桐惹不得,所以后面交谈的时候隐约有一丝的讨好。

反观她纵使跟在于美人身边,没有人看到她的存在价值,不闻不问,就好像她只是于美人身边的一名助理,多么可笑。

“付涵,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其实如果你名声响了,不管温桐现在多有身份地位,到最后你都会是她人生中的污点,怎么抹也抹不掉。”一轮交谈后,于美人是这么说的。

“是这样吗?”付涵回她。

“当然,你别看别人好像没怎么注意到你,其实大家都知道你存在,只不过我没想到,温桐居然也来了这个酒会,其实这样更好,有些东西,你不能只看表面。”于美人看的很透彻,她了解这里人的想法。

付涵想了想于美人说的这句话,后来逐渐心里那一层阴霾随着消散去,仿佛有了一层阳光透射进来,给了她希望。

温桐拿出手机,往卫生间的房间里,见吵杂的声音远离了不少后,她按了快捷键拨了男人的电话。

“阿辄,我想回去了,你快来接我。”似乎染上了一点醉意的女人,言语里是对着爱人咕哝的撒娇。

宋梓辄听到温桐酥酥软软的声音,就像是沉静的湖面突然掉了一颗石头进去荡开了波纹,“恩,我现在过去。”

“好,我等你。”说完后轻轻的打了一个酒嗝,于是,清秀的眉就微微蹙起了,用手捂了一下嘴巴。

宋梓辄猜温桐定是在酒会喝了不少酒,披上了外套拿上车钥匙就出了门,另一手拿着电话,“喝点水,不能碰酒了。”

“嗯。”

一会,通话结束后,温桐笑的眉眼弯弯,流出一股娇俏的憨气。

突然一声揶揄的笑声从旁边响起,是一个男人的笑声,一处不是很亮角落,有两个人影,劳勇一手抱着娜姐的水蛇腰,在淡淡光线的投影下,两人的姿势暧昧不已。

娜姐的目光随着他笑声落下后落在了温桐的身上,她眼里有些意外,刚才一在酒会上一直表现淡然甚至有点冷漠的姑娘,刚才谈电话的时候落差真大,不禁心里有些好奇,宋家的大少爷是如何宠溺她的。

“劳勇,你笑人家姑娘做什么?”

温桐听到两人的谈话,抬起剪眸看了过去,一眼过后,又不以为意的撇开了。

劳勇一手指腹磨着下巴,整个人邪魅不已,那双有点狡黠的眼睛看向温桐,“只是觉得这位姑娘真是有点可爱的过分而已。”

可爱?

温桐眯眯眸,认真观摩了一下劳勇的脸,眼前高大挺拔的男人,整个人的感觉像一只危险的野豹,身上那股戾气极重,继而她神色转而淡淡的有了变化,没说什么,然后走了。

温桐走了之后。

劳勇又斟酌了一下,没想到就这么完了,后问道,“我不帅吗?”

娜姐怔住了,抬头看向劳勇,不禁眼里多出了一点痴迷,不过很快收敛了,用玩笑的语气,“帅,怎么会不帅,不帅我怎么心甘情愿将我给你不是呢。”

劳勇听见,手勾了勾她的下巴,看她的时候的眼睛,藏着漠色。

温桐去洗手间出来,又经过了他们所在的走廊的位置,她脚步很轻,像猫一样,而他们,已经不在了。

她回到酒会的大厅里面,从来不知道跟人应酬会这么疲惫,见安凤还在与人交谈,于是找了一处不多人的暗处,搬了椅子坐下,慢慢的喝着果汁。

这时,一个女人踉跄的撞了她一下,差点将她的果汁撞倒了,她的声音带着哭腔,知道自己撞到人了,“对…对不起。”

温桐放下果汁,抬头看着她,发现她的衣裙有些不整,泪眼婆娑,还紧咬着唇。

“娄艺?”

暗处,娄艺觉得眼前的人怪熟悉的,随后睁大眼睛,“温,温桐?”

然而扯着娄艺的,是个凶神恶煞的富家子弟,穿着酒红的外衫,脸很红,他像是喝醉了酒,不耐的扯开衣领的扣子,嘴角努了两下,看起来像快要暴走的雄狮。

他又用很大力的拉扯她一下,豪言,“还废话什么,娄艺,你还以为有谁会救你吗?本少爷想要你,在这里就没人敢拦。”一个三线的小明星,谁会在意不是吗?

娄艺因为被熟人撞见这种丢脸的事,脸皮很薄,脸色红的都快滴血那般,只是那双大眸里面,却含着对拉扯她男人的一种愤怒和对自己弱小无能的不甘。

“你貌似有困难?”温桐问她。

娄艺抿唇不说话。

她刚才也向自己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付涵求救了,只是物是人非,付涵对她的求救一点反应都没有,亏她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挺照顾她的。

大学毕业后,她进了一所很小的娱乐公司做了艺人,一个女人混在三线,一直红不起来能有什么成就,除非你爬上有钱有势的男人的床,兴许说不定你可以翻身。

你幸运也许能红,但世界上幸运的人并不多。

娄艺从小到大学习成绩好,大学又是校花,还是学生会的副主席,她有自己的傲气,所以不想作贱自己。

就在她准备退圈找一份工作安分的时候在一次偶然下,她被颜少赫看上了。

颜少赫正是这场宴会的老板的小儿子,本来颜少赫的脾气就不好,很容易暴怒,加上他今晚喝了不少酒,整个人更加恐怖了。

颜少赫喝醉了酒,但也不傻,他不想闹得被别人知道,他只想扯着娄艺赶紧去她订好的房间里销魂一夜而已。

又是用力拉扯,娄艺差点站不稳摔在了地上。

娄艺见自己被温桐一手扶住,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问出口了,走投无路那般,“你,能不能帮帮我摆脱他,我…”

温桐沉了一下,“好。”

颜少赫看向温桐,看的不太清楚,但隐约感觉气质很好,不由得眯了眯眼睛,“你是谁?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温桐没怕他的威胁,看向他淡道,“她不愿意,而且她是有男朋友的人。”

说完后,她又问娄艺,“没分吧?”

娄艺晃了晃头,脸色沉重,她跟学长一直没分手,不过有点难言之隐,“我们一直在一起。”

温桐瞧着她的神色,她手指指向颜少赫,“他威胁你了?”

娄艺愣愣的点头,她想,温桐还是一如既往地聪明伶俐,不管什么事,好像她都能看透那般,眉宇间藏着痛苦,她自己真是选了一条不归路,而路是自己选的,能怪谁?

颜少赫他不敢对温桐怎么样,其实是怕生事,毕竟这里人多,要是温桐叫人来,今晚的好事就泡汤了,所以他只能让娄艺不要有那点逃跑的心思,眼神一狠,“娄艺,你以为你躲得过初一,跑的了十五吗?想想你的男人,你也不想他被折磨。”

娄艺的脸色更白了,甚至有些绝望,颜少赫除了家里有钱,传闻他私下似乎还与道上的人混在一起,那个黑道在帝都还很有势力,这才是可怕之处。

她担心自己会连累到自己的亲人朋友。

“温,温桐,你放开我吧,我跟他走,还有,今晚谢谢你肯帮我,我为以前针对你的事说声对不起。”人啊,有时候非到迫境才会发现身边的人所谓的真面目。

娄艺是个重情重义的女人,只是有时候性子太过于耿直,没什么心眼,所以总是会吃亏,在大学的时候,温桐就清楚这一点。

她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碰见了,没理由闭眼不管,况且能还个人情也不错。

温桐没放手,径直对颜少赫道,“撒手,数三秒,你不放我就喊人过来。”微醉的她,表现出比以往更强势逼人的一面。

颜少赫似乎很讨厌别人用这样的口吻对自己讲话,人如果喝大了,有时候根本不受理智控制。

暗处的一幕,远远地,在人群里的劳勇看见了,难得的眼底露出稍许的兴致一直看着。

娜姐也顺着他的目光瞥过去,“劳勇,听说颜少赫跟玄雀有来往。”

又或者说,其实颜少赫在玄雀里面应该是有着挺高的地位,一个有钱的少爷跟黑道的人混一起,多少能推动玄雀扩大势力,有钱,不是吗。

谈起玄雀,劳勇的眼里狠光乍现,过后,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随后娜姐从他口袋里拿出银色火机,为他点火。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颜少赫最后还是没能忍住,他上前一把似乎也是想拽温桐从暗处的道离开。

既然送上门,那也别怪他心狠手辣。

温桐的手腕被拽的很疼,她眼睛冰冷不已,“放手。”

“放?不是你自己要送上门的吗?”

颜少赫没有放手,忽而一杯还装着橙汁的酒杯猛的砸向他的额头,玻璃刺进他的皮肤,疼的他猛用力一推,发出一声咒骂,“疯子”。

居然有女人敢打他,他脸色有些狰狞。

随着出现在有光的地方,伴随着一处有很多盘子酒杯砸落地上的同时,一个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女人跌坐在了地上,温桐两手撑着地,她低着头,因为突然的疼痛眉目皱成了川字了。

娄艺滞在原地,一时的情况不知如何解决,温桐,她没事吧?

颜少赫脸上有些许血迹留下,他胡乱擦了擦,拉着娄艺就想赶紧离开,但是娄艺放聪明了,她反而扯住他,不给他走。

“小桐?”远远的安凤看见摔在地上的人是温桐,脸色大变,忙走了过去。

不明白状况的人还以为温桐自己坐着突然就摔了,因为她今天穿的裙子有点长,踩到的话肯定会摔,不免,周围传来隐隐的笑声。

痛楚减轻后,温桐抬起了起头,温婉的人儿的脸染着一抹浅色的红晕,没有一点摔倒时有的尴尬,反倒是坦坦荡荡,不管别人对她指指点点。

她两手撑着地板,手掌稍微磨破皮了。

宋梓辄一手拿着手机贴着耳边进来,没打通电话,反而是看见了温桐摔倒的一幕。

在人群里,他听到周围的人的放肆的笑声,甚至两三人围在一起,对着他的女人指指点点,男人身上的气息更冷冽了几分。

温桐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忽而感觉到他到了那般,不由得看向了一处。

突然之间,她展开笑颜,那张不能称的上很漂亮的脸蛋,熠熠生辉,她的笑容,象是一壶清香的酒,令人沉醉,令人欢喜她的味道,一颗矜贵的明珠,正在灼灼的散发光华。

宋梓辄一步步穿过众人走了过去。

“阿辄,你来了。”姑娘的声音清脆动人,不过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然,人群里已经有人脸色一变,宋梓辄居然来了,那他们说的话和嘲笑的声音岂不是被听的一清二楚,他们会不会死的很惨?

宋梓辄沉默,温柔的将人横抱了起来放在椅子上,又弯低着腰,眸里认认真真的检查温桐有没有受伤,发现小腿有被玻璃划伤了一道小口,见温桐的两手握着,随后强行摊开,瞥见后,眸里的戾气衍生。

“疼不疼?”

现在谁都知道宋家大少爷疼宠温桐,不过没亲眼瞧过,现在瞧了,又是另一番风味,不过他们一时不知道怎么形容心里那股惊讶

温桐轻轻摇了摇头,“疼,不过我想有人比我更疼。”她好像越来越坏了,唔,还是越来越暴力了?

宋梓辄低头在她手掌心处的伤口轻轻的亲了亲,闻着那淡淡的血味,整个人显得愈发的阴郁,压抑。

温桐感觉一阵麻痒,手指微微缩了缩,想要将手缩走,无奈,男人抓的紧,挣脱不去。

暗处,娄艺放开颜少赫的手,她从暗处跑了出来,脸上带着紧张,“温桐你还好吧?都怪我…”

温桐她看着她轻柔的回道,嘴角勾起,“不用担心,我没事,倒是你,没受伤吧?”

娄艺握了握拳,“没有,谢谢你。”最后做了什么决定那般,撇头对着暗处的男人道,“颜少赫,你推倒了温桐,你不出来给她道歉吗?”

颜少赫的名字,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呢,不就是颜家老板颜骏的小儿子吗?

暗处的颜少赫脸色憋的铁青,他么的,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玩弄手掌间,站在暗处一会,他走了出来,身上暴躁的气息收敛了不少。

颜骏看到暗处走出来的颜少赫,立马上前,摆出训斥的脸,“臭小子你是怎么回事?”

颜少赫也是吃瘪的很,最后很不甘心道,“爸,是她先打我得,我又没做什么。”

颜骏脸色拉的很长,看到了自己小儿子额头上的伤口,还有衣服上的果汁,只是就算真的是那样,在宋家人面前,都要放低姿态不是吗?尤其是不知晓实力又不按常理出牌的宋家大少爷面前。

“再怎么样,男士都不能对女士无礼,你的绅士风度去哪里了?你赶紧给人家温小姐道歉。”

温桐静静的看着他们,笑容清浅。

颜少赫气的握着拳头,深呼吸一口气,不可置信那般,“爸,你有没有搞错,我凭什么给她道歉?”去他狗屁的绅士风度,他有这个玩意吗?

宋梓辄抬头看颜家父子,清俊的贵公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莫名的,就令人感觉到一丝恐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