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骏虎躯一震,真是难为他一个几十岁的中年男人,在比自己小的小辈面前还要放低姿态,谁让他儿子偏偏惹得是宋梓辄的女人。

“让你道歉你就道歉,是不是你老子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

如果追溯事情的来龙去脉,颜骏不敢,他小儿子什么德行他养了这么多年还不清楚吗?从小就跟不学无术的人混在一起,家里还因为他是老幺一直溺爱。

颜少赫很犟脾气,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不就一个女人而已,爸,你看我的头,她打破的,你还让我道歉,我道歉?呸…”

后竖起中指指向宋梓辄,“还有他算什么东西,这么看本少爷?还看,不想活了吧,等老子叫人来,你等着喊着求饶。”

说完他头很疼的晃了晃头,意识不是很清楚,连站都站不稳。

宴会里,看见这一幕的人不由得唏嘘不已,颜少赫脑壳糊了屎吧?不看看什么场合,说这么野蛮无力的话。

酒,有时候真不是好东西。

颜骏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混账东西,是想看着颜家就此走上覆灭的道路吗?过了今晚,会有多少人看他颜家的笑话,疯了,这个孽种。

娄艺站在一旁,颜少赫虽然是喝了不少酒,但样子看着有点奇怪,看起来就像ke药了一样,处于一种精神混乱的状态,想想,他一直很着急带着她离开,难道其实还有别的原因在里面。

安凤已经走到了温桐的身边,本来今晚好不容易忍下去的火气又蹭蹭蹭的往上升了,“真是岂有此理,是我在韩国太久,还是帝都名门变化太大,怎么哪都是乱咬人的疯狗,还满嘴喷粪,真以为我们安家现在安分了,就不放眼里了是吧。”

于是,在场只有有说过温桐不好言语的人脸色都极为不自在起来。

尤其是曹太太的脸脸色像糊了屎一样难看。

温桐将贴紧耳边的手机放了下来,屏幕上刚好显示通话结束的字眼,她又拉过安凤的手,柔柔的安抚,“姑奶奶,你别生气。”

安凤叹了叹气,“是姑奶奶没有保护好你。”温桐乖巧的模样简直让人疼爱,又有礼貌涵养十足,一个受尽贵族礼仪的淑女,怎么那些人眼瞎的吗,看不见。

温桐微微笑着,“我没事的,姑奶奶。”

颜骏正想上前给自己儿子一点教训,并且已经让自己的秘书带人来把他混蛋儿子带走,不过不现场表示点什么的话,恐怕日后,帝都再无他颜家的立足之地。

哪知。

那个清俊魔魅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上前,只听到颜少赫略痛苦的惨叫声,宋梓辄已经面无表情一脚踹在他的腹部,一下子,那张涨红的脸狰狞,隐约还吐出了不少的胆汁,接着奄奄一息的倒在了地上。

宋,宋大少打人了!

不少人倒抽了一口气。

有些不可置信。

外界对宋梓辄的印象是,清风尔雅,同其外表,高贵不凡,哪知…

红颜祸水啊。

颜骏的手停在了半空,见儿子痛苦的模样,“少赫!”

颜少赫疼的说不出话,身体冒出的冷汗更多了,嘴唇开始泛白,整个身体开始发抖,他要药…

颜骏见儿子不太对劲,立马拨打了120。

宋梓辄的风轻云淡,就好像他踹的不是东西,看都不看一眼,目中无人。

“宋梓辄,你太过分了。”颜骏气的大吼,富丽堂皇的大殿回荡起一阵回音。

过分?

不过踹了一脚就心疼了,他过分的事情都还没有做,宋梓辄也是有私心的,他不想让温桐看见自己黑暗狠辣的一面,要做,也要偷偷的对不对。

宋梓辄面不改色,“他欺负我老婆,我帮着欺负回去,有什么不对吗?”

“明明…”颜少赫被噎着了那般,没种说下去。

“明明什么。”泼墨般的黑眸尽是危险。

真是比黄婆还要冤枉啊,到底谁欺负谁不是一目了然吗,温桐那点小伤口,跟他儿子额头的伤口一比,谁更严重?他儿子的额头,那么一道伤口,现在血还止不住,偏偏刚才自己还耸了不想把事情闹大,现在有理也没法反驳。

暗处,依然烟雾缭绕,劳勇目光落在了宋梓辄的身上,想不到帝都还有这么横的人,“他是谁?”

“帝都宋家的大少爷宋梓辄,而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至于宋家是帝都商政黑三界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家族,你若是想了解她们,不妨多看看新闻。”娜姐笑着跟他说,接着又道,“像宋家大少爷这样的,应该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优质美男。”

“哦,这样…”

那个姓温的女孩,真是找了一座大靠山。

宋梓辄回到温桐的身边,他没有忽略旁边的安凤,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他才蹲下身子,又看着温桐的伤口,好几道细细的血痕,于是,又冷下了几分。

不顾众人在场,宋梓辄亲了亲她的额头,问的问题令人不寒而栗,“还有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逐个逐个报复回去。”

这种宠劲,谁瞧见了,不羡慕不神往的,恨不得自己身边也有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这么宠着自己。

偏偏现成有一个,还不是自己的。

报复…

“我想想…”温桐玩笑般的回道。

安凤在旁添油加醋,“小桐啊你要是不记得谁姑奶奶帮你说。”

温桐哭笑不得,还没开口,宋梓辄又霸道无力的道,“不说也可以,我自己查。”

一会,现场里面来了两名警察,他们很机灵,往会场热闹的地方走去,其中一个警察扯开喉咙问,“谁是负责人?”

颜骏疑惑,不明白怎么警察也来了,“我是。”

“颜少赫在哪?”警察直接转入正题。

温桐纸箱被人扶着的颜少赫,似笑非笑,“警察,他就是。”玉指随之指了过去。

于是,警察眼神一撇,很快,另外一名警察将手铐拷住了颜少赫的双手。

颜骏脸色铁青,“警察,你们这是怎么会是,凭什么抓我儿子?我儿子又没犯罪。”

“你儿子染了毒。”

天打雷劈,颜骏震惊住了。

宴会里的人又哗的骚动了,豪门子弟在宴会的过程中毒瘾犯了,然后被警察抓回去了,啧啧啧,不出明天,颜家定会成为报道上的热门新闻,在公众场所被抓,或许是第一次把。

温桐打了打哈欠,双手勾住宋梓辄的脖子,眼里泛出点点的泪光,她将头埋在男人的脖子处,还舒服的蹭了蹭,“阿辄,我们回家吧,我困了。”

“那就回家。”宋梓辄将外套脱下披在了温桐的身上,又将围巾裹住她,一下子整个人被裹得严严实实的。

娄艺见被警察带走的颜少赫,在看了看温桐,想起刚才她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原来是打电话报警了啊。

温桐察觉有人看自己,发现是娄艺后,她道,“我走了,你也小心点。”

娄艺点头,再次说了声谢谢。

温桐没在说什么,而是抬头看向宋梓辄,跟男人撒起娇,嘟着嘴醉了那般,声音软糯,“阿辄,你抱我走。”

宋梓辄二话不说将人横抱了起来,于是,本来还围着的人,纷纷让开了道,看着他抱着怀里的人离开。

安凤准备也走了,她见温桐和娄艺认识,“你是小桐的朋友?外面天气冷不好打车,你住哪,我送你一程。”

娄艺拒绝了,不过安凤坚持下,没办法,她随后跟安凤一起离开了,她也怕自己回去的路上会不会被颜少赫的人给围堵,要是那样的话就糟糕了。

一场好端端的宴会,发生的事情真是令人措手不及。

黑色敞篷跑车靠边,宋梓辄正在用矿泉水帮她洗干净手心,随后用干净的手帕帮其擦干净,水凉凉的,在大冬天里,十指的指尖冻得红彤彤的。

温桐的脸都埋在了围巾下。

晚上九点多,街道还很热闹,临近圣诞节的缘故,一排排的商店门口还贴了许多圣诞老人的卡纸,摆了圣诞树,连路边的树木,都挂了闪闪的灯。

小腿的伤口,宋梓辄拿出棉签沾了消毒水涂在伤口处,刺痛的感觉在蔓延,温桐差点缩回了脚,不过她唇角弯弯,显然心情还不错。

豪车停在路边,很是引路人注意,经过的人不由得都会多看两眼。

忽而,天上开始飘下了细细碎碎的雪花。

“是初雪。”

“下雪了。”

街道更为热闹欢快了,有人纷纷拿出手机开始录起了视频发圈,纪念着这一个时刻。

温桐抬头看着天空,她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不过瞬间融化在了手心,天空掉落的雪真的很美,“阿辄,是初雪。”

宋梓辄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她小腿的伤口,将消毒水收了起来,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抬头看她,将她干净的笑容尽收眼底。

然而,温桐很快就被宋梓辄扯进了怀里,唇被撅住,男人的亲吻,仿佛要将她的空气都要带走,而她,只能依附他度气而活。

她的唇齿里,还留有酒的余香,甜的香的,让男人想要的更多,更深入。

雪花还一直飘呀飘呀,路人还在看着。

“不许在我不在的时候受伤,小伤口也不行。”宋梓辄的话,像烙印一样烙在温桐的心里,在寒冷的夜晚,暖暖的。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颜家的事情被媒体曝光,豪门破事多,此话不假,更是受到了来自于网络,网友们的深深抨击,要他们嘴下留人,明显不太可能。

颜少赫第二天在警察局里清醒之后,气的揪住了律师的衣领,“你不是知名律师吗?你他么就是个废物,连小小的保释都做不到。”

“颜少爷,依你的情况其实是可以保释的,只是背地里有人动了手脚,你暂时还保释不了。”律师吞噎着口水,对颜少赫的辱骂心里一团火,玛德,不看看你自个得罪的是谁,对他一个小人物撒气,呵呵。

颜少赫气的一脚踹开椅子,“玛德。”

之后,一名警察路过见道,发现椅子被颜少赫踹坏了,“唷,还敢毁坏警方公物。”

于是,颜少赫在基础关押的时候又增加了十五天。

宋梓辄不让你出来那么早,你还想出来,呵呵,想都别想。

颜家的生意遭受了全所未有的困难,甚至连出到国外的货,突然之间就被海关退回来,损失惨重。

不仅如此。

在酒会上胡言乱语的曹氏,据说好几单大生意都被安氏抢了去,好几家子公司和商业街都被安氏收购,至于还有没有人遭到对付的,记者们还在调查当中,而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还有七八家人的生意被搞的做不下去了,不是安氏动的手,就是宋梓辄动的手。

记者们辛辛苦苦的在天威集团楼下等到了安传瑞的出现,见他要进入大楼,立马蜂拥而至。

“安董事长,请问您为什么这么维护温桐?”

安传瑞拄着拐杖,面对记者,“她是我孙女。”

仅仅五个字,足以震惊整个帝都豪门。

“安董事长,自从你槽糠之妻去世后,您不是一直未娶吗,也并没有子嗣,请问温桐小姐怎么会是您的孙女,可否解释一下?”

“几十年前,我的槽糠之妻去世后,我的孩子也失踪了,但幸运的,在我有生之年,我还能寻回他们。”安传瑞大概的说了原因,只是最令他介怀的是没有证据将凶手找出来。

温桐,安氏安董事长唯一的亲孙女,是货真价实的名门千金,最后,安传瑞还给出了DNA鉴定书,证实了两人事货真价实的亲人,他还提到自己的财产将全部留给温桐,而温桐现在为了通过股东的考验,目前在天威集团下的一家商场担任管理一职,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不发生任何意外的话,天威集团,将由温桐继承。

股东那边,已经有人开始自乱阵脚了。

本以为是麻雀,没想到本身却是一只高贵的凤凰。

事后,温爸爸和温妈妈两人的照片也流了出去,温妈妈根本没有曹夫人说的俗不可耐,人家端庄贤淑,说是乡镇的人,都令人难以置信。

最后,记者还拔出了安董事长槽糠之妻易秋盈的身份,一度曝光后,真是令人大跌眼镜。

易秋盈,出生于Y省樊城首都第一大生意家族易家,在不久前,樊城易家还为温桐父亲办了一场很盛大的宴席,公开承认了温桐父亲的身份,并且还过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他,这事在樊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曹家现在是一团乱,曹雄正看着报纸上的报道,双手在颤抖着,“你看你这愚蠢的妇人都干了什么好事。”

曹夫人整个人萎靡不振,因为公司被打压,已经没有睡过好觉了,“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我会说那样的话,还不是因为宋夫人。”

“你打电话联系一下宋夫人,看她能不能出面帮我们解决。”曹雄正道。

谈起卫湄玉,曹夫人整个人像是扯住了救命稻草那般,有了一线生机的希望。

另一边。

宋少将大人从军区回来,知道宋梓辄干的事,立马将两人叫回了宋家。

温桐第三次来宋家,她已经轻熟回落的模样,静静的坐在客厅,吃着慕斯蛋糕,等着宋梓辄从宋少将的书房里下来。

自从上次后,卫湄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温桐了,她从楼上瞥见坐在一楼客厅的温桐,一脸寻思的模样。

一会后,她从楼上下来,面色平静,大富大贵之相,看来真是如此,传说中的凤凰之女也不为过。

可惜,这么好的人怎么偏偏就是宋梓辄的呢。

她坐在了温桐的对面,很快有佣人沏了花茶过来,又放了好多的点心在桌上。

温桐甜抬头看她,淡漠的笑了笑,又低下头,安静的吃蛋糕。

卫湄玉轻轻道,“温桐,你总是在给人惊喜,我想,帝都没有人不为你感到意外。”

“您也挺让我感到意外的。”

------题外话------

上个章节要是有亲爱的订阅看了可以重复看一遍,作者已经做了修改,(*^__^*)嘻嘻……上章节写的确实有点…女主的感觉给人不太好,感觉差点就被我写崩了。

然后,我想说,评论区好寂寞呀,卷卷好寂寞呀,素不素冬天,你们打字都懒了。

推荐好友都市甜宠文<<权少在下萌妻在下>>米粒饭粒作品,他狠戾焦躁似暴君,却为一个女人倾了心,在她面前温顺的犹如哈巴狗,从高高在上的金字尖走下来耍尽各种手段,只为追妻,人称:犬少。

偏偏那女人无动于衷,他就咆哮了:“林木,你要是不从了老子,老子就干死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