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有危险/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门口足足等了二十分钟,关紧的门才幽幽打开。

伊诺大师的头发松松软软的卷着,脸上是长出来的清渣,穿着格子的假两件衬衫,不过整个人看起来依旧绅士又富有学问。

只是,时差没有倒过来,他显然睡眠不足,有些粗的英眉皱在一起,脾气正处于一种要烧起来的症状,不过等他定眼瞧见温桐的时候,脸上尤为吃惊,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分贝,“Wing?”

温桐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唇角弯弯,“老师,好久不见。”

伊诺大师差点要晕过去了,气的,温桐当初离开的时候,就写了一封信给他,还拒绝了他留在英国发展的提议,面子上过不去,现在见面又这么的唐突,“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师,能请到您为学生手工定制婚纱,我很开心。”

什么?

伊诺大师,“……”时隔多年不见,他优秀的学生已经要结婚了,想了想,他觉得有些郁闷,也觉得有点烦躁。

林子阳一直在身后静静的当着背景板,他觉得挺意外的,想不到温桐居然会认业内那么有名的伊诺大师,而且看样子,温桐还是伊诺大师的学生?

温桐依然微微笑着,“老师,你确定我们要站着说话吗?”

伊诺大师的嘴角又抽搐了两下,这种见面方式是他意料之外的,他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觉得有点小憋屈,便傲娇的哼了一声,进去。

“你跟里森是怎么认识的?”

温桐将喜糖放在了桌上,并且拿出带过来的红茶茶叶,泡水,静等水开,十分有耐心。

“里森?”温桐跟着念了一遍某人的英文名,带着不明的疑惑。

一旁,林子阳立马解释,“温桐,里森是老板的英文名字。”

宋梓辄没有说过英文名的事,温桐并不知晓,她道,“我和他是在我的故乡B市认识的。”

“他先追的你?”

温桐颔首,谈起他时,脸上的笑容愈发柔和,开水滚了了后,她开始泡茶。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伊诺大师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神色明显很严肃。

温桐将自己开店创了自己品牌的事情告诉了他,伊诺大师听到后,严肃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他的学生,在设计领域有着不凡的天赋,甚至,不骄不躁不虚荣,要是她回国没有从事设计师的工作,他一定气的死不瞑目。

伊诺大师就是个口是心非,并且一定是一位演技派的。

舍不得温桐离开,偏偏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不过温桐似乎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当场戳穿,陪着他一直演戏到底,不过过后不久,温桐让林子阳先走了,她留下来就好。

林子阳走后,伊诺大师明显是上了心了,干劲十足。

一眨眼的时间,外面的天色已经灰霾。

“你回去吧,我现在还不饿,等饿的时候我自己可以叫餐。”伊诺大师现在的心思似乎又扑到了设计上。

这个时间温桐确实要回去了,所以,和伊诺大师道别后关上套房的门坐电梯准备离开酒店。

林子阳离开前是有林寒开车过来接他的,而停车场的那辆跑车则留给她开回去。

地下停车场倒是安静,时而有一两辆车子进进出出,她从包里拿出车钥匙,开了车门进去,准备离开。

在她打开车门进去的瞬间,副驾驶的位置同时被一个身影利落的打开,然后坐了进来。

温桐眯起眸,下意识的警惕的就看了过去,只见上了车的人,是上次宴会在走廊意外碰见的男人。

劳勇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耳朵上的耳钉闪闪发光,映着他整个人更狂帅不羁,他用着痞痞的语气,“嗨,介不介意顺便送我一程。”

“下去。”

哪知,劳勇已经将安全带系好了。

温桐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会后,本来混着淡淡香味的车里夹着一股血味。

突然,地下车场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似乎来了好多人,从温桐的位置看出去,是一群拿着刀棍的混混,个个来者不善的样子,“分散追,他跑不了的。”

“想跟我做亡命鸳鸯吗?”劳勇看着身旁那张温婉秀美的脸,戏谑了一句。

温桐却不理他,踩发油门,开着车,若无其事的经过那群混混的身边。

车子以不满不快的速度开了出去,过程中,还是有混混透过车窗看见了坐在副驾驶的劳勇,一声叫喊,惊动了车库里其他混混,于是,他们不约而至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跑车的车身上。

这是温桐有史以来第一次跟道上的人有接触,如果被抓住,后果恐怕不堪设想,迫不得已,她只能开车跑,她开着车子出了酒店拐上马路后,很快后面有几辆面包车开着追了出来。

“你要去哪?”

“尚道路。”劳勇的声音带着一丝压制的沉闷。

温桐抿了抿唇,这样的情节看来不止电影上才有,想不到她也亲自经历了一回。

天气烟雨蒙蒙,不幸的是,现在是下班高峰期,道路上的车辆有点多,极有可能会遇上堵车的情况,于是,温桐开车的同时,顺便打开了导航看了几眼地图,接着,车速又加快了几分。

跟上来的混混似乎还很挑衅般的用车头撞了几下跑车的后车身。

一阵猛的摇晃,温桐差点握不紧方向盘。

“再快些。”劳勇说了句。

温桐撇过脸,眼神很冷的看着他,后方的人依然紧追不舍,在一个拐弯后,还是加速了。

跑车的机能配置不是一般普通车辆能媲美的,加上车子拐来拐去,没多久后,便将那些混混甩的远远不见踪影。

终于,车子在尚道路一个叫乐享的迪厅门口停了下来,周围灯红酒绿,进进出出都是穿着性感的女人。

温桐叫醒车里对她而言陌生的男人,似乎因为一路的紧张放松了下来,她的声调有点颤,“下车。”

劳勇睁开眼睛,那双有点棕灰的眼睛闪着危险,整个人的气息像极了在栖息的野豹,他偏头看了一眼温桐,“谢谢,开车技术不错。”他下车后,立马有几个穿着开洞牛仔裤的男人迎了上去,神色严肃的有点骇人,并称了他一声勇哥。

勇哥对一个叫阿柴的黄毛青年说了什么,那阿柴点头,随后打开副驾驶的门,身子窜进去后拔了温桐的车钥匙,他道,“美女,勇哥说了,你还不能走,下车吧。”

“把钥匙还给我。”

温桐看着那个叫阿柴的男人。

阿柴瞬间被她身上散发的气势有些惊住了,打量了几眼温桐,发现是个气质很清雅温婉的姑娘,虽然不是很漂亮的那种,但看起来就是十分的舒服养眼,“美女,勇哥也是担心你,你现在要是出了这条街,一定会被外面那些人盯上的,你也不想被他们抓起来吧。”

没等温桐在说话,已经有人开了她的车门,请示她下车的意思。

她坐在驾驶座位上好一会,面色淡淡,但谁瞧见了都觉得她心情不好。

勇哥看了她一眼,“下车,待会我会送你回去,还有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最好听我的。”

迪厅的音乐很吵,简直震耳欲聋。

一处比较隐蔽的位置,借着五颜六色的镁光灯,静美的一个姑娘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在她面前放了一杯白开水,身旁是有那个陌生男人的手下在旁边守着。

大概温桐与劳勇一起进来的时候太过于醒目,一直有人不断的打量着她。

酒吧的某层,劳勇褪去衣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结实的腹肌,人鱼线,只见他的手臂,和背部,有几道很深的伤口,“勇哥,你背后的伤口很深,要去医院缝合才行。”

劳勇正抽着烟,身上的伤口对他没有多大影响,长指抖了抖烟灰,“先帮我做简单处理。”

活在黑暗,受伤他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这次受伤,着实可笑,居然会被自己人出卖了他的行踪给玄雀的人知道了。

不过倒是巧,遇上了那个叫温桐的女人,哪个女人平时遇上这种事不是吓的魂飞魄散,她倒好,冷冷静静,还知道避开会堵车的路,不得不说,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好的,勇哥。”

时间滴滴答答的又过去了半个钟,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当温桐下车后她已经想要打电话给宋梓辄的了,令她困窘的是她的手机居然不在她的包包里面,大概或者是掉落在了伊诺老师那里了。

没有太多不安,她静静的喝着水,平复一下心情。

温桐一直很安静的坐在角落的位置,忽而,感觉到有一群人走了过来,便抬头看了看。

站在面前的男人不是很高,披着一件黑色大衣,身后还有牛高马大的保镖跟着,在他左右两边,还有两个衣不遮体的陪酒姑娘跟着。

阿柴本来在和别的兄弟在旁边喝酒聊天,见到出现的人,笑脸迎上,“霍老板,您来了。”

只是那霍老板的眼珠子一直停在温桐的身上不曾离去,“阿柴,这姑娘谁呢?”

“霍老板,她是我们勇哥的朋友。”

阿柴觉得,勇哥带过来的这个姑娘气质那么出众,跟这么多的胭脂俗粉待在一块,难免会过分的引人注目些,更何况,她的身材也不赖,那双修长的腿,跟那些模特有的一比。

“哦,朋友?”霍老板吸了口烟,不明的笑了笑。

温桐抬头看了他几眼后又低下了眼睑。

霍老板微微眯了眯眼睛,“你去跟劳勇说,这姑娘我要了。”

阿柴脸色一变,他虽然不知道勇哥跟温桐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勇哥叫他们保护她,说明挺看重她的,要是给霍老板要了去,那就糟了。

这霍老板在道上也有点能力,他是广东人,在广东,香港,泰国有好几家地下赌场,如今在帝都开的地下赌场,至今还没有被警察查过,据说好像是有认识的政官要员在背后给他撑腰。

其实不管是混商,还是混道上,总是和当官的扯上一点关系。

腐败,已经是很寻常的现象了。

温桐听到这句话,瞬间又抬起头,不由得一阵恶寒。

“霍老板,强取豪夺可不是你的风格,再说了,人家姑娘家愿不愿意还是一回事呢。”阿柴说的只是一种在不得罪霍老板情况下的一种托词。

却不料,霍老板咧嘴一笑,笑的有些淫邪,他对温桐道,“美女,跟我混,保证你吃香喝辣,要啥有啥。”貌似真的挺钟意温桐的样子。

哪知,温桐拿起桌上的玻璃杯二话不说扔了过去,投过去的玻璃杯正中红心,砸在霍老板的那张脸上,似乎还磕到了他的牙齿,就算没说话,已经深深的体现了她的反感。

或者说,她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

玻璃杯掉在地上,碎了一地。

这一幕,惊了不少人。

阿柴脸一白,好好说话不就行了,怎么就动手了呢。

霍老板一手捂着流血的嘴巴,陪酒的女人不知哪来的纸巾递了上去,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下,他那变了腔调的普通话转为了流畅的大陆话,语速极快,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显然说的不是什么好听的言语。

“把她给我抓起来,叼。”

在霍老板身后的保镖听到指示后,立马上前,想要将温桐抓起来带到霍老板身边。

阿柴不能让霍老板的人带走温桐,使了个眼色,立马有兄弟上前拦住他们。

“霍老板,人是勇哥带来的,你要是带走了我们不好教猜,而且勇哥,就在这里,您要是有什么不满,可以跟勇哥商量。”

“小子,你忘了吗,上一回你霍哥不也带了个女人来,我一句话他不照样爽快的将人送给我了吗?”霍老板十分不满的看着阿柴。

“那要不这样吧,霍老板,我帮您问问勇哥的意思成不?”

阿柴实在不知道怎么跟霍老板说,唯有勇哥出面才好解决了吧。

“那你去吧。”

阿柴离开后,还是有人留下来看着。

只是,阿柴还没离开几分钟,又传来了声杀猪般的尖叫声,是那个霍老板的。

温桐显得很冷静,只是,苍白的唇微微颤着,她混入了迪厅的人群里面。

这次惹毛了霍老板,他哪还等得及阿柴去请示劳勇的意思,巴不得抓住温桐,狠狠的教训一顿,所以迪厅里,出现了全所未有的混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