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脱离危险/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跟军队到了之后,立刻追捕了那些逃亡的漏网之鱼,那些受伤的也一并的抬起一排排的安置好安排人员给包扎,好歹是条人命,抓你坐牢也不能给你死了。

“林寒。”宋梓辄叫了身后的林寒。

林寒会意,拿出手机打了肖队的电话。

“等等,还要给我们准备手电筒,充电宝。”霍兴天想了想,又道,仗着挟持人质正有恃无恐着。

肖队那边有掌握情况,知道霍兴天那东西劫持了温桐当了人质,他不禁大汗淋漓,派人搜寻了不少的水和粮食派人送过去,他拿出呼叫机,“让狙击手随时待命。”

冰凉的刀刃一直搁在她白皙的颈项,她轻轻的吐息,至少她可以确认,霍兴天在没有逃出去之前,她是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的。

两人双目对视,恍如隔世。

准备好的水和粮食装在了好几个双肩包里,宋梓辄靠近几步,将其扔了过去并且道,“霍兴天,你放了她,我当你的人质。”

宁做他人俘虏,也不想温桐有任何危险。

哪怕是一分危险,他也赌不起。

温桐的眼睛突然有点酸。

粮食和水被霍兴天身后几个心腹的手下拿起背好,他们不敢掉以轻心,深怕外面埋伏的警察把他们擒住。

霍兴天听到这个交换人质的提议,看了宋梓辄一眼就拒绝了,“拿谁当人质对我来说都一样,我傻了才答应你,松鼠,你带路,我们撤。”

“哦,对了,要是不想她有事,最好让警察离我们远点。”

松鼠长的皮肤黝黑,有点精瘦,他手里有一把手枪。

警方那边有松鼠的档案,是个在逃的银行抢劫罪犯,想不到还有一名有犯罪记录的人跟在身边,这样的人,比霍兴天还危险。

有他走在前面,霍兴天的刀抵在了温桐的腰腹,压着她走。

交换人质的提议,实际上,霍兴天是不敢。

从刚才他隐隐约约察觉,来的警察和军人,怕都是听他施令的,其实若是拿他来当人质,更有安全的保障,只是,眼前的男人给了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光是这点,他就不会冒险这么做,谁愿意带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出了废弃工厂,六人压着温桐往山里逃去,他们手里拿了一张地图,还做了标记,显然,他们很早之前就给自己铺了后路,选在这里开设地下赌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要是有警察剿匪了他们的老窝,就从这里出境逃走。

警察没有追的太紧,直升机一直在天空盘旋着,狙击手一刻都不敢松懈。

他们走的很急,刺骨的风会刮的脸很疼,对于身强力壮的男人来说,从大山过去立交界处,得花三四天的时间,一般,有的犯罪分子被警察追捕,大多数都是选择潜逃进这座山,然后出境,躲避追捕。

所以这座铁马山,罪犯出没,是出了名的危险。

“给我一把枪。”

夜色的丛林,宋梓辄身后跟着一帮警察,肖队也在里面。

肖队一听想婉拒,“宋少,你要持枪得有警察证件或者…”退伍军人拿枪也是不允许啊,犯法的啊,再说给他拿枪,那也太危险了,虽然有危险的会是那群罪犯,指不定一枪就被崩瓜了脑袋。

宋梓辄神情很冷肃,没有半点表情,让人看了心慌。

林寒在旁为虎作伥,“肖队,你现在不给,过了会,我们老板照样能有枪。”

此话不假。

肖队一下子歇菜了,叫来一名小警察拿了一把枪递了过去,那双看起来极为修长干净的手,装子弹,上膛,敏捷又熟练,就连拿枪的手势都是完美无可挑剔的。

“望远镜。”

肖队又乖乖递上。

时间已经是凌晨,在大山里,他们足足走了四五个小时,除了手电筒有点光照着前路,周围黑漆漆的,越是深入,路越难走,藤蔓,树枝,除了脚步声,再无其他声音。

“我要休息。”

霍兴天回头,眼神尤为古怪的看着她,他们挟持的人质还敢这么淡定的提出休息的要求,要不是因为她,他也不至于成为逃犯,想想心里就来气,“闭嘴,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然而,温桐却身子上前一步,锋利的刃就抵着她的胸口,那双眼睛在夜里像极了星辰,坚定,又难以揣测,而只要她在再上前,刀就会刺进去。

霍兴天吓了一跳,他一松手,刀立马掉在了地上,那怂样的劲,他怎么敢对她怎么样,唯一报名的护身符,下一秒,他心里已经开始大骂或者凌迟了温桐几百遍,玛德,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

温桐再次道,“我累了。”

一阵僵持,谁也没有

“老大,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是啊,老大,有人质在手里,警察不会乱来的。”

走了将近五个小时,尤其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人一松懈下来,立马感觉到一阵疲惫袭来,不说温桐累了,他们也累了。

霍兴天难看着一张脸,“休息两个小时再继续走。”

只是这一幕,一直拿望眼镜的宋梓辄却映入眼帘。

林寒不知道自家老板看见了什么,他只知道,那一刻,老板身上那股骇人的气息,令人没法忽视。

而帝都那边仿佛都带有一种冷肃的凝味,温爸爸和温妈妈已经察觉不对劲,今晚的夜,注定了夜不能寐,宋梓辄那边没有传来消息,就一直提心吊胆着。

半夜,又下雪了,寒气入骨,几人躲在一颗树下,冷的牙关都在使劲的哆嗦。

温桐还算好,她身上穿的是羽绒服,她裹得严严实实,缩成一团。

“松鼠,你看好他,老子睡会。”霍兴天靠着树,抵挡不住睡意,今夜,他本来就喝了不少酒,又坚持逃亡了五个小时,松懈下来最累的人就是他。

松鼠沉默寡言,点了点头。

其余的几人照样不敢睡,只能坐着休息,吃点东西。

就在他睡不到半个小时,黑暗中,仿佛多了两双幽绿的眼睛。

“有狼,快拿好东西。”

松鼠是个警惕的人,感觉到有野兽接近,他立马喊道。

霍兴天吓得跳了起来,“什,什么?”

“老大,有狼。”

深山野林,有野狼出没也不出奇,就算是蟒蛇,也不足为奇。

霍兴天一听,脸立马惨白起来。

温桐被拽了起来,几人收拾好东西就跑。

空中,砰的一声的枪响,一直从灌木丛里跳跃出来的野狼被松鼠一枪打中了腹部,顿时,一声狼嚎在枪声过后响起,不由的令人毛骨悚然。

在身后的肖队也紧张起来,难道这附近还有狼群?“通知潜伏小队,这附近可能有野狼。”

眨眼,气氛变得尤为紧张起来。

突然一声响彻天啸的惨叫,只见夜色里,一只野狼咬住了一名犯人的手臂,血的味道,开始弥漫,这更刺激了野狼的神经。

空中,砰砰砰的枪声一直响起。

突然袭击出来的野狼,是霍兴天没想到的事情,早听闻过铁马山有狼群,没想到是真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野狼会发现他们。

霍兴天从腰部想要掏出枪,但是就在他掏出枪的时候,一瞬间,他的手却中了一枪子弹,那把枪从他手里掉在了地上。

砰的又是一枪,他的腿部又中了一枪,惨叫声一直不断。

温桐弯腰想要捡起枪,在旁边松鼠的枪却抵在了她的太阳穴,拉着她就跑。

局势,早已经乱了。

六人因为狼的偷袭,跑的跑,早已经乱了分寸,被抓住是早晚的事。

“投降吧,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松鼠没有出声,扯着她依然继续跑。

黑暗中,似乎一下子平息了。

然而男人一直紧紧的跟随,他带着透夜视的眼镜,黑夜中,男人的神色冷峻,轮廓线条凌厉。

后面,潜伏小队也紧跟不放。

“没有食物,没有水,你会虚弱,你是坚持不了过境的。”水和食物在其他人身上背着,估计现在也被擒住了。

松鼠有那么一刻是滞住的。

温桐的手伸进了口袋,不大不小的石头,抡起来,一石头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松鼠松开了手。

下一秒,他的腹部又遭受了重击,宋梓辄的拳头,带着破风的气势,又是一拳下去,手枪从他手里掉落。

松鼠的眼睛赤红,拿出匕首扑了上去,他的身上,有着极重的戾气,明显不好对付。

就在他们扭打在一起的时候,一只野狼,从宋梓辄后面的灌木丛里跳了出来,张开锋利的牙。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狼,果然也是狡猾的生物。

熟悉的气息突然靠近了他的背后,温桐两手紧紧的抱住了宋梓辄的脖子,整个身子挡在了他的后面。

宋梓辄回头,神色骤变,生平第一次感觉身体冷透,耳边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反手扣住她的腰间,意图躲过身后扑上来的野狼。

松鼠转身就跑。

此刻,千钧一发,好几声枪声响起。

宋梓辄抱住温桐,两人滚在了地上,那头狼,停在半空,突然猛的砸落在地上,奄奄一息,腹部,流出了一滩血水,还有小声的呜咽。

而松鼠他的腿,被上空的狙击手一枪打中了腿。

立刻,从别的方向涌出了几个警察,将其制止按在了地上扣上了手铐。

温桐惊魂未定,嘴唇还在抖,两手紧紧的拽住男人的大衣,她的勇气,已经在刚才用尽了。

有惊无险的戏码,可也足以,足以让某人害怕。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颤抖又极为脆弱的声音,带点颤抖,却又充满了怒火,太多太多的情绪,涌上心头。

“我没有想那么多。”

那是身体的第一反应,看吧,她真的将宋梓辄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了,那个为她赴汤蹈火的男人,尽管被吼,并感觉到宋梓辄的怒火,可如果还有刚才那样的事情发生,她依然会那么做。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保护我们,刚才不会有事的。”可就在刚才的瞬间,她还是会害怕发生意外,谁也料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该死。”

等林寒和肖队长赶过来的时候,只见到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

黑夜里,那个将温桐禁锢在身下的男人,他吻的很急,又很用力很深,甚至可以说是吻的很凶,可谁看了都能瞧出来,那个清雅,英俊,出色的男人,他是慌了,突然之间,没有人愿意去打扰他们,只好默默的守着,等他们结束。

温桐的眸里,只有朦胧的氤氲的湿气,她的舌被吸的有点麻,完全跟不上宋梓辄的节奏,只能无助的吞噎口水,并且趁着一点间隙去呼吸,只是吸进来的,全都是宋梓辄的味道,在她的肺腑里面,一点一点的开始蔓延。

雪花还继续飘着,她却感觉不到寒冷。

后来,温桐没了意识,只是双手还揪着男人的衣领,那衣领在她手里,已经皱的不成人样,松也松不开。

在他们走了之后,黑夜中,还有几个人影一直隐没在丛林里。

大概,谁也猜不着,那只狡猾的狼,中了好几枪,其中有一枪,是劳勇开的,还有霍兴天,他腿上中的那枪。

阿柴只能说他们的老大已经魔怔了,那么多警察,还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却还不肯离开,偏要跟着霍兴天,四五个小时啊,没有去医院做好处理的伤口,不知道有没有发炎,不知是不是更严重了。

谁说混黑道的就无情冷血了,有时候,他们比一般人还要重情重义。

·

那么大的动静,帝都不会有人不知道,至少在帝都有点背景实力的都能查到,只是,报社那边就算知道了,他们也不敢报,因为上面的人,似乎将事情压了下来,毕竟那些人都是有关于犯罪,要是传出去了,只会引起民众的不安。

至于在马铁山惹来狼的缘故,是因为他们有的人身上带了血,一路走,所以沾在了路上他碰到的树叶,狼的鼻子是很敏感的,特别是对于血腥味,杀死第一只狼的时候,那只狼死前用狼嚎引来了附近的伙伴。

警方那边抓到的人已经开始审问,一时之间,监狱里多出了好多犯人,关七天的,几个月的,好几年的,都有。

霍兴天被带回来手术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他的身份,还在做详细调查,不过警方那边得到可靠消息,他是玄雀的人。

玄雀近年来一直很神秘,隐藏的很深。

温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她醒来后睁眼就看到了红着眼睛的温妈妈,身上的伤口已经做了很好的处理。

“小桐!”

“妈。”

白芷素见人醒了,欢喜不已,连忙询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温桐摇了摇头,“我没事了。”

一天多没有进食,白芷素下去一楼将熬好的粥在加热,她出去后,也顺便通知了温爸爸和安老爷子。

温桐的事情,也只有宋家人最了解情况,宋梓辄更没有将过程的危险告诉温爸爸和温妈妈,要是说了说不定会把两人吓坏。

喝点粥,她就没有胃口了,“妈,阿辄呢?”

白芷素是不怎么清楚宋梓辄的行踪的,“出去了,你放心,这个点,阿辄也快回来了。”

温桐很安静的点了点头。

只是到了晚饭的时间,宋梓辄依然还没有回来,白芷素还特地打了电话询问。

“妈,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处理完就回去,晚饭不用等我。”

因为开的扩音,温桐也听见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吃完后就回房间休息了。

不过,宋梓辄是真的有事要处理。

等他处理完,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一下子就到了晚上九点多。

房间很黑,床上,温桐还在睡,只是睡得有点不安稳,浓浓的睫毛上似乎挂着氤氲的水汽。

宋梓辄将外套脱下挂在挂衣服的架子上,靠着床边坐下,微凉的手已经抚上了温桐的脸颊,薄唇还抿着,不知心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