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出点汗(已修改)/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手指的指腹撩开了她额前那一缕俏皮的发丝,秀美的眉微微皱着,他就这么看着,不舍得眨眼,也不觉得腻味。

突然之间,关着的门响了两下后,被推开了。

“阿辄。”

温妈妈端着了一杯热水进来,她看见宋梓辄坐在床边,眼神充满缱绻柔意的看着睡着的温桐,她笑着下,轻声喊了一声宋梓辄的名字。

宋梓辄也不怕温妈妈看到自己此刻的表情,他对温桐的深情,在任何人面前,都不需要掩饰,他抬头看过去也喊了一声,“妈。”

温妈妈端过热水走了进去,将热水搁在了床头柜上,手背探向了温桐的额头,已经不是很烫了,她道,“小桐下午的时候突然发烧了,这孩子,烧的迷迷糊糊的,老是在念你名字,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

其实温妈妈心里也清楚,要不是心里挂念的很,动情太深,怎会如此。

听到温桐发烧了,宋梓辄先是眉头一皱,附身额头对着额头探了一下温度,有点微烫,她的唇有点白,看起来比平时柔弱了,不由得,男人心里又是一紧,有点手忙脚乱,见温桐不舒服的将两手从被子里伸出出来,他又轻轻的放回了被子里,不许她在放出来,病了还惦记着他,想想,那双眸看温桐的时候越发的柔。

“小桐的烧还没退,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顿时,温妈妈哭笑不得。

瞧这紧张的啊,唉~

“不用了阿辄,小桐烧退了不少,把人叫醒吃点药,再让她出点汗就没事了。”温妈妈道。

宋梓辄抿了抿唇,然后才恩了一声,继而又道,“妈,你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小桐就行了。”

温妈妈倒没在留下,出去关门前,目光又落在了那个身躯显得格外挺拔,轮廓棱角生动,眉目清朗的年轻男人身上,无奈的笑了笑,她女儿,有这么一个对她情深的男人,足矣,也不奢求其他了。

回到隔壁的卧室,温爸爸还靠着床边带着老花眼镜看书,见温妈妈回来就放下了书,关心的问,“怎么样,小桐好点没。”

“还有点低烧,不过阿辄回来了,倒没我的事了。”一个男人能做到宋梓辄那样的可是寥寥无几。

“现在他两的婚礼也快到了,过两天,我们就回河安一趟吧。”合上书后,温爸爸摘下老花眼镜说了。

温妈妈也同意,在帝都因为安老爷子的事耽搁了,现在老爷子住着也安全,他两也可以安心回河安几天。

至于温桐,迷迷糊糊间,她隐约好像听见了温妈妈的声音,还有她一直心里惦记的那个人的,尽管意识有点沉,她还是醒了。

微晕的灯光,男人的侧身,看起来格外醒目。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宋梓辄低垂下眸光看她。

双目对视,温桐愣了一会,摇了摇头,声音痴痴缠缠的念了一遍男人的名字。

“恩?”

“想你了。”说完,温桐嘴角淡淡的翘起,倒是心安了,待会睡估计也能踏实不少了。

清清软软的声音,又夹着刚睡醒时候的低哑,肆意的在撩拨着某人了,此刻,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心软化成水了。

那夜的事情,宋梓辄至今还心有余悸,声音淡淡,“先吃药。”

温桐怔了一下,倒是乖巧,宋梓辄,她的阿辄,难道还耿耿于怀昨夜的事,想想以男人的性子,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昨天夜晚,男人亲她的狠劲,现在回想还记忆犹新,最后她的唇舌都麻了没了感觉,不过她心底清楚,宋梓辄是生气了,却又对她无计可施,只好这般惩罚她,只是这惩罚都给了,不是应该消气了吗?

宋梓辄将他自己的枕头拿起靠着床头,随后让温桐坐直身子,把水杯和药递了过去,服侍着人吃完药。

温桐将水杯里的水喝完,她把水杯放下,又轻轻念了一声,“阿辄…”怎么说都得好好谈谈。

哪知下一秒,宋梓辄就这么亲了上来,不给她再说任何言语的机会,男人坏了心似的,在她嘴里猖獗的索要,又用舌舔吻她的弱点,窒息的缠绵,却又极其的温柔,令人无法招架。

温桐的脸慢慢的热了起来,别说是思绪了,就连心跳,仿佛都被他带走了那般,只能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着。

很快,细腻的肌肤冒出了微微的细汗,一吻过后,温桐被抱起,然后放平在了床上,睡衣的扣子被解开,蚕丝棉被下的娇躯怕是没多少衣物了,被子地下,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了一块。

“阿辄,感冒会传染的。”

宋梓辄缓缓抬起了头,眸色很深,他咬了咬她的鼻子,声音性感的嘶哑,又藏着笑意那般,“你需要出汗。”

于是,温桐脸上的绯红更深,哪有人出汗是这样的。

更磨人的是,湿热的触感突然从在她耳根,脖子处传来,麻麻的,不停的席卷她的感官,不由得,身体一下子软绵无力,加上有被子盖着,温桐的身体更烫了,像火烧了那样。

很快,温桐受不住了,甚至连声音都带着软软的哭腔,过了好久,她的意识才又沉沉的睡去,白皙的肌肤,还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十分诱人。

殊不知,此刻有人比她更难受。

宋梓辄强压下心里头不断攀升的情欲,见人睡着后,从床上撤离,为温桐盖好被子,捂得紧紧的,从衣柜拿出睡衣,往浴室的方向去。

其实,男人一开始并没有其他的念头,不过,在温桐的美色面前,他又如何做到镇定自诺,手心,仿佛还残留着触碰她肌肤时柔软的触感,败就败在,温桐还低烧的状态,他更不想第二天她的病情加重,不过稍微加快出汗的速度,方法倒是不错。

第二天,温桐已经好的彻底,身体舒畅,一早起了床,见家里人都没还没有起来,她承包了厨房,开始做起了早餐,经过这件事,想必以后不管温桐去哪,在她身边,怕是时时刻刻都有贴身的保镖跟着了。

伊诺老师因为担心温桐,一早借着送手机过来的理由出现在了别墅门口,见到温桐的那一瞬间松了一口气,最后,还蹭了一顿早餐。

温爸爸和温妈妈还是第一次接触老外,因为不会英语,闹了不少的笑话,不过伊诺可没有小看两老的意思,相反,他更感激两老,养出这么一个出色优秀的孩子,好在有温桐在旁边做翻译,时而安老爷子也插上几句,客厅里的笑声倒是欢愉。

“小桐,你回房看看阿辄起床了没?”温妈妈觉得奇怪,要是平时这时候已经从外面晨跑回来了。

温桐点点头,转身上楼推开房间门,床,已经铺的很整洁了,试衣间的灯在亮着,她往那边走去。

宋梓辄正在扣着衬衫的扣子,动作很慢,十分优雅,赏心悦目不已。

过去后,一个早安吻落在他的脸颊,温桐嘴唇勾起,唇边梨窝浅浅,“早。”

“不够。”男人的脸颊又侧向了另一边,像一个讨糖吃的小孩,难得的露出了幼稚的一面。

温桐笑容更甚,清澈的眸亮澄澄的,轻轻的一吻随之又落下。

两人耳膜斯鬓了一会,男人将人搂的更紧,无理的开口,“衣服,你帮我。”

温桐倒不扭捏,没有扣好的上衣,男人的春光隐隐若现,她细心的将其一颗颗扣上,拿出领结系好,又从衣柜里挑了一件外套给他穿上,穿戴整齐的男人显得更是意气风发,俊朗不已。

安老爷子见宋梓辄下来,等他吃好了早餐后才说了,“阿辄,警方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霍兴天已经醒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在旁边,她两知道霍兴天是谁,是那个绑架了小桐的混蛋,不过听到老爷子的语气,带着一股狠厉的劲,尤其煞人。

宋梓辄点了点头,醒了就好,要是让他那么容易就死了,太便宜他了,且,关于温桐的事,他总是容易黑化,加上霍兴天又是玄雀的人,说不定玄雀,因此会被祸及。

温桐在旁边,恍然想起了前天她躲起来的时候,那个经过她身边的熟悉面孔,她道了,“爷爷,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下,那天晚上,我在那里看见了二叔公。”

安老爷子很诧异,“安振云?”

温桐点头,在他身边还有几个人跟着保护,显然,他能随便进出入那里,还有手下护着离开,说不定与霍兴天的关系应该不浅。

安振云怎么会跟道上的人有往来,如果真是那样,不得不说,安振云那家伙隐藏的太深了,几十年都没露出过马尾。

而温桐在知道安振云跟道上的人有来往后,她心里的疑惑一下子就明朗了,只是她还需要去证实她的猜测。

伊诺大师一脸懵逼的坐在旁边,他只看到一张张严肃的脸,似乎在谈什么要紧的事,奈何他不懂中文,又没有带翻译在身边,脸抽搐了好几下,最后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学习博大精深的中文。

·

霍兴天要坐牢是必然的,光是他开设地下赌场,又劫持了温桐,好几条罪名下来,他至少要被判刑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加上他现在就极为不好受了,他腿中了枪,腿上的伤称不上严重,但是他的手,医生却告知他,他左手,这辈子算是废了。

“我现在不想跟你们废话,不就是坐牢嘛,老子坐就是了,十年之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霍兴天的口气倒是大的可以。

肖队就呵呵两声,不就是坐牢?啧啧,恐怕霍兴天要失望了,你惹得人,怎么可能只有坐牢那么简单,不理会他的狂丸,“你还是求老天保佑吧。”

刚说完,病房的门被推开,眉目俊朗的男人生的极好看,一来,整个病房里就黯然失色了,还带有一种快凝冻的氛围。

林子阳和林寒跟在后面。

肖队想,这暴君还是来了,没说什么,然后带着警队里的兄弟,出去了。

霍兴天见到宋梓辄,脸都白了,却假装镇定,眼前这个男人他一直很忌惮,“你想怎么样?”只是他的紧张,在怎么掩饰,都是苍白无力的。

“你还希望有人来救你?”宋梓辄风轻云淡的话语,一下子就揭穿了他的心思,对霍兴天来说,却像末日来临了那般,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连忙否认,实则心里已经乱如麻,他在玄雀的地位,非同小可,所以玄雀那边知道他被抓,一定会想尽办法将他带走,而他只需要拖延时间。

不过,那一副心里有鬼的样子,早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宋梓辄冷冷的睥睨了他一眼,“就是想来告诉你,你进了监狱,就别指望出来了,能让你一个手废了,另外一只手,同样也能。”

有时候,犀利的言语,心理学上来说,才是最致命的一击,因为它能令人感到绝望。

霍兴天能听出他的话里没有丝毫的玩笑之意,深深的恐惧开始笼罩着他,因为他感觉到了,只要他进了监狱,等待他的,将会是折磨的惩罚,永无止境的。

很久很久,宋梓辄已经离开好长一段时间,他还没能从那恐惧的深渊里爬出来。

此刻。

温桐还在家里休息,不过祥瑞那边,还是询问了一下近况,从李助理那边得来的消息,按照温桐给出的方案后,祥瑞的情况总算有了一丝的改善,而这,需要时间的见证,只是,时常会有人来闹事,虽然都是一些鸡皮蒜毛的事,也按照了顾客就是上帝的准则,对他们的无理取闹,全都是祥瑞在埋单。

温桐听了,倒不着急,眼眸微眯,有种老谋深算的味道,“李助理,闹事的人你好好查查他们的身份知道吗?”

李助理愣了愣,“是,大小姐,我知道怎么做了。”

而琪利亚那边,不管是在B市,还是帝都的分店,都被管理的井井有条,更因为有柯帝代言的代言,琪利亚品牌的价值早已经翻了数十倍不止,宋梓辄砸的几十亿广告,可不是闹着玩的,广告一出,有不少的人想要加盟琪利亚,分一杯羹,可惜的是,温桐并不需要,接下来,她将要做的是,继续开琪利亚的实体分店。

玄雀。

当那位云先生知道霍兴天说抓的女人是温桐的时候,气的是大发雷霆,如今,他又被警方控制,要是那家伙抖出点什么,遭殃的会是谁。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将霍兴天救出来?”

哪知,底下的那些手下却是一片沉默,要如何救?他得罪的可是宋家,偏偏谁不招惹,招惹了帝都的大地主,说不定,警方那边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也说不定。

那老人又是暴虐的一掌打在了桌上,眼睛赤红,动了杀心,“既然救不了,那就干掉他。”他几十年的隐藏,可不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要是他被查出点什么,那就相当于全功尽弃。

晚上七点整。

豪车停在了那座超级大豪宅之际,车内,温妈妈用手推了推温爸爸,显得有些拘谨,“孩子他爸,我的头发有没有乱?”刚才坐车头有点晕,她靠着睡了会,倒是怕压着温桐给她梳的发了。

温爸爸抬头看了一眼,“没有乱,孩子他妈,你紧张个什么劲?”

温妈妈翻了个白眼,“怎么能不紧张?”好歹他们两是第一次来宋家,再说要见的人,可不止宋梓辄的父亲,宋家人多,小桐说过有二叔,三叔,四叔的,在他们面前,怎么都不能失礼了是不是,还有,还有卫湄玉那个女人,想想,就觉得糟心的很。

温桐和宋梓辄水到渠成,两家早该约见,两人婚礼前熟悉熟悉一番,倒也是好事。

“你紧张,害我也跟着紧张。”温爸爸强词夺理。

温妈妈,“……”

勇叔见车子停在宅子门前后,上前给开了门。

------题外话------

推荐好友九老板的文,《隐婚权少爱妻入骨》

十八岁之前,她是落魄的弃女,无权无势,只能低调做人。

十八岁之后,她是陆家二小姐,美得惊心动魄,行事张扬放肆。

放肆到第一次见到厉先生,她就睡了他!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帝都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婚前,陆清欢不仅睡了厉先生,还大胆的想要用枕头捂死他。

婚后,陆清欢继续睡了厉先生,可每一次滚床单,厉先生会让她几天都下不了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