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门打开后,?心情有点紧张的温爸爸和温妈妈下了车,两人见到勇叔,朝他笑着点了点头。

勇叔悄悄的抬头瞧了一眼,温桐的父母看起来就是文人雅士的那一种类型,再说温智南,现在的身份也不容小觑啊,撇开安家不说,光是樊城第一大家族易家,已经甩那些名门家族好几条街了。

温桐从副坐下来打了招呼,“勇叔。”

勇叔回道,身为管家,他的语气恭敬,“大少奶奶。”

温桐嘴角微微翘起,跟父母介绍了勇叔的身份。

勇叔好几代的祖宗都是宋家的管家,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对于宋家而言,他已经是宋家的一份子了。

宋梓辄下了车,勇叔又称了一声大少爷。

寒暄一番后,勇叔手里提了好多以红色包装的精致礼物走在前面,夜晚,虽寒气浓浓,他却不觉得冷,反而觉得,多了一丝丝的喜庆的味道。

宋家的豪宅,真的很壮观豪华,里面的装修,处处可能都是价值千金的。

身为军政的名门世家,他们的房子却是比土豪的别墅还要华丽漂亮。

瞧着宋家人都坐在沙发上,茶几放了好多零食水果,聊得挺欢乐的,眼前的一幕与温家父母一开始想的不太一样,他们与安家的旁支不同,安传瑞的那些兄弟,个个是觊觎贪想争夺财产,反观之宋家,兄弟相处和谐融洽,倒是挺令人意外的。

温妈妈见到坐在宋君庭旁边的卫湄玉后,脸色稍许变了变,不过瞧了眼就移开的,这女人各方面可以说都不输于宋梓辄的亲生母亲何向晚,只是那心啊,太善妒又太会玩心计了,不过现在宋家也承认了温桐,她应该也不会耍什么花样了吧?

二婶苗雅先是瞧见了进来的宋梓辄一行人,放下手中的瓜子,宋安焱唤人拿来热毛巾,开始给她擦手。

“那个女孩就是温桐吧?”苗雅语气藏着欢喜,问。

文雯雯点点头,“是啊,这姑娘挺不错的。”但最主要的,还是宋梓辄喜欢,要是他不喜欢,再好的姑娘,在他眼里也是可有可无的尘埃吧。

苗雅上回和宋安焱没有回来家里,她儿女也不在,所以他们一家是没有见过温桐本人的,此刻她见宋梓辄牵着进来的人儿,气质温婉素雅,像莲,又似淡淡的雏菊,那肌肤白皙如雪,好一个佳人。

儿子阿泽整天待在实验室,要不然就是各国的研究发表大会,宋乘泽也没有在,女儿烟雨在法国,她应该是最想见宋梓辄的妻子的人了,

思绪票源,苗感觉手上传来热度,回头一看,见自己丈夫给她擦手,一大把年纪了,还当着家里人的面,她害臊的抢过热毛巾,“我自己来。”

宋安焱眼底沉沉没说什么,随后端起一杯茶,悠哉的喝着。

宋家其他人对宋安焱和苗雅两人的相处方式,其实见怪不怪了,他们听到温桐已经到了,抬头齐齐看了过去。

宋民航更是夸张,举起手晃了晃又露出了他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大嫂。”以前他称温桐大嫂的时候,大伯还瞪他,现在终于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叫了。

宋梓辄牵着温桐,进了屋后,他动手将她的围巾摘了下来递给了身旁的女佣,理了理她的秀发,那俊朗的脸上,满是溺味,这宠媳妇的劲,比二叔宋安焱,可是还要厉害好几倍不止,光是眼睛都不炸下的就砸了几十亿讨人欢心,还能有谁?

所以说啊,在宋家,最有钱的是宋梓辄,最不可一世的依然也是他,至于他究竟在美国究竟赚了多少钱,没有人知道。

其实宋家人最好奇的就是宋梓辄的财产有多少。

温桐微微笑着回应,“民航。”声音本就清甜,听起来非常的动听。

宋民航整个人就心花怒放了,大嫂叫他名字了,大嫂叫他名字,荣幸啊,可见,他对自己大哥的大嫂,是有多钟意啊。

季宁摇头扶额,这真是她生的孩子吗,中二病有没有得治?再说,你瞧见你大堂哥看你的眼神没,你的过度热情分明让他不愉快了,都说爱妻如命的男人妒心非常重,恐怕真是如此。

宋祁和宋傲率先跟温桐父母打了招呼,上次山庄游玩,两人对温爸爸和温妈妈的印象就很好。

温爸爸和温妈妈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见到宋祁,宋傲也露出开心的样子。

对于宋家人的欢乐,卫湄玉显得安静了些,脸上的喜怒令人猜测不出来。

宋梓辄带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到自己家人面前开始介绍。

温爸爸和温妈妈一开始还有些不自在,好在宋家人显得热情,很快就能聊到一块去了。

宋君庭本身在家人面前就是威严的代表,有些家常话他搭不上话,所以只能坐在一旁听着,与宋安焱一个德行,边听边品茶。

过不久到了晚饭的时间,他们也就从客厅撤离去了偏厅吃饭。

因为餐桌位置安排的缘故,卫湄玉和温妈妈坐在了一块,若不是有上次早茶的那件事,两人或许不至于那么尴尬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温妈妈也不表现出来,吃她的饭,夹她的菜,一句话也不和她说。

文雯雯,季宁心里觉得有些古怪,他们大嫂之前不是提过,她与温桐的父母在A市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的吗,虽然没说过程谈的如何,可不至于现在两人一句话也不说,倒是奇怪了。

“阿素,这个鱼片的味道挺好的,你尝尝。”卫湄玉夹了一块鱼片进温妈妈的碗里。

温妈妈见碗里突然多出来的鱼片,奇怪的瞥了一眼,客气的说了一声谢谢,。

温桐抬头,瞧见卫湄玉的举动,眸色沉了一下,很快隐了去眼底的寒光,安安静静的喝汤。

冬日,一家人围在一起打火锅,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宋梓辄一手拿筷,从锅里夹了一块煮沸好的羊肉夹至温桐嘴边,她微微张嘴,将肉卷进嘴里,嘴巴吃的鼓鼓的。

调料弄的很好,肉也很鲜嫩,温桐嚼了一会后,眉头皱了一下,等那不舒服的感觉消失后,她才将肉吞了,后面宋梓辄没有在夹羊肉给她,大概是察觉了温桐微妙的表情,以为她不喜欢吃羊肉。

·

此刻,另一边。

冷风刺骨,一个光头的男人穿着军绿色的大衣,缩成一块在一座别墅门前蹲着,天色已经黑了,他都没有离开的打算,那张脸,布满青渣,看起来,颇为狼狈。

这时,一辆豪车远远驶来,司机按响了喇叭,别墅的大门缓缓开了,司机准备打方向盘拐进去的时候,哪知,一个人影闯了出来挡在了前面,吓得司机大叔连忙踩了刹车。

坐在后面的裴夫人因为突如其来的刹车吓了一跳,头差点往前撞去,可能是心情也不太好的缘故,她冷声喝了一句,“阿青,你怎么开车的。”

司机阿青一脸抱歉,“夫人,您没事吧?是有个男人突然挡在了前面,我也吓了一跳,怕撞了人,所以只好赶紧踩了刹车。”

裴夫人抿唇,倒不好在责怪司机,脸上带着疑问,哪个家伙在她家门口前挡她的路。

司机阿青,“夫人,您在车里待会,我下车看看。”说完,他下了车,因为被裴夫人用责怪的语气说他,所以他心情也不是很好,见是一个穿着很邋遢的男人,他语气更加不好了,“喂,你是谁,要不要命了?”

和尚冷嗤一声,“我要见穆先生,我知道他住在这里。”

穆先生?阿青皱了皱眉,在裴家,只有管家姓穆,眼前邋遢的男人说的穆先生应该是穆禾吧,“你是穆先生什么人,来找他做什么?”

和尚咬牙切齿,且有点痞气,话里含有不甘心,“当然是来找他要钱。”

穆管家欠了他的钱?

司机阿青有点怀疑的探了过去,眼前的光头男人看起来那么邋遢,流里流气的,像个无所事事的痞子,这样的人,穆管家怎么会认识。

车内的裴夫人,有点烦躁的皱着眉,明明家就在眼前,偏偏却还进不得,她开了车窗,喊了一声,“阿青,好了没?”

司机阿青正不知如何是好,他转身走过去回道,“夫人,那个男人说是来找穆管家要钱的,你看这…”

裴夫人皱了皱眉,“穆禾不赌钱,儿女都在国外,更没有什么亲戚,你问他问穆禾要什么钱。”

司机阿青掉头又跑去问光头男人。

光头男人眼里露出一抹小计算,“上回穆先生找我办了一件事,我觉得他给的价钱我现在不是很满意,总之你把他给我叫出来,我要和他亲自谈,要是他不肯出来,别怪我捅出去。”

穆先生通常办事都是替老爷办得,也就是裴于正,感觉事情趋势有点严重,他又跑回去跟裴夫人道,“夫人,他说穆先生找了他办了件事,他不是很满意价钱,而且听语气,那事好像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样子。”

裴夫人听,她开门下了车,目光落在了光头男人的身上。

光头男人同样看向了裴夫人,裴夫人穿的珠光宝气,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或许就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也说不定。

裴夫人,“穆禾找你办了什么事?”

光头男人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夫人,是这样的,我先前呢,是华南寺庙的一个和尚,名宣和…”他打小就是一名和尚,毕竟他是孤儿没人要扔在了华南寺庙,后来也是德源大师抚养了他,他十几岁的时候下过一次山后,就一直对外面的世界很向往,就在两个月前,穆禾找上了他。

他那时候本来就打算还俗了,可他没钱,为此他很发愁,因此穆禾提的办的那件事,能得到一百万,他一下子就答应了,德源大师德高望,经常会有人派人上山向他求指点,有时候他闭关,都是过几日才回信的,而他,就是派下山送信的人。

裴夫人抿着唇,听宣和说完后,脸色有点难看,裴于正,他是疯了吗,女儿的婚约,根本不需要弄成这般地步,能让他费尽心思弄出这种事,还能有谁…

“后来我下了山才知道,我帮他做的这件事,一百万,太少了…”

宣和不是傻子,下山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明白,他是被穆禾坑了,一百万,哼,在这物质的世界,根本少的可怜,所以啊,他这不是找上门来了吗。

要是要不到钱,他就把事情捅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