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搞破坏/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梓辄心情大好,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笑容逸开,墨眸蕴含深沉和炽烈,稍微一触碰,也许就燃烧了。

修长又如玉般的手抚上那细腻柔滑的肌肤,他高兴的又亲了亲温桐的眼睛,含着她的唇,轻轻的舔咬,随后沿着她的耳根,一点一点往下亲,一手还灵巧的解开她的内衣扣子。

温桐的脸红红的,像醉了那般,身体不知为何,比平时还要敏感不少,眸里波光流转,她喘着气,忽而,腹部传来的一股闷痛让她非常不适,脸上的血色突然苍白了些,她抓着男人的手臂微微用力。

宋梓辄莞尔停下动作,感觉到不太对劲,硬是从情欲里抽离,低头看向温桐,脸色微微泛白,淡眉轻蹙,似乎很不舒服,男人的一根弦提了起来,“怎么了?”

温桐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有点不是很舒服。”

宋梓辄的手顺着探了进去,为其揉了揉缓解不适感,过了一会,他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亲,“现在还痛不痛?”

温桐晃了晃脑袋,脑袋往他颈项蹭了一下,还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语气柔柔,“好了,可能是晚餐吃太饱了。”

宋梓辄欲火还未完全消减,被她一蹭,隐约又快要走货了,他最后只是亲了一下就把人放开了,“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温桐怔了一下,眸色清澈,看向男人,“你不要吗?”

男人的纽扣已经解了大半,耳根,还有脖子都透着浅浅的红晕,他之所于会这样,温桐都明白,而且原因,皆是因为她。

轻轻一语,足以让宋梓辄的理智瓦解。

不过,硬是被忍了下来,他柔宠的目光,声音低哑,“想要,但是你身体最重要。”

温桐软软的哼了一声,最后头搭在了他的颈项上,不敢看他,手伸向了某处,她朦朦胧胧间,只听到宋梓辄动情的喊着她的名字。

·

温爸爸和宋少将围棋下到很晚,一局足足下了将近三个小时,最后宋少将因走错了一步而输给了经常专研围棋要术的温爸爸,而温妈妈那边,在又打了几局后就不打了,打的金额不大,但是因为牌好,赢了好几千在手。

温妈妈想,人的运气好还真是事事风顺。

卫湄玉在房间,气的将自己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推,摔在了地上,怎么她,就成了那个格格不入的人,坐着像个木头人,最后才叫了佣人上来将破碎的瓶罐给收拾了。

上来的佣人在宋家也做了十几年,她瞧见瓶瓶罐罐又碎了一地,不免觉得有些心疼,这些护肤品哪些不是国际大牌子,值钱的很,只是,她对于今天发生的状况好像习惯了那样,将玻璃扫进了垃圾桶,然后将占有精华的毛毯抽出来,换上干净的,将地板擦干净,麻溜的很。

佣人走后,卫湄玉从抽屉一处隐秘的地方抽出了一包烟,拿起火机,披了一件外袍,走了出去。

正好碰到了从楼下上来的温妈妈。

温妈妈见她,也不想与她多说什么,上次的事早让她清楚卫湄玉是什么样的女人,她想拆散阿辄和小桐,也不至于用那些卑劣得手段,仿佛就好像在说,你一个小小普通的家庭,配不上似的,好在现在也没有所谓的配不配的问题。

卫湄玉三番四次的在温妈妈那里碰壁,她性子高傲,见没办法达到自己预想的结果而感到生气,而她唯一能依仗的,却不足以击碎她们的内心,“素姐,不知道温桐有没有告诉过你关于宋家的一些传言?”

“什么传言?”温妈妈听到她跟自己讲话,马上警惕起来了。

卫湄玉笑了笑,故意那般,“原来温桐没告诉过你。”

温妈妈一脸疑惑的盯着她,正想要询问,卫湄玉却转身下了楼,一抹算计又现,身为子女,温桐果然是不敢讲这种事情和自己父母说。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挑起了温妈妈的求知欲,任谁都一样,话说了一半却又不说了都会觉得有些抓狂,但后来想想,指不定她又想挑拨离间,闹什么是非,这么想着,也就没那么心烦。

至于房里的情况。

宋梓辄抱着熟睡的人从浴室里出来放在了床上,给其盖上了被子,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之后,自己才有转身进了浴室,洗澡。

从宋家回去过后两天,温爸爸和温妈妈坐上了回B市的飞机,但是看到来接机的人除了赵佳,还有他们外甥高若白也在,这就奇怪了。

“小白?”温妈妈见到高若白,一时回不了神,叫了高若白的乳名。

温爸爸在赵佳和高若白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奈何赵佳站的与高若白足足有一米之远。

赵佳听到小白这个称呼,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她以前养过一只宠物狗也叫小白。

高若白没什么表情,只是解释,“来B市出差,我妈告诉我大姨今天回B市。”

出差啊。

想想赵佳小时候和高若白也认识,长大了没有断了联系也正常,于是,两老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了。

“他们还好吗?”温妈妈想起白安菀,高奕围,他们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现在一想,怪惦记的。

“爸妈很好。”

赵佳瞥了一眼高若白,心里不知道啥滋味,高若白所谓的出差,就是一个月起码四五次过来找她吃饭,她转而道,“叔叔阿姨,你们饿不饿?”

温爸爸和温妈妈还真觉得饿了,温妈妈坐飞机还晕机,所以根本没有怎么吃,温爸爸则是觉得飞机上的食物一般,也只是吃了点,这一下飞机,饥饿感汹涌的传来。

离开机场后,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坐了下来,餐厅主要以海鲜虾为主,一个锅里,配料很多,看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来一杯百香果汁。”赵佳跟点菜的服务员道。

高若白跟着补了句,“要热的。”

服务员看了两人一眼,男女十分养眼,她笑了笑,“好的,请稍等。”

赵佳正好看见服务员脸上不明觉厉的微笑,喂,姑娘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鬼,血气一冲,她好热==!

温爸爸和温妈妈根本没有发现两人身上的猫腻,两人对着手机,正和温桐通过微信在视频,等两老说够了,赵佳才嬉皮笑脸的抢走手机,跑到角落言语激动,“小桐,你表哥硬是说我对他有感觉得,我是冤枉的。”

视频对面的温桐正拿着暖宝宝,喝了一口热水,她知道高若白也在于是笑了笑,“那你当面拒绝他,我表哥会明白的。”

赵佳泪流满面,“对着你表哥的脸我说不出口。”那张面瘫脸,好像她稍微说错了话就要万劫不复的样子,死也不敢说。

至于到底有没有别的因素在里面,谁知道呢。

“有没有更隐晦点的方法。”赵佳又狗腿般的求支招。

这时视频的画面晃动的厉害,等不晃后,视频对面的温桐旁边坐着的男人赫然是她许久未见的老板宋梓辄。

宋梓辄拿了一个类似支架的某物将手机支了起来搁在桌上,他握着温桐的手,将人搂进怀里,温桐背靠着他,“举了这么久,手不酸?”

温桐心情很好,“有点。”

宋梓辄开始按揉着她的臂,为其服务周到。

赵佳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顶着伤害值会有不断攀升的迹象,她跟宋梓辄打了招呼。

“小佳,我们回正题,你刚才说了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哦,我问有没有更隐晦的方法。”

隐晦的方法不是没有,只是赵佳她真的不喜欢她表哥?

哪知,宋梓辄漫不经心的来一句,“找个男朋友。”

温桐顿了下。

赵佳也愣了一下。

一瞬间,赵佳就满血复活了,喜笑颜开,“这方法好,谢谢老板赐教了,哦,小桐,菜上桌了咱们不说了啊。”于是,视频就这么被掐断了。

“阿辄,你是不是在搞破坏?”

温桐会这么问,完全是因为她对自己的猜测有信心,她表哥的反对票和当时她父母反对的局面,所以,宋梓辄,怕是现在还铭记在心?

宋梓辄笑容高深,牵过她的手凑近嘴边亲了亲,一副坦荡的样子,却转移了话题,“小桐,到午睡的时间了。”

温桐倒没有要责怪的意思,相反,给她表哥的生活添点趣味也挺不赖的,要点补偿,不过分吧。

近墨者黑,果然如此。

温桐笑眯眯的,嗯了一声。

赵佳一脸贼兮兮的回到桌前。

高若白瞥着她,将百香果汁递给她,她顺其自然的就接过含住吸管就喝了,根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一顿饭后,高若白开车送温爸爸和温妈妈回河安,赵佳就没跟去了,他们回来的消息,镇里的人没一会都知道了。

温老太知道后,马不停蹄的跑去了他们家,心里挂念的都是小儿子,“岳林呢,岳林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回来?”她知道温爸爸和温妈妈回来后,就以为温岳林很有可能也会跟着回来。

温爸爸看向温老太,整个人是消瘦了一圈,眼窝都凹进去了,他道,“岳林腿断了还打着石膏,他现在还在帝都医院里。”

“腿断了?那些杀千刀的就该下地狱。”

温老太脸色不是很好,最后哭的很凄惨,一直在嚷嚷我的儿啊之类的话。

温爸爸除了同情,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因为钱的事,温海坤一家是彻底和温老太闹的凶,不过后来镇民说了,温海坤一家现在是愈来愈富有了,温随风创的公司似乎赚了不少钱,半个月前买了一辆两百多万的豪车开回来,至于嫁了人的温月欣,他们就不太清楚情况,她鲜少回来,一般都是黄兰芳去市里看她。

温妈妈对温海坤一家却嗤之以鼻,他们一家子因为钱就翻脸,亲情能值几个钱。

自作孽不可活,世道就如此,温老太谁也怨不得。

时间过去的仓促,眨眼温爸爸和温妈妈回家两天了,而帝都那边,温桐又再次去了尚道路的那家酒吧,车子停在门口,她走了进去。

白天,酒吧里的客人寥寥可数,晚上放的震耳欲聋的声音都换成了柔情似水的格调。

温桐走至吧台前,问调酒师,“我要找劳勇。”

调酒师看了温桐一眼,脸色一变就道了,“勇哥不在,他回澳门了。”

“勇哥说,你要是想找他,就去澳门。”

温桐哦了一声,没做逗留,走了,虽然见不到劳勇,但也不算白来,至少,劳勇是知道点什么的。

调酒师松了一口气,眼前的姑娘,他还是有印象的,那天霍兴天来抓走的人就是她,之后,谁都知道了她的名字,温桐。

那天警察和军队来了又走了,不过后来扫黄赌毒的警察又来了,这尚道街开的店,全都被清查了一遍,抓走了不少人,好在青龙的产业没有祸及太深,又及时做了调动,才避免了被查关门大吉的危险。

出了酒吧,温桐在导航上输了一个地址,地址是一家知名婚纱工作室,工作室叫弗洛伊,据说是伊诺大师的大徒弟在帝都开的一家分店,他为了给温桐准备婚纱,每天都会去那里,有时候干脆就睡在那里,废寝忘食的。

再说,以伊诺大师的名气,他来中国,业界怎么会没有收到风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