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早有预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弗洛伊婚纱创意工作室门口泊了车,温桐手里拎着下午茶的点心往里面走去,离门口不远,一进去,发现一边接待室里,看到有好几个男男女女坐着等候什么。

温桐进去后,前台小姐已经迎起了笑容,“你好,欢迎光临弗洛伊。”

“你好,我来找伊诺先生。”

前台小姐,“请问小姐有预约吗?”

温桐摇了摇头。

前台小姐以为温桐可能也是某个杂志社或者某个秀场派过来约见伊诺大师的,于是递了一张写有数字的小纸条递了过去,上满写着09,“小姐,没有预约麻烦到休息室稍等,伊诺大师一个小时会抽空五分钟出来面客,你现在是排在第九位。”

温桐没有接过纸条,只是看了一眼,她道,“我叫温桐,麻烦你通报一下伊诺老师。”

前台小姐滞了一下,抬头认真看了眼前的女人好一会,温婉秀气,真人比报道上还要来的气质雅致,唯一不好的便是传她剽窃创意的事了吧…

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她有些尴尬,毕竟报道上关于她的照片不多,最重要的是,伊诺大师手工制作的婚纱也是为了她所以才来的中国,她把小纸条收了回来,“温小姐,你跟我来。”

之后,另外一名前台疑惑的看了一下。

温桐点点头,跟了进去。

在休息室里坐着等待的一群男男女女看见,除了艳羡,只能干巴巴的看着,刚才来的人要是没看错,应该就是温桐了,宋家大少爷花重金请伊诺大师为她制定婚纱,在圈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温桐,大概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如此幸运,得到宋梓辄。

工作室的员工都忙着干活,有的忙着裁剪,有的忙着设计款式,前台敲了敲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伊诺老师,温小姐来找你了。”

伊诺大师的门很快就开了,“Wing,你来了,快来看看我给你做的婚纱,虽然只完成了一半,但是你可以给点意见,看有没有哪里要改的。”

“老师,你的样子看起来很糟糕。”

头发乱嘈嘈的,连胡渣都很久没剃了,说是流浪汉也不为过。

“老师这是为了谁?”伊诺大师白眼一翻。

两人用的是英文交流,身为前台,她所在的工作室是国外大师开的,所以在这里工作的员工,首要的要求就是会英文,所以自然是听得懂的,听完两人的对话,她有些疑惑,为什么温桐是称呼伊诺大师为老师,看两人相处的感觉,好像早就已经认识的。

温桐笑而不语。

“你等等,我去洗个脸。”伊诺大师又回了他单独的工作室,门没有关上,。

温桐将点心递给了前台,“给你们带的。”

前台小姐双手接过,“我去分给大家。”

点心是蛋糕,各种口味不同,前台小姐给工作室里的人员都分了,最后还剩下好多个,“吃完还想要的到前台拿。”

前台小姐领着袋子回到前台的时候,她们也很享受的泡了一杯奶茶,去了茶水间,吃起了蛋糕。

伊诺大师的办公室,在假人体的模特身上,是半成品的婚纱,婚纱膨胀着莹洁而纯净的光芒那般,像是染了贵族的气息,典雅,华丽的雅韵充斥着,真是件漂亮的东西,一看便知道花了不少的心思在里面。

剃了胡子的伊诺大师从里间走了出来,“怎么样?”

温桐手轻轻触碰柔软的细沙,眸间清澈,“我很喜欢。”

伊诺大师哼了一下,要是温桐早些联系他,说她要结婚,他就有充裕的时间来准备不同款式的婚纱给她挑选,随后他又尤为心痛的道,“你说当初要是你不回国那么早该多好。”要是他的学生不选择回国,让他带着她,怕是现在已经是享誉国际的知名设计师了。

哪知,他学生就是个没有上进心没良心的小混蛋。

温桐,“老师,不回国就遇不上阿辄了。”

伊诺大师嘴角抽搐了几下,望了一眼她,道,“你们早就见过了。”

温桐疑惑的看向了伊诺大师,她跟阿辄早就见过了?

伊诺大师只好解释,“里森是圣安德鲁斯的董事,还记得学院三十年庆典晚会吗,我记得当时你也有上台表演才艺,结束后,你们还跟董事合过影,他在里面,你没发现?”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记忆回到圣安德鲁斯那晚,她觉得上台拍照的同学有点多,光线不是很亮,拍完照她就走了,之后忙着回国的事情,并没有上校园网去看合影的照片,再往后,她逐渐也忘了。

宋梓辄,隐的太深了。

伊诺大师见自己学生的迷茫,他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里森这既年轻又万恶的资本主义家,说不定早就对他学生图谋不轨了。

温桐莞尔失笑。

过了一会,她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我去接你下班。”

微购大厦里的宋老板收到短信,唇角微微勾起,“我等你。”

之后,伊诺大师只能送学生离开,还不忘叮嘱,“路上小心。”

伊诺大师出现在门口,休息室里的坐着的男男女女都疯了,一窝蜂的从里面爬了出来,高声喊着伊诺大师的名字,能见上一面真的不容易,不过他们可不敢扑上去,业界谁都知道这位大师脾气不太好。

伊诺大师脸一黑,“他们是怎么回事?”

前台小姐回,“伊诺大师,他们都是来见你的。”

伊诺大师,“我没时间,等我忙完你们再来吧。”说完转身就走了。

身后一群呆诺木鸡的人风中凌乱着,等伊诺大师你忙完得何年何月,不过伊诺大师给了回应,他们总算可以回去交差了。

陆陆续续,他们离开了弗洛伊。

有个女人临走前在前台留下了一张秀场的邀请函放在前台,邀请函是一张冬季时尚秀场的邀约,想请伊诺大师出席,地点是在帝都时尚艺术中心,这次的秀举办的很隆重,国内好多知名设计师都参与了这次走秀。

前台小姐会将邀请函给伊诺大师,至于大师去不去是另外一回事。

“唉,潇潇,你看。”

叫潇潇的前台接过手机,是一个叫娱乐抢先看的节目,里面报道,离开QM工作室加入了魅凡工作室的设计师付涵远赴米兰参加了第二十三届绮丽设计大赛夺得最佳设计师奖项,她的创意受到评委一致好评,甚至在结束后,受到了不少时装杂志的邀约,希望能够将她的作品刊登上报。

在国内她本身就已经借着温桐剽窃她创意而大红了一段时间,现在她又得了奖,就好似她在用实力证明自己,也印证了一件事,那就是温桐剽窃她的创意是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所以,网上又掀起了不小的热潮,不少网友已经偏颇了她。

付涵甚至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留下了一句令人臆想的话,“时间能够证明一切。”

“有什么好看的。”

那名前台又道,“手机后台自动弹出去的,大概今天见到了那位温小姐,我就点开看了。”好奇心这种东西,你越是抑制它就越灿烂给你看。

“果然,人不能看表面,那位温小姐看起来人挺好的,没想到啊。”

“你也知道人不能看表面,得个奖而已,温小姐作为Wing设计师的时候,不也得过好过奖。”

两人聊了一下就没在说这个话题了,前台潇潇不是个嘴碎的人,且她对待事情比较客观。

这时,伊诺大师又从里面出来了,“潇潇,给我泡一杯咖啡,放两颗糖。”

潇潇身为前台,又充当助理,她很受弗洛伊的重用,大小事务都是交给她管理的,她听到后就去了茶水间泡咖啡去了,将咖啡端进去的时候,顺手将邀请函一并拿了进去。

“伊诺大师,这里有一封冬季专秀邀请函想要邀请你去参加。”

伊诺大师头也不抬,“你放一边。”

潇潇将咖啡放在桌上,将邀请函搁在旁边,出去前,她想了想就问,“伊诺大师,你跟温小姐的关系好像很不错。”

“当然,她是我在圣安德鲁斯任教最喜爱的学生。”

潇潇一愣,她的猜测没错。

谈起温桐,伊诺大师停了下动作又道,痛心疾首的样子,“Wing是我教过在设计上天赋最好的学生,可惜我没能收那孩子为徒…”

潇潇有些讶异伊诺大师对温桐如此之高的评价,“那大师你知道关于温小姐剽窃他人设计创意的事情吗?”

伊诺大师反应果然很大,“什么?”

潇潇只好把事情告诉了伊诺大师,伊诺大师一脸不相信,温桐什么品性她清楚,再说以她设计的天赋才华何必窃取别的设计师的创意,他沉了沉脸色,“你把那个设计师全部作品搜集我看看。”

“好的,伊诺大师。”

要收集付涵以往的设计作品很简单,网上有很多关于她的报道,潇潇很负责的整理成文档发送到了伊诺大师的邮箱。

哪知,伊诺大师看完后气的差点掀桌,他冲到了前台,问潇潇,“文档里那些就是那个叫付涵的设计师设计的作品?”

潇潇点头。

“垃圾。”伊诺老师说了好几遍。

创作的东西华而不实,没有任何卖点,甚至,她设计的东西,含有了他学生设计的风格在里面,用中国的话,那个叫付涵的女人就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人,居然顶着她学生的光环在耀武扬威。

一时之间,弗洛伊工作室气氛乌云密布。

魅凡工作室。

于美人很开心,“付涵,你果然很有才华,借助温桐的名气,不用多久你一定会成为国内知名的设计师,身价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付涵拿着手机正在看关于她话题的评论,唇边的笑容越来越大,“哪里,都是于姐你肯栽培我。”还给了她重头再来的机会。

两人举杯轻轻碰在了一块。

“于姐,我有事先走了。”

“去吧。”

付涵将香槟饮完后,拿起包包出了魅凡。

魅凡外边,捧着一束玫瑰,站在豪车旁边的安明辉尤为醒目。

安明辉见付涵出来后,扬起笑脸走了过去,“小涵。”

付涵见到他,唇边的笑容也越来越大,“明辉,你怎么来了。”

安明辉把花递了过去,“祝贺你。”

?旁人投过来的目光让她很享受,付涵收了花,“谢谢。”

夜色朦胧,两人一道上了车。

在她知道安明辉和贺甜甜要订婚后,还有安家人的反对,她之后跟安明辉分了手,只是两人分手,在她需要关心的时候,安明辉一直不曾离开还愿意哄她,说不感动那是假的,所以后面两人就算分手,打着朋友的旗号,见面的次数也不少。

有些人就是这么贪心,得到的物质永远也满足不了她的虚荣。

然而,在她的前方,等待她的,即将是毁灭。

微购大厦。

温桐已经来了很多次了,大堂的保安还有前台见到她,跟她打了招呼,她也微微颔首,算是回应,她没有上去,而是等他下来。

没几分钟,宋梓辄从VIP的通道下来了,走近后,摘下自己的围巾给温桐戴上,随后在她脸颊亲了一下。

大厦不少微购的员工下班出去,瞧见这一幕,视线就没曾离开过。

围巾一裹上,温桐整个人变得有些娇憨的可爱,她笑了笑,任由宋梓辄带她往车那边去。

回车里的路上。

“阿辄,三年前,在圣安德鲁斯,我们见过对不对。”

宋梓辄顿住了脚步,他低头,墨眸里含着浓浓的笑意,却风轻云淡的回,“伊诺先生告诉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