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陪媳妇/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点头,“和老师聊天的时候他说起了。”

在她离开庆典的殿堂后次日,她好朋友韩金娜,一名韩国留学生跟她说过可惜,在合影后,校方这边向董事介绍本校即将毕业的优秀学生,有好几位不负众望被董事挑选中,等正式毕业后就可以进他们的公司实习,那会,据说她惜才的导师想介绍她给那些董事认识,可惜她已经离开了,所以也就错失了那次的机会。

在想想,两人不过相差三岁,宋梓辄那时候就已经是圣安德鲁斯大学的董事,她深刻的领悟到一件事,不比较就没有伤害。

她的阿辄,真的很棒。

这么想着,她莞尔失笑。

宋梓辄扬眉,那时候的惊鸿一瞥,他确实记住了她,温桐。

他不相信一见钟情,最后遇见她,他信了。

原来真的可以有个人,在你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心甘情愿的对她好。

而他,属于病魔的那一种。

回国之后,他选择停留在B市,小部分原因这里对商人来说是份宝藏,大多数原因,他知道,她就在这里。

不过令人惊喜的是,他还没放鱼线,鱼儿已经上钩了。

那时候她还毁了自己一件价格不菲的衬衫。

“那伊诺先生就没有说别的?”

“恩?”温桐抬头看他。

宋梓辄停下脚步,把人拉近怀里,语气揶揄,与谪仙的外表稍微有点不符合,“他没有跟你说那时候我已经对你心怀不轨了吗?”

动了这点心思,后面越发不可收拾。

温桐早知男人的表里不一,她叹了口气,冻得指尖微凉的手伸手抚向了他的脸,自信盈盈,“不用老师说,我已经猜到了。”

宋梓辄感觉到两手的微凉,最后往他的袖口里揣。

一路不远,两人说完几句就已经到了,进去后,温桐放包里的手机响了,刚拿出来,又断了。

“谁电话?”

“老师的,打了六通电话。”温桐打开屏幕一看,又笑了笑。

在她想拨回去的时候,伊诺大师的电话又进来了。

“老师,怎么了吗?”语气淡淡的询问。

伊诺大师听到这样的语气,纵使有一肚子的火气也对温桐生不起来了,只好说,“你不知道剽窃创意对一个设计师影响有多恶劣吗,你简直是气死我了。”严重的,甚至一辈子都没办法在设计的圈里混下去,这样的案例在圈里还少吗?

温桐,“我知道,老师。”早在之前,她就已经感受过了,那时候没有一个杂志社愿意在刊登她的作品,没有秀场邀约,就像从高高的云端摔入了深渊的沼泽。

“老师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事。”

“谢谢。”

伊诺大师又气结,“你现在在帝都横着走都没问题,那什么付涵在你眼皮底下混的风生水起,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温桐的语气还是很淡。

伊诺大师简直要抓狂,他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

温桐见状,只好把话说的直白一点,“老师,你还不了解我性子吗?”

伊诺大师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身为温桐的老师,他以前也在她手里吃过闷亏。

别看她一副不跟你计较的面孔,实际她心底里已经把账记起来了。

站的越高,摔下来的时候越痛,才会吸取教训。

过了一会伊诺大师道,“要老师帮忙的话,你就说知道吗?”

温桐嗯了一声,老师的好意她心领了。

于是,通话结束。

宋梓辄见她收起了手机,给她系上安全带,还拿出一张毛毯给她盖着,最后把她手给捂热了不少才发动车子。

伊诺大师那边,拿起了那封邀请函,一脸斟酌。

还有霍兴天,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左右,他一直期待着玄雀的人能够派人来救他,结果迟迟没有消息,等来的却是各种各样的谋杀,有次吃的饭,里面还投了毒,幸好他没吃,要不然就一命呜呼了。

警察那边怎么敢让霍兴天就这么被杀死了,知道有人想害死他后,更加严密的保护,吃的喝的都得试试有没有毒——。

宋梓辄不给死的,要是死了,不好交差。

一星期后,他被送进了监狱。

期间,霍兴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玄雀已经弃他不顾,并且怕他说出什么,而想杀人灭口,真是令他心寒。

只是,送进监狱没多久。

肖队那边得到消息,他犹豫了下,还是把霍兴天的情况告诉了林子阳。

林子阳只好转达,“老板,霍兴天在监狱里给人断舌断手了。”本来有只手已经毁了,现在另外一只手也给人废了,监狱里关押的都是十恶不赦的犯人,若是被人收买要废了他,轻而易举,不过这背后的人,可真狠。

“肖队说,那天霍兴天好像想捅些事情出来。”

“查。”宋梓辄头也不抬。

林子阳抬头望天,应了声,干活去了。

·

温爸爸和温妈妈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按照河安的风俗,要去庙里上香求签,嫁妆也要准备,之后还要找酒店在B市办一场酒席,关系好的给准备帝都来回的机票,到时候这边的酒席结束后,一道和他们去帝都参加温桐的婚礼。

黄兰芳不是不知道温爸爸和温妈妈回来了,只是碍着脸皮,再说关系都闹掰了,见面得过尴尬。

然而,因为温老太病倒的事情,他们才有接触。

住在温老太隔壁的镇民平时看她可怜,偶尔会送点自家种的新鲜蔬菜过去给她,哪知,这一去,门没关就算了,她还晕倒在地上了。

当下,这镇民就跑去找温老太的大儿子温海坤。

温海坤当时不在家,黄兰芳在客厅里看电视磕着瓜子,她听到镇民说温老太晕倒后一脸不在意,“晕倒了就送卫生所呀,找我干嘛。”典型的恶媳形象。

镇民气急,还有没有良心了,居然这么过分。

“你是她儿媳,你对她不管不顾,是要遭天谴的。”

黄兰芳却不理,最后还嫌那镇民啰嗦,“你说完了没,说完了出去别打扰我看电视,正精彩呢。”

镇民被赶了出来,迫不得已,只好找上了温爸爸。

温爸爸知道后,开车将人送去了卫生所,镇里的医生见温老太气短,脸色白的很,做了抢救措施后,便道,“送市里大医院看看吧。”

于是,温爸爸只好又送温老太去市里医院。

温老太的情况是暂时性休克,大冬天对于老人很容易引发各种小病小痛,医生还给她做了全身检查,过两天就能出报告。

在办理完住院手续后,温爸爸终于生气打电话骂了温海坤一顿。

温海坤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温老太的事后从镇里赶去市里医院,车上,温海坤骂,“我妈出了事你还有心思在家看电视嗑瓜子,你有病吗?”

黄兰芳脸一拉,“你把他当妈,她可没那么宝贝你这个儿子。”

温海坤沉着脸,他心里确实有那么个疙瘩在。

然,黄兰芳对温老太的态度要是传了出去只有被谴责的份,老人毕竟是老人,即使做的在不对,身为儿媳,也不该这般态度。

最后,温老太住院的事,温月欣她也知道了,换了衣服她从楼下下来,五个月大的身孕,因为养胎的缘故,姣好的身材圆润了不少。

卓亦凡正好从外面回来,一身胭脂水粉的气息,想必是在外面风花雪月了。

温月欣冷冷的看着他。

卓亦凡也不理会她看自己什么眼神。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屎。

卓飞见状,逮住他大骂了一通。

“月欣,你要出去?”

“恩,奶奶生病住院了。”温月欣对温老太也没多大感情,现在她父母在医院,她待在屋里烦,就想出去。

卓飞闻言,“我们跟你一块去吧。”

卓飞最后逮着卓亦凡和温月欣去了医院,之后,卓飞见到温爸爸后,眼睛像放光了一样,十分热情。

温爸爸受到了惊吓。

至于温海坤的脸色明显不是很好。

卓飞什么心思明显,他无非是想借着这点关系跟温爸爸攀交情,毕竟现在的温爸爸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高攀不起的一颗大树。

温月欣却明白,卓家这般,只不过是想得到一张去帝都参加温桐和宋梓辄婚礼的喜帖。

多么可笑…

离婚礼的日子还有三天就到了,得知宋梓辄即将大婚的消息的宋老爷子和宋老太从国外回来了,还有宋承泽,宋烟雨也一并回家了。

宋老爷子得知他大孙子即将要娶的姑娘并不是与他八字相配的人后大发雷霆,那模样,简直和宋少将知道那会是一模一样,有父必有其子,那脾气,简直比宋少将的还要来的暴躁。

不过,宋老太就没表明心思。

卫湄玉沏茶递给了老爷子,“爸,阿辄和温桐是真心相爱的,你不知道,要是说温桐那姑娘说要星星,估计阿辄都会想尽办法给她摘下来。”

哪知,宋老爷子更气了。

摘星星,什么妖精这么有能力把他大孙子迷得七荤八素。

“君庭,阿辄那孩子糊涂了难道你也跟着糊涂吗,你是他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想亲生经历一回?”宋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

宋君庭抿着唇,不说话,他知道父亲的禀性,不骂骂他他心里添堵。

宋家的叔婶此刻也不敢说话,老爷子发火,也只有老太太才治得住。

可是,卫湄玉又幽幽道了,“爸,这也不能怪君庭,你也知道阿辄那性子,要是君庭做了什么事,阿辄跟君庭断了父子关系也说不定。”

宋老爷子一听,气的心肝都疼了,他本来是站着的,缓了缓气,坐了下来。

然,卫湄玉这般举行着实令人不解,这行为,反倒有点像火上浇油啊。

宋少将听了,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看她的时候,目光变了不少,对她此刻说的话尤为不满。

卫湄玉低着头,她面色平静,瞧不出奇怪的地方。

宋老爷子,“打电话叫阿辄回来,我亲自跟他谈。”

勇叔在他们身后,听到宋老爷子的话后,拿出手机打了宋梓辄的电话。

宋梓辄接到勇叔电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就接了。

“大少爷,老太爷让你回家一趟。”勇叔说明来意。

宋梓辄挑眉,语气平静的问,“爷爷回来了?”

“是的,大少爷。”

“那你告诉他,我今晚没空回去。”

勇叔开的扩音,不用他说,温老爷子听见了道,“你臭小子能有什么事儿?不管多着急的事,你都赶紧给我回来…”

“陪媳妇。”

接下来,嘟嘟嘟的忙音,宋老板挂的干脆。

温老爷子气的脸都绿了,最后阴沉沉来一句,“派人给我擒回来。”你不跟我谈,我偏要跟你谈。

勇叔也不多说什么,能不能把大少爷擒回来还是一回事,不过还是派了人去了。

温老太知道他那顽劣的性子,反正他儿子他孙子,他就想个个都得顺他意,简直跟老顽童,老霸王没区别,“医生说了你最近血压高,你嫌命长了?”

温老爷子立马温顺了,弱弱的道,“没。”

等温老太和温老爷子两人回屋休息后,宋少将才对卫湄玉道,语气有些冷硬,“以后别在爸妈面前说三道四的,阿辄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卫湄玉一听,如坠冰窖,是那么的冰冷,仿佛连血液也被冻住了。

“大嫂,我也觉得你今晚说得太多了。”

季宁等人纷纷表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