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会不会怀孕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空荡荡的大厅,最后独留卫湄玉一人。

卫湄玉手握着的茶杯,最后没有喝,又轻轻的放下了,眼里余留温凉,悲愤,像是被各种负面情绪包围了。

她喝了酒,有些晕晕荡荡的在房间里摔了,最后是一个叫月嫂的妇女伺候她洗漱。

月嫂是她嫁过来后就一直带在身边的,她看着卫湄玉苦口婆心的道,“夫人,你就不要想太多了,现在的生活不挺好的吗,你要是做的太过分,少将也会生气的。”

“过分?他娶何向晚的时候不是更过分吗?”

“他娶她的时候可有想过我的心情。”

而宋君庭,一个孩子,为了给他嫡长子的地位,为了让他堂堂正正的当宋家的大少爷,取消与她的婚约,转眼间与何向晚登记结婚,他们结婚虽然低调,但后来依旧传开,那会,嘲笑,奚落,谁知道她有多痛苦,多难受。

孩子只是个意外。

卫湄玉显然有些激动,她憋得太久了,从她进来宋家,她一直就忍受着,每回面对宋梓辄,看着他长大后,她就想,在他小时候,她为什么不干脆点弄死他。

月嫂叹了口气,夫人就是太傲骨要面子了,曾经放不下,现在依然放不下,人的心一旦有裂痕,想修补谈何容易。

她最后也没再说什么,伺候好人了,就出去了。

宋少将和卫湄玉心中一直存有芥蒂,若没有谈开,绕绕弯弯,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

而恨,能让一个人变得丑陋。

别墅门铃响的时候,温桐在厨房,她把菜拿了出来,寻思着今晚吃什么,她听到声音,就出去了。

“阿辄。”

温桐见到宋梓辄的时候,唇边的笑容更甚,就像是甘甜的瑰露,甜如骨子里。

宋梓辄看的心猿意马。

最近温桐似乎很黏他,这种情况他喜闻乐见,动作熟练的把人搂进怀里,亲她的唇,眼睛,能不落下的,都不落下,他坏心的咬了咬她的耳朵,“想不想我?”

湿湿热热的感觉从耳朵传来,她轻轻一笑,揪过男人的衣领,抬头,垫脚,在他下巴亲了亲,“想。”

调戏反而被调戏。

宋梓辄的心情很愉悦。

此刻,在他们身后,一声不自在的咳嗽声响了起来,林子阳内心崩溃的,他还没有女朋友,呜呜~太磨人了。

温桐不知道林子阳也在,顿时耳根一红,笑容有点腼腆的朝他笑了笑,最后瞥见他脸上的青肿,“子阳这是怎么了?”

宋梓辄,“他自己撞的。”

林子阳想说话,但是一张嘴巴,疼的龇牙咧嘴,好一会他才道,“是老板的爷爷回来了,他叫老板回家,老板不愿意,之后没多久公司楼下就来了好多军人,夫人,你也知道他们练过的,身手不凡,我不是他们对手就准备躲远点,哪知道一个王八羔子撞了我一下,我没站稳,然后撞柱子上了。”

多丢人啊。

要是被他哥林寒知道,准笑他。

温桐听,觉得宋家的长辈做事的套路都不变,简单,粗暴,她道,“我拿药油给你。”

“谢谢夫人。”可怜兮兮的声音

温桐上楼找医药箱,拿了药油下来递给林子阳,顺便喊了林子阳晚上留下来吃顿饭在回去,于是,她拉着宋老板就进了厨房跟她一块做饭。

找来猫图案的围裙给宋梓辄系上,男人面貌长的清俊,看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宋梓辄穿戴过几次,次数多了,就免疫了。

温桐自己也系了一条同款的不一样颜色的,免得做菜的时候,水或油渍溅到衣服上,毕竟现在天气冷,手洗衣服的话,洗起来很麻烦,“爷爷不同意吗?”

“不同意也要同意。”任性,专制。

系着围裙的温桐看起来很贤淑,他心念一动,将人抱起坐在了干净的台面上,一手勾起她的下颚,缠着亲着。

他一手揉了揉温桐的发丝,柔溺的看着她的眼睛,“爷爷那边交给我就行了。”

温桐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她的脸颊有些红,眼睛却更清亮了,像是映着水盈盈的波光,她慢慢的把头靠在他的胸口,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其实没担心什么,宋梓辄在宋家,估计没有谁能压得住他。

再说,宋家的人也不是不明理是非的人。

兴许是在厨房,宋梓辄对于亲吻更热衷起来,又开始吻了下来。

温桐闭着眼睛,不过两人还是第一次在厨房里亲热,她难免有些坐立不安,稍微有点紧张,这个地方稍微有点刺激过头了。

一会,脖子传来麻麻痒痒的感觉,她整个人有些迷糊了,但宋梓辄始终把头埋在他的肩窝不肯抽离,声音很软,“阿辄,要做饭了。”

此刻,宋梓辄,不动了,眼睛有点红,有点深沉的过分。

温桐感觉没了动静,低头一看,突然脸更烫了。

她穿的毛衣属于宽松的款式,许是两人刚才亲昵时,又因为他的动作,随着她香肩滑了下来,大片晶莹细腻的肌肤裸露,还有那隐约的起伏,很美的春光,难怪他不舍得移开眼睛。

宋梓辄看了好久,埋头在肩窝亲了一口,才不舍的把她的衣服给弄好,“我洗菜。”

温桐知道宋梓辄在隐忍,他知道她经期的日子,前些日子又因为怕她发烧身体还没好所以没碰她,然而想到经期,她皱眉,晚了两天了,而且胸口比以前来经期的时候还要不舒服,胀胀的,很难受。

宋梓辄开始洗菜,修长润玉的手将洗干净的白菜摘成一片片放进干净的盆子里。

不知原因,索性不想了。

林子阳帮不上忙,上了药后,只能在外面乖乖的看电视。

四菜一汤。

林子阳也不是第一次吃温桐做的饭菜,一个字,绝了,不管吃几次,都觉得美味无穷。

次日,宋梓辄回了宋家,而温桐,则和向初瑷去机场接机。

赵佳提前到帝都先游玩几日。

圣诞节才刚过没几天,帝都还留有圣诞节时候的余热,高高的圣诞树,上面缠绕着七窍玲珑的灯,繁荣景胜,美的令人应接不暇。

上车后,赵佳泪流满面,“帝都原来真的很冷。”

向初瑷哭笑不得,“我在微信里不是和你说了吗?”

“我以为你在跟我开玩笑,你看你平时晒的照片穿的多薄,结果现在裹得跟熊一样。”

“赵佳,你一天不怼我,你不开心是吧?”

赵佳诚实的点头。

向初瑷气结。

温桐专心致志的开车。

赵佳和向初瑷从认识后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

在醉香阁门口停了车,三人齐齐走了进去,三人走进去,服务员很主动的就迎了上来,“欢迎光临,三位。”

醉香阁的粤菜在帝都是最有名的,一走进去,仿佛进了古代时候的豪华茶楼,古色古香的味道很浓,缕缕还有一阵清香飘来。

来之前温桐已经订好了包间,随服务员往包厢走去,迎面而来,却是谢怡心和古夫人。

两人见到温桐皆是一愣。

自从古玲上次见面就再也没见过温桐,此刻意外撞见,不免有些尴尬,原因,许许多多,已经理不太清楚了。

“温桐。”谢怡心叫了温桐一声。

温桐回头看她,朝她点了点头,倒没说什么,进包厢前,她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古玲。

古夫人察觉温桐在看自己,顺着她的目光,就发现她看着自己的手,她手臂挂着包包,所以手腕向上,她不是很自然的用另外一个手遮掩了她手腕上还没淡去的割痕。

有一次,严楚涯打电话突然跟她说了一声对不起,他的语气好像充满了无奈,说完之后就挂了。

她当时并没有多加在意,现在想想,他应该是要做些什么给她澄清清白,然后被古玲再一次阻止了。

古玲看着进了包间的温桐沉默了会。

包间里。

赵佳啧啧叹道,“刚才那个贵妇背的那个包包的价格就可以买她现在这个包包的十个不止。”

向初瑷冷笑,“她就是害小桐背负骂名的那个有钱人。”

赵佳瞪眼,冤家路窄啊,这都能遇见,那贵妇看起来端庄娴雅,想不到竟然是个手段狠辣的主。

向初瑷又道,“你不如朝小桐看齐。”

赵佳抬头望天,“一边去,我跟小桐就是南极跟北极的距离。”

?“有点自知之明就对了。”

“……”

另一边,宋家。

宋老爷子在见到许久未见的大孙子出现在眼前,干巴巴的坐在一旁望着。

他昨晚生了一顿气后,找勇叔又了解了情况,他想不到的是,是他大孙子先去招惹人家小姑娘,拐着人家去民政局登记结婚,那先斩后奏的麻利,真是叹为观止。

宋老太,“阿辄,你看,奶奶在国外找了不少好玩的东西。”桌上,几乎是摆满了宋老太从国外搜集回来零零碎碎的东西,有的是路边摊买的,有的是在古玩的市场买的,有的是别的送的。

当然,有的价格不菲,有的十分便宜,但是拿来珍藏,也是种乐趣。

一旁,还有宋烟雨,宋承泽,两兄妹在,其他的人,因为手头都有活,早早的都出门了。

“奶奶就是偏心,每次有好东西都先让大哥看。”宋烟雨嘟着嘴打趣。

宋烟雨长相甜美,乖巧,不过眼珠一动的时候,有种顽皮狡黠在里面。

宋老太笑眯眯的道,“你都说是大哥了。”

宋承泽带着眼睛,手里拿了一份英文书籍,头也不抬。

只见宋梓辄目光落在了宋老太搜集回来的物品,淡淡的流转一圈后,瞥见一个翡翠玉的簪子,玉的颜色很漂亮,晶莹剔透,雕刻的也很细致工整,他拿在手里看了几眼,“这簪子,小桐会喜欢。”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围绕的都是温桐。

宋烟雨颇为讶异,她早知她大哥有了欢喜的女子,倒没想到,他陷得这么深。

看他的眼睛,谈起那个叫温桐的女孩的时候,很清亮,像发光的宝石一样。

宋老太怔了一下,才道,“她要是喜欢,你就收着拿回去送她吧。”

宋梓辄不客气的将簪子放回锦盒,“谢谢奶奶。”

宋老爷子嘴角抽搐,这小子故意的吧,那发簪,是这些物品里面最昂贵的,放去拍卖,绝对能拍卖出天价,“你就这么喜欢她?”

“恩。”

何止只是喜欢。

宋老爷子,“不能换个人喜欢?”

宋梓辄清清冷冷的瞥了一眼过去,“爷爷,让你不要奶奶,你愿意?”

“我跟你怎么同,你跟那姑娘的八字你父亲不是送去德源大师那算过了吗,你两不成。”宋老爷子坚决反对。

然,宋大少爷的原则,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哪有放手的道理。

于是,一番谈论下来。

宋老爷子被气的脸色通红,原本的委婉继而变成了暴躁无比的霸主,“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还年轻,不能感情用事,以后会有更适合你的女孩,你赶紧和那姑娘把婚离了,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那姑娘着想啊,你要是英年早逝了,她年纪轻轻就得守活寡了。”

“我不会让她守活寡。”宋梓辄的气息更冷了。

离婚?他抓牢的人怎么能说放就放。

“阿辄,你怎么能拿你命去谈爱。”

宋梓辄他就是拿了,奋不顾身的。

尽管老爷子再生气害死没辙,宋梓辄在他面前,雷打不动,那架势,仿佛就等他消磨了耐心不管他。

他知道宋梓辄会回来的原因,是因为眼里真的有他这个爷爷,有他奶奶,换做别人,以他的寡淡无情他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甚至他现在,比以前,更有人情味了。

他不想深究是谁改变了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的事情。

谈不拢,宋梓辄被家法禁闭了。

老顽童的心思,着实幼稚。

在宋老爷子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宋梓辄的手机拿走,把人关进房里找人在门口守着,宋老太幽幽道,“别做过头了,阿辄的脾气你也知道,要是他真喜欢那姑娘,你拦也拦不住。”

“爷爷,大哥他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小心大哥他不认你这个爷爷。”宋烟雨道。

话不多的宋承泽点头。

宋老爷子突然觉得自己意外的可怜,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站在他的阵营。

其实宋老太看的最明白,她大孙子啊,一回来就快刀斩乱麻的表明了他的立场,他们说再多的言语,都只会是一个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们没办法改变任何事情。

·

醉香阁,面对满桌的美味,温桐放下手中的筷子,她揉了揉胸部,觉得疼,难受。

向初瑷看她不舒服的样子就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恩,胸部涨痛的难受。”温桐淡淡道,但皱起的眉却一直没有舒缓。

赵佳跟着急,“胸部疼,据说是乳腺癌的征兆,小桐,你要是难受要去医院检查,别拖着。”

向初瑷白她一眼,“赵佳,你有没有点常识。”

赵佳乖乖闭嘴。

“小桐,你经期来了吗?”

“缓了两天还没来。”温桐道。

“平时准不准?”

温桐点头。

向初瑷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她,“小桐,你会不会怀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